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玉辟邪(全本)-20

  

第三十二章 双姝争艳 春宵一刻值千金
任富想了想道:「二使者要拿的人,已经全拿下了。」
丁天仁问道:「你再想想拿下的,是些什么人呢?」
任富沉思片刻,才回答道:「一个老太婆,另外三个是少年相公,他们身手都很高,和四位老护法久持不下,后来还是二使者手下的崆峒五矮相继出手,才拿下的。」
一个老太婆和三个少年相公?这会是谁?哦,崆峒五矮是二使者的手下?丁天仁突然心中一动,暗想:他们口中「二使者」,莫非就是温如春不成?那么可以想得到那老太婆准是温九姑无疑;但三个少年相公如果是金兰她们,又怎么会和温九姑在一起呢?哦,不好,莫非金兰着了温九姑的道?心头一急,就急着问道:「拿下的人呢?」
任富道:「是二使者带走了。」
丁天仁又道:「你知道二使者住在那里?」
任富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丁天仁点点头道:「好了,你去睡吧!」叫他睡吧,那就是说这里就是他住的地方了。
任富望着他,问道:「总管……」
丁天仁道:「你是我的心腹,有事我会交代你的。」说完,示意青雯一起退出后间,随手给他掩上了门。
宋青雯跟在他身后,轻声问道:「你可曾问出眉目来了,我看你对拿去的人,十分关心,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呢?」
丁天仁道:「你坐下来,反正我迟早总要告诉你的,不如趁这时候和你说了,也可以帮我理出一个头绪来。」
「好嘛!」宋青雯移过一张椅子,说道:「你可以说了。」
丁天仁毫不隐瞒,把自己从峨嵋下来说起,一直说到自己改扮王绍三,奉命前来侦查川西武林人物失踪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只是说的稍为简扼了些。
「原来这故事竟然如此曲折!」
宋青雯眨着眼睛,想了想,偏头笑道:「你认为被拿去的那三个少年相公,就是金兰、叶青青、和你义妹易云英,她们三个一定生得很美,难怪你这般心焦了」。
丁天仁攒攒眉道:「你想到那里去了,我说正经的,你认为呢,是不是她们呢?」
宋青雯道:「依你方才说的,当然有可能是她们三个,但那老太婆又是什么人呢?」
丁天仁道:「可能是温九姑,她善使迷药,金兰三人一定是着了她的道,才会和她走在一起的。」
宋青雯道:「你方才不是说,温九姑身上的迷药,都给老哥哥掉了包吗?」
丁天仁接道:「石老哥哥换出来的不过是她主要的两种而已,她外号九寡十八迷,身上迷药有十八种之多,随便弹弹指,就可以把金兰她们收为己用。」
宋青雯道:「就算是他们,你没听任富说,二使者把她们带走了吗?那是两天前的事,你知道二使者去了那里?只怕早在百里之外了。」
丁天仁微微摇摇头道:「我不是这样想法。」
宋青雯道:「你怎么想呢?」
丁天仁道:「二使者很可能就住在这里。」
宋青雯奇道:「住在这里?」
丁天仁道:「不错,方才我们在地道中不是遇上崆峒两个矮子吗?只转了个弯,就不见了,我追上去也找不到一点踪迹……」
「慢点!」宋青雯竖起一根玉指,在丁天仁面前摇晃了下,说道:「你是不是怀疑这里另有地室?」
丁天仁笑道:「你真聪明,我想到的,你也想到了。」
宋青雯心头一甜,娇声道:「我笨死了,是你先想到的,我只是从你口风中听出来的罢了。」
说到这里,望着他问道:「你既然认为二使者就住在地室里,而且两人一晃眼就不见了,又找不到一丝踪迹,那一定有暗门了,走,我们这就去仔细找找!」说道,立即站起身来。
丁天仁摆了下手道:「看你真是个急性子,现在时间不早,快三更了,要去找,也是明天的事。咱们先睡觉,养足精神,才有力气和人动手,而且这件事,我要和金兄、白兄先商量商量,再作决定。」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宋青雯听得「咱们先睡觉」,脸一红啐道:「谁跟你一起睡觉?」
丁天仁听得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灯下宋青雯娇羞满面,迷人已极。丁天仁心中一动,搂住了宋青雯的肩膀。丁天仁的手,缓缓扶起宋青雯那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头。看着宋青雯那美绝的脸孔,红润的小嘴。丁天仁和宋青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唇,终于印在一起。丁天仁的舌头伸进了宋青雯的小嘴里,不停的探索,不时的捣乱。宋青雯也回以丁天仁宋青雯的舌头,也不时的来捣乱。
「嗯……嗯……嗯……」
宋青雯的脸好烫,她的呼吸又大声又快。慢慢的,丁天仁的手,也开始游走,在宋青雯的背上、胸上,也开始游走。
「嗯……嗯……嗯……」
丁天仁一把将宋青雯按在床上,疯狂的吻着,揉着,宋青雯欲拒还迎:「大哥……不要……你不可以……不可以……」
一番象征性的挣扎之后,宋青雯柔顺的像只小绵羊,乖乖的让丁天仁爱抚。丁天仁的手慢慢的解开宋青雯的钮扣,终于露出了那对坚挺的乳房。一阵阵处子的泌香,从宋青雯的身上阵阵传来。丁天仁将宋青雯轻放在床上,丁天仁忙着解去宋青雯的衣裤,也顺便脱掉自己的衣裤。终于两人一丝不挂,坦诚相见。
宋青雯羞怯的,用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她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乌黑而柔软的秀发,披散在床上,一双窥人半带羞的媚眼。小巧如菱角般,红润的小嘴,是那么迷人。雪白如玉,凝脂般,且又微微透红的胴体,既丰满,又细嫩。一身洁白滑溜溜的肌肤,胸前一对乳峰,高耸而坚硬,顶上一粒腥红的头,有如草莓般的艳红,令人垂涎欲滴。平滑的小腹,两股交界处,阴毛丛生,有如一片小草原。微微隆起的肉丘,柔弱无骨,在乌黑的阴毛遮掩下,一条细细的肉缝,若隐若现。
「大哥,你好坏哦,怎么这样看人?」
丁天仁被这么一叫「大哥」,顿时如梦初醒。对着宋青雯这丰满而又恰到好处的胴体,丁天仁看得是心头狂乱。于是,丁天仁将整个身体,压在宋青雯那柔嫩的肉体上,低下头,吻着宋青雯那发烫的红唇。
「雯妹,对,我应该这么叫你。」
宋青雯也放开了自己,不再矜持,宋青雯双手用力的拥抱住了丁天仁,全身起了一阵颤抖,也把舌头伸入了丁天仁的嘴里,彼此相互的吸吮。
「嗯……」
「嗯……」
彼此都感到浑身慾火飘荡着,彼此也都发出饥渴的声音。丁天仁的舌头,顺着宋青雯那雪白的脖子,到了宋青雯那性感的酥胸上。只见柔软高耸,随着宋青雯的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的动着。坚实的乳房,迷人的胴体,给了丁天仁一股无名的诱惑,疯狂的刺激。丁天仁的嘴对着那颗艳红的乳头,轻轻的咬,轻轻的含。另一只手,则旋转揉搓着奶头。
宋青雯被丁天仁逗得有点受不了,不自禁的把那丰满的胴体扭动着,口中哼叫着:「嗯……嗯……哦……」好美的娇态,好动人的呻吟声。
那只原本搓揉奶头的手,慢慢的往下轻抚,爱抚过了宋青雯的小腹,爱抚过了宋青雯乌黑的小草原,手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
「哦!」宋青雯全身抖了一下,也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丁天仁将手掌盖住了整个阴户,来回的搓弄着整个小穴。此时宋青雯整个人被慾火烧得全身炙热,娇躯不住的颤抖,那神情真会使人发狂。
「嗯……嗯……嗯……」
虽然丁天仁一面爱抚着宋青雯,可是丁天仁的大宝贝早涨的受不了了。丁天仁急忙的一翻身,分开宋青雯的双脚,大宝贝头抵住了桃源洞口。
「大哥……嗯……你要慢慢来……不然妹妹会受不了……」
「好,哥哥会轻轻的弄。」一用力,一挺腰,大宝贝才进去一半。
「啊……啊……哥哥……痛……痛呀……小穴是第一次……哎哟……真要命……我痛死了……」
「大哥……啊……不要动……小穴痛死了……啊……」
大宝贝头似乎感觉有一道薄膜阻隔着,于是丁天仁再度用力一顶,大宝贝又进去了三分之二,大宝贝刺破了处女膜。
「啊……啊……痛死了……啊……啊……小穴痛死了……啊……啊……小穴好痛……」
「啊……小穴裂开了……啊……痛……啊……痛得真要命……啊……丁天仁好痛……啊……」
大宝贝这一次狠狠插入,把宋青雯弄得死去活来,额头上冷汗直流,泪如雨下,嘴里拚命的喊痛。
丁天仁一见宋青雯如此,急忙的停下动作,轻声的问道:「痛的很厉害吗?」
宋青雯:「我真的好痛。」
「好亲亲,「长痛不如短痛」,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不会痛。」
丁天仁低下头吻住宋青雯的嘴唇,轻咬宋青雯的舌尖,两只手在宋青雯那雪白细致的胴体上轻抚着。同时也在宋青雯那对又硬又挺的乳房上,用力不停的捏弄。宋青雯被丁天仁这一阵子的爱抚,小穴阵阵酸麻,混身急颤不已。阴户内的淫水,汩汩的流,似温泉潮涌般的涌出。宋青雯渐渐的扭动自己的娇躯,口中也不停的低声呻吟。
「嗯……哥……哥……嗯……你不是要吗……嗯……小穴好痒……嗯……痒……哥……你动吗……」
「哥……哥……你快点动嘛……嗯……小穴好痒……嗯……丁天仁要……嗯……你快干小穴……」
看着宋青雯的表情,听着宋青雯的声声低呼,丁天仁知道宋青雯是需要,宋青雯是痒了。丁天仁再一用力,将最后那一截宝贝给塞了进去。小穴真是又温又热,包得大宝贝好美、好舒服。
可是宋青雯呢?张着嘴,又开始喊痛了。
「哎唷……好痛……痛呀……哥……轻点……小穴胀裂了……好痛……不要动……不要动……」
丁天仁更加狂吻着宋青雯那雪白的胴体,左手揉弄着宋青雯那鲜红的乳头,右手则为宋青雯拭去眼角的泪水。大宝贝这根肉棍子,被两片红润润,又带有一点弹性的肉丘紧紧的包着,好美,好舒服。阴户内热呼呼的,滑滑阴道壁一收一放的收缩着,使得大宝贝也更美,更舒服。过了一会儿,宋青雯又在扭动屁股,脸上像苹果似的好红。
丁天仁连忙的问道:「现在还会痛吗?」
宋青雯嗲声的应道:「嗯……没有了,只是小穴好涨,里面好像又有点痒。」
「好妹妹,哥哥现在动一下好不好?」
「哥,只要你想干,想插小穴,妹妹……」
看着宋青雯那副骚荡的模样,宋青雯是无法忍耐了,于是乎,丁天仁开始慢慢的抽插,一点一点的抽、插。大宝贝头,也慢慢的刮着子宫壁。如此过了好一会儿,宋青雯不禁的叫喊出声。
「嗯……哥……小穴里面痒死了……痒死了……嗯……妹妹要你……大力的干小穴……」
有宋青雯这么一说,那丁天仁还客气,开始比较用力的抽插。
「嗯……嗯……哦……哥哥……哦……小穴好美……好舒服……哥……小妹美死了……嗯……」
「小穴里面好舒服……舒服死了……哦……小妹好美……哦……哥……大宝贝真好……哦……」
「哥……哦……妹妹爱你……嗯……大宝贝干得小穴真好……太好了……太美了……嗯……」
大宝贝的抽插速度,是愈来愈快,越来越用力,宋青雯也不时的把屁股往上顶,配合着丁天仁的动作,口中也不断嗲声的淫叫着。
「嗯……好宝贝……嗯……好哥哥……小穴好舒服……哦……太美了……嗯……」
「大宝贝入得真美……嗯……真舒服……哦……哥……哥……你干得太爽了……嗯……太美了……」
在大宝贝入小穴最舒服的时候,丁天仁突然停了下来。
「嗯……哥……你干吗停下来……小穴不会痛……哥……你动嘛……小穴要……小穴要嘛……」
「好亲亲,你是不是要哥哥?」丁天仁故意吊宋青雯的胃口。
「嗯……是的……是的……哥……妹妹要……妹妹要……」
宋青雯热切的叫着,她的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丁天仁的脖子,白而多肉的屁股又挺又扭。宋青雯可真是热情如火,大宝贝又开始进行工作,一阵又一阵的轻抽猛入。宋青雯紧紧的抱着丁天仁,如梦幻般的叫着。
「嗯……小穴舒服死了……哥……妹妹就知道你会爱小妹……嗯……妹妹好爽……妹妹好爽……嗯……」
「大宝贝哥哥……你干得小穴真美……插得小穴好舒服……妹妹好爽……哦……嗯……爽……爽……嗯……」
「好骚穴……哦……你……哦……真的很漂亮……哥哥爱死你了……哦……哥哥我要好好的插你……哦……」
「哥……哥……嗯……哼……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小穴美死了……哦……好爽……嗯……用力啊……」
丁天仁不停的狠狠的抽插,大宝贝有如猛虎下山,威不可当。宋青雯阴户里的淫水不停的流,流湿屁股以下的床单。
「哦!大宝贝实在太舒服了。」宋青雯的小穴好小,把整个大宝贝包得美死了。
「卜滋……卜滋……卜滋……」这令人销魂的声音,此时的宋青雯,已是娇喘嘘嘘,媚眼春情无限,粉颊绯红。
「哥……妹妹的好爱人……哦……大宝贝哥哥……好爽……妹妹好爽……哦……美……美死青雯了……」
「嗯……嗯……你真会干……妹妹的小穴……嗯……会爽死……哦……妹妹好爽好爽……嗯……」
「好哥哥……哦……用力的乾妹妹……嗯……使劲的干小穴……哦……干死小骚穴……嗯……」
宋青雯一面的浪叫,一面的猛顶屁股,丁天仁听到这一声的浪叫声,丁天仁的慾火已达沸点。大宝贝插得更用力,更使劲。宋青雯被丁天仁干得更浪、更骚,宋青雯的屁股更用力配合着大宝贝的抽插。
「哦……大宝贝哥哥……嗯……插得妹妹好美……美到妹妹心里……去了……嗯……快活死了……好美……嗯……」
「哥……哥……用力的乾妹妹……嗯……使劲的干……嗯……用力……好……用力……嗯……好爽……」
「大力的干小穴……快……嗯……哥……大宝贝哥哥……嗯……小穴……美呀……哦……爽死小骚穴……嗯……」
「好亲亲……好哥哥……妹妹快忍受不住了……嗯……快……快……妹妹……好……爽……小穴……会乐死了……嗯……大宝贝哥哥……快……妹妹快受不了了……快……快……小妹……」
丁天仁一听宋青雯快泄了,赶忙的将宋青雯的屁股高高的托起,屁股用力的抱着,大宝贝一入穴,便狠狠的磨转着。宋青雯被丁天仁这么一插一顶一转一磨,更加狂浪的叫着。
「好……好……哥……好棒啊……好哥哥……快……用力……快……用力……小穴要丢了……啊……妹妹……快……啊……妹妹要丢了……啊……丢了……啊……妹妹泄了……」
宋青雯的小穴一次次的紧急收缩,夹得丁天仁的大宝贝是无比的舒服,一股股浓浓热热的阴精,由子宫急射而出,又热又烫。刺激得丁天仁一阵酥麻,几乎快泄出来。丁天仁赶忙紧紧抱住宋青雯的屁股,顶着花心,再磨花心一下。
「嗯……嗯……小穴美死了……小穴好爽……哦……哥……妹妹爱死你了……嗯……太棒了……」
宋青雯突然的抱住了丁天仁的头,在丁天仁的脸上亲了又亲。
「啧……啧……啧……」
「哥……你入得妹妹太美了……小穴不知道入穴是这么的爽……嗯……哥……你的大宝贝好硬……好烫……」
「好妹妹,大宝贝还没有泄,等一下它还要入小穴。」
「好哥哥,妹妹给你入,让你好好的玩。」
丁天仁将大宝贝抽了出来,甫一抽出,丁天仁低下头看,床上湿淋淋的,斑红点点。大宝贝上更是红白相映,好看极了。宋青雯一看,不禁羞红了脸。
「好妹妹,待一会儿,哥哥这一根宝贝,还要入穴哦!」
「哥……随便你怎么玩,都可以。」
大宝贝青筋暴涨,龟头更是红艳、硕大。
「哥,你现在想要是不是?」
「好亲亲,你是不是也想?」
「哥,你真讨厌,你要就你要,何必说是妹妹要,讨厌!」
「好,好,是哥哥要,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丁天仁把宋青雯的身体,弄了个侧面,将宋青雯的右脚抬高,双手从宋青雯的腋下穿过,按着宋青雯的双乳。这是标准的侧交,也是女人容易达到高潮的一种性交姿势。大宝贝顶了几下,无法得门而入。最后,还是借助手的帮忙,一头塞了进去。
宋青雯的小穴分泌物,尚未到达饱和点,大宝贝干起来,有点疼痛。是以,丁天仁的嘴,亲舔着宋青雯的后颈,双手揉搓着那突出的乳头。一阵抚弄之后,在小穴里的大宝贝,渐渐感到滑润。
「嗯……嗯……哥……哦……哥……你真懂……这样干小穴……哦……小穴被干得好舒服……嗯……」
「好哥哥……哦……小穴被插得好美……哦……好美……美死妹妹了……哥……大力的揉妹妹的奶子……用力的搓……嗯……
」「好小穴……哼……哦……你美吗……你舒服吗……哦……哥哥……是不是很会干小穴……哦……」
的确,这种姿势,不仅女的爽,男的也舒服。大宝贝被两片阴唇夹得好美,紧紧的磨擦。宋青雯的淫水,有如黄河决堤,大量的流出了小穴外。因为一阵阵磨擦的快感,搞得丁天仁更加狂暴。宋青雯也美得不停的浪叫,屁股也不停的往右后方压。
「滋……拍……滋……拍……」小腹撞屁股的肉声、大宝贝入小穴的抽插声、再加上宋青雯的呻吟声,构成了一首绝美的交响乐。
「嗯……嗯……哥……小穴美死了……妹妹好爽……嗯……好爽……小穴美啊……美死了……」
「哦……好小穴……哦……好妹妹……小穴爽死大宝贝了……哦……小穴好紧……紧得大宝贝好舒服……哦……」
「大宝贝哥哥……嗯……用力弄妹妹的奶子……嗯……好舒服……嗯……妹妹全身都爽死了……嗯……」
「哥……哥……哦……你真会入小穴……哦……妹妹爱死你了……嗯……小穴好舒服……哥……呀……」
「哦……小穴乐死了……嗯……妹妹好高兴……嗯……妹妹乐死了……太美了……嗯……」
「好骚穴……嗯……哼……哥哥会干得你爽歪歪……哦……小穴口……真好……嗯……嗯……」
「大宝贝……哥哥……妹妹的好爱人……嗯……用力的干小穴……嗯……小穴爽坏了……嗯……妹妹会乐死了……嗯……」
「啊……哥……哥……妹妹要……升天了……嗯……妹妹快……忍……不住了……嗯……妹妹要……啊……快出来了……」
「好妹妹……哦……等等哥哥……哦……哥哥也要……哦……等等哥哥……嗯……哦……等等我……」
「哥……哥……妹妹不行了……啊……爽……爽……啊……爽……哦……舒服……哦……舒服……」
丁天仁的大宝贝,被宋青雯那一股浓热的阴精,浇得宝贝乱颤,一阵快感,从背脊直传脑髓,精关一开,一大泡的阳精,整个射向小穴花心深处。
「啊……啊……好爽……好爽……哦……哥……你的精水好烫……烫得妹妹舒服透了……哦……」
「哦……呼……呼……哦……呼……呼……」
一种轻松,舒服的感觉,刹时,使丁天仁有着无比的舒泰。
「呼……呼……呼……」
丁天仁不停的喘着大气,宋青雯亦是如此。
两度缠绵之后,稍微休息一会,两人收拾一番,宋青雯回自己的房去。
宋青雯走后,丁天仁想了一想,在床上盘膝坐定,正待瞑目运功,忽觉有人闪身入房,蹑手蹑脚的朝床前走来,不觉缓缓睁开眼来,原来闪身进来的竟是乔装小香的宓无双,这就低声间道:「你怎么这时候进来?」
小香刚走近床前,瞥见丁天仁及时睁眼,不觉吓得一跳。脚下一停,纤手轻轻拍着鼓腾腾胸脯,说道:「你这样突然开口,吓了我一大跳!」
丁天仁含笑道:「快坐下来,天都快亮了,你是不是一晚没有睡觉?」
小香在床沿上侧身坐下,玉手抚着胸前,轻嗔道:「人家给你吓得心还在跳呢?」
丁天仁看她脸如胭脂,轻嗔浅笑的模样,任你那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头荡漾,情不自禁他也不由得伸过手去,环住她纤腰,悄声道:「你胆子这么小,我才不信呢!」
小香缓缓把身子偎入他怀中,说道:「不信你……」说到「你」字,蓦觉自己说错了话,底下的话自然说不下去了。
丁天仁低下头去,轻吻着她秀发,另一只手按上她鼓腾腾的胸口,悄声道:「你心真的跳得很厉害。」
小香紧闭着眼睛,口中轻「嗯」了一声。
丁天仁碰到的是软棉棉富有弹性的一对玉球,心头一阵狂跳,低头吻住她两户红唇,也大着胆子把手移向她衣下,缓缓的伸了进去,再探入紧裹着一对玉球的抹胸,如今已经完全掌握了微微发颤的球形软玉,只觉宓无双整个身躯都在轻微颤抖,但她并没有坚拒的意思,只是眼睛闭得更紧,夹着长长的睫毛,也在轻微颤动。
丁天仁退出手来,带着强烈的颤抖,替她宽衣解带。她被他吻得宛如催眠一般,除了娇躯发出一阵又一阵颤抖,没有丝毫挣扎,顷刻之间,两个人一下仰跌下去。丁天仁双手在宓无双身上大肆狂虐,又是摸,又是扣,直逗得宓无双浪叫起来。
「喔……唔……唔……」声音像歇斯底里。
丁天仁忙分开宓无双双腿,火烫般的宝贝,就朝宓无双的阴户将送过去。
「嗯……你可要轻点儿……」
「那当然,哥哥最怜香惜玉,轻轻的,嗯!爱人。」
话一落,丁天仁狂吻着宓无双,吻得宓无双喘不过气,同时双手上下抚摸,渐渐地,只见宓无双通红了脸,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充满神秘,黑细阴毛中,深藏着阴户,忽隐忽现,微微露出阴唇,红都都地,就像婴儿的小嘴,一张一合,正流着口水呢?淫水沾满了阴毛,阴户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
丁天仁一见如此,更是怒火焚身,手扶着宝贝,在宓无双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的,徐徐将宝贝插进玉门。
「哇!哥哥!这么大……有点痛……」宓无双略感疼痛,反手握住宝贝,娇羞轻声的道。
丁天仁一听马上一翻身,把宓无双的娇躯弄平,炽热的龟头,抵着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吮香舌,两手更不停地揉捻乳头。再经过这样的挑逗不已,直至宓无双全身轻抖,桃源洞口更似黄河泛滥,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娇喘呼呼的道:「哥哥……哥哥……你可以慢慢的……轻轻的弄……」
说话间,宓无双又把双腿八字分的更开,挺起臀部,迎头龟头。丁天仁知道宓无双此时芳心大动,使微微一用力,鸡蛋大的龟头就套了进去。
「啊……痛死我了……」此时龟头己抵处女膜,只见宓无双冒着汗,眼睛紧闭眼角挤出泪水,丁天仁已知道这是最痛苦的时刻。便按兵不动,不再往前推进。再说自己也不忍心使宓无双痛苦,便用右手举起龟头,不停往阴户口插送,左手却仍按在宓无双的乳尖上,轻轻揉捻,一面轻声问道:「好妹子……还痛苦?稍微好些了吗?」
「哥哥……这样慢慢抽动……妹子现在有点涨痛……但是里面……」
「是不是有点痒啊?」丁天仁打趣的道。
「嗯……贫嘴……」
就这样打情骂俏,尽量挑逗,使的宓无双淫水如泉,不停的外流,同时双腿乱动,时而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频频迎起屁股,迎合着龟头的轻送,这表示宓无双淫兴已达极点,刑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丁天仁见宓无双此时淫兴已动,大概近顶点,猛地紧拥住丁天仁的脖子,下身连连挺迎,娇喘连连的说道:「哥哥……妹子现在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地……痒痒地……大宝贝……只管用力……插进去……」
就当地咬紧牙关,屁股不住往上挺迎的刹那时间,丁天仁猛吸一口气,宝贝怒胀,屁股一沉,直朝湿湿的阴户,猛然插入。「滋」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七寸多长的宝贝,已全根尽没,胀硬的龟头深抵子宫口。宓无双这一下痛的热泪双流,全身颤抖,几乎张口叫了出来,丁天仁忙用嘴唇封住,想是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摇动。
就这样拥抱了好一会儿,阵痛才稍微减弱,于是丁天仁轻声在宓无双耳边说道:「好妹子,忍耐点!这是避免不了,谁被破瓜都是这样的,现在可好些了吗?」
「嗯!好点,刚才实在痛死妹子了,妹子……嗯……里面……怎历会有骚麻又痒的感觉呢?」
「啊呀,好妹子,这又稣又麻又痒的,表示你淫心已动,要人给你狠插的意思。」
「知道就好,又这么大声说出来,这,多难为情,你要……可要轻点儿,妹子……怕……受不了……」
丁天仁于是把龟头慢慢抽出,又缓缓的插下,这种细嫩的工夫,最能逗引女人情慾升高约一种无上技术。这样轻抽慢送的约有盏茶功夫,果然宓无双淫水如泉,洋溢而出,娇躯徽颤,显得淫快狂活,情不住摇起自己的蛇腰,向上迎接。
此时宓无双苦尽甘来,春情汤漾,媚眼如丝,媚态迷人,更使丁天仁慾火如炽,紧抱娇躯,耸动着屁股,一阵比一阵快,有如急风闪电,一次比一次猛,如双虎相斗,一下比一下深,有如矿工采炭。就这样不停的拚命狂插,有时还将龟头插将出来用肉棱子揉搓其阴核,只插得宓无双娇喘连连,媚恨如丝,娇声轻喘。
「哥哥……哥哥……妹子……妹子……好舒服哦……哦……啊……嗳……喔……真舒服……好哥哥……你真会干……干的……美……太美了……」
宓无双的小阴户,淫水洋溢,被龟头的内棱,冲括看,「噗滋!噗滋!」奏出神乐般的音乐。丁天仁一看,宓无双现今淫兴正起,斯文的插法巳不能满足宓无双,于是改变一下战略,猛冲猛撞,如饿虎扑羊,撞的宓无双两臂紧抱着丁天仁的背部,粉腿紧勾着丁天仁的屁股,臀部大力颤动,用力迎凑的丁天仁插送,同时娇颊艳红,樱唇微开,喘气如兰,犹如一朵蔷薇,艳丽动人,口中娇呼。
「哥哥……妹子舒服极了……妹子……喔……用力……再用力……咽……美……美死妹子了……重……再重一点……对……太好了……好……」
宓无双一面娇哼着,一面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同时两手紧抱着丁天仁,加重抽送。丁天仁一看,知道宓无双要出精了,忙用劲抽插,一面狂吻香唇。果然宓无双混身颤抖,阴户紧急收缩,一股火热热的阴精直泻而出,洒得丁天仁龟头全根发熨,同时娇躯软绵棉的,四肢平摆,娇喘地道:「哎……唷……哥哥……妹子……升天了……啊……太……舒服……美……美死……妹子了……」
丁天仁想道,一个处女若出精,不给宓无双一些阳精滋润,宓无双还是不能得到最高乐趣,于是单枪再战,驰骋了十来下,果然阳关一松,马眼一张,火辣辣的阳精,直射出去绕着花心,使宓无双直叫道:「美……太美了……大舒服啦……」
两人刚才一阵撕杀,不禁累得相拥而眠。时光一滴漓的溜过去,不知多久,宓无双醒过来,睁眼一看,自己一丝不褂,脱的精光躺往丁天仁的怀里,两入拥抱在一起。而哥哥的宝贝还浸在自己的阴户里,仔细一想,想起了怎么回事。
于是,挣扎起来,「滑」地一声,一根软绵绵的场具,业巳溜出来,而自己……「哇」!糟糕!床辅上一片片的血渍,继而想到,原来是自己的处女血液和淫水,不禁羞红双颊。略一稍动,下体痛楚犹在,不由眉头一皱,想道:「想不到男女欢好,竟有这样无穷乐趣。」
想到这里。宓无双的春情又渐渐引发,阴户里一阵阵骚痒起来,伸手一摸,阴户里有些发烧,从前紧合的阴唇,现在却有些裂开,中间露出一条小缝,里面滑湿湿的,难受的很。灯光下宓无双偷望丁天仁一眼,仍然好梦方甜,嘴角不时掀起笑意。其实宓无双一醒过来,丁天仁也跟着醒来,只是不愿惊动宓无双,而且自己也确实恨累。
再看丁天仁下面的宝贝,宓无双深感奇怪,这样一根软绵绵的东西,硬起来,却像一根铁棍,插的自己叫痛叫乐,不由伸手去摸。本来一只软绵绵的宝贝,经宓无双一摸,顿时坚硬如铁,又热又胀,十分粗大,宓无双的一只小手竟把持不住,吓的宓无双缩手不迭,丁天仁忍不住「噗」笑出来。
「你……你醒过来……吓得妹子……」宓无双娇羞地道。
「哥哥吗?早就醒过来,你醒来,哥哥不醒怎行,而且做戏就必须俩人配合,是吗?你看看,哥哥这宝贝大否?要摸,再摸吧!」丁天仁一面说着,一面抓起宓无双的手抚摸自己的宝贝。
「贫嘴……明知人家好奇……又吓人家一跳……死鬼……看我理你否……」宓无双说着,同时右手紧握着丁天仁的宝贝,套送起来。
「是不是骚穴又痒了,来,哥哥替你止痒吧!」说着,丁天仁马上搂抱宓无双,一面狂吻宓无双,一面把坚强的宝贝朝阴户乱顶。
「哥哥……哥哥……不要这样冲撞,撞的人家小穴痛的很,放轻点,让妹子扶着你的宝贝,慢慢弄进去。」宓无双一面护住自己的小腹,深怕弄痛了小阴户,一面娇声说道。
「好妹子,哥哥听你的,慢慢的插进去,轻轻施为,行吗?」丁天仁打趣的说。
于是丁天仁狂吻宓无双的香唇,酥胸,双手不停的揉捻其双乳,揉的宓无双淫心大动,使她感觉到无限轻怜蜜爱,无限体贴,心中感到甜甜密密的十分好受。于是用手轻轻扶着丁天仁那粗大的宝贝,引到自己的桃源洞口,心里不住突突乱跳,小手也微微不住发抖。
「啊……轻一点……痛……痛……」丁天仁故意大力撞了一下,使的宓无双叫了起来。
「好好好……哥哥轻点……但是你须用你双手拨开你的阴户才行,否则哥哥的宝贝怎能得其门而入呢?」丁天仁调皮地说道。
「好好……你可轻点……慢慢插进去……」宓无双一面说着,一面双手用力将阴唇拨开,只露出那迷人的追魂洞儿。于是丁天仁手扶着宝贝,因为有淫水之故,慢慢的一节一节滑进,在插进一半时,丁天仁故意把它提出,又慢慢地插入。这样轻抽慢插,果然引起宓无双的情慾,只见淫水源源而出。
宓无双此时虽然仍有些胀痛,但是并没有第一次厉害,而已宓无双自己阴户里渐感酥麻,禁不住禁的两臂抱着丁天仁的背部,张开双腿,由丁天仁抽送。丁天仁一看知道宓无双此时阴户不痛了,需要用力抽插,才会痛快,才会满足,于是腰部一提劲,一阵比一阵猛狠,一下比一下深入,直插的宓无双意乱神迷。
宓无双此时只觉的火热的龟头,在阴道内上下磨擦,子宫口更感酥痒难耐,全身感到无比的舒服,一阵阵的淫水,从自己子宫内涌出,情不禁的迎着丁天仁的宝贝,扭摆腰臀,向上迎凑丁天仁的插剌。由于这次不比上次痛,直插得宓无双娇喘淋漓,媚眼如丝,浪哼连连。
「啊……哥哥……你……实在……大会插……了……妹子……美死……了……嗳……嗳……妹子……好……舒服……好痛快哦……小穴……美死了……」
丁天仁一听宓无双的浪叫,更感到畅快,内心像火烧的慾火,更令他快马加鞭,拚命狠插,坚硬炽热的宝贝,在宓无双紧凑而温暖的阴户内,上下抽动,既温柔又舒服,使的丁天仁不由叫道:「好妹子……舒服吗……你的小穴……大好了……紧紧……地……温暖……地……使哥哥身心俱散,快乐……似神仙……棒极了……」
这样的抽送了近半小时,肌肉碰出声「拍……拍……」作响,淫水搅动声:「咕……吱……」,再加上宓无双的浪叫声:「哎……唷……嗯……嗳……」凑成的士高的乐声。
就在这时,宓无双淫兴已达极点,似有出精之样子,口中急促的浪叫道:「哥哥……太好了……嗯……妹子……好……舒服……呀……哼……再重……些……插死……浪穴……小浪穴……好……美哟……快……快……用……力……些……妹子……要……升天……了……」
果然一股热暖暖的精水由子宫阵阵涌出,烫的丁天仁混身酥麻,心神震动,狠狠抽插几下,马眼一松,一股阳精,夺关冲出,同时射进宓无双的花心,使的宓无双更是兴奋不已,紧紧抱住丁天仁,享受这人生最美好的时刻。
两人就这样缠绵相抱温存,直至天色发白,她是心甘情愿把一切都交给他的,但到了真正把一切交给他之后,她眼角忽然滚落两颗晶莹的泪珠。她不知道自己让他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总之,她为了爱,不计一切,也顾不得一切,因此她哭了!
他还在紧紧的吻着她,她轻轻别了下头,紧密的吻合的四片嘴唇终于分开,他看到她眼角间噙着泪珠,愕然道:「你哭了!」
宓无双凄然一笑,幽幽的道:「丁郎,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是高兴得流出泪来,只要你不忘记我们有过这番情意,心里永远有我这个人,我就满足了。」
丁天仁忙道:「无双,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一定会娶你,你只管放心好了。」
宓无双双臂一环,紧抱着他,流泪道:「丁郎,我相信你,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人穿好衣衫,她依然偎依着他,虽然还有些羞涩,但已是喜胜于羞,缓缓抬起头来,绯红了脸,轻声问道:「你和她也这样了?」
丁天仁假装愕然道:「你说谁?什么也这样了?」
宓无双神秘一笑,低着头道:「你说还有谁?昨晚我在房外走廊上,足足替你们站了一个多更次的岗,难道还是假的?」
丁天仁在她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所以你哭了……」
宓无双抿抿樱唇道:「我才不会如此小心眼呢!」
丁天仁当下就把昨晚和宋青雯一起回来,一直说到宋青雯走为止。宓无双垂下头道:「一个女孩子肯为一个男人舍生忘死的拚命,不是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吧?我不是自私的人,你应该接受她的。」
丁天仁感动的握住她双手,说道:「无双,谢谢你,我昨晚一切都告诉她,也是为了这一点……」
「哦!」宓无双忽然「哦」了一声,抬头道:「你认为这里有地下密室,你们要去查看,我也要去。」
丁天仁道:「这里也要有人留守,有你在这里,我就可放心了。」
宓无双不依道:「你这是不要我去了?」
丁天仁道:「宋青雯应该是教主派来的,和我同去,比较不会使对方怀疑,我们还须赚他们开门,这样就方便得多,你明白了吗?」
宓无双点着头道:「我不去就是了。」
丁天仁在她秀发上亲了一下,柔声道:「你是识大礼的人,我真高兴有你这样一个贤内助。」
宓无双心头甜甜的,一面说道:「你还有一个贤外助呢!」
丁天仁没有理她,续道:「还有一件事,小香穴道被闭,时间也不能太久,现在这里已在我们控制之下,不妨解开她穴道……」
宓无双道:「那我呢?」
丁天仁道:「不妨事,我给她易容变成另外一个小鬟,在这里听候使唤,就是你小妹,你和我说过,是我答应的,这样多一个人,也没关系了。」
宓无双还待再说,丁天仁已经取出「迷信丹」倾了一颗,放在手掌,又道:「你在解开她穴道以前,先给她服下,再告诉她,她是你小妹,是你引进来的,今后要听总管和你的话,这样就可以了。」
宓无双道:「我会说的。」
丁天仁道:「好了,你该回房去歇一会了。」
宓无双脸上一红,说道:「天都大亮了,还歇什么,你呢?要不要歇一会?」
丁天仁道:「我还有事,要出去呢!」
宓无双道:「我去给你端脸水。」
丁天仁道:「慢点,先到你房里去,还要给小香易容呢!」
当下一同来至小香房中,丁天仁就给小香脸上易起容来,给小香易容较为简单,因为对外说她是小香的妹子,姐妹当然有几分相似,只要稍稍加以修饰,和小香差不多,再年轻些就好,因此很快就完成了。
丁天仁回到房中,过没多久,小香端来洗脸水,就退了出去。等丁天仁盥洗完毕,房外传来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声,也响起小香声音说道:「启禀总管,小婢带妹子小翠来见总管。」
丁天仁道:「进来。」
宓无双领着经过易容的小香(以后改名小翠)走入,朝丁天仁躬身道:「她就是我妹子小翠,小翠还不叩见总管。」
小翠果然屈膝下跪,说道:「小婢小翠叩见总管。」
丁天仁抬了下手道:「起来,你就跟小香在这里听候差遣好了。」
小翠应了声「是」,才站起身来。
丁天仁朝宓无双吩咐道:「你带她去厨房,和大家见面,哦,王嬷好像是女仆的领班,你要特别注意。」
宓无双点点头,正待和小翠一起退出,正好宋青雯掀帘走入。宓无双忙道:「小翠,快来见过宋姑娘。」
小翠连忙躬身道:「小婢见过宋姑娘。」
丁天仁立即以「传音入密」朝宋青雯道:「青雯,她就是小香改扮的、要她跟小香在这里伺候。」
宋青雯点点头,说道:「这里的丫鬟、使女,都归王嬷调度,你要小香带她先去见王嬷,就说总管指定派她在这里伺候的好了。」
宓无双答应一声,带着小翠要待退出。宋青雯含笑道:「小香,待会你有空我想和你聊聊。」
宓无双又应了声「是」,才一起退出。
一会工夫,小香已从厨房回来:掀帘走入,小翠手提食盒,跟在她身后走人,把两份早餐放到小方桌上,躬身道:「总管,宋姑娘请用早餐。」
小香一脸气愤的道:「总管,那王嬷好不盛气凌人,我给她引见小翠,她一直盘问她的身世,还说一清早从那里来的?是不是昨晚就进来了,怎么她会一点都不知道?我说,是总管答应的,她居然骂我小蹄子,别用总管压她,我真有些忍不住!」
宋青雯不待了天仁开口,就含笑道:「宓姑娘,小不忍则乱大谋,王嬷深藏不露,我看她身份只怕不低呢!」
宓无双给她这句「宓姑娘」,叫得脸上一红,慌忙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宋青雯的手,说道:「宋姐姐,你不见外的话,我就这样称呼你,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谁也不用客气了。」
宋青雯斜睨了丁天仁一眼,娇笑道:「对了,我怎么会和你见外呢?算起来,大概我该叫你宓姐姐才对,哦,我十九岁,你呢?」
宓无双笑道:「那我二十岁了。」
宋青雯喜道:「我没说错吧,我该叫你宓姐姐。」
宓无双高兴的回过头去,朝丁天仁道:「我有妹子了,哦,宋家妹子,其实我们两人应该同心协力,不用带上姓氏,乾脆就是姐妹咯!」
丁天仁笑道:「你们姐姐妹妹的叫得好不亲呢,那我呢?」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你还用说,自然是我们的大哥了。」
丁天仁和宋青雯匆勿用过早餐,丁天仁站起身道:「青雯,你在这里等我,我要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不待宋青雯答话,就掀帘走了出去。他是从东首侧门出了西庄,一脚来至观音阁侧院简帐房住处,推门而入,只见简子兴(白少云)金少泉、王小七三人,都在堂屋中围坐着,好像在议事,看到了天仁推门走入,三人都站了起来。
白少云道:「丁兄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商量,要去找你呢!」
金少泉首先跳了起来,急急问道:「丁兄,你知道家父在那里?」
白少云也道:「丁兄,快说,你如何找到家父?」
丁天仁笑了笑道:「你们两个稍安毋躁,总得让兄弟先坐下来再说吧?」
白少云道:「丁兄请坐。」
金少泉等丁天仁坐下之后,就急着道:「丁兄现在可以说了。」
丁天仁朝王小七道:「王兄弟,你到檐下去站着,此事十分机密,不能让外人听到。」
王小七欣然道:「兄弟知道。」说完,举步往外行去。
丁天仁就把昨晚院主召见之事,一字不漏,说了一遍,只是没提宓无双和宋青雯两人。
金少泉道:「家父和自伯父都在西院,丁兄怎么不把事情和二位老人家说清楚呢?」
丁天仁道:「七位老护法,只有金赞臣担任院主,神志还算清明,其余六人都被药物迷失了神志,任贵身上有一方金牌,可以指挥他们,但有院主在场,他的金牌就胜过总管的,如果教主在场,则他的金牌又胜过院主的,兄弟既无法取到解药,只好让他们先服下迷信丹,等取到解药再说。」
白少云道:「这样不是双重迷失本性了吗?」
丁天仁道:「白兄不用担心,迷药和毒药不同,毒药毒性各异,药性甚烈,两种毒药,碰在一起,可能会引起意外,迷药药性较为温和,不会有事的。」
白少云道:「丁兄好像对迷药很有研究?」
丁天仁笑道:「兄弟那有什么研究?这是听石老哥哥临行时说的,如果遇上被迷失心神的人,不妨再给他们服一颗迷信丹,就会听你的了。」
金少泉道:「家父等人被迷失本性,这解药要到那里去找呢?」
丁天仁道:「兄弟就是为此事而来……」
接着就把昨晚回转之际,如何在地道中发现崆峒二矮,据判断温如春可能就是他们口中的二使者,地道中可能另有密室,而且金兰等三人,也可能是被他们擒去的,详细说了一遍。
金少泉又道:「丁兄要如何行动呢?」
丁天仁道:「目前兄弟并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只是兄弟既是西庄的任总管,可以伪称奉院主之命去见二使者。而且他们上面派来的一名使女,叫做宋青雯,她名虽使女,实则身份还高过任贵,此女经兄弟给她服了迷信丹,完全可以信任,也会随我进去。只是温如春手下,有崆峒五矮梁山苦竹庵主门下二女,号称七矮,武功极高,人手就不够了,而且此行必须一举把所有的制伏,绝不能有入逃逸,所以要和二位来共同研商。」
金少泉道:「丁兄,以你估计,加上我们三个,是否能操胜算呢?」
丁天仁沉吟道:「温如春善于使迷,这点我们都有解药,并不妨事,但他武功极高,兄弟自思还可以胜任,至于对付七矮,你们三个加上宋青雯也只有四个,对方还多出三个,就很难说……」
白少云道:「石前辈把简帐房交给兄弟,就再也不见人,如果有石前辈在,就没有问题了,哦,这里当家道通,和副当家能通,都是少林嫡传,也可以算上两个……」
金少泉道:「丁兄不是说连家父在内,一共有七个人吗,他们都服过迷信丹,可以听丁兄指挥,不是现成的人手吗?」
丁天仁忽然用手拍了下脑袋,笑道:「兄弟一直在思索着地道密室,要如何才能开启?兄弟以总管身份,如何去赚他们开门?却忘记了还有西庄院主和六位老护法,金兄这么一说,才提醒了我,这样更好办了,由院主出面,去找二使者,自然比兄弟更有份量了,我们这就可以走了。」
白少云道:「还要不要通知这里的当家呢?」
丁天仁道:「我们人手已经够了,就不用调用这里的人了。」
当下就由丁天仁率同白少云(他扮的是观音阁帐房简子兴)、金少泉、王小七三人,来至西庄,仍由东首侧门进入,庄丁们因由总管亲自领着三人前来,自是不敢多问。
丁天仁一直把三人领到自己房中,也介绍了宋青雯,接着就朝宋青雯道:「我们立时就走,你去请院主和六位老护法。」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暗号「鸿蒙一剑」。」
宋青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说着当先闪出身去。
丁天仁接着把小香、任富、小翠三人叫了进来,吩咐道:「这里由你们三人留守,任富、小翠,你们都要听小香的,不得违拗。」
任富、小翠躬身领命。小香道:「总管要小心些!」
丁天仁含笑道:「现在已经去请院主了,一切自有院主负责,谅他区区一个温如春,又何足道哉?」一面抬手道:「金兄、白兄、王兄请跟兄弟来。」
一行四人穿过中间客堂,进入左首房中,方才宋青雯走进,早已打开两扇橱门,大家鱼贯沿着石级而下。丁天仁目能暗视,但他身后三人内功不如他远甚,此时都已从身边取出千里火筒,打着了照路。
丁天仁道:「我们进入地道,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出来,你们身边带的火筒,或火摺子数量不会大多,该节省点使用,只要有一人照明就够了,否则一齐用完了,就不好办了。」
金少泉道:「丁兄这话不错,你们两个先熄去了,这段路由我照着就够了。」
大家走了不过二十来步光景,只见前面地道上出现了一盏宫灯,灯后人影幢幢,约有七八个人迎面面来。丁天仁早已看到提灯的正是伺候院主的小鬟轻云,她身后是宋青雯,然后是院主金赞臣和六位老护法。
这就忙迎了上去,拱手道:「属下任贵见过院主。」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这地道可能另有密室,二使者就住在密室之中,据可靠消息,院主令嫒已被二使者擒来,囚禁在密室里……」
金赞臣巨目一瞪,大声道:「这小子把兰儿拿来了?她拿兰儿作甚?」
丁天仁仍以「传音入密」说道:「他把令嫒擒来留作人质,自然是可以要胁院主了。」
金赞臣大怒道:「这小子可恶,就是教主也对老夫十分礼遇,他敢如此不择手段,对待老夫?」
「院主不可大声!」
丁天仁又以「传音入密」说道:「咱们这次行动,必须先把门赚开了,才能由院主向他要人。」
「不错。」金赞臣忽然楞楞的问道:「他们门在那里呢?」
丁天仁道:「既是密室,启然是暗门了,咱们只有自己找了。」
金赞臣颔首道:「好,此行就由你作主,务必把暗门找出来。」
他在半迷半醒之间,是以依然口气托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