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1

  

【书籍介绍】
华夏龙榜高手榜排名第三的逐花浪子沈浪,在一次调戏华夏龙榜第二高手月如心时,穿越到了风云的世界。美女如云的风云,强者丛生。
这里的人很强很牛叉。身具太玄经,手握轩辕剑。以泡妞给目的,破碎虚空为辅。长生不老,随风逐花。

风云猎艳天下

第01章 美女沐浴图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信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夜晚,群星弥漫,一个白衣人躺在一个豪华别墅房顶上幽幽的念叨着李白的侠客行。
“太玄经啊,太玄经,想我沈浪也算是聪明绝顶,然目前竟然才到二层的实力。看来自己还是要去历练一下了。好久都没有出去了,这天下的美女因该都在想我了。”
不见白衣人怎么动作他的身子就自动的弹了起来,身子轻飘飘的从别墅顶上越了下去。
他叫沈浪~!目前华夏龙榜第三高手,人称逐花浪子的沈浪~!逐花逐花!他的名头就是因为他喜爱美女,天下的美女都被他给调戏过。
不过他虽然风流,却从来不下流,而且他的武功超级厉害,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拿他怎么办。
他学习的正是天下最神秘武功中的一门太玄经,他的轻功独步武林,无影神功让被他调戏过的女子莫奈他何。他是一个多情的浪子,猎艳无数然如今这个现地社会却很少有女人能够进入他的法眼。
今天他又准备去找一个人,一个被他一直都想要的女人,华夏第二高手明月心!明月心不单单是武功厉害她的身世同样强悍,她是目前华夏国主席的孙女。
明月心在国际上的名头非常的响亮,她是一个绝色美女,她的琴艺征服了世界上所有的人。无数的人为她争破头颅。
沈浪虽然自负,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不是明月心的对手。不过今日沈浪却是打定了注意,他的武功要想突破,就必须要有挑战。目前他已经卡在第二层好久了,他不想再拖下去。
但是华夏龙榜排行他已经是绝顶高手了,第三的位置让他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他唯有向上面两人挑战。
龙榜排名第一的叫做龙琪飞!对于他沈浪暂时不想去招惹他,因为这人修行的武功是战神图录,天下第一秘籍排名的战神图录,龙琪飞到底有多厉害,沈浪不想去考就,所以他将目标锁定在了第二的明月心身上。
夜黑风高,沈浪的动作极为的轻巧,高科技的设备在他的眼里形同摆设,作为一个物理学双科博士的他,他应付的轻松自如。
但见其身子一闪,就来到了一处别墅群中。明月心就在这里,这不是一个秘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大家都知道明月心住在这里,不过知道归知道,这里的防卫却是强悍的。
沈浪在快速的跃动着,躲避着摄像头的查看,他知道什么地方才是死角。终于他来到了一处楼层之上,一个翻身上了阳台。
刚一上到阳台之上,沈浪的眼中出现了怪异之色。他听见了哗哗的水声。难道明月心在洗澡。这是沈浪此时的想法。当即向着水声的地方行去。果然这是一个浴室,里面可以肯定就是明月心,因为,沈浪轻轻楚楚的从里面听到了歌声。
果然是一个可爱的女子,沈浪的脸上出现一抹微笑,因为明月心这个时候哼的歌真的让沈浪发笑!
“洗呀,洗呀洗澡澡,宝宝金水少不了,没有没有蚊子,没虫咬!”
女子欢快的歌声传出。
段誉再也忍不住发出“扑哧”的一声笑声!
随着他的笑声,但听门嘭的一下被打开了,一个裹着浴巾的美女闪了出来,沈浪只觉自己的鼻子一热,赶忙收摄心神。
这是一个绝对的美女,瓷娃娃般的面容,一双灵动的眼睛,baixi的皮肤上有着晶莹的水珠,fennen皮肤,由于泡澡的原因上面发着淡淡红色,一双修长的美腿从那浴巾下面露出,线条说不出的优美动人。那隐藏风情,让人热血澎湃。
少女的脸上这个时候有着愤怒,也有着娇羞,女子身子一动玉手发出一道凌厉的掌势。
沈浪赶忙身子一闪,躲过其攻击。然女子根本就不让其多动作,攻击又接连而至。
沈浪只能与其硬碰,两人掌势相对,沈浪的身子嘭的向后倒飞出去。
“你是沈浪!”
美女停子出声说道。
“不才正是沈浪!”
沈浪回道。
“好你个登徒浪子,竟然跑来打本姑娘的注意。我饶不了你。”
明月心说完左手一挥,但见一股云气凭空生出向着沈浪攻击而去。
沈浪面色一整,太玄经心法运转,两手同时化出一个太极将明月心的攻击接了下来。
但见一股劲气嘭的爆炸开来,将房间里面的物品弄的凌乱不堪。
“我又是故意的。明月心不用这么狠吧。”
沈浪说道。
“还说不是故意的。你这人名声本来就不好,谁知道你这次来又打的什么主意。”
明月心皱着眉头说道。现在的她根本就放不开,脸色露着娇羞之色。现在她可是只裹着一个浴巾啊。她的头发上现在都还有着那泡泡呢。最让她大窘的是刚才沈浪的笑声他一定是听见自己的哼声了。羞死人了。要是外面的人知道明月心冰凤凰唱那么可爱的歌曲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说实话,我要是提前知道你今天会洗澡我一定会提前来的。”
沈浪邪邪的说道。
“无耻!”
明月心娇哼一声,拍出一道掌力。
沈浪随手接过,他也看准了明月心现在动作不便,当然不能够放过这么好的调戏机会。
“我今天来时找你验证武功的,看到底是我的太玄经厉害,还是你的明玉功厉害。”
沈浪说完身法一动靠近明月心。
明月心看着欺进身的沈浪,抬手就是一招。沈浪一个侧身左手一挡挡住攻击,右手在其的身上一抚而过,明月心只觉自己的浴巾忽然一松。当即停手,拉住自己的浴巾。
心中大怒“太无耻了!太卑鄙了!”
然沈浪却是趁着她拉浴巾的时候,一指点上了她的身体。明月心但觉身子一震,整个身子靠近了沈浪的怀中。
沈浪脸上邪气的一笑,却是赶忙放开明月心,果然明月心的一掌正好攻击而至。
“明月妹妹,想骗我可是不行的。”
沈浪退在一旁说道。明玉功到底有多厉害,沈浪不明白。不过他却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容易就点上明月心的穴道的。

第02章 被雷劈!
“沈浪,你个大色狼,就知道欺负人家女孩子。”
明月心嗔怒的说道。
看见明月心这样的动作,沈浪却是嘿嘿一笑。原来明月心并不是表面那样的冷淡,反而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也是,明月心虽然声名远播,不过她好像也没怎么出去过,她的武功排行也是被那江湖百晓生给公布的。
“这可不像是冰凤凰哦,没想到明月你如此的可爱。”
沈浪坏笑着说道。
“你,无耻。”
明月心红着脸说道。沈浪的目光这个时候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扫荡着,那火辣的眼神让明月心大感尴尬。心中暗道等自己回过神来一定要让这个登徒浪子好看。明显欺负人家身裹浴巾行动不便。有着浴巾在明月心不能够大幅度的动作,只要一抬腿自己的神秘就会尽收段誉眼底。也就是她的腿功,算是完全的无用了。
沈浪看着嗔怒的明月心,心中大乐。身子再次前探而出,一指点向明月心的腰身。明月心左手一挡,挡住攻击右手一掌拍出。沈浪一个转身,太玄劲气提了起来,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沈浪当然不会忘记他此行的目的,虽然有着明月心这样的调剂,使得这一次的行动比较香艳,然沈浪还是决定认真对待。
能不能突破就看这一遭了。一见沈浪气势的转变,明月心眉头一皱。当即同样一股气势爆发了出来。
明月心手掌挥动间,空气中发出潺潺的声音。可见她已经开始认真了。沈浪当即也不再大意,但见房间里劲风雷动,周围的墙壁之上被两人打的破烂不堪,地板更是爆裂了开来。
又一次掌力相对,沈浪的身子倒飞了出去,明月心的功力比他要强。随着这一番打斗沈浪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要突破了,不过还不够,明月心明显的没有拿出实力。
那么就只有自己逼她了,沈浪无影身法运气,在明月心的攻击中穿插着。又一次近距离靠近明月心,一招攻出,向着明月心的浴巾抓了去。
明月心一见之下大骇嘴里嗔怒道:“卑鄙!”
同时功力再也不保留,沈浪的做法实在是已经到了她的极限了,身子向后急退。然沈浪的身子却如影随形。明月心一见避不开,左手爆出一道光华,打向了沈浪。感受到明月心这含怒一击,沈浪却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以身体硬抗了明月心的一招,但见其手一扬,明月心的浴巾忽的被揭了开来。
露出明月心里面曼妙的身躯,那可爱的白兔高高耸立,的幽幽神谷更是神秘无比。明月心没有想到沈浪竟然硬受自己一招,来揭开自己的浴巾。浴巾解开的刹那,感受到沈浪那火辣辣的眼神,从明月心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寒芒。她生气了,她真的生气了。
下一刻但见满天掌影出现,明月心的身子一动,将那浴巾重新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个纵跃向着旁边弹射而去,沈浪一见这样知道明月心已经完全的愤怒了,她这样做明显的是要趁时间换衣服,沈浪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怎么会让她的想法答成。
沈浪当即追上,不过这里房间甚多,在一个转角沈浪就失去了明月心的身影。
然明月心现在展露的武功才是她的真实实力,当沈浪在一次见到明月心时明月心已经身穿套悠闲装出现在他的眼前了。
“沈浪,你为什么要故意激怒我。”
明月心大声问道。
“突破,明月心,来吧,我沈浪卡在这一个境界好久了,不这样做你根本就不会发挥出你的实力。”
沈浪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就接招吧!”
明月心冷冷说道。身子一动手一挥一道掌力打向沈浪。沈浪随手接过,太玄真气调集,将自己所学都使用了出来。两人从屋里一直打到了屋顶。也让别墅的保安们发现了沈浪的存在。他们本想去帮助明月心,然被明月心给制止了。
沈浪站在别墅的楼顶上,他的对面正是明月心。月光闪了下来,映照在两人的身上。
段誉神情严肃,垂放的手中冒出一抹抹白光。而明月心同样表情冷淡,从她的身体里闪出一股深冷的寒意。
“沈浪,这一次我不会再留手了。接好了!”
明月心说完一道冰寒掌力被她打了出来,这是明玉功修炼到高阶才会有反应。
沈浪脚下运气无影轻功,躲开攻击。但见刚才他站立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层冰霜。一见到这情景,沈浪脸上更是严肃。好强悍的攻击,那冰霜之气要是攻击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会是什么样,沈浪都不用去多想。
然明月心的攻击才刚刚开始,但见她的头发随着夜风在飞舞着,她犹如一个圣洁的仙子,在这月光之下,散发着深冷的寒意。
她的动作是优美的,然她的攻击却是强悍的,每一次攻击对于沈浪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明月心完全放开之下,沈浪也只有招架发分。明月心的每一次掌力都让沈浪破解的费力之极,不过他此时没有落寞,有的却是兴奋,是的兴奋。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至从他无影轻功初成后,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身法上胜过他了。然这一次他却注定吃瘪了。
同样是修炼古武秘籍的移花宫传人明玉功!对上他这个侠客行的传人太玄经!两本同样强悍的武功秘籍。两个同样天资聪慧的龙榜高手。
短短的瞬间,沈浪就有三次死里逃生的感觉,突破的感觉越来越强了。他的神情也越来越振奋,两人在房顶上交错而过,又同时纵跃而起。下面的保安们凭借着高科技设备看着他们的打斗,如痴如醉。这两人才是高手。
忽然沈浪只觉自己的内力一收,攻击已经力不从心了。知道自己的内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然反观明月心,她却依旧是表情淡然。不过从那眉头上沈浪也看出明月心的消耗同样很大。
这一分心,沈浪露出了一个破绽被明月心给抓住了。明月心的一掌重重的击打在了沈浪的身上,沈浪只觉自己的内府好像都要被洞穿了一样。一股冰寒之力从他的身体里面升起。
他本来内力就已经不足,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余力去反抗着冰寒之力了。
他的身子也从着楼顶上向着地上坠落而去,完了!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竟然落得摔死的惨况!不摔死要是摔个下半身不遂自己该咋办啊。沈浪的心中默然叹道!这里可是十八层的高楼啊!
他的身体还在掉落的途中,明月心看着掉落下去的沈浪只是微微一叹。沈浪忽然在掉落的途中大吼了一声:“明月心,我爱你!”
随着他的话音咔嚓!一声炸响,一道闪电直劈而下,重重的劈在他的身体上面。
明月心听到沈浪的大吼,脸色一红,还未有表示,接下来的一幕却又映入她的眼前。天雷劈身。光芒一闪地上却是没有了沈浪的行迹。
明月心看着消失的沈浪心中默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沈浪这个人其实她以前还是挺欣赏的。同样和自己在龙榜。而且又有那一个少女不思春的,自己心目中的男人一定要是一个大英雄。这是明月心的择偶标准。不过沈浪曾经也是她一度的考虑范围,要不是沈浪这人名声太坏,明月心也许自己去追求他都说不定。
这也是她为什么看见沈浪后,没有马上动手的原因。不过现在一切都是枉然了,明月心眨眨自己可爱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离开了楼顶。

第03章 穿越遇风云
“好,好痛,我靠!全身骨头散架了!”
沈浪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发出一声痛呼。眼前这里是那里,他振作着站了起来,忽然他愣住了。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这竟然是一个小孩子的手,他赶忙摸上自己的脸颊,同样他的脸也已经是一个少年的脸了。看着自己身上的这套明显宽大的衣服,一个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返老还童!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出现在我沈浪的身上。他自嘲的笑笑。然他的心又惊异了。如果记得不错,自己好像被明月心打落楼顶,然后自己被天雷给劈住了吧。
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扭头向左边一看。当呆愣在当场。一个巨大的佛像出现在他的面前。乐山大佛~!自己怎么会来到乐山?仔细看佛像,他又发现了不同。这里和自己印象中的乐山完全的不一样。
难道自己穿越了!他的嘴角出现一股邪邪的微笑,然后蓦地抬头望天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该死的小妮子,明月心,你竟然一掌将我打穿越了。不要让我回去。等我回去了。你就等着放声娇喘吧。”
他到不想想这又关人家明月心什么事。说白了还不是他自己找事。没事去找人家大美女的麻烦。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不过貌似我们的沈某人却没有一丝的后悔之意,因为随即他又发出一阵嚣张的笑声。那表情怎么看都怎么YY。
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止,忽然但觉一道风响。一个人忽然出现在大佛的膝盖上。这人身穿火红色的衣服,手中拿着一把红色长剑,全身散发出一股邪气。这人只是看了一下沈浪就盘膝坐下了不再看他。
沈浪默然收声,高手!这人是真正的高手!这是沈浪的感觉孩和他相比自己什么都不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就在这时一声狂妄的笑声又响起了,这笑声比沈浪的笑声要狂妄一百倍不止。随着笑声一个长满须髯的男子出现在他的眼中。这人披头散发,体形颀长,身披褐色衣衫,外表看似是一个平凡的庄稼汉子一般,惟眉目之间散发着一股挺拔之气,整个人就如一头猛虎,猛虎中的猛虎!
这人同样只是扫了一眼沈浪然后就将目光看向了盘膝的那一个人身上。身子腾空而起一刀劈了过去。
好凌厉的一刀,看着一刀沈浪的心中大惊!
“你是谁!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个声音响起。
沈浪回过身子一看,只见两个十三岁左右的孩童站在自己的身旁。从这两个孩童身上沈浪同样感觉到了不凡。这两人竟然都具有不弱的武功。自己比这两人也只是稍稍的好那么一点而以。
“沈浪!你们又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还有他们又是谁。”
沈浪指着战斗中的两人说道。
“沈浪!”
其中一个小孩惊呼道。
“怎么有问题吗。”
沈浪不解的说道。
“没有,我叫做断浪,他是聂风!很高兴认识你。”
断浪说道。
断浪的话语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沈浪的心头!断浪!聂风!难道这里是风云的世界!
“你是聂风,你是断浪!那么他们就分别是你们的父亲是聂人王和断帅了!”
沈浪确定的说道。
“不错,你怎么知道的。”
聂风说道。
沈浪茫然的摇了摇头。聂风两人一见也不多问。沈浪的心里这个时候在翻腾着。这里竟然是风云的世界,聂人王,段帅,雄霸这些绝顶高手并存的世界。自己本是为了突破武功上的障碍而去找明月心的,然现在一切真的好笑。
自己在现代社会是龙榜的第三高手,然到了这里却什么也不是。不过有一点让沈浪兴奋的。美女。这里有很多的美女。第二梦,孔慈,楚楚,幽若等等同样还有着不死的功法,这里真的很好!
这个时候聂人王正拿着一把普通的砍柴刀和断帅战斗着。
两人战斗的强大劲气吹得三人同时后退一步,三人当即向着一旁走去。沈浪看着旁边的断浪心里寻思着。现在的断浪还是一个天性淳朴的孩子。然谁也想不到他后来会是天下最大的恶人。
沈浪抬头看着大佛膝上的左方,只见大佛膝上左方的山壁上,赫然有一高可容人的山洞,洞口刻着一句话:“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
这就是凌云窟!现代社会却是没有这一个洞口!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沈浪出声说道。
“离开?为什么!”
断浪问道。
“这里马上就要涨潮了,再不走我们等一下就难以离开了。”
沈浪说道。
“你怎么知道,虽然我们断家祖先一直都有着传闻说水会淹过大佛膝,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都这水都没有涨过一次。”
断浪说道。
“相信我,我说的没错。”
沈浪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在前面去吧。到哪里也能够清晰的看见父亲他们的战斗。”
聂风出声说道。
“段帅,你雄踞天南,本在于火麟与蚀日剑法配合无间,若再不出剑,此战必败!””聂人王狂妄的笑声传人了断浪等人的耳朵。
“不见雪饮,火麟出鞘还有啥意思?断某不须神锋,单是真功夫已可胜你!”
断帅边挡住聂人王的攻击边说道。
聂风听其一说紧了紧手中的长刀。
“这就是血饮么。”
沈浪看着聂风手中的刀说道。
“是的,它是血饮。”
聂风点头说道。
刀长三尺七寸,锋刃无瑕,一望而知,是一柄绝世宝刀!不愧为血饮。看着这把刀沈浪的眼里只有欣赏之色。他不爱刀。他的最爱是剑。太玄经,侠客行,其实最好的还是剑招。
如果他带着剑去对战明月心也许他还不会那样的落败。
一把砍柴刀在聂人王的手上却犹如神兵利器,爆发出耀眼的光芒聂人王哈哈笑道:“好!我聂人王不带雪饮,正是不想倚仗神锋之利,要以真功夫彻底把你击败,想不到你我心意如一,好痛快!好痛快!”
骇人心弦的笑声中,聂人王动了。一刀,刀出天惊!
“起浪了!”
聂风忽然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
断浪问道。
“听的!”
聂风笑笑说道。
沈浪看着大佛上的战斗,内心澎湃着。这些人才是真的高手。和这些人一比那龙榜第一高手也是算不得什么。
那惊艳一刀,霸绝天下的一刀。沈浪都看在眼里。
“哇,水淹大佛膝啦!”
断浪大叫道。只见一道洪水宛如天将般的将大佛膝给掩盖住了。
聂风两人看看沈浪,同时担心的注意着聂人王两人。
巨浪滔天,一道刚退,一道又来。浪关一涌,朝天一冲。这滔天的声势让两人为之变色。
“沈浪,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叫我们离开。现在我们可就玩完了。”
断浪说道。
“没事。”
沈浪笑笑。他的心里其实一直都在寻思着。断浪,聂风,步惊云。这三人可以说是风云里面最强悍的人物了。自己来到了这里,是否该改变一切。步惊云现在应该为了报仇已经投入了天下会了而这一次事件后聂风也会被天下会给收留。那么自己呢。自己是否就该跟着他们而去。
他不得不考虑。风云里面时一个乱世。这里的人武功都高强无比,以他现在的实力。随便来一个小罗罗也许都能够将他给斩杀,自己来到了风云。那么就应该做出一番事情来。
风云里面的事情到底有些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不过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拥有聂风步惊云这样的生死兄弟,那么这风云可以随意的纵横了。

第04章 不良想法,忽悠风云!
沈浪在想着,但是他的眼睛也没有离开聂人王他们。聂人王这个时候,正猖狂的攻击着。看似胜券在握,然就在这时候断帅忽然拔剑了,聂人王没有想到断帅会在一刹那之间拔剑,动作不禁错愕的一下。
就是这一错愕注定了聂人王的失败,高手过招,那是分秒必争,只是这一刹那,本来被一直压着打的断帅忽然狂暴了,火麟剑一出鞘自生一股如火灼般热的气劲,猛地将聂人王手中破柴刀震为寸碎!
而断帅的剑鞘也在一瞬间向着聂人王的膝盖扔了过去,聂人王的膝盖当场粉碎。然膝盖虽然粉碎了,但是聂人王的脸上却是露出一股更加疯狂的笑意。
沈浪看着眼前这两人,一个是魔血的携带者,聂家的人都会发狂,一个是火麟剑的拥有着,火麟剑是由火麒麟鳞甲所打造的,以至于这把剑成为了一把魔剑。断帅如今已经火麟人剑合一了。那么断帅现在就是入魔的人。
一个是疯狂,满腔的妒恨,一个是魔,天下第一的心魔。聂人王手中无刀,然聚气为道。利用天地元气成为刀身,发出了他至强的一刀正是其傲寒六诀第三诀之“红杏出墙!”
此式原名“雪中红杏”后因聂人王恼怒发妻颜盈甘作出墙红杏而去,便把满腔妒恨化为力量,融合此式这中,蜕变而成“红杏出墙”故“红杏出墙”一经使出,刀势挟着无究妒恨汹涌散出,霸道无匹,居高临下,霎时满天刀劲如雨,分向断帅身上每一关节侵袭……
然但见断帅手握火麟同样发挥一震天的长笑,一剑挥了出来,剑式发出耀眼光芒,如破晓白阳绽放民彩,刺眼如针,聂人王骤觉眼前一花,一道剑风已然截至,连忙回刀一挡,“红杏出墙”与“白阳破晓”顿打个平手,两大高手同互相震开。
而断帅这个时候去忽然看向了沈浪等人的方向,嘴里发出哈哈大笑:“我说怎么火麟会无故出窍,原来是看见了他的老对头血饮,聂小子看招。来啊,血饮和我火麟一决高下。”
话音未落断帅身子一闪来到聂风等人的上空,挥出一一剑,绽放出严密剑网,蔽天而下,恍如乌云直罩,密不透光,正是断家蚀日剑法最厉害的一式“火麟蚀日!”
这式剑法之猛之密,饶是聂人王亦无把握寻出破绽,不料断帅竟以如此夺命杀着攻向自己儿子,可惜他膝盖已碎,要追亦无力追及,只有光睁眼暴喝:“卑鄙!为与雪饮争锋,不惜对小孩使用杀着,怎配称一代宗师?”
但断帅火麟在握,已因心中战意而被火麟乘虚剑控人心,理智尽失,宗师风范顷刻荡然无存,怎会受其喝阻,狂莽道:“嘿!我五年前初见你儿,早知他天赋奇禀,你能接的,他亦必定能接!”
聂风怎么也没有想到五年前见到的那个和蔼的断叔叔会变成如此的疯狂。竟然和他爹一样入了魔道。
剑,已逼至聂风额顶两丈之上。剑网如虹,凌厉剑气利可断金,把聂风周遭方圆两丈的土地悉数切割至四分五裂,霎时间砂石乱飞,剑网俨如匹练,团团把聂风紧里其中。好一式“火麟蚀日!剑网更在加速收缩,疾向身处剑网核心的聂风侵袭!
森森剑网,恍如一口巨钟把聂风由上至下紧罩,聂风但觉周遭漆黑一片,浑无半丝光明与希望……
“火麟蚀日”不独蚀日,不独蚀掉光明,还会蚀掉人心中求生的希望,而沈浪同样在被这股剑式给隆重着。
沈浪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是波及中的一员,他想动,然他的全身都被锁定住了,一股强大的威压压着他。沈浪明白,不破这一招时不行的。这一招虽然厉害,不过沈浪也不是没有办法破这一招,关键是,破了这一招,自己却对付不了那股强大的劲气,依旧会受伤。还有一点最关键,他没有剑在手上。想破也是枉然啊。
而聂风现在同样是这样的反应,按照时间来算,聂人王已经疯狂了五年,五年前聂人王的妻子颜盈因看不惯聂人王自甘堕落归隐田园,终于在一次断帅早上门来决战时,聂人王的拒绝而爆发了。狠心离开了聂人王跟了雄霸。
聂人王也是因为那样而疯狂了。这五年聂风跟着自己这个疯狂的父亲南征北战,聂人王不断的杀人,而聂风却只能默默的观看,聂人王的疯病有的时候会好转,就会教聂风一些简单的武功,却是从来不教聂风傲寒六绝的他怕聂风以后同样的疯狂,然他低估了聂风强悍的资质,仅凭聂人王不断的杀人中聂风就已经学会了傲寒六绝,而且他还在不断的游历中学到了一款步伐急转步伐。结合自家武功的步伐,使他的轻功尤为的厉害。
聂风资质良好结合自己冰心诀的心法他同样发现了这一种的破绽所在,他拿着血饮坚定的看着满天的剑网。
断浪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杀掉刚才还和自己在一起的伙伴。
他大喊着:“爹,不要啊。不要杀他们!”
断帅根本就不听他的,他大笑着等待着聂风两人的反击。
终于聂风和断浪同时动了。聂风用血饮劈出了傲寒六绝中的『惊寒一瞥』寒绝,霸绝,直截了当的一招。
而沈浪却是将衣服瞬间脱了下来,束衣成棍,侠客行剑招【飒沓如流星】使用了出来。这一招讲究的速度,同样是直接了当的一招。弹指一挥已是一刹那,一刹那是多久?这一剑就像是流星划过天际,你还来不及眨眼,就已经倒下!这本来是一招剑招,然如今被沈浪用衣服是有了出来也是迫不得已,沈浪可不是聂人王这些变态的角色最少都达到了半神的实力。他可是连先天都不到啊。
所以他这一招发出去过后,攻击上有着很大程度的缩水,不过这一招却是精妙无比的。
“咦!没想到对付聂小子还能遇见另一个奇才。好。好啊!既然如此你们就接下吧。”
断帅大笑着说道。
眼看三人的攻击就要接触了。忽然一道悲哀的气势将三人给隆重了起来,一个剑网又升起了。锵锵锵!接连的声音响起。断帅被击退,两道绝世剑网漫天相,转瞬消失。断帅那疯狂的战意及自信亦随之消失,仅是呆然伫立。因为他瞥见一个可怕的事实:来救聂风和着少年的,破他“火麟蚀日”的人,竟是一个年纪尚幼的黑衣少年!
少年手中剑已断,口角亦渗出血丝,显见虽以剑法名破了火麟蚀日,但断帅数十年内力修为实非等闲,加上火麟剑的猛烈,少年破招后一阵气血翻涌,一时间站立不住,沈浪见状忙上前伸手扶他一把。
步惊云!沈浪一见这少年就明白这少年时谁了。云也来了。风云里面以后最强悍的三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了。看来步惊云这一次显然是为了就聂风的。风云相吸。
三人都来了。只要自己将这三人忽悠住了。这三人就是自己以后遨游天下的利刃。沈浪知道对于这三人自己要和他们相处那么就必须交心,没有任何的想法才行。对于这一点当然难不倒沈浪。太玄经本来就是正道功法,讲究的就是心性。越是心机黑暗的人,越是不能够体悟太玄经的奥秘。反正沈浪就一个目的。泡妞。

第05章 收风云、断浪为小弟
“步惊云,多谢了。”
沈浪出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步惊云。”
步惊云惊愕的说道。步惊云在天下会号称不“哭死神”刚被雄霸给收为关门弟子,他不明白沈浪是这么知道自己是步惊云的。这一次他是奉雄霸的命令趁聂人王和断帅争斗之际抢夺他们的兵器的。
就在这是忽然两条人影鱼跃而出,一剑砍向了聂风。聂风身子一动闪过,反手就是一刀傲寒六绝『冰封三尺』,一股寒冰之气从刀芒中透体而出。
锵!刀式相对,聂风的身子倒退而去。
“敢在我断帅面前抢夺东西,找死。”
断帅的声音传出,然后就听见一声惨叫一个人影被一剑穿心而死。浑然瞬间燃了起来。好强劲的火劲。沈浪暗道。
沈浪看着死去的这两人却是明白这两人时和步惊云一起的,只不过他们是实实在在雄霸的手下。
死囚和死奴!天下十大剑客中的十大剑客其中之二——双龙剑壁!二人擅使双剑,曾忖之横行作恶,后来败给雄霸,并臣服其下为死、囚双奴,做恶更多,且等闲也不会随便出动。雄霸将这两人赏赐给了步惊云为奴。
死去的那人因该是死奴。
“凭你们的本事竟然还想来捡便宜。实在是找死,说是谁指派你们来的。”
聂人王的声音忽然响起,只见他手中正抓着一人。
沈浪这个时候却是小心的大量着四周,他知道潮水竟然涨了起来。那火麒麟一定也马上就要出来了。
“你们三人,要小心,马上火麒麟就出来了。”
沈浪对步惊云三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步惊云冷声说道。
“听说过泥菩萨么。”
沈浪一脸神秘的说道。
“泥菩萨,难道你是泥菩萨,不可能。”
步惊云说道。
“我当然不是泥菩萨,但是我却有泥菩萨一样的本事。”
沈浪说道。
三人听其一说,虽然疑惑却是不再多问。
“你刚才,为什么要救我们。”
聂风出声对步惊云说道。
步惊云摇摇头没有回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风云相吸,这里明白的也只有沈浪了。不过他却也没有开口。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兽吼从凌云窟传了出来。吼声如雷,震耳欲聋,简直并非凡人叫声!一蓬火舌猛地从凌云窟内汹涌喷出,聂人王和断帅一见大骇。还好几人都已经离开了凌云窟要不然被这火舌击中,哪还有生还的余地。
断浪和聂风两人不禁又回头看了看沈浪,要不是他自己等人很有可能都葬身了。一条黑影从凌云窟内冲了出来这团黑影,简直就是上天对世人的惩罚!
这条黑影,赫然是……
一头全身冒火的异兽!
一头火麒麟!
“火麒麟,果然是火麒麟。我等了好多年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断帅忽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火麒麟出,天下乱。断帅忽然拿着火麟剑,冲进了凌云窟。而聂而聂人王同样笑了。猖狂的大笑。可是聂人王的膝盖碎裂了,他的行动并不是那么的灵敏。但是他还是无谓的冲入了凌云窟。
“爹,不要啊。爹!”
两道声音同时传出。真是聂风和断浪的呼喊。可是两人根本就不听他们的,只见聂人王手拿着一死囚,一把挡住了火麒麟的一抓。然后和断帅双双消失在凌云窟。
沈浪默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没有想到结果竟然还会是这样。断帅和聂人王竟然还是选择了投入凌云窟。
他只能摇摇头,这两人已经入魔了,自己根本就不能改变他们的命格。回首看看断浪。沈浪却知道一件事情,既然自己改变不了断帅的命格,那么自己最少还可以改变断浪的命格。
断浪这人本性不坏,只是嫉妒的心灵作怪而以。只要自己能够在现在就纠正他,那么以后他就不会变坏。
“爹!爹!……”
聂风和断帅凄厉的喊着,可是凌云窟火光滔天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聂风,断浪,不要叫了。你爹他们听不见的。快走吧。”
沈浪出声说道。
这个时候洪水越来越汹涌了,加上那火麒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出来,还是离开为好。
聂风和断浪听其一说,只能默然的点点头。两人都是心智坚定之辈,明白什么是自己因该做的。虽然伤痛,却是只能默然离开。
不过现在要离开也是不宜。几人现在在一处比较高的大石上站着,要离开这里那么就只能从上面离开,从下面根本就不可能。洪水泛滥掉落下去不一定能够生还。
还好几人的轻功都非常的厉害,当然断浪现在的武功最低。因为他父亲从来不准他练武,沈浪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在翻越山峰的时候他都会带着断浪。断浪对其也非常的感激。
夜晚,群星漫天。四人站在峨眉的最高峰上,步惊云看着天空默然不语,而聂风和断浪也同样默然。
“风云际会,群雄乱舞。这是一个乱世。步惊云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救聂风么。”
沈浪开口说道。
“难道你知道。”
步惊云冷冷的生意响起。
“风云相吸。我想雄霸这一次派你出来也叫你多多注意聂风吧。”
沈浪说道。
“风云相吸,你是说。”
步惊云说道。
“步惊云,你爹本是一个铸剑师,在你母亲怀孕的时候就离开了你,去寻找能够锻炼天下至强兵器的炼器石。是你母亲拉扯你长大的,可是她却非常的恨你,一直都将你当成拖油瓶,而你的名字可以说是你自己取的。
你三岁那年看着天上白云第一次开口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妈妈而是云。所以你母亲才会给你取名步惊云。
五岁的时候你爹回来了,但是回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当时你只是怔怔的看着你父亲的尸体,没有流下半滴的眼泪。所以你母亲对你更是差劲,她知道到她死的时候你都不会为她流下一滴眼泪。可是他却不知道你天下凉薄,不是不流而是心里流淌。我说的对吗,步惊云。”
沈浪语出惊人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
步惊云虽然天下凉薄,可是后来有了霍步天的教导,他已经没有开始的那么冷淡了。
“步惊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要告诉你一点,你跟着雄霸,你要杀他是不可能的。你的排云掌,他根本就没有全部交给你。后面的两式都被他给省略了。”
沈浪继续说道。
步惊云震惊的无以复加,这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知道自己要杀雄霸。
“你要杀雄霸,却一个人是不行的。就是他——聂风。”
沈浪指着聂风说道。
“我。”
聂风迷惑的看着沈浪。
“对就是你。知道吗!雄霸其实也一直都在找你。因为你们两是他雄霸天下的关键。”
沈浪说道。
“雄霸天下的关键。为什么。”
断浪出声问道。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是泥菩萨对雄霸的批言。”
沈浪神秘的说道。
“你是说风云指的就是我二人。”
步惊云两人同时说道。
“是的,可笑雄霸却不知道后面一句的批言,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他正是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沈浪大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聂风问道。
“我说过我泥菩萨一样。或者说我比泥菩萨更加的厉害。”
沈浪说道。
听其一说聂风和步惊云同时沉默了,细细的回想沈浪所说的话语。
“断浪,你的格局同样一样。”
沈浪忽然对断浪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
断浪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不告诉你,断浪你一生就变了。那么就让我来改变你的一生吧。愿不愿意都由你决定。你父亲给了你一本秘籍,以前却从来没有交过你功法。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那样吗。家传的火麟剑确实是神剑,可是他同时又是一把魔剑。你父亲断帅正是入魔了。你父亲以为他的功力高绝能够压制魔性,却是不知道,魔性是不能压制的。他和剑已经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所以他的心魔是除不了呢。你如果拥有了火麟剑你以后同样会是那样的后果。而且你的一生中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你心中的妒意!如果你去了天下会,那么你的格局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聂风去天下会雄霸是绝对会收下他为徒的,却是不会收下你为徒,而且还会故意让你产生对聂风的妒意。”
沈浪说道。
沈浪的话语惊人无比,让步惊云三人大惊。可是有了刚才的一说三人都默然了。
“那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步惊云说道。
“我不想做什么,步惊云我只想和你们做生死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沈浪真挚的说道。
步惊云抬起头,眼睛里发出两抹寒意,怔怔的看着沈浪,沈浪毫不退缩的和其对峙。步惊云忽然大声道:“好,做兄弟。生死与共!”
说完伸出手,沈浪同样伸出手,两人重重的在空中三击掌,而断浪和聂风这个时候两眼同时暴起一抹精光,四人的手重重的交织在了一起。
哈哈大笑的声音从四人的口中传出!步惊云生性凉薄,但是他却是一个至情之人,只不过他不懂得表达而已。
沈浪的放声大笑着。风云里面至强的三人竟然就这样和自己做了兄弟。那么这风云四人还怕谁!

第06章 小正太断浪!
“大哥,我还是决定回天下会去。”
步惊云对沈浪说道。
“我就知道二弟你会有那样的想法,这才是我看重的二弟。你去吧。雄霸现在还需要你,你是不会有危险的。”
沈浪说道。
“那大哥我也要跟着二哥去,那样也好有一个照应。”
聂风也开口说道。
“当然行,风云相吸,雄霸如果再加上你,他一定会开心至极的。不过你们也要小心,雄霸那人反复无常,如今是三足鼎立,无双城这些还可以和他抗衡。其实雄霸这人却是不知道,这天下何其才这三个势力,就连泥菩萨都是不知。”
沈浪简单的说一下却是不多说,聂风等人也是不介意。
断浪本来也想跟着聂风他们一起去,可是却被沈浪给拒绝了。按沈浪的说法,反正去无双城你也是去学武,跟着我你还不是一样能够习武。何必去那里。
沈浪想了想也同意。
第二天,几人下得山来,步惊云率先和聂风离开了。对于两人沈浪明白,只要他们承诺过的就觉得没事。
而断浪却是绝对不能让他却天下会的,要不然一旦出了问题。他可不想断浪重蹈覆辙。
步惊云之所以那样急忙的离开,是怕雄霸等人的眼线。雄霸并不是那样的相信他,所以他早一点回去也是好的。
“走吧,断浪。现在就我们哥俩了,大哥带你去玩去。”
沈浪搭着断浪的肩笑着说道。
“玩,有什么玩的么。”
断浪好好奇的看着沈浪问道。现在的断浪才十一岁而已。虽然风云中的孩子比较早熟,可是那种童真却是难以磨灭的。
而沈浪现在也是利用他的那种童真,要让断浪从小就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
“天下之大,好玩的可多了去了。”
沈浪笑笑说道。
“是吗。”
断浪挠挠头看着沈浪说道。
“对了,断浪你有钱么。”
沈浪看着断浪问道。
“有的。喏!”
断浪拿出一锭金元宝说道。
“你看大哥现在全身无一处装钱的地方,等大哥以后有钱了再还你。”
沈浪接过断浪递过的钱说道。
“没事,反正我还有好多。”
断浪笑笑说道。
“走吧,先去买一套衣服,然后我们再去买两把剑。”
沈浪拉着断浪的手,轻功运起,很快就来到一个城镇。
断浪一脸羡慕的看着沈浪。沈浪知道他的意思,笑笑揉着断浪的头对其说道:“断浪你不用羡慕我,等一下我就叫你内功口诀。你家的爹给你的秘籍才是强大的。不过你要十五岁的时候才能够习练。因为这门功法是非常的讲究根骨的,你过早的习练没有什么好处。”
“谢谢大哥。”
断浪的双颊露出一个酒窝显得比较可爱。
“你啊。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不过断浪你要记得你绝对不能够接触火麟剑,要不然以后我们几个兄弟绝对会自相残杀的。”
沈浪一脸严肃的对断浪说道。
“放心大哥,你既然都说了他的厉害关系我不会学的。我的目标是当一个扫荡世间黑暗的侠士而不是一个入魔的枭雄。”
断浪信誓旦旦的说道。
沈浪看着发誓的断浪心中感慨,断浪的前身确实是好的。希望自己真的能够改变他的人身。当然沈浪的目标还是不变。泡妞才是目的。
想到这里,沈浪当即和断浪向着前面走去。一路走来,沈浪算是知道了古时候的繁华,现在虽然是乱世不过这里的房屋建设,却是不错。沈浪喜欢这种没有经历过污染的天空。
两人一路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忽然马蹄声响起。一匹快马向着两人直冲而来,沈浪带着断浪身子一跃而开。马上那人好似惊异了一下,扭过头来看沈浪。
沈浪与其对视一眼,竟然是一个美女。
这是一个身穿红衣的绝美女孩,但见她杏脸朱唇,柳腰娉婷,少女的脸上有着歉意。然后快速的驾马离开了。
这女的刚走,一大堆骑着马的江湖人士又赶了过来,向着前方疾驰而去,带起满天的尘土。
“刚才那女子靓吧。”
沈浪对着断浪说道。
“靓?什么意思。”
断浪诧异的问道。
“就是漂亮的意思。怎么样很美吧。”
沈浪笑着说道。
“嗯,不知道,因该挺美的吧。不过三哥曾经说过,越美丽的女孩越坏,他娘就是一个例子。”
沈浪一脸正经的说道。
“额,也不能这么说。美丽的女孩是让人追逐的。”
沈浪揉着断浪的头说道。
“是吗,不觉得。”
断浪不懂的说道。
“算了,你还小。等你和我在一起见识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沈浪说道。心想都是被查毒的孩子。美女当然才是世人爱慕的嘛。聂风的母亲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摸样呢。真是想要知道。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家裁缝店,沈浪为自己买了一套书生装。一套青衫,加上他俊美的脸蛋,虽然才十五岁的身材却也显得与众不同。
“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帅气的啊。”
断浪看着换了衣服明显变样的沈浪说道。
“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你大哥。不帅行吗。”
沈浪骚包的说道。其实这断浪同样张的比较帅气,只不过现在年龄小的缘故。看起来到时比较的童稚,一脸俊俏的笑脸,可爱的眼睛,笑的时候还有着两个酒窝。
这也是沈浪为什么会揉断浪头的原因。我靠,小的时候都张这么帅气了,以后要是练了邪功,加上邪意的表情那不是更帅,难怪断浪那么坏还能泡到美女。
这小子现在的摸样绝对是那些正太控追逐的对象。
“走吧,现在去铁匠店,买两把剑再说吧。以后我们可要再江湖上混一段时间了。你二哥现在江湖上可是小有名气。我们可不能落后了。”
沈浪说完带着断浪走出了衣服店。打听了一会,来到一家铁匠店。
沈浪看着眼前这个残破的铁匠店,心中疑惑不已。这镇上看着挺繁华的,这铁匠店怎么这么落魄。按道理说这乱世,铁匠店应该很吃香才对。
两人进入里面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来招呼。
里面就两个人,一个是一个脱了衣服正专注于打铁的精装汉子,一个是叼着烟杆抽着烟的老头。老头正拉着风箱。
见没人搭理自己两人,沈浪也没什么介意。放眼扫荡着屋子里的环境。
这屋子里挂着好多的兵器,各种刀,剑,斧,勾,等等都有。第一把剑沈浪也想买一个比较顺眼的。
忽然一把不起眼的黑剑映入他的眼里。他忍不住走了过去。这把剑看着这么熟悉。自己在什么地方看过这剑呢。他心中想着走了过去,拿了起来。
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黑剑,在这剑上有着明显的龙纹,没错是龙纹。
“你要买这把剑。”
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有什么问题么。”
沈浪疑惑的问道。
“这把剑不卖的。”
“不卖,那他怎么在这里。”
沈浪问道。
“这把剑是赠品,喏,你要是想要这把剑,你就必须买上面的这一把剑。”
说话的人呢是那个老头。
老头拿下了墙壁上的那把红色剑鞘的长剑。刷的一下拔除了长剑。一道寒意透体而出。
“果然是一把好剑。”
沈浪说道。
“这是一把好剑,不过他的价格却是很贵。”
老头说道。
“那这把剑怎么卖的。”
沈浪问道。
“一百两。”
老头淡然说道。
“一百两!你不会当我是小孩吧。这剑要一百两你还不如去抢。”
沈浪大声说道。心想,老子买一套衣服一两都不到。这剑怎么一不可能值一百两。
“哦,那好你出多少钱。”
老头说道。
沈浪举出去一只手伸开五指!
“五十两啊!这,不过看小兄弟这么想要的份上,卖你了。”
老头一脸心痛的说道。
沈浪的眉头不停的跳动着。忍者将这老头暴揍一顿的冲动:“五两,卖不卖随便你。”
“五两,小子你要知道你手中拿的可是宝剑,吹毛断发都易如反掌。”
老头说道。“还有你看这剑透体寒意,你就该知道他的可贵。”
“五两,你到底卖不卖。”
沈浪懒得和他多说。
“算了,就当结实小兄弟了。这剑你拿去吧。”
老头一脸心痛的递给了沈浪。沈浪伸手接过,拿出五两银子给老头。
老头当即喜笑颜开。
一看到这样沈浪就知道自己被黑了。
“这剑是从哪里来的。”
沈浪指着手上的锈剑说道。
“你说这个,这个是几年前我收的一把。但是可是花了我五十两银子。现在就便宜你了。”
老头心痛的说道。
“说实话。这剑到底怎么来的。”
沈浪跳着眉头递过去二两银子!
“好吧,告诉你,这剑是一个渔夫拿来卖的。当初这剑确实挺好的。我当时还以为是一个宝物。可惜啊。不要怪我没告诉你。这剑是拔不开的。而且你看才两年,就锈成了这样。要不是看他奇特我早就将他回炉了。”
老头一脸气愤是说道。接过钱却是眉开眼笑。
“哦。”
沈浪点了下头,拿着两把剑和断浪走出了铁匠店。
才一走出去,就听见里面传出了声音。
“爹,没想到那把剑也有人要。”
“嘿嘿,五两银子,嗯,要是多来几个就好了。你先看着。老爹我去卖酒去了。”
“爹,你记得帮我也带一瓶,你可不要像上一次一样一个独喝了。”
沈浪摇摇不再听和断浪向着前方走了去。将那把好剑递给了断浪。
“四弟这剑给你用。”
沈浪说道。
“哦。谢谢大哥。”
断浪也不推辞。反正这剑他也知道只是暂时用的而已。
沈浪看着手中这把剑却是疑惑不已,没人能够拔出来。怎么可能。
当即探手向着剑柄拔去!
锵!一声犹如龙吟般的轻响。
“吼!”
震天的咆哮在大街上响起。
耀眼的白光将整个小镇都给笼罩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