>

[武侠]玉辟邪(全本)-19

  

第三十一章 步步陷阱 险中险妙计脱身
丁天仁迅速推门而入,果然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就兴冲冲退出,说道:「找到了。」
宋青雯道:「你还不快去易容,我们在房里已经有很多时间了。」
丁天仁取出易容药物,很快就易好了容。宋青雯望着他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
丁天仁道:「还不知道,上面只要我改扮任贵,以后的事,要等上面的指示。」
宋青雯道:「那我呢,你有什么安排?」
丁天仁柔声道:「我会安徘的,我是盟主门下三弟子,我自会面禀师傅,你只管放心好了,只是目前不宜露出形迹,有什么事,我会事先告诉你的。」
宋青雯满意的点着头,过去开启房门,俏生生的走了出去。
她堪堪出去,人影一闪,小香又闪了进来,朝丁天仁神秘笑道:「你们谈得很好吧,我教你的一招不错吧?」
丁天仁被她说得脸上一热,低声道:「任贵习惯饭后要休息一会,在休息的时候,宋青雯就在房中守着,万一有事,她就可以叫醒他,方才我差点露了马脚。」
小香神色一紧,问道:「怎么露了马脚?」
丁天仁道:「她说:总管该休息了。」我说:「姑娘也可以去休息了。这话就说得不对了。」
小香问道:「后来呢?」
丁天仁道:「她神色微露诧异的说:总管休息的时候,我几时出去过?我听她口气不对,忙道:今天情形不同,你昨晚几乎一晚未睡,所以我叫你也去休息一会。
小香点点头道:「亏你还算机智。」
丁天仁道:「她说:你只管休息,我不累,万一有什么事,我在这里,就可以叫醒你呀。我只好上床休息了。」
小香望着他,忽然脸上一红,轻声问道:「你有没有和她……和她……亲热……」
她究竟是姑娘家,这话问是问出来了,但一张脸胀得通红,连说话也期期艾艾的。
丁天仁也一阵脸红,说道:「小弟怎敢乱来?」
小香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对她要用些心机才好,因为这人对我们十分重要,否则我不是可以扮她吗?」
丁天仁点头道:「小弟知道,但这要慢慢的来。」刚说到这里,突然低声道:「外面有人进来了。」
小香奇道:「我怎么没有听见?」
丁天仁道:「这人刚走进院子,你快出去看看。」
小香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急忙往外走去,刚走出客厅,就看到有人穿过天井,拾级跨上石阶,在门口停了下来,躬身道:「属下简子兴求见总管。」
小香心中暗暗忖道:三师弟那有这么高的武功修为,这人刚进院子,他就听到了?她不认识简子兴,只好回身道:「启禀总管,简子兴求见。」
丁天仁道:「你请简帐房进来。」
小香只当他是西庄的帐房,忙道:「总管请你进去。」
简子兴跨进堂屋,朝小香颔首为礼,就一手掀帘,进入房中,随手掩上房门,一面说道:「属下见过总管。」
丁天仁抬手道:「简帐房请坐。」
简子兴在他右首一张椅子落坐,就悄声道:「丁兄,事情如何?」
丁天仁道:「白兄来得正好,现在情形错综复杂,兄弟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你回去见到石老哥哥,替我向他请示该如何办了?」
简子兴正是白少云所乔装,他朝丁天仁笑了笑道:「石前辈说你做得好,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好了。」
丁天仁苦笑道:「兄弟正在手足无措,那有什么想法?石老哥哥真是坑死人了。」
简子兴问道:「丁兄究竟遇上了什么难题?」
丁天仁道:「现在这里聚集了三方面的人,光是昨晚一个晚上,兄弟有好几次差点露了马脚……」
他把昨晚到今晨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简子兴眼睛一亮,激动的道:「七位老护法,就是川西失踪的人,那么家父和金伯父都在那里了。」
丁天仁道:「伯父和金伯父,兄弟没有见过面,并不认识,七人之中,兄弟只认识乐山山庄庄主擎天手金赞臣一个。」
简子兴道:「石前辈说过要兄弟、金兄和你多多商量,大概就是为救出七位者护法的事了,哦,对了,金兄,王兄现在已经搬到观音阁来往了。」
了天仁道:「救人之事,目前尚早,因为兄弟还没有弄清其余六人是谁?还有就是这七人是否被人动了手脚?否则以伯父和金伯父等人的身份,怎么会担任一个江湖上从未听人说过的教会的老护法?这些都要先查清楚了才行。」
简子兴道:「兄弟把这些话,告诉金兄,不知丁兄什么时候可来?」
丁天仁沉吟道:「兄弟一时也无法说得确实,因为今晚兄弟有许多事要做,如果来得及,就在天亮之前会赶去的。」
「哦!」简子兴哦了一声,又道:「兄弟差点忘了,昨晚听石前辈说,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位姑娘也是朝这条路来的,前天忽然失了踪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这一带,只有西庄一股势力,要你注意一下,是不是落人他们手中了?」
丁天仁听得一惊,说道:「金兰她们失踪了?这里前后五进,兄弟都去看过,除了第三进住着七位老护法之外,全是没人住的空屋,金兰她们不可能会在这里……」
简子兴道:「西庄还有没有别的地方?」
「好像没有了」。
丁天仁笑道:「兄弟当总管还不到一天,一切事情又不能问,只好暗中摸索,所以了解的还不多。」
简子兴道:「好了,有事今晚再说,兄弟走了。」
丁天仁道:「兄弟不送。」
简子兴站起身道:「总管没有什么吩咐,属下告退。」
拉开房门,掀帘走出。小香立即闪了进来,轻声问道:「三弟,这姓简的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他叫简子兴,是观音阁的帐房。」
小香问道:「观音阁帐房找你什么事?」
丁天仁笑了笑道:「观音阁是西庄的外围,这位简帐房还是这里的管事身份,差幸午前巡视到帐房的时候,看过名册,不然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小香问道:「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丁天仁道:「观音阁是少林寺的一处下院,老当家和二位长老圆寂之后,新任住持,就是西庄的爪牙,一切都听命于帐房简子兴,所以他每天都要来报告一次,并向总管请示,有没有什么指示,这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小香臻首轻轻点了下头,还没开口,宋青雯已经一手搴帘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小香,脸色一寒,说道:「你在这里作甚?」
小香机伶一颤,忙道:「刚才简帐房来面报总管,他走后,小婢给总管冲茶来的。」
她手上果然提着水壶,躬身一礼,退了出去。宋青雯等小香出去之后,才从怀中取出一张笺纸,说道:「这是刚才我进去发现的,院主要你今晚二更前和他见面哩。」
她把笺纸朝丁天仁递来。丁天仁接过,低头看去,只见上面写着:「今晚二更,前来见我。」下面只盖了颗朱红铃记,四个篆文是「西庄庄主」。
心想:「他要我二更前去见他,不知道那里去见他?」不觉望着宋青雯道:「他要我二更前去见他,我到那里去见他呢?」
宋青雯道:「他没说地方,会不会就在对面房里?」
丁天仁恍然道:「不错,一定是在对面了!」
宋青雯关切的道:「院主召见,你可得小心!」
丁天仁含笑道:「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宋青雯走后,丁天仁一个人坐在窗下,心中只是盘算着几件事情,一是自己既已知道第三进的七位老护法,就是在川西失踪的七位武林人士,就要尽快告知石老哥哥,是不是要把他们救出去?二是自己如何把红儿、纪效祖弄进来?三是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人失踪,如果不是西庄的人擒下的,自己要如何去找她们呢?一时之间,但觉思绪极为紊乱,想不出一个妥善的对策来。
晚餐之后,丁天仁嘱咐宋青雯今晚因院主召见,不用再准备霄夜,自己也需要坐歇一回,她只管去休息好了。
宋青雯走后,丁天仁走入后间,挥手之间,给藏在木床下的任贵改换了被制的穴道。正待直起身来,突觉身后有了警兆,正有一条人影轻灵的从门外闪入,不觉低声喝道:「什么人?」
那人轻声道:「三弟,是我。」话声入耳,突觉有人落指如风,一下点了自己背后五处穴道,骇然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
小香一下转到他面前,目光冷厉,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丁天仁心头一惊,暗道:「自己不知怎么搞的,一再在两个丫头面前出错。」一面愕然道:「二哥,你怎么怀疑起小弟来了?」
小香抿抿樱唇,说道:「那好,你说,我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你是我二师姐宓无忌。」
小香摺扇朝丁天仁肩头轻轻敲了一下,含笑说道:「你如果真是三师弟,就应该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对不?」
丁天仁心想:「听她口气,她好像不叫宓无忌,这下真的露了马脚。」
小香看他没开口,嫣然一笑道:「宓无忌这三字,只是那天故意调侃瘦天王宿无忌的,其实我叫宓无双,无双,才像女孩子名字喽,记住了,以后可别叫我宓无忌了。」
丁天仁道:「在下记住了,不知宓姑娘如何看出我不是你师弟玉绍三的?」
小香得意一笑,说道:「这一日之问,你的破绽太多了,虽然我没把你脸上的易容药物洗去,那只是说给你易容的人手法极为高明,我的洗容剂无法把你洗去而已,但平日举止和武功之高,无一不和三师弟迥然有异、你说我如何看不出来?」
丁天仁道:「既然给你瞧出来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小香道:「你假扮三师弟,就是不遇上我,迟早也会出事的,老实说,副总护法早就对你有了怀疑,才特别叮嘱我,务必随时注意你的行动,所以我纵有放你之心,副总护法也不会放过你的。」
丁天仁欣然道:「二师姐,听了这句话,我好高兴!」
小香脸上一热,说道:「我说过什么?」
丁天仁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有放我之心吗?」
小香脸色更红,急道:「我说的只是比喻罢了,我……我不会放你的。」
丁天仁含笑道:「你会的,你会放开我的。」
小香道:「不会的,我决不会放开你的。」
丁天仁柔声道:「你心里早就想放我了,宓姑娘,那就快些解开我穴道呀!」
「你……胡说!」小香右手抬处「啪」的一声,掴在丁天仁的脸上,手掌掴出,人却痴痴的望着他发楞,面上流露出歉疚之色,柔声道:「对不起,我……」
「谢谢你」。
丁天仁故技重施,双手突然一环,抱住了小香的娇躯,欣然道:「你果然给我解开了穴道。」
「我没有……」小香惊惶失措,挣扎着道:「你快放开我……」
丁天仁双臂一环,越抱越紧,一面轻声道:「宓姑娘,你已经识破我的行藏,我如何能放开你呢?」
一颗头缓缓低了下去,渐渐接近她樱唇!小香喘息着道:「不……要……你……如果乱……来,我就……自绝……」
「在下不会乱来的。」
丁天仁轻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附着她耳边轻声道:「我只有一个心愿,希望姑娘能够深明大义,弃恶从善……」
小香(宓无双)被他这一吻,一颗心跳得好猛好猛,脸红得像胭脂一般,又羞又急,抿抿嘴道:「弃恶从善?我是恶?你是善?」
「不错。」丁天仁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师傅是谁,但他组织武林联盟,自称盟主,要天下武林都归他统率,顺他方昌,逆他者亡,这还不算恶吗?」
小香道:「你呢?又善在那里?」
丁天仁道:「至少我没有为恶。」
小香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那一门派的人?为什么要假扮三师弟?又来假扮任贵的。」
丁天仁依然面对面抱着她,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低声道:「好,我告诉你当然可以,但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你会答应吗?」
小香绯红了脸,又点了下头。丁天仁轻声道:「我要你亲口答应我,点头不作数的。」
「你真缠死人了。」
小香羞涩的看了他一眼,低垂粉颈说道:「我……答应……你……」
丁天仁兴奋的道:「宓无双,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一下低下头去,吻住了她两片樱唇,轻轻吮吸起来。宓无双这回没有丝毫挣扎,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拥抱着热吻,她除了心头小鹿狂跳不止,一个人软绵绵的像跌入云端里,既飘飘欲仙,又眩得快要窒息。她手中摺扇,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跌落到地上,双手情不自禁也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背后。
过了好长一会工夫,她才从未有过的甜蜜中,清醒过来,他还在贪婪的吻着,她轻轻把他推开,羞红了脸,说道:「我连你是谁都还不知道,就和你……和你……给师傅知道了,我还有命……」
她说着,说着,眼角中竟然滴出珍珠般,晶莹的泪珠,丁天仁看得心头一阵不忍,慌忙用嘴去轻轻吸着。
小香很快侧过脸去,低声道:「你脏不脏?」
丁天仁道:「这是仙露,何脏之有?」
小香心头甜甜的,轻嗔道:「你这人……」
丁天仁拥着她,走近床前,小香吃惊的道:「你……要做……什么……」
丁天仁附着她耳朵,轻声道:「你放心,我说过不会乱来的,你不是要我告诉你来历吗?那就坐下来说咯!」
小香点头道:「好嘛!」两人在床沿上并肩坐下。
丁天仁这回毫不隐瞒,从自己如何离开伏虎寺,一直说到假扮王绍三,扼要说了一遍。虽说扼要,但还是花了好一阵工夫。小香凝视着他,黑暗之中只看他双目炯炯,宛如两点发光的星星,一面沉吟道:「照你的说法,我师傅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丁天仁道:「这个我也说不出来,但至少不能说是好人吧?」
小香发愁的道:「都是你,那我怎么办呢?」
丁天仁一手环着她香肩,低声道:「你如果无法决定的话,就只当不知道好了。」
小香摇摇头道:「那以后……呢?」
丁天仁在她秀发上吻了一下,低低的道:「无双,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以后的事,你只要相信我就是了。」
小香幽幽的道:「我不相信你,还会这样对你吗?」
「我知道。」丁天仁拉着她玉手,轻声道:「你来了好一会了,该出去了,今晚二更我还要去见院主呢!」
小香奇道:「你要去见院主?你已经知道院主在那里了?」
丁天仁道:「那是晚餐前,宋青雯从对面房里拿来的字条,是院主命我二更去见他。」
小香耽心的道:「你要小心,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
丁天仁感激的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譬如方才,我被你点了五处穴道,我有没有事?」
小香幽幽的道:「那不同,其实那时我下手并不重……」
丁天仁轻笑道:「所以我早就知道二师兄对小弟有情了。」
「你好环。」小香轻轻打了他一下,又道:「对了,三师弟平日沉默寡言,就是同门师兄弟也很少说话,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你就有说有笑,我就对你起了疑心,以后你可千万小心。」说到这里,又「哦」了一声道:「宋青雯对我好像有着很大的妒意,八成她也英雌难逃美男关呢!」
丁天仁道:「你想到那里去了。」
「我说的难道不对?」
小香抿抿樱唇,说道:「我和她同是女人咯,她的眼神我还会看不出来?」站起身道:「好了,我该走了,万一给她撞见,总是不好的。」接着又道:「你要千万小心!」说完,开启房门,溜了出去。
二更时分,丁天仁跨出卧室,穿过堂屋,走近右首房门,推门而入。这间卧室,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但室中布置和自己卧室差不多,北首是一张大床,南首窗下放一张书桌,边上有两把椅子,一张茶几,右壁有两口书橱,一口衣橱。
丁天仁从宋青雯的口中,得知那口衣橱,就是通往第三进的暗道,只不知要见院主,要走那一条秘道?据宋青雯的猜测,如果另有秘道的话,那么可能就是在两口书橱之中。只是此刻已是二更时光,丁天仁不敢仔细查看,就在室中站停下来。
就在此时,突听身后传来极其轻微的声音。丁天仁故作不知,徐步朝书桌走去。接着就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小婢轻云见过总管。」
于天仁心头暗暗一惊,自己只听到轻微的声响,却没听出已经有人从地道中上来。一面缓缓转过身去,口中哈道:「院主……」
目光抬处,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衣小鬟手提宫灯,恭身而立,说道:「是的,院主特命小婢来请总管的。」
「好!」了天仁抬了下手道:「你只管走在前面。」
她手提宫灯,自然要走在前面替总管照路了。轻云答应一声,莲步细碎,朝床前一口衣橱走去。衣橱两扇橱门已经大开,里面竟然是一个四方形的入口,看去黑越越的,似是有石级往下而去。
丁夭仁心中暗道:「这条地道是通向第三进的,莫非院主已经到了?」
这时走在前面的轻云已从人口往下行去,丁天仁也跟了下去。石级约有五十来级,盘旋而下,石级尽头,则是一条用砖砌成的走道,可以两人并肩而行。
地道中极为黝黑,虽有宫灯照路,灯光也只能照到两三尺远近,但他目能夜视,黝黑之中,仍能看得清这条甬道,似有两处岔道,都是横贯而过。他暗自估计,自己走的这一条如果是直径,那么横贯的两条岔路,应该是通向每一进房屋的了。
思忖之间,前面领路的轻云忽然向右转弯,进入另一条岔道,行没多远,前面就出现了一道石级,两人拾级而登,不消一会工夫,就已跨出地面,那是一间无人居住的卧房,也是从衣橱中走出。轻云依然手执宫灯,引着丁天仁走出房门,丁天仁回头看去,那是第三进左首的第一间。
这一回头之际,轻云已经走近中间厅门,脚下一停,躬身道:「总管请进。」
第三进丁天仁白天曾经来过,据宋青雯说,这里是七位老护法的练功房,院主何以要在练功房召见自己呢?心中想归想,脚下还是大步跨了进去。大厅上依然只放着七个薄团,跌坐着七位老护法,闭目垂帘,一动不动,看情形院主还没有来。
丁天仁不知自己该站在那里好?就在此时,七个闭目垂帘的老人一下睁开眼来,十四道精光熠熠的眼神一齐朝丁天仁投来!丁天仁自然看得出来,这七人的眼神很不友善,心头一怔,登时想起宋青雯说过,她那面金牌,可以接近他们,但不能指挥他们,任贵的一面,是要挂在左手中指,在掌心,只要用金牌向他们照上一面,你说什么,他们都会服从。
看来自己进入大厅,没亮金牌,他们以为进来的是敌人了。心念闪电一动,立即取出金牌,挂在左手中指,朝七人亮了亮,徐徐说道:「七位老护法请安坐,本座是奉命晋见院主来的,不用劳动诸位。」
只见在右上首的擎天手金赞臣,缓缓站起,冷声道:「任贵,你好大的胆子。」
他这一站起,其余六人也一齐跟着站了起来。丁天仁一怔道:「在下那里不对了。」
金赞臣沉哼道:「说,你是做什么来的?」
丁天仁依然手托金牌,平静的道:「在下说过,是奉命晋见院主来的。」
金赞臣右手往左一抬,沉声道:「你见了院主,还敢如此托大?」
坐在他左首的是一个灰袍道人,他这一抬手,岂非示意他左首的老道人就是院主了?丁天仁心头暗暗一惊,连忙收起金牌,躬身道:「属下见过院主。」
金赞臣洪笑一声,喝道:「说,你是什么人,胆敢乔装任贵,混入西庄?」
丁天仁神色镇定,说道:「属下任贵,怎会有人乔装?」
金赞臣嘿然道:「你是任贵,怎会不知道这里的院主是谁?」
丁天仁突然明白过来,任贵是乐山山庄的总管,摇身一变,又担任了西庄的总管,这么看来,这西庄院主,莫非就是擎天手金赞臣不成?他方才故意向左首老道人抬手,乃是有意试试自己的了,自己竟然上了他的恶当!
一念及此,不觉目光一抬,拱拱手道:「看来这里的院主就是金庄主了。」
金赞臣巨目一注,问道:「你认识老夫?」
丁天仁道:「擎天手金庄主名满武林,何人不识?」
金赞臣道:「很好,现在该说说你是什么人了?」
丁天仁微笑道:「现在在下既以任贵的身份担任了西庄总管,在下就是任贵了,院主也就把在下当作任贵好了。」
「很好。」金赞臣点着头道:「本来只要你实话实说,投效西庄,老夫尚有矜全之意,你若意图顽抗,那就太可惜了。」
丁天仁道:「院主这话就不对了,在下打从改扮任贵之日起,早就投效西庄了。」
金赞臣双目精光暴射,怒喝道:「在老夫面前,你也胡说八道?」
挥手一掌迎面拍出。他外号擎天手,这出手一掌,果然名不虚传,劲力之强,宛如一道无形匹练,直撞过来!他这一掌同时也是一记暗号,但见人影移动,六名「老护法」在这一瞬间,按七星方位,抢到丁天仁四周,动作之快,疾如魅影!
丁天仁吸气右闪,堪堪避过掌风,人已落在他们包围之中,心头不禁暗暗一惊,忙道:「院主且慢出手。」
金赞臣哼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丁天仁道:「在下想知道院主今晚召见,究竟有何指示?」
金赞臣沉笑道:「老夫就是为了要把你拿下。」
丁天仁疑惑的道「难道院主早就看出在下不是任贵了?」
「不错!」金赞臣道:「你如是任贵,就不会从第三进大门进来了。」
丁天仁暗暗哦了一声,任贵是金赞臣的心腹,有事禀报,自然是从地道中来了。如此看来,宋青雯自称是奉命监视任贵来的,实则在院主面前,她还不如任贵了。这中间,如果不是宋青雯有意隐瞒,就是其中另有文章。
金赞臣巨目直注,看他半晌没有作声,沉声道:「老夫后己说完,你如肯投效西庄,还可保住一条小命,否则……嘿嘿,只要老夫第二掌出手,你就会在六支长剑下丧生,老夫再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好好考虑考虑。」
在六位一级高手的六支长剑交击之下,任你武功高强,也绝难自保,数招之内,可能丧生剑下。他要留活口,才能从丁天仁说出假扮任贵的来意,和西庄作对的是些什么人?故而一再劝说丁天仁投效西庄,迟迟不想发动。
丁天仁拱拱手道:「在下说过,在下改扮了任贵,就是西庄总管,在下一定会为西庄效力,院主大可信任不疑……」
「哈哈!」金赞臣洪笑一声道:「你果然愍不畏死,老夫只好成全你了!」
双掌疾发,一前一后两道掌风朝丁天仁拍来!他掌势甫出,但听一声「锵」然剑呜,六位「老护法」六支长剑同时出鞘,剑光如电,一闪而至,从六个不同角度朝丁天仁攻到。这一招当真说得上是雷霆万钧的一击!六位剑术造诣已臻一流的高手,不仅各自发出他们最凌厉的一剑,尤其是七人所占的位置,也不容你有半点迎旋的余地。除了六位「老护法」,在丁天仁正面的擎天手金赞臣,一前一后击出来的双掌,同样凌厉无比,他使的正是少林寺最具威力的「金刚掌。」
金赞臣因自己姓金,所以练的是「金刚掌」。经他数十年勤练,本来只能练成单掌的,却给他练成了双掌可以同时发掌,再经双掌一前一后发出,就有推波助澜之势;无怪他曾说:老夫第二掌出手,你就会丧生在六支剑下。其实不用六支剑,尤是他这两记「金刚掌」,武林中已很少有人接得下来。
就在金赞臣双掌推出,和六位「老护法」长剑出鞘的同时,突然响起两声清叱,另有二道雪亮的剑光,从大厅左右射起,投入七星阵势之中。也在这同时,突然响起一阵砰砰砰砰之声,人影像骨牌般倒了下去。最后的「砰、砰」二声,则是飞扑过来的二条人影,连脚尖还未着地,就已摔倒地上。
现在整座大厅上,剩下来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乔装任贵的丁天仁。
原来了天仁早已看出今晚形势极为凶险,自己落在人家七星阵势之中,对方七人一经发动,自己连躲闪的机会都很少。正好身边有石破衣分给自己的岭南温家「闻风散」,就在和金赞臣说话之时,早已取到手中,金赞臣双掌甫发,他已抢先出手,弹了出去。因此金赞臣的双掌和六位「老护法」六支长剑剑势堪堪使出、就一齐倒了下去。
最使丁天仁感到惊奇的是从大厅左右抢进来的竟然是两个青衣蒙面女子,从两人凌空飞击,抢入七星阵势,大有情急拚命之势,看情形他们是支援自己而来的,这又会是谁呢?他在这一楞之后,立即举步走到两人身边,俯下身去,伸手撕下两人蒙面黑布,不禁又使他为之一怔,原来这两个蒙面女子,一个是宋青雯,另一个则是乔装小香的宓无双?她们竟然不顾安危,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舍身相救,他心中不禁升起感激和愧疚,愧疚的是她们这般痴情对待自己,自己虽非虚情假意,但也不无以情爱利用她们之嫌。
心中想着,伸手从怀中取出解药,先给小香(宓无双)闻了少许。
小香打了个喷嚏,及时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口中轻「咦」一声,一下跳了起来,看着卧倒地上的八人,眼珠一转,喜道:「是你把他们制住了?哦,我记得一下就昏迷过去,是你使了迷药,把他们迷翻的?」
说到这里,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宋青雯,又轻咦道:「咦,她是宋青雯,怎么也衣这里,她还用黑布蒙脸,那是来救你的了,哦,对了,我抢进来的时候,好像还有一条人影,同时朝厅上投来,一定是她了。」
丁天仁一下握住她的玉手,感激的道:「无双,我非常感激,还有宋青雯,你们明知不是这七人的对手,不顾生死,抢入大厅来,这份情谊,令我深感惭愧……」
宓无双道:「我想不到宋青雯也这般痴情,嗅,你怎么不给她解药呢?」
丁天仁道:「你暂时还不宜暴露身份,所以要等你离开之后,再给她解药。」
小香问道:「你使的迷香,那里来的?」
丁天仁轻声道:「这是岭南温家的闻风散,至于那里来的,说来话长,以后再和你说,时间不早,你先回去吧!」
小香知道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这就点点头道:「好嘛,那我先走了。」
她俯身拾起长剑,返剑入鞘,就转身往外行去。丁天仁方把解药给宋青雯闻了。
宋青雯打了个喷嚏,很快醒来,一眼看到丁天仁站在眼前,急忙一跃而起,一脸俱是关切之色,急急问道:「你没事吧?」
丁天仁道:「我没事,唉,你怎么会这样莽撞,明知加上你也不会是他们七人的对手,冲进来也是白饶的,还要冲进来?」
宋青雯一脸幽怨的道:「你还说呢?我听说过这七位老护法联手,武林中无人能敌,我看你被他们围在中间,形势危急,我也只好豁出去了,只要你能够逃得出去,生死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丁天仁感动的握住她的灰手,说道:「青雯,你使我太感动了,我……不知怎么说好?」
宋青雯缓缓偎入他怀里,幽幽的道:「那就不要说咯!」忽然哦了一声,问道:「是你把他们放倒的?你会使毒?」
丁天仁道:「不,我使的是岭南温家的闻风散,闻到风就会倒下。」
宋青雯望着他问道:「你是岭南温家的人?」
岭南温家和西川唐门,都是不收外姓徒弟,「闻风散」是温家独门解药,自然只有温家的子弟才有了。丁天仁笑了笑道:「不是,这话说来可多着呢,等我处理了他们,再和你详谈。」
宋青雯欣然道:「好嘛!」
丁天仁从怀中取出一个青色瓷瓶,倾出一颗比梧桐子还小的药丸,俯下身去,纳入金赞臣口中。宋青雯问道:「这是什么药丸呢?」
丁天仁道:「这叫迷信丹,服下之后,武功不失,袜智不迷,只是听从相信一个人的话。」
宋青雯问道:「也是岭南温家的?」
丁天仁点头道:「是,这药丸只有他们掌门人才有。」
宋青雯道:「你还说不是岭南温家的人?」
「哦,我真的不是。」
丁天仁笑道:「这两种药是我一位老哥哥送的,老哥哥是温家的掌门人送的,就是这样了。」
宋青雯问道:「那你怎么只给他一个人呢?」
丁天仁回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宋青雯臻首轻轻的摇了摇道:「不知道,他不是老护法吗?」
丁天仁心知她真的不知道,这就说道:「他是乐山山庄的的庄主,叫做擎天手金赞臣,任贵就是从前乐山山庄的总管。」
宋青雯道:「他们都是给院主迷失了神智,才会充当这里老护法的。」
丁天仁道:「他神智并未被迷失,所以我要喂他迷信丹了。」宋青雯奇道:「他怎么会没有被迷失的呢?」
丁天仁含笑道:「因为他就是这里的院主。」
宋青雯越听越奇,问道:「院主,连我都没有见过,你怎么会知道的呢?」
「是他自己说的。」丁天仁道:「再等一会,听他自己说好了。」宋青雯又道:「要过多少时间呢?」
丁天仁道:「大概是一盏茶的工夫。」
一盏茶的工夫,很快就过去了。
丁天仁用指甲挑一些闻风散解药,弹入金赞臣的鼻孔,这当真如响斯应,金赞臣打了个喷嚏,倏地睁开眼来,看到丁天仁,似有迷惑之色!丁天仁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鸿蒙一剑,以后你听说这四个字的人,都要听命于他。」
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暗号来,想到大哥教自己的一招剑法,叫作「鸿蒙一剑」,就说了出来。
金赞臣忽然神色恭敬,拱拱手道:「老夫自当听从差遣。」
丁天仁道:「你是这里的院主,不知院主上面还有什么人?」
金赞臣道:「老夫上面?那就是教主了。」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丁天仁又道:「那么现在你听谁的命令呢?」
金赞臣道:「现在自然听鸿蒙一剑的了。」
宋青雯想问鸿蒙一剑是谁?只听丁天仁又道:「你见过教主吗?他是怎样一个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见过他两次,那是一个白发披肩,白髯垂胸的老道人,生得童颜鹤发,仙风道骨,不愧为一教之主!」他心中对教主依然十分心折!
丁天仁一指昏迷不醒的六位老护法问道:「他们都是院主引到教主座下的了?」
金赞臣道:「老夫主持西庄,西川各大门派,自然统归老大指挥了。」
丁天仁道:「你给他们服了什么药物呢?」
金赞臣道:「凡是进入本教之人都得服下「归心丹」,一心奉持教义。」
丁天仁取出金牌,问道:「服了归心丹的人,是不是用这面金牌就可能指挥他们。」
金赞臣道:「不错。」
丁天仁又道:「那么方才何以不听金牌指挥呢?」
金赞臣笑道:「那是因为有老夫在这里,他们自然听老夫的了,譬如有人持有教主敕令,他们就会不听老夫的,而服从敕令。」
了天仁心想看来这面金牌只是总管用的,比起教主敕令要差得多了,这些人还是要给他们服下迷信丹才好。心中想着,一面又道:「院主一定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金赞臣道:「老夫自然知道。」
丁天仁道:「我替他们解去迷药之后,还要请院主替我作介。」说完,分别给六人闻了解药。六位老护法先后打了一个喷嚏,纷纷一跃而起。
金赞臣朝六人呵呵笑道:「六位道兄,老夫给你们介绍,这位是鸿蒙一剑,今后咱们都要服从他的指挥。」
六位老护法闻言果然朝丁天仁拱手为礼,金赞臣接着一一给丁天仁介绍,六人之中,有三个是老道人,那是大凉剑派的封清风、清羊宫观主景云子、九顶山八角庙张述古。三个俗家装束的是自流井金家堡堡主金长生、剑门山白家庄庄主白云生。
丁天仁听得心头又惊又喜,自己居然在无意之中,一下就找到了金兰、金少泉、白少云三人无故失踪的父亲,当真不虚此行!一面连连还礼,伸手入怀,取出六粒「迷信丹」,递给金赞臣,说道:「这是解毒丹,六位老护法身中歹徒暗下的慢性剧毒,非此丹莫解,你要他们服下了。」
金赞臣服了「迷信丹」,对丁天仁说的话,自然是绝对信服,慌忙双手接过,朝六位「老护法」说道:「鸿蒙一剑说六位道兄身中慢性剧毒,自是不会错的了,六位道兄快把解药拿去吞服了。」
这六人神智受制,全听金赞臣指挥,闻言毫不犹豫,各自接过「迷信丹」吞了下去。丁天仁等过了盏茶光景,就分别以「传音入密」告诉他们。听到「鸿蒙一剑」四字,就要接受拾挥。六人果然神色恭敬,躬身领命,丁天仁又叮嘱了金赞臣几句,要他仍继续担任这里的院主,也仍继续听从教主的指示,不可露了形迹。
金赞臣连连点头道:「这些老夫自会应付,也会及时和大侠取得联络。」
丁天仁道:「如此甚好。」一面回头朝宋青雯道:「我们走吧!」
金赞臣拱拱手道:「老夫不送了」。
丁天仁正待退出,突然想起白少云说过,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人前天在观音阁附近失踪之事,这就朝金赞臣问道:「不知院主是否知道,近日可有闯入西庄,被拿下的人吗?」
金赞臣道:「这倒没有。」他略微一顿,又道:「只是前晚二使者以「敕令」命总管调去四位老护法,好像是拿人去的。」
丁天仁间道:「不知拿来了什么人?」
金赞臣道:「老夫是西庄院主,不属西庄之事,老夫不便多问,大侠如需知道详情,可问任总管便知」。
丁天仁又道:「院主说的二使者,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二使者手持教主的敕令而来,自称二使者,咱们这里,只认金牌不认人,老夫也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好了,我们走吧!」
跨出厅门,使女轻云依然手持宫灯,站在廊下,一看就知被人点了穴道。宋青雯挥手拍开她被制穴道,轻云身躯一震,倏地睁开眼来,看到来青雯,慌忙躬身道:「宋姑娘也来了。」
宋青雯道:「你把宫灯给我,我给总管照路,你不用去了。」说着,从她手中取饼宫灯,走在前面,朝左行去。
轻云欠身道:「小婢恭送总管,宋姑娘。」
丁天仁、宋青雯从左首第一间房的衣橱进入地道,走了一段路,宋青雯忽然转过身来,目露幽怨,望着丁天仁道:「为了你,我连……性命都豁出去了,你却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你……是不是还不信任我……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我……我就在你面前一死明志……宋青雯永远……是你……的人……人心虽死不渝……」
话声未落,右手抬起,锵的一声,青锋出鞘,正待横剑朝脖子抹去。丁天仁大吃一惊,一把抓住握剑右腕,说道:「青雯,你这是做什么?谁说我不信任你了?快把剑返入鞘内。」
宋青雯目中隐有泪水,幽幽的道:「我看得出来,你……」
丁天仁一下夺过长剑,替她纳入剑鞘,一把把她拥入怀里,低下头去,用嘴唇轻轻吸着挂下来的泪珠,柔声道:「这是你多心……」
宋青雯轻轻别过脸去,说道:「你脏不脏?」
丁天仁低声道:「这是仙露明珠,怎么会脏?」随着话声,两片嘴唇已紧紧吻住了她的樱唇。
「扑!」宋青雯手上宫灯一下跌落地上,眼前顿时一黑!
宋青雯急忙推着他道:「不好,灯火熄灭了,我身上没有火种……」
「不要紧,我有……」
两个人靠着墙壁,身子贴着身子,几乎黏成一体,这一个长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丁天仁突然离开紧密黏合的樱唇,在宋青雯耳边低低说道:「前面有人!」
宋青雯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眼前又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闻言奇道:「前面有人?你怎么知道的?」
「嘘!」丁天仁轻声道:「我听到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不过还很远,他们好像就是朝这里来的。」
宋青雯道:「我怎么一点也没听到?」
丁天仁道:「你不可再出声了,他们快到十丈以内了。」
他拉起宋青雯的手,要她贴壁站好,过没多久,果见十丈光景,出现了一点荧荧火光,和两团人影,朝前走来,到了六七丈左右,忽然朝左首转弯,那两团人影看去极为矮小,不类人形。
宋青雯究竟是女孩子家,何况又在黝黑如墨的地室之中,看得不由心头发毛,一手紧紧拉着丁天仁的手,口中低低的道:「这两个是不是人?」
「当然是人。」
丁天仁悄声道:「他们是崆峒五矮中的两个,是孪生兄弟,面貌长得一般无二,外人很难分得出他们谁是谁来。」
刚说到这里,两矮已经走近一条横贯的地道,向左弯去。了天仁低喝一声:「我们快跟上去。」
两人手拉手往前掠出三丈多远,再朝左首岔道看去,那里还有两个矮人的踪影?丁天仁不觉轻咦了一声。宋青雯在黝黑的地道中看不到东西,忍不住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丁天仁道:「两个矮人不见了,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过去瞧瞧。」
宋青雯道:「你小心些!」
丁天仁没待她说完,人己掠了出去,原来这条横贯地道,到了十五六丈远近,另有一条直行的地道,两矮又转了弯,是以忽然不见,但丁天仁纵目看去,直行的地道上,也早已没有两人的影子,心中暗暗奇怪,这两人会到那里去了呢?当下循着直行地道,仔细搜索了一遍,两头均无出路,像是一条死胡同,查不出一点头绪,只好废然而返。
宋青雯虽然不能暗视,但听一丝轻微的风声,落到自己身边,敢情是丁天仁回来了,就急着问道:「你有没有追上他们?」
「没有。」丁天仁道:「前面十五六丈远,有一条直行的地道,他们转了弯,所以一闪就不见了,我搜索了整条地道,两头都没有出路,只是一条死胡同,这两人却明明是朝这条地道去的,就是这样平空失了踪影。」
宋青雯柔声道:「瞧你气鼓鼓的,既然找不到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再说,反正地道就在这里,又不会改变,明天我帮你一起来找。」
丁天仁想到金兰等三人失踪,和任贵有关,自己赶回去,还要好好问问任贵。这就点头道:「好吧,我们回去吧!」
他依然握住了宋青雯的柔夷,两人并肩走出。宋青雯芳心充满了喜悦,偏过头来,轻声道:「王大哥,你好精纯的内功,这样黝黑的地道里,你都能看得清楚。」
丁天仁左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并不姓王。」
宋青雯道:「这么说,你叫王绍三是骗我的了?」
「我没有骗你」。
丁天仁道:「因为我乔装王绍三,但你对我一片真心,我不能不对你说出真正的身份来。」
宋青雯急着问道:「你真正的身份,是谁呢?」
丁天仁道:「我叫丁天仁。」
宋青雯哦道:「你……就是丁天仁?」
丁天仁目光一注,黝黑的地道中,宛如两点闪亮的星星,盯在她脸上,好奇的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宋青雯道:「我听任贵说过,你身上有一块玉佩,叫做玉辟邪,是江湖上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丁天仁道:「江湖上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知道?哦,你问他为什么了吗?」
「自然问了。」
宋青雯道:「他说,谁得到这方玉佩,就可以找到一处宝藏,不但有富可敌国的珍宝,还有一册昔年号称剑神的大魔头手写的剑谱,得了就可以无敌于天下……」
丁天仁听得暗暗好笑,她说的江湖,传言,大概就是指大哥天煞星丁天行隐居的山洞和大哥传自己的「鸿蒙一剑」了。
宋青雯看他没有说话,又道:「你身边有没有玉辟邪?」
「有。」丁天仁道:」只是我为了乔装王绍三,玉佩不方便带在身边。」
宋青雯道:「那我该叫你丁大哥才对,你一定有许多事情没告诉我,我们出去了,你就说给我听好吗?」
说话之时,已经拾级而上,丁天仁悄声道:「回去之后,我还要先问任贵几件事,等问完了,再告诉你。」
宋青雯催道:「那就要快些走了。」
走出衣橱、丁天仁掩上了橱门,回到对面房中,丁天仁示意宋青雯关上房门,宋青雯也跟着走入,又关上了里间的木门,然后点起灯烛,丁天仁迅快的往床铺下拖出点了睡穴的任贵。
宋青雯问道:「丁大哥,你要怎么办呢?」
丁天仁嘘了一声道:「你还是叫我任总管的好。」
宋青雯嗔道:「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
丁天仁含笑道:「你叫惯了,不小心就会溜口,给旁人听到了就会坏了大事。」
宋青雯道:「好嘛,我不叫你丁大哥就是了。」
丁天仁已经从怀中取出「迷信丹」,和易容盒来,说道:「我想他也不能长时间点着穴道,只好给他服下迷信丹,让他扮作庄丁,留在这里听候使唤。」
宋青雯道:「这样不是多出一个人来了?」
丁天仁道:「不要紧,反正整个西庄,已在我们控制之下,不会有人怀疑的。」
口中说着,一手打开盒子,先给任贵易容,让他变成一个普通庄丁模样。宋青雯一直在旁仔细看着,忍不住称赞道:「丁大哥,你的易容术高明得很,几时教我好吗?」
丁天仁收起盒子,把一粒「迷信丹」塞入任贵口中,然后合笑道:「你要学,我还能不教吗,只是你方才又说溜口了。」
「啊!」宋青雯抿抿嘴,低笑道:「我是无心的,以后我一定会随时注意的。」
约摸过了盏茶工夫,丁天仁挥手拍开任贵穴道,任贵霍地睁开眼来,看到两人,似乎有些惘然!
丁天仁先开口问道:「你还认识我们吗?」
任贵迷惘的道:「好像很面善,只是一时……」
丁天仁没待他说下去,含笑道:「你被人迷失心神,刚醒过来,一时自然想不起来了,我是你堂弟任贵,是这里的总管,你叫任富,是跟我到这里来当差的,这位是宋青雯宋姑娘,上面派来的,你现在想起来了没有?」
任富搔搔头皮,说道:「你是我的堂弟任贵,这名字很熟,宋青雯姑娘,对了,我也想起来了,只是……只是任富这名字怎么会很陌生呢?」
丁天仁道:「这就是你神志被迷失已有两天,所以连自己名字也忘了,以后慢慢的就会恢复正常,现在你只要记住你是任富就好。对了,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你虽是我堂哥,但在这里,要公事公办,叫我总管,知道吗?」
任富连连点头道:「这个我懂。」
宋青雯看得心头暗暗惊凛,她没想到岭南温家的「迷信丹」,竟有这般厉害,差幸丁大哥没给自己服「迷信丹」,否则岂不也和任贵一样,变成忘了自己是谁的了?
丁天仁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不知你记不记得?」
任富道:「总管说的是那一件事?」
丁天仁道:「前天二使者要你领四位老护法去拿人,把人拿来了没有?」
要知服下「迷信丹」的人,并不是完全忘记一切,「迷信丹」的「迷」「信」二字,乃是迷失部分神志,完全相信一个人的人,所以了天仁说他叫任富,是任贵的堂兄,他会深信不疑,但只要你提起某一件事,他仍会有记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