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10

  

第56章
“轰轰轰!”
劲气漫天,沈浪手中的轩辕剑爆闪出数道光芒将无双姥姥的身子完全的给笼罩了起来。
无双姥姥手中布满了无敌霸手真气,经全身的真气都给调动了起来。
无双姥姥此时脸色有着丝丝苍白,那男子般的关公脸,此时怒意滔天。
“嘭!”
剑芒和无双姥姥的青龙偃月刀再次接触,那青龙偃月刀忽然爆碎来开来。姥姥的身子嘭的撞飞了出去。
“姥姥!”
梦发出一声轻呼,声音中充满了担心。
“哼!我还没死呢!鬼叫什么!”
姥姥听到梦的声音并不领情,发出一声冷哼。将真气全部调动到青龙偃月刀的刀柄上。一下子向着沈浪投掷了过去。
“轰!”
沈浪眼神一冷,手中轩辕剑一动。光芒一闪。那投掷过来的刀柄轰然被绞成了碎末。
青龙偃月刀爆发碎片向着周边飞去,插入地上。地上瞬间出现数道创痕!
“无双姥姥,我敬你是长辈,也不想赶尽杀绝就此罢手吧。”
沈浪冷冷看着无双姥姥说道。
“罢手?笑话,我无双姥姥会怕你。”
无双姥姥冷声说道。身上狰狞的火龙更见狰狞。
手一挥,无敌霸手就被无双姥姥给使用了出来。
狂暴的劲气涌向沈浪,沈浪眼神再次一冷!这无双姥姥自己不要命那么也怪不得谁了,此时杀了她对于沈浪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了。反正这无双姥姥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而以。
“杀!”
冷哼一声。萧杀之气从沈浪的身体中散发出来。沈浪身子一动,轩辕剑忽然化身成为滔天巨剑。
从剑身上拖着老长一道剑芒!
“浪!”
一声轻柔的娇呼。梦的身子忽然挡在了沈浪的身前。
“嘭!”
沈浪刚刚一怔,无双姥姥那重重的一掌就打向了沈浪的身子。
沈浪当即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轰然向着远处落去。
“浪~!少爷!”
梦和四夜五夜等人同时娇呼一声。
姥姥发出一声冷笑身子带起一串虚影,今天对于无双姥姥来说绝对是一个耻辱,自己这关公的传人竟然被打的如此狼狈,此时必然要杀掉此人。
所以姥姥根本就没有理会四夜和五夜等人的娇呼,径直向着远处落去的沈浪击杀而去。
然,四人都没有发现,看似狼狈的沈浪此时嘴角上却挂着一抹邪笑。有着法宝的护身无双姥姥的一掌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这其实本来就是沈浪算计好的。如果不是这样有怎么好在梦的面前杀掉这无双姥姥。
无敌霸手!霸绝天下的一掌打向了沈浪。眼看沈浪就要死在无双姥姥的手中。
就在这时,沈浪手中的轩辕剑忽然再次脱飞了出去,“轰!”
流光一般的速度射出。
瞬间穿破了无双姥姥的身子,光芒一闪,无双姥姥还未来得及任何的思考。
“嘭!”
她的身子忽然爆炸了开来。满天的血水横飞。轩辕剑此时在天空中散发着骇人的幽幽光芒。
呆立!呆立!梦和四夜还有五夜完全的呆立了。
看着姥姥爆碎的身子三人的神色忽然复杂异常,有着欣慰也有着无限的失落。
“姥姥!”
梦忽然哭喊一声,怔怔的跑向了姥姥爆碎的地方。看着那漫天血肉。梦哇的一声哭泣了起来。
四夜和五夜两人对视了一眼,神色虽然同样有着一丝异样,不过两人却是马上跑到了沈浪的旁边将沈浪的身子给扶了起来。
“少爷,没事吧。”
四夜和五夜同时担心的问道。
“没事!”
沈浪笑笑说道。沈浪此时眉头微皱,看来梦这个小妮子还是没有被自己完全的洗脑。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沈浪摇了摇头。轻轻的走到了梦的身旁。一把抱住了梦。
“小乖乖,你怪我么?”
沈浪幽然问道。
梦摇了摇头抽泣道:“浪,梦不怪你,可是姥姥……姥姥毕竟养育了十几年,她忽然就这样走了。我……”
梦话没有说完就倒在了沈浪的怀里。
看着如此摸样的梦,沈浪的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可是这一切沈浪却没有丝毫的后悔之意,如果不杀死无双姥姥,那么以后的事情会更加的麻烦。沈浪可不是一个婆妈的人,该怎么做他很明白。
这姥姥是必须杀的。
沈浪给四夜和五夜使了一个眼神。两女看了沈浪一眼当即领悟到走到了梦是身边道:“三妹,不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刚才你也看到了,少爷如果不杀死姥姥,姥姥就会杀死少爷,你总不想少爷死在姥姥的手中吧。”
四夜柔声说道。
“三妹,看开一点吧,姥姥这样走了,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了,姥姥一身背负的太多了,她就这样走了也好,至少以后她不会再那么的劳累了。”
五夜也在一旁柔声说道。
“大姐,二姐……你们……”
梦听着两人对于沈浪的称呼一讶。接着她又摇了摇头道:“我们先把姥姥的尸骨收拾了吧。”
听梦如此一说,沈浪神色一笑,手中劲气一挥当即周遭所有的血肉顷刻间聚集了起来。
“火莲!”
沈浪对着火莲招呼一声,火莲不用沈浪的吩咐忽然蹿上前去对着那尸骨就是一口火焰。
火莲的火焰是强大的,只是一瞬间那尸骨就完全的成为了飞灰。段誉手一动从自己的衣服扯下一块布巾将所有的骨飞都给装了起来。交给了梦!
梦怔怔的看着沈浪做的一切,心里有着无限的茫然,她摇了摇头结果了沈浪递过的骨飞。
****“啊……啊……唔……”
羞人的声音从一间屋子里面发出。在这间屋子里面此时正上演着一场盘肠大战。
一龙双凤!沈浪此时正辞聘在两个娇滴滴的美人身上。身下的两个美人此时娇羞无比,媚态十足。
一声又一声的媚哼从两人的口鼻中发出。那销魂之意,让所有听着的人都骨头酥软。
终于随着一声虎吼,一声媚人的哼叫。三人终于停止了那激*情的演绎。
“少爷,你越来越强了。”
四夜娇声对沈浪说道。
“是吗!”
沈浪笑笑轻轻的在四夜的脸上一吻。
“少爷,今天准备去地宫么?”
四夜柔声问道。
“不错,今天我就准备去地宫看一下。”
沈浪正色说道。“我去地宫后,你们两人乖乖的呆在家里面。不要和梦使气知道么!”
“少爷你偏心嘛!”
四夜幽幽的说道。妩媚的在沈浪的脸色一吻。
“算我不对,回来在好好满足你们两个小妖精。”
沈浪在两人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接着开始穿戴起了衣服。
两人感觉帮着段誉穿戴。
整理好一切,沈浪走出了房门。走出房门后,沈浪的脸上挂起一串惯有的邪笑。这早起后刺激一下就是浑身舒爽啊!
“浪,你起来了!”
刚一走出没有多久就遇见了梦。梦娇羞的看着沈浪说道。
沈浪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小妮子道:“叫你昨天晚上和我们一起睡,你偏不。小乖乖,你可知道我可是很生气的哦。”
梦脸色绯红道:“浪,人家……人家有点不好意思嘛!”
“昨天不好意思,那么今天晚上呢!今天晚上可是再也不能跑了!”
沈浪坏笑着说道。
梦羞涩的点点头娇羞无限的看着沈浪。
如今距离无双姥姥死去又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里面沈浪一直在三女之间游走着。徘徊在三人之间梦也从开始的忧伤中彻底的走了出来。
只不过现在的她依旧没有完全的放开,对于此沈浪也只能叹息一下!梦虽然看似娇柔,可是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却是绝对的坚持的。
“对了,梦今天我要去地宫,你和五夜三人就乖乖的留在屋里面!”
沈浪笑着对梦说道。
“好的,不过你要小心一点。”
梦柔声说道:“地宫冰窖我去过一次,要不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知道地方的。那里还是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沈浪笑笑说道。
梦点点头说道:“倾城之恋一直都是姥姥守护的对象,姥姥曾经说过倾城之恋必须是有缘人才能够得取。如今姥姥已经死去,也不知道那倾城之恋是否还能出世!”
“傻丫头,有的事情并不是绝对的。难道忘记我的身份么,我可是修真者,所谓的神在我的眼里也只是修真者的一员而以,这天下也许真的有算计,不过绝对不是凡人就可以算计的。”
沈浪笑笑说道。
“我知道浪你不能用常理来取代,不过这倾城之恋确实太过骇人。当你进入冰窖了解那幻像后,你就能够明白梦所说的呢。”
梦幽幽的说道。
看着梦的样子,沈浪轻轻一笑在其的脸上一吻,也不再多说身子一动就消失在了梦的眼前。
火莲此时当然是不离不弃的靠在了沈浪的肩头上。
“火莲,你昨天晚上可是又偷跑了。”
沈浪坏笑的看着肩头上的火莲说道。
“主人,你还说,每天都让人家看那么羞人的动作,你……哼!”
火莲娇羞无比的哼道。
“嘿嘿,我可是一直等着你变成人形的那一天哦。”
沈浪笑道。
“就是火莲想要变成人,也没有那么快嘛,最快的时间也只能等火莲突破元婴期才行。”
火莲幽幽说道。
“元婴期?你以前不是说只能等到飞升后才行么?”
沈浪诧异的问道。
“唔……人家,人家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嘛,这段时间传承记忆的出现,火莲也学会了些其他的秘法。”
火莲说道。
“是嘛!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元婴期就可以变成人形了,那么我就等着那一天吧。真想那一天赶快的到来。我真想知道我的小火莲化成人形后,到底会是怎么一幅摸样。”
沈浪坏笑的说道。
“反正不会比你的四夜五夜差!”
火莲娇嗔道。
“桀桀桀……小火莲,你吃醋了。”
沈浪坏笑。
“哪有……”
火莲不承认的说道。
调笑火莲已经成为了沈浪平时最喜欢的一种方式,和火莲说话沈浪会觉得自己很轻松。看着火莲,沈浪的心中忽然响起了佳佳,那小妮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里的事情了了,自己就要去找那个小妮子了。

第57章 【惊艳元神】
沈浪此时正站在了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山洞外边!
但见眼前的山洞约为了方二十丈大小,也是铺满红砖,除了广阔,这个山洞的建似无甚稀奇,惟最令人纳罕的是,山洞之内,赫然整齐排满了一副副的——石棺!
这些石棺,少说也有数十之多,贿尽朝一样物事排列,宛如石棺在向这物事跪拜似的,虽然洞内灯光昏黯,但聂风一眼便看清什么东西了。
那是——一根长的约五丈、粗逾三尽的铁柱!
而这根铁柱的上端,早已贯穿洞顶而上,而在下一端,却没在地上一个径阔六的通路内,铁柱与通路之间仍有少许空隙,可容人身穿过,然而这条通路,究竟会通往什么地方?
沈浪此时眼神火热的打量着眼前这铁柱!这一根铁柱和无双城外面的铁柱一模一样。
其实这根铁柱和无双城外面的铁柱根本就是同一根!
这铁柱一直从地底衍生到了五十丈之上的无双城上面,看着如此一根万年玄铁!沈浪的眼神说有多火热就有多火热!这东西完全就是天材地宝啊。真不知道这无双夫人当年是从何地方得到这万年玄铁的!
如此一根万年玄铁却是成为了摆设实在是好笑!
“主人,现在就要收了这万年玄铁么?”
火莲幽幽问道。
沈浪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一下再说!这东西反正也跑不了!”
“哦!这样一根万年玄铁!火莲看着都咂舌不已啊。嘻嘻,这世俗界看来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火莲笑嘻嘻的传音道。
沈浪听火莲一说轻轻一笑:“我们先去下方看看那倾城之恋的招意到底是何种情况吧。”
沈浪说罢带起火莲就想着铁柱的下方跃去,一直向下!大约越下去了二十多丈后,忽然幽幽凉气从地下升起!
寒冰之地!虽然极寒!不过沈浪和火莲却是没有丝毫的影响。传承了火莲的麒麟血脉,沈浪早已经寒暑不侵。这样的凉意对于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当沈浪的身子彻底的落在平地时,沈浪放眼看去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平滑如镜的冰面!
地头看来是一点都没有错了,这无双夫人的神识因该就在这里了。关羽的红颜,谁又能想到仁义一世的关羽会有着如此一个并不低于诸葛亮的女中诸葛无双夫人!当年的关羽要不是太过仁义不敢随意动用倾城之恋一招,他根本就不会死亡!
也正是因为他的死亡,这无双夫人也间接的死在了他的手里。要不是为了那一句诺言保重华佗子女华恩不死,以无双夫人的倾世之聪,根本就不会死在各大杀手的手中。
沈浪放眼看向前方一个约为丈高的洞口!
而在洞口之上,还刻一些更令人瞩目的东西——四行小字及六个大字!
这四行小字,原来是一句异常缠绵的话:“情海无舟,倾灭无常。七世情深世代相随。”
而那六个大字,却是——“无双夫人之墓!”
沈浪轻轻的摇了摇头,禁制向着那六个大字走了过去。刚一走过去,沈浪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洞口的一具遗体之上。那是一具非常绝美的身子。那完美的脸蛋让人不敢多余的对视!
早就知道无双夫人是谁的沈浪,再见到无双夫人的容貌后,也没有丝毫的诧异。这无双夫人的容貌正是和关公庙关公背后的那一个女子一模一样。
沈浪随意的朝无双夫人遗体一瞥,果然!无双夫人的手中正紧握卷东西,一卷无数霸者枭雄极想一看的东西!
因为在这卷遗书之上,赫然写上了四个枭雄霸者梦寐以求的字——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
看见这东西沈浪却是邪邪的一笑。
天地剑星,本是风云际会,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被改写!修真者的出现必然是颠覆了神话的所在。
右手一挥!一道白色光芒从沈浪的手中打了出去。
“轰轰轰!”
一阵爆响。接着是空气潺潺的流动声。
周边忽然升起了惊异的变化!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好似虚无了一样。
沈浪并没有伸手去拿遗书,因为沈浪非常的明白这遗书根本就是虚假的存在。
“你应该可以现身了!”
沈浪忽然对着周边一切轻身说道。
随着沈浪的话语落下,周边忽然光芒一闪,点点光华在沈浪的眼前成型,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忽然出现在沈浪的面前。此人正是无双夫人!
“你并不惊异我的存在?”
无双夫人轻柔的声音响起,那话语中透着丝丝的惊讶之意。
“本来就知道你的存在我又何必惊讶。”
沈浪笑笑说道。
无双夫人摇了摇头道:“我看不透你,你并不因该来这里,这里也并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为什么会是这样?风云?风云呢?武星才是真正的归属!”
“天地异变,万物皆混沌!我不相信命,我也不理解神!对于我来说,我只知道一点,你是无双夫人的元神。修成元神就是初步化成金丹的境界!如此实力,你当年还会死在杀手之下,看来当初攻击你的人真的很强。”
沈浪笑笑说道。
无双夫人的神色一讶,两人此时就有如知音一般谁都没有首先问出一切,反而两人同时开始虚无缥缈的说着一些话起来。
“本以为关郎死后,再无什么能够吸引我的注意了,此时你的却是吸引了我的注意。你的出现打乱了我所有的布局,是命否,还是必然否!天道,难道天道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么!”
无双夫人美丽的脸颊上陷入了一片茫然的神色。
看着无双夫人如此沈浪却是没有丝毫的插嘴,当神话中的人与修真者冲突的时候,这种冲突是极其强大的。
神话,所谓的神,比之修真世界来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茫茫宇宙无数星辰,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天道神话就能够解说完全。天道!真正的天道是什么,沈浪现在是一点都不明白。
修真者,与天争命!对于修真者来说逆天而行就是王道!大道三千,红尘俗世!实力才是根本!
半响无双夫人长长一叹怔怔的看着沈浪道:“你又是来这里干什么?”
“倾城之恋~!”
沈浪淡然说道。
“你知道倾城之恋,那么你又是从何而知?外面的一切难道都已经改变了不成,这倾城之恋一般人因该是不会知道的。”
无双夫人柔声说道。
“你沉睡的时间太长了,很多的事情已经完全的发生了变化,这一次来我正是为了这倾城之恋而来,同时也是为了你而来。”
沈浪正色说道。
“为了我?”
无双夫人一讶道。
“不错!当年关羽创造出了远不是那个时代的武学,当初他一直以为那是他系天下苍生,斩杀一切恶果的所凭,可是当关羽使用过一次过后,他尝试到了倾城之恋那恐怖的威力,从此发誓不再使用倾城之恋一招,并将此招交给你封存了起来。可是他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仁义才造就了一切的恶果”沈浪看着无双夫人呐呐说道。他没有一句无双夫人的神色就是一变。这些东西本来是因该无双夫人说出来的。可是此时却是完全的变了样子。
“你……很神秘!是我不了解的一种存在,难道一切真的是我错了。”
无双夫人呐呐说道。“不,关郎的心是好的。天下苍生,有多少男儿能够为了天下苍生而死!”
“不,你没有错,只不过你没有看到力量的本质。这天并不是只有一个世俗那么简单,仁慈是必须的,可是过于的仁慈其实就是对自己的心狠!本来是善局的都变成了恶果。”
沈浪柔声说道:“男儿不是说死就因该死的。当你了解了这世界的背后,你就会发现一切其实都是那么的复杂,那么的茫然。”
无双夫人神色微怔道:“世界的背后,这世界的背后又到底有着些什么?从你展现出的力量中我竟然发现了一种奇异的运用,还有你这肩头上的小东西也不简单吧。它竟然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你所了解的神,对于我们这一种人来说只是一种处于力量下层的异道者而以!当然对于我现在来说他们却是强大的,可是我能够经过修炼达到远超于他们的境界。这就是我的依据!我们这一种人叫做修真者,和修道者不同,我们修的不是道!而是真!真我!”
聂沈浪说道:“至于你看不透火莲,那很简单,因为她现在本来就有着远超于你元神的实力,她是金丹期的神兽!火麒麟!”
“她是麒麟?怎么会?麒麟怎么回事如此的摸样,麒麟主祥瑞,你能够得到麒麟的守护,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无双夫人震惊的说道。随着接触无双夫人的心神也开始悸动了起来。千年的沉睡,千年的等待!本以为等来的是自己的终结,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等来的竟然是一个自己也看不透的人。
沈浪笑了笑道:“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吧。我先安抚你的元神吧。你的肉体既然还没有腐化,那么你就能够再次重生。”
“重生?”
无双夫人呐呐出声:“真的能够再次的重生?”
“不错!对于我们修真者来说只要元神还存在,就能够再次的重生,你这情况正是符合这种根本的,看你的肉身,当年一定是收到了极大的打击后,消耗了体内一切的生机才会使得你元神离体。此时只要将你的肉身注入能量,再让你的元神何其合二为一即可!”
沈浪正色说道。还未来到这里沈浪就已经算好了一切,经历过雪妍的传授,对于这些修真界的根本沈浪现在可是非常明白的。
元神未灭!肉身未陨落,对于修真者来说怎么可能是死亡!无双夫人的身体,最多也就是和沈浪说的那样因为受伤后强迫性的离体了,只不过对于没有接触修真者世界的人来说没有了相应的帮助就不能独自的再次融合!
无双夫人是完全的走入了一种弊端里面!

第58章
“真的是如此,只要在注入力量在我的肉身体内,我就能够元神融合复活过来!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需要的力量要怎么办。难道你要……”
无双夫人眼中波光一闪柔声说道。她的神情中有着无限的感触之意。
“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不是那种舍己为人之辈。我有这个。”
沈浪摊出手,在他的手中出现一颗血菩提。
“这?这是何物?”
无双夫人一怔。
“血菩提!”
沈浪淡然说道。
“武林至宝血菩提?竟然会是它。对了,麒麟,麒麟,你去了凌云窟。”
无双夫人讶异的说道。
“不错。”
沈浪点点头说道。“不过你怎么知道这血菩提是在凌云窟?”
无双夫人也是一千前的人物,知道血菩提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以年算算起来的话,当年的火莲因该是出现在凌云窟没有多久。那个时候的火莲还远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无双夫人道:“我也是偶然知道而以,血菩提其实很多地方都有着记载出现的,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它的具体存在地方而以。”
“有了这个血菩提,对你的身体注入力量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
沈浪说到这里看了无双夫人一眼道:“因为你肉身沉睡已久的关系,就是我把这血菩提放进里的嘴里面也不会有着任何的消化,那样一来我就要得罪了。”
听沈浪如此一说,无双夫人那美丽的容颜瞬间升起了一朵嫣红,带着丝丝羞涩之意,眼神矛盾不已,此时他怎么不明白沈浪的孤寂,这血菩提入体,那么想要融化这力量就必须靠沈浪的辅助呢。
这少不了会全身接触的,虽然无双夫人现在是元神的形态,根本就感受不到肉体的触觉。
可是如果真的任由沈浪在她的眼前抚摸她的肉身,无双夫人想想都觉得难堪不已。羞涩之意难以明了。
可是如今按照沈浪所说的不这样办又没有任何的办法,沈浪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越想无双夫人的脸色越是矛盾,这完全就关乎着她名声,她的圣洁!无双夫人默然半天心中是苦涩的。从关郎过后,自己的身体就唯有任何男人动过,此时要如此羞人的任由男人摸索自己的全身,那羞涩之意,让她的心混乱之极。
沈浪此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他在静静的等着,沈浪知道以无双恋的聪慧,她一定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的。无双恋是圣洁的,可是她毕竟是人类,当自己说出一条远不是她曾经接触过的世界以后,她的心思已经完全的被自己给勾动了起来。想要她不动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沈浪当然不会再说什么,只有这样对于无双恋才是最好的,一切都由她自己选择,只有这样她的芳心才会松懈,自己的影子才能够进入她的心里。这是在一种杜博。是稳赢不输的杜博。
因为即使无双恋拒绝,沈浪依旧会为她融合力量,在那样的情况下无双恋就是要说怪他什么,也怪不得他什么,最多说他唐突。
沈浪好整以暇的看着娇羞的无双夫人这一副绝世容颜的淡淡羞涩,然沈浪看着心中大爱。如此一个美丽的绝世女子,竟然会死在那样憋屈的情况下,沈浪不得不感慨。心里默然的想着这无双夫人和关羽的所有经历。
关羽是侠义的,可是当自己的女人都因为她而收到牵连的时候,这一切就显得那么的狼狈了。
无双夫人自小已慧质天生,聪明得很,据说还是整个独孤城内最聪明的,她博览群书,最精于五行术数,擅观天象变化;而且不独聪明,习武天赋亦极佳,独孤城的租传武学早已给她学全;故在其十九之年,已自易经中悟出凌厉无匹的“降龙神腿”还自创两大绝学“无双神指”与“无双剑法”风头一时无两。这样一个文武兼具的绝色美女,试间世间,有谁能够娶她。而在当时有一人娶了他那人正是关公,关羽。
可惜……
英雄佳人总遭天妒,如斯美满的一双壁人又怎会永远厮守一起?
斯时奸雄曹操当道,关羽既练成约世神功,练成天下无敌的倾城之恋,又岂会坐视不理?
到了最后最后,他还是去了;这一去,不独与刘备、张飞桃园结义;战争,亦开始无时无刻缠在他的身边,至死不休!
他终生都在——战!
即使,到了他使出倾城之恋之后,到了他明白战争的可怕之后,到了他明白战争井未能以暴易暴,为草民带来太平之后,还是不得不战下去!
只因为,此时的他,已不能不顾刘备、张飞,他还要存义,还要义薄云天!
再者,他也不能就这样让曹操轻易取得天下,或许他本来的宿命,便是要助刘备,阻挠曹操独得天下,渔肉苍生,把人间所受的劫数灭至最少……
正是这一切让害了两个女子。
这一切都源头都是因为那一战,正是历史上着名的刮骨疗毒!那一年,关羽身陷敌阵五百箭手之中,惨中毒箭,遂邀名医为他疗伤……而为关羽岂刮骨疗毒的正是一代神医——华佗!
正是因为这疗毒之意,关羽邂逅来他一身不得不背负的另一个命运,华恩,华佗子女。
当年的关羽刮骨疗毒,虽然成功了。可是却并没有彻底的治疗,因为他中的毒是【三日勾魂!】,这种奇毒可在三日内取人性命。
华伦这次为关羽疗毒,仅能止毒于一时,仍未能把毒根除,只是把关羽的性命延长两天而已;而关羽纵使神功盖世,在刮骨疗毒后亦陷于昏迷……
当时的关羽除了等死之外,便只有一个办法,须以处子之身解之……
江湖人永恒都是这样有趣;不同门派的用毒高手,所用的毒各有解毒方法;有些仅以解药便能解救,有些则须一些奇怪的方法来把毒驱除;以处子之身解毒己是屡见不鲜,还有以处男之身解毒的,只不知若中毒者又是男子的话,那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沈浪只是想象就觉得胆寒不已。要是真的是男子中毒的话,那莫不是要进行龙阳之好才行。——太是邪恶了!
那个时候的华恩见着了关羽的英雄侠义,早已经芳心暗许,于是一切就那样的发生了,献身疗伤。
以关羽的当年的侠义,在知道一切后,又怎么能够不献身于自己的女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从此关羽和无双恋的身上就纠缠了另一段纷争。
那绝对不是一段完美的结局,想到这里沈浪忽然幽然一叹。
“你在叹息什么?”
无双夫人幽幽问道。
“我在叹息,你当然如此的对华恩让步,她最后却是那样的对你,为你感觉到不值得,你的心太柔!当年明明就是你先让步,可是这华恩,不领情不说反而还把你给数落了一番。过后就连关羽也没有好生的安慰过你一次,最后还给来你一个沉重的包袱,这一切侠义否。可笑否……”
沈浪忽然喃喃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一种虚无缥缈之意:“女人永远都是用来疼爱的,如果连自己女人之间的关系都处不了,又怎么能做到问心无愧。也许你觉的我是在玷污你的关郎,你也许会觉大华恩最后还不是回头了。可是这一切真的是你们想要的么。你如果不是因为救华恩,你也不会死,而华恩后来如果不是幡然悔悟,她也不会发下重誓永远的守住无双城,这无双城也不会是如今这一副局面。”
沈浪的话语就有如刀子一样的刺在了无双恋的耳中。无双恋的神色变幻。当年她本来是无双的公主!绝世聪明,却单单的喜欢上了关羽,当关羽要求去战场的时候华恩也亦然同意。正是这一切改变了所有。
却原来,无双夫人对于爱郎为情为义,连番出战,本是从呼奈何;然而有一次……
有一次,她夜观星象,但见天上极北之位的一颗红星逐渐黯淡下来;自古以来,无论上至九五之尊,下至民间百姓,尽皆笃信垦象;他们甚至认为星的诞生与殒落,正是代表着历史伟人的生死。
无双夫人向来精于五行术数,擅观天象,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因为那颗红星唤作“武星”她曾仔细推算,这颗星所代表的人物,正是她的丈夫——关羽!
其时刘备等众又再与吴国孙权的属下陷于苦战,刘备力邀关羽出征;义兄有请,关羽固然义不容辞,可是,向来从不阻止他的无双夫人,这次也不得不出言阻止。
讵料关羽去意甚坚,无双夫人拿他没法,惟有不惜硬着头皮往求华恩,希望她能与自己一起劝服丈夫,殊不知华恩劈头第一句例对她冷潮热讽:“无双夫人,你是独孤城内最有智慧的人,何以今日却如此纤尊降贵,卑躬屈膝,向我这个大夫的女儿委婉哀求?你究竟知羞不知羞呀?”
所谓“情敌见面,份外眼红”无双夫人虽念在华恩对关羽有救命之恩,而不计较这第三者的存在;但并不代表华思不计较!
华恩毕竟年纪较轻,而且女人面对这些感问题往往都是如此,总有翻江倒海醋意;华恩对无双夫人多番奚落后,终于还是严词拒绝了她,理由是——她不信!
无双夫人只感到百般无奈,其实在这件事上,她已尽心尽力,难道……真的天意难违?要死的始终也会……
关羽临别之日,不知因何缘故,他似乎也暗自有些忐忑,故把倾城之恋这一招的秘复留给无双夫人,并道:“娘子,倾城之恋是一式无敌奇招,它的无敌能达至何种境界,对我这个创招者来说,依然是一个谜!在未能想出如何把这式奇招用于正途之前,我已发誓再不使用此招;然而此去……此去我不知何故有一股不祥预兆;娘子,如今我便把倾城之恋的秘籍留给你,你是独孤城内最有智慧的人,也是刘备大哥口中,可与孔明兄一比的“女诸葛”只要假以时日,你一定能想出如何把倾城之恋善用。”
这番临别之言真是不好兆头,简直就像遗言,无双夫人当下泪下如雨,啜位:“关郎,既然你……自己……也……有……不祥……之感,何苦……还要……送死?关郎,请你……依我……一次,留下来……与我……一起参……详……倾城……之……恋……”
面对如花美眷的妻子在如泣如诉,寻常汉子或许早已心软,惟关羽仍旧坚持,正色道:“娘子,大丈夫生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刘备大哥对我情深义重,若我此番不去,他的大军若因此而失势,我关羽更难心安;难道真的要我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坐拥妻儿,安享天年?”
“纵使要死,我亦要——”
“战死!”
一代武圣,这番说话真是大义凛然,无双夫人当下亦知多劝无效,惟有含泪送别,只是关羽最后还有一声叮咛:“娘子,我知道华姑娘曾对你诸般留难,但她毕竟年纪尚轻,且对我有救命之恩,希望你能念在我俩夫妇恩情,不记前嫌;若仍可能的话,请你代为照顾她,因为,她已……怀了我的骨肉……”
真是晴天霹雳!无双夫人即时站住了。她与关羽婚后多年,早已育有一子,现已长为少年;却万料不到华恩亦已身怀丈夫骨肉;可是看着眼前丈夫的一脸死气,她知道,他此去一定会成为一个死人,她怎忍心拂逆其意?她当下想也不想,便斩钉截铁地应承:“关郎放心!只要有我无双夫人一日,华姑娘例色对不会有事!若她真的有什么不测,我即命名倾尽独孤城所有人力物力,亦绝对会——”
“保住她!”
“保住她”三字,俨如声声雷鸣送出;关羽固然大义凛然,无双夫人又何尝不是?想不到本应哀怨缠绵的夫妻送别,会发展为如斯局面!
不过最后最后,关羽还是去了,而且是真的去了,因为不出一个月,果然!无双夫人已接到关羽的死讯,他是被孙权与吕蒙设计生擒,再推出斩首而死。
这一次,无双夫人并没有再次流泪,也许只因泪己流干;万世武圣,留给他女人的,也只得两句嘱咐:“发扬倾城之恋!”
“看顾华姑娘!”
其时无双夫人之父亦死,本来克绍箕裘,城主之位应由其父晚年所出的独子,也即是无双夫人的二弟接任,可惜二弟年仅十岁。实在过于年幼,无双夫人惟有暂时充当城主一职。
后来,她与关羽所出的儿子也上战场去了;大部分的中国男儿硬是喜欢这样,好像不上战场便没有男儿气概似的,无双夫人当然阻止不了,于是偌大的独狐城,便仅余下她一个女人在支撑大局。
如果一切可以无风无浪,或许她亦可安享天年吧?可惜……
一日,已经腹大便便的华恩突然登门,却并非“造访”而是劈头第一句又再破口大骂无双夫人:“贱妇!你好狠心!你为何明知他会死,也真的让他出战?你一定没安好心!你定是害怕他总有一日会完全属于我,才宁愿让他送死,你宁愿大家都得不到他?是不是?是不是?”
真是横蛮无理,冥顽不灵!这个华恩不但声泪俱下,且每一个字均是狠狠从紧咬的牙缝中吐出,可见对无双夫人妒恨灾害深,分明是把丧爱之痛迁怒于无双夫人身上。
无双夫人已贵为一城之主,本应不容她在泼妇骂街,然而,看着华恩腹大便便,无双夫人反而异常平静、异常怜借的道:“华姑娘,你说够了没有?”
华恩反唇相稽:“嘿!说够了又如何?”
无双夫人道:“死者已矣,我们再伤痛也于事无补;你已腹大例便,何不留下来让我照顾你,我们独孤城内人强马壮,至少可以保护你……”
居然还说要照顾,保护她,真是难得!可是华恩却不领情:““呸!你怎会这样好心?我怎知道你是否想弄掉我腹中胎儿?哼!废话!”
最后,华恩在一番吵闹之后,终于宣泄心中妒恨,与尽而去,只余下脸满目落寞的无双夫人……
情理而言,她与华恩之间的纠葛应该就此完结,但可哀的命运,却并没让这两个女人从此了断……
正当华恩归家途中,翟地遇上大批高手将她掳走;原来自从关羽死后,刘备为报义弟之仇,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处处针对吴国孙权;孙权为了制时刘备,于是又想出另一条毒计!
刘备与关羽情同手足,关羽既为刘备而战死沙场,刘备断不会不顾其弟的后人吧?
故而,孙权雇用大批一流杀手,将怀有关羽骨肉的华恩掳走,企图以之威协刘备。
可是孙权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个一无双夫人!
就在那批一流杀手,挟着华恩折返孙权的根据地之际,无双夫人已老早接到独孤城的探子回报华恩被掳的消息,她非常震惊,更即时率领一群独孤城的精英往救华恩!
只因为,她既然答应了关羽要看顾华恩,她便要绝对办到!
这是——义!
幸而,那批杀手终被无双夫人等人在途中截获,双方立时展开一场盘肠血战!
一流杀手不愧是一流杀手,武功当然极高;而无双夫人率领的那群精英,武艺尽管不弱,始终难敌那群杀手,最后,所有精英都被杀,仅余下一个无双夫人在护着华恩!
直至此刻,华恩方知道自己一直都错怪了无双夫人,方知道自己的的心胸一直如斯狭窄,她惭愧得无以复加,不敢抬起头来,只是啜泣着对无双夫人道:“夫人,若你此刻……抽身而退,还是可以走的,请你快些……走吧!你的大恩大德……华恩心中十分明白,但……我不想再连累你,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啊……”
“死?”
无双夫人只是苦苦一笑,从渗着血丝的牙缝里答:“自从关郎死后,我早已不知生为何物,早应随他而去,我仍然活至如今,只因他曾叮嘱我要把倾城之恋发扬光大,更要我好好看顾你……”
她说着回望华恩,凄然道:“我一直都为倾城之恋及你而生存下去,如今,你竟然叫我不顾你的死活——”
“叫我走?”
语声未歇,那群杀手的杀着又至,无双夫人从是女流之辈,亦不禁仰天暴吼:“华姑娘!即命名拼尽我尽双夫人最后一分力,今日亦誓要把你——”
“救出重围!”
说罢,无双夫人又全力投进厮杀之中!
她的武艺虽然不及关羽利害,惟习武天赋极高,此时独力面对这批一流杀手,也不得不使出她自创的绝学——无双剑法、降龙神腿与及无双神指!
面对一群可怕的杀手,意外地,无以夫人的杀气、战意竟比他们更盛!她的三种绝学在此时此刻使来,竟较她平素的功力高出逾倍,究竟是为了什么缘故?
也许全因为,她此战已——不能不胜!
她绝不能败!否则她便会撤底失信失义于她的丈夫——关羽!
挟着惊天动地的无穷战意,与及坚强不息的求生之念,无双夫人居然独力与这大群杀手再挤咽一夜,杀!杀!杀!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后,难以置信地,这群杀手赫然全军覆没,悉数被她杀个清光!
好惨烈的一战!一个女流力敌大批一流杀手,虽然最后把他们统统残灭,然而她的下场又将如何?
无双夫人的下场,便是——死!
但见她身上满布伤痕,血如泉涌,而且还中了那群杀手无数古怪的奇门毒掌,早已奄奄一息……
华恩把她抱在怀中,哭成泪人;她实在十分后悔自己曾那样对待无双夫人,可是如今她快要死了,她还有何办法救她,不!是有办法救她的!
别要忘了,华恩,是一代神医华陀之后!
她,虽然不懂武艺,却身负惊世医术!
此时的华恩,当然不会让无双夫人如此轻易的死!
她一定要救活她。
只因她自己也给她救活!
往事如烟,如梦似幻,所有的前程往事此时都涌入了无双夫人的脑海里面。值得?不值得?一切对于无双夫人此时来说都是那么的茫然。
是啊,当初如果自己不遇见关郎,自己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此的变化。或者是在关郎毅然走出之际强制性的留下他。可惜这一切无双夫人此时都只能想想。她忽然也怅然一叹。眼中尽是茫然。
“往事都已经过随着风尘流逝,茫茫人生从头来过,重生吧。”
沈浪忽然出声说道。
这一句话犹如电光一般的灼热进了无双夫人的心中。重生?如何重生。因该重生么?
是了!对于关郎的情谊,最后的一刻自己也算是全然的还给了他,重生吧。往事都已经过去了。重头来过,千年往事,此时对于无双恋来说还真的是重头来过。
随着这个念头,无双夫人的眼神渐渐的坚定,虽然心中还是有着一种沉重,不过在这沉重之下还有着淡淡的解脱之意。

第59章
随着眼神的变幻,无双夫人羞涩的对着沈浪点了点头,那羞涩的点头之意带着无限的风情。只是那一抹诱人的娇羞,就让沈浪看着一呆。
看着沈浪那呆立的傻眼,无双夫人掩着小嘴一笑。“咯咯咯,你看什么?”
无双夫人柔声说道。
她却是不知道此时她的这娇柔话音完全就是给了沈浪一种讯息,进攻的讯息!沈浪收摄起自己呆立的喃喃道:“好美!”
“是吗?”
无双夫人摇了摇头道:“女子纵然是美丽有又如何,还不如平凡一点好。那样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多少的麻烦。”
“此话差异,以你的天资就是没有这面容的美丽,你依旧是那么的引人耳目。”
沈浪说道。
“真的么?我可不觉得,如果我真的不漂亮了,我看你也许都不会救我吧。”
无双夫人柔声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不过也不能肯定,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沈浪不是圣人,喜欢的当然是美女。对于恐龙来说我当然是敬而远之,不过这一切又不是完全肯定的,因为你的气质不一样,这人生下来与生俱来的气质,不是他人可以任意模范的,你的这种气质以及深深地吸引着我。只要有这种气质在我就能够把你改造成美女。毕竟我是修真者。”
沈浪没有丝毫隐瞒的说道。
无双夫人嫣然一笑道:“你一直都是这么诚实么?”
“当然,这天下可没有比我沈浪还要诚实的呢。”
沈浪坏笑着说道。
无双夫人轻淬一口,娇羞的看着沈浪。
虽然经过了一番谈话,可是此时那种娇羞之意没有淡去不说反而更增添了一丝的暧昧气氛,这让无双恋的心更加的慌乱了。
一想到等一下眼前这人就要用他的手抚摸自己的全身,无双恋的元神都感觉到灼热。她那元神形态的脸颊泛起了一朵嫣红。
“既然你选择了重生,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唐突了,本来这一切你不在这里最好,这样一来你也不会怪我唐突,可是现在我却不能让你元神离开,因为一旦我将能量注入你的肉体后,你的元神就必须结合着我的动作融合进入你的肉体。”
沈浪神色严肃的说道。心底此时却是暗暗火热不已。天啊,一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沈浪的心就激动无比,还有什么比当着人家元神的面抚摸人家身体更让人火热的呢!当然有的人会说当着人家的面,‘吃’了人家的身体不是更好。可惜这也只能想想。
无双恋听着沈浪如此一说,俏脸更红,幽幽的盯着沈浪,要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无双恋绝对会认为沈浪是故意的。
此时的沈浪就有如一只大灰狼勾引着一只纯洁的小白兔,那小白兔不躲闪不说,还已经沦陷在了大灰狼的陷阱里面。
“你……你随便弄吧……不用理会我。”
无双恋羞涩的低头说道。
“随便弄?……”
沈浪愕然一怔,太强大了!强制性压抑住自己那激动的心情道:“怎么能够随便弄,你放心我会会温柔,很细心的弄的!”
沈浪一语双关的道。
无双恋此时芳心纷乱无比,也没有听出沈浪的意思,只是娇羞的点点头道:“那么就麻烦你了。”
“那我就开始了。”
沈浪淡然说道。
“唔……”
无双恋的头更低了。
“桀桀桀……”
沈浪心中坏笑不已,当即走到了无双恋的肉身旁边。
站在无双恋的肉身旁边,沈浪仔细的打量着无双恋的肉体。打专注的眼神,让一旁的无双恋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沈浪伸出右手温柔的滑向了无双恋的脸颊那柔情的动作,无双恋羞涩的不敢再看。
轻轻的打开无双恋的芳唇,沈浪将血菩提喂进了无双恋肉身的嘴里。
然这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无双恋此时的肉身早已经僵硬根本就不能将血菩提给吞入体内。
“得罪了!”
沈浪忽然说了一声,他忽然低下了头一口吻上了无双恋肉身的小嘴。一吻上无双恋肉身的小嘴。旁边的无双恋就发出一声低呼!接着脸通红羞涩不已。天啊!他……他吻上了自己的嘴。虽然无双恋现在时元神状态不能够感受自己肉身的反应,可是心理上此时却是震动不已。
沈浪吻上了无双恋肉身的小嘴同样是心情激动不已,虽然身下这玉人如今没有丝毫的感觉,可是对方的元神却是实实在在的在一旁观看这样。这心里的刺激远比肉体上的享受还要强大。
随着血菩提的进入!沈浪的手忽然滑向了无双恋肉身之上。那手忽然在无双恋的全身蔓延游走了起来。
无双恋思绪纷乱无比!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狂跳!睁着一双迷人的眼睛,羞涩之意难以明喻。
当看着沈浪的手滑向自己肉身的神女峰时!无双恋的心神大震,轻淬了一口。只觉自己的元神犹如电击!她此时好似已经清晰的感觉到沈浪在自己身体上游走的感觉。
从神女峰一直向下,沈浪不时的将能量运用在手中,为无双恋的身体疏散着血菩提在无双恋肉体中爆发的力量!
这样羞涩的方式!这样猥亵的复活手段,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遐想连连。
无双恋在一旁幽怨不已,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选择复活到底应不应该了!沈浪这样做法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种亵渎,可是却又不得不如此!羞人的动作仍在继续,当沈浪的手滑向那小腹的时候。无双恋再也不敢多看下去了。天啊!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哪里都会被这个男人抚摸么!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么自己复活以后又该怎么对待她。一个女子最圣洁的地方都被对方给抚摸!
无双恋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她怕自己坠落,怕自己对不起自己心中的那一块圣地!
会阴xue!那里有必然是穴道的所在!
“唔……”
一声嘤咛!无双恋绯红着脸怔怔的低着地上!
沈浪的手虽然在无双恋的肉身上动作着,他的神识却是注意着无双恋元神的一切,当感知到无双恋神识的波动的时候,沈浪的心中出现了一丝的笑意。这无双恋经过这一次已经难逃自己的手中了。以无双恋的性格!她绝对会采取一种手段了,不用说沈浪也知道会是什么?
“咯咯咯……主人你好坏。这么的对付人家。”
火莲传音说道。
“桀桀桀……小火莲你可不能乱说你主人哦。”
沈浪嘿嘿笑道。
“我哪里有乱说,本来就是嘛?这血菩提又不是只有这样才行,你可以炼制出丹药啊!服食丹药根本就不要像现在这样揉动人家的身体嘛!”
火莲愤愤然说道。
“嘿嘿……这不是没有时间么?炼丹也是要花费时间的好不好!”
沈浪坏笑着说道。
“谁不知道你的心思。哼!就是那么的坏。”
小火莲嗔道。
“不和你瞎扯了,自己知道就好了。桀桀桀说真的小火莲,这无双恋的身体还真完美,以后你化身成人了,可是要综合这些女子的所有优点哦。现在你就先给我看着什么叫做完美,以后你也好借鉴这些优点化形成人!”
沈浪无良的说道。
“……”
火莲瞬间不说话了!和这无良主人说话,自己永远都是占据下方的份!
沈浪的手不停地游动,虽然自己手中这一具躯体此时没有丝毫的热度,可是那触手的感觉依旧是那么的美妙,那纤细的腰肢,完美的翘臀,丰满坚挺的神女峰,那雪白的香肩,那修长迷人的美*腿一切看着都是那么的诱惑人心。
当沈浪的手终于来到那会阴的地方时,沈浪的心神激动!无双恋的神色幽怨,虽然她想要不看,可是正如沈浪说的她必须在力量扩散到自己全身后,第一时间与肉体融合,所以她不得不去观看。
近了!近了!终于接触了。
“唔……”
无双恋的神识一震!整个神识都发出一丝淡淡的光芒。那是剧烈刺*激的反应。
还好沈浪的手再次并没有放上许久的时间,很快就游移了出去,可是就是那时间也过去了十几秒的时间,这十几秒强烈的刺*激了无双恋。
随着沈浪最后的滑动,幽幽的光芒将无双恋的身体给完全的给笼罩了起来。
“阴阳五行,太极乾坤,万法归一,元神回窍!赦!”
随着沈浪的一声真言,无双恋的元神不由分说的主动转入了自己的体内。
无双恋的身体刚一进入体内。她的身体就暴起耀眼的光芒,此时沈浪的手忽然快速的在无双恋的身体上游走,一道有一道的真元打向了她的身体里面。
无双恋刚一进入身体,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着一股极强的元阳之力,那是血菩提最至刚的力量!
心神合一!元神归融!无双恋只是片刻就掌握了自己的身体。当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无双恋的心中忽然有着一丝的茫然,还有着深深的羞涩。因为随着元神和肉体的合一,无双恋此时清晰的感觉到了沈浪打手的热度。那每一次接触都让无双恋的心为之一颤。不知怎么的,无双恋忽然有着一种不舍得这手离开的感觉。真是因为她这心软的放弃,才使得沈浪有了进一步摸索的机会!沈浪此时的手又一次的游移到了无双恋的神女峰。
无双恋眼中波光一闪!娇羞之意瞬间展现在了脸上。她故意嘤咛了一声好让沈浪停下接下来的动作。
可是沈浪却好似没有听见一样,他的手竟然在那神女峰上轻柔的捏动了起来。那轻柔的捏动,让无双恋的心神打乱。
她的手忽然伸出一把捉住了沈浪娇羞的道:“沈浪,我好了……”
“哦,好了……”
沈浪的嘴上带起笑意:“我还以为没有好了,倒是唐突你了……”
无双恋娇羞的摇了摇头坐起了身子。随着身子的坐起无双恋的身子忽然一下向旁边起软到。沈浪手一伸出将其给揽在了怀里!四道目光的愕然的交融,彼此注视着对方,一股电流忽然从两人眼神中传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