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15

  

第80章 【白素贞的元神2】
西湖很有内涵。
这样形容西湖,只因它不单水天一色,而且永恒都似笼罩着一份浓厚的神话色彩。
西湖更不像黄河。
黄河虽是神州千古文化的发源地,惟它太霸道!它太骄横!经常波涛汹涌,巨浪滔天,范滥成灾,令苍生对它爱了又恨,恨了又爱,爱爱恨恨,无所适从。
故而对比黄河的忽冷忽热,西湖,简直宁逸如一个深具内涵的处子。
然而,太具内涵的君子,许多时候一旦给揭穿了,也许只不过是一个伪君子。
太宁静太漂亮的地方,也许,亦是最危险的地方。
就像西湖。
就像西湖的雷峰塔……
雷峰塔,想传始建于吴越。
据闻,当年“吴越王钱叔”因为其宠妃“黄氏”得子,遂计划兴建一座十三层高的砖塔,以八万四千卷佛经,为“黄氏”祈保平安之用。
故,雷峰塔;又名“黄妃塔”其实一个男人;若非对一个女人存有极深极深的爱,怎会不惜斥用巨资为她建塔祈保她平安长命,安享天年?也许还巴不得她早死早着,好让他快些续弦再娶!
故而,雷峰塔,也是一个痴情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作出的承诺!
讽刺的是,传说这座雷峰塔下,却埋着一个惨遭最爱出卖的可怜女子——白素贞,她与“黄妃”的际遇,直如天渊之别,相距甚远雷峰塔自建成至今,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也经历了数度修葺。
据说,最后一次修葺雷峰塔的时间,约在百多年前,大概是在法海和尚把白素贞收在雷峰塔底的前后……
这次修葺,传闻是由一个不明来历的神秘团体斥资,究竟这个不明来历的神秘团体,会否也和白素贞有所牵连?
经过这次神秘的修葺后,雷峰塔,又会否仍是原来的雷峰塔,抑或,它己变为一个为保盂钵而满布杀机的——陷阱?
残阳如血。
当黄昏的残阳映照在雷峰的塔的时候,当雷峰塔浴在一片血红里的时候……
一道剑光忽然划破了长空,沈浪还有火莲来到了雷峰塔塔顶。
“主人就是这里么?”
火莲问道。
“嗯,就是这里。这就是雷锋塔。你有发现什么神识波动没有!”
沈浪笑着问道。火莲现在的神识比之沈浪要强,所以沈浪才会问火莲。
“没有什么都没有查到。”
火莲否定的说道。
“没有!”
沈浪眉头一皱:“难道这白素贞的元神已经消融了么?”
随着这一声疑惑,沈浪的身子却是已经进入了雷峰塔!一层又一层的查探,经过细心观察,发觉这座十三层的高塔,除了每一层四壁都钉着放满佛经的桃木书架外,内里并无其余器具,一片寂寥空洞;沈浪甚至找不出任何半点机关的蛛丝马迹。这塔里面此时出了沈浪以外子在没有其他人。
“主人,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嘛,这里哪里有什么元神气息啊。”
火莲传音道。
“怎么会是来错了呢!我敢肯定就是这里,只不过我也不记得这机关到底在什么地方了。我以前要是知道我会来到这个世界的话,我当时一定仔细的速度风云!”
沈浪说道。
“嘻嘻……”
火莲嘿嘿一笑:“主人要是知道会穿越到这里,怕是会准备很多东西吧。”
“那当然了。早知道会穿越。这不好好的整顿一番才怪。这穿越最重要的就是知识和力量了。还好我沈浪这知识和力量都不差,要不然还不被风云里面的这些牛叉人物给拍死了。”
沈浪笑着说道。
沈浪和火莲边聊边找着所谓的机关,从第十三层到第一层,每一层沈浪都仔细从查看了一下,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第一层,就连地板都差点被沈浪给撬了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地面的石质甚为坚固,地下并不似是空的,也不像埋着什么东西。
“还是什么也没有啊。难道这白素贞的元神真的消融了。我看主人你这一次怕是白来了!”
火莲说道。
“乌鸦嘴,我可不相信这白素贞的元神会那么容易的就消散了。一定是隐藏在什么地方的。在哪里呢?”
沈浪疑惑的抬头看天,这一看沈浪眼中闪现出一抹精光。
塔顶!对啊!自己咋那么笨呢!这雷峰塔的机关可不就在塔顶么!
“主人你找到了。”
火莲看沈浪这么高兴疑惑的问道。
“嗯!最宁静的地方大都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或许只因它欲分散人们对某个重要地方地注意才会引人注目;故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未必是关键所在。所以一直传言白素贞是埋于塔底,极有可能是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可能,真正关键所以,会在与塔完全相反的——塔顶。”
沈浪笑着说道。
“嘿嘿。还不是主人你自己马虎了。这么明显的地方你都没有看见。”
火莲着说道。
“小妮子,你又打趣你主人是吧。”
沈浪坏笑一笑。火莲一见不妙当即从沈浪的肩头弹射了出去。
“嘻嘻……主人你抓不到!”
火莲笑嘻嘻的声音传入沈浪的脑海。
“抓不到!你看主人我抓不抓得到。”
沈浪说完电射而出,向着火莲追击了过去。
两人打闹着,很快就来到了塔尖。
来到雷锋塔塔顶,那个以四面三角瓦顶斜斜砌成功塔顶!
沈浪的嘴角挂起了一抹邪笑。找到了,果然是这里。
但见在塔顶其中一块瓦片上,深深刻着十六个草而苍劲的字: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看着这明显是才刻上去没有几天的字记,沈浪疑惑的。难道有谁知道自己回来这里么?难道自己还被他人给算计了!
摇了摇头沈浪也不多想,看着那个粉雕玉琢的柱形塔尖,不由分说以双手紧握塔尖,尝试向左一扭,顷刻之间“轧”的一声……
开动了!雷峰塔内遽地传出沉沉的“轧轧”声,整座雷峰塔俨如一座机关,机关终于启动!
四块三角的瓦顶突如四道活门,全向内倾,塔顶的支架与塔尖则仍维持原位;沈浪脚下迅即一空,再无依藉,身形逼不得己向下直堕。轩辕剑在瞬间出现在沈浪的脚下。
此时塔内每一层的地面,早已如两扇活门般向下翻倒,这些地面,尔全部可以活动,而那个塔尖,正是机关枢钮!
沈浪身形堕至距地面五丈之示,赫见塔底的地面竟然向左右两边缓缓张开,中间露出一条丈阔的石隙;原来塔底坚实的地面,亦可以移动?
当即想也不想,沈浪就想着里面飞行了进去。
刚一飞进去,赫然发现这是一个山洞,一个非常深的洞穴。一直向前飞行,沈浪终于穿出了洞口,随着洞口的穿出,沈浪又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地洞之中。
只见这里是一个比上面那个洞更广阔逾倍的庞大地洞,他更同时瞥见在这地洞的四壁有七十二个洞口,而离他脚下的地面正刻着一个一丈阔的圆圈;若以他此时下堕之势,势必会跌到圆圈之上。
看着圆圈,沈浪嘿嘿一下,不用多看沈浪就知道这必然是一个机关。寻常人就是破解了机关从上面滑落下来也必然落入这个圆圈里面,不过既然来到这里了。自己也必然要破了这机关才行,当即从飞剑上落了下去,这一落下去,周边忽然轰隆隆的巨响了起来。
雷峰塔底的机关,正是用来对付他这类敏捷的人物!
能够滑至这里而不死,绝非泛泛之辈,设计塔下机关的人想必早已料到,故设计得亦异常聪明,他设下了一个很有趣味的布局!
如果来人安安份份的落在圆圈之内,也许一切将会没事,他大可在圆圈之内享受片刻歇息,再细观那七十二个洞口,到底那个会是通向真相之路。
可是,若来人绝顶聪明,敏捷地选择落在圆圈之外时,那……
“轰隆”一声撼天巨响!偌大的山洞遽然发生一阵地动山摇,宛如即将崩塌似的!
七十一声“轰隆”之声!
沈浪的游目四顾七十二个洞口,只有一个洞口没有传出“轰隆”之声,而这个洞口之上,正刻着“白素贞之墓”五个小字!
白素贞之墓?
沈浪的嘴角带起一抹坏笑,终于找到了!
与此同时,其余七十一个洞口的“轰隆”声已愈来愈响,愈来愈近,沈浪还不及展身纵向“白素贞之墓”那个洞口,霍地,其余七十一个洞口闪电滚出七十一颗巨石!
七十一颗径阔一丈的千斤巨石,从四面八方向困于核心的聂风滚去,眼看势必把他辗成肉酱;同一时间,偌大的洞顶赫然亦射下无数森寒短剑,剑密如雨,纵然沈浪能及时跃身这所有巨石之压,也势难避过无数迎头刺下的短剑,这一回他当真上天无路,落地无门!这果然是一个必杀的——机关!
他惟一的结局,一是变为肉酱,一是变为刺胃!
然而,设计这个机关的人虽已相当聪明,但好像还不及沈浪聪明!因为设计这机关的人似乎没有想过,这世上有着修真者的出现。
沈浪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些滚来的巨大石头而已。
随着一颗巨石的滚近,同一时间,“隆”然一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七十一颗巨石浩浩荡荡的向着沈浪的身子撞击而来,誓要把沈浪给压成肉酱。
那所发出的震撼力与巨响把山洞亦激荡簌簌摇动,而此时“叮叮当当”的铁石碰击声也响个不绝,机关中所有利剑已如雨插下。
好一个必杀机关。
沈浪冷冷一笑,轩辕剑动了!只见紫色的光华忽然闪现,周边的巨石还有箭雨在瞬间被轩辕剑给全部消灭。
那巨大的石头只是一刹那间就变为了碎末!神剑之下,岂容巨石撒野!漫天箭雨也被轩辕剑的剑芒纷纷给扫荡干净。
刚才还震动的山洞,只是瞬间就变为了平静。修真者远不是凡人的机关能够困住的。这神的手下虽然都是高手,可是在沈浪的眼中这些机关根本也算不得什么。

第81章
随着机关的破去,沈浪冷冷的扫视了周边一眼,接着向着那个刻着白素贞之墓的洞穴走入了进去。
穿过洞穴,进入里面,沈浪发现这个洞的所有洞壁,皆被人刻上无数密密麻麻的字。
仔细一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字,原来仅是反反覆覆的四个字我!很!后!悔!
看着这“我很后悔”沈浪笑了。这雷峰塔刻上我很后悔的不会有别人一定就是那法海和尚了。
虽然这洞穴无比的黑暗可是在轩辕剑光华的照耀下,却并不显得黑暗。看着旁边石壁上的一个火把,沈浪当即将其给点燃了起来。
随着火把的点燃,这漆黑的洞穴再次大方光芒。
沈浪的目光此时落在此偌大的地洞内其中一个光线无法照及的角落。这个角落虽是一片漆黑,惟隐隐约有些东西。走进角落,赫然刻着——————白素贞之墓!
这五个字刻在一副石棺之上。
一副枯骨颓然坐在石棺之旁,枯骨所披的是一袭僧侣袈裟,袈裟上挂着一块色泽润白的玉佩,玉佩之上,赫然刻着两个斗大的字一一“法海”看着眼前的一切,沈浪摇了摇头,这法海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没有多打量法海的枯骨,沈浪的目光停留在了这个角落的那片洞壁之上,在这个洞壁之上,竟然刻着一段冗长的壁文,这段壁文明显也是以指刻成,分明亦是法海的笔迹……
而且这段壁文,也记载了一个谜底,盂钵的谜底!
谜底,原来是这样的……
“贫僧法海,本潜修于镇江金山寺,以证悟菩提为终身目标,更以赞研上乘武学为己任。
一日,一个自称为‘神’的汉子往寺中求见贫惜,并欲招揽贫僧为其门下,贫僧向来与世无争,遂婉言推拒,岂料这位施主一言不发,便向贫僧攻击,为了自卫,贫僧遂与之比试,想不到此一比试,竟试了一日一夜方才罢休……
贫僧最后终于落败,实在不得不佩服这位施主武艺盖世无敌,惟纵然惨败,贫僧亦宁死不屈,决不会屈居于其门下,谍料这位施主并不杀我,反冷冷吐出一句:‘法海和尚,你们出家人向以济世助人为己任,但你们终年躲于深山,如何济世?如何助人?’贫僧闻之一时哑口无言,这位施主又道:‘你知否如今天子驾崩,群王争位,烽烟四起,民不聊主?你们这些蠢秃驱只懂躲在龟壳内做人,有否想过废去这个混乱皇朝?废去帝制?就让百姓此后各自为主,自供自足,大家平等待遇,绝无帝民之别,岂不快哉?’贫僧听得目瞪口呆,皆因这位施主所言实是一个理想的人间,然而废去帝制谈何容易?
惟就在贫僧踌躇之际,这位施主又道:‘废帝让万民自立,这个重任必须委于良材。冷眼横顾苍生,除了我’神‘五人外,试问谁可担此重任?我保证,他日若能废除帝制,必会悄然引退,让庶民自主!
不错!这位自称为神的施主不但武功盖世,才智与见解亦是超卓不凡,贫僧终于心服口服,甘心臣服于其麾下,成为其‘搜神官’的最高执法长老。
可是加入搜神宫后,贫僧才逐渐感到不妥,神当初的一番说话,似乎言不由衷,他的野心其实比寻常君皇更恐怖千倍;他有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理想,他要成为统治中土、统治五湖四海、统治天上、地下、人间的一一神!
同时贫僧更发觉另一个可怕的事实;神竟然悟得两种上乘武学一一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可以长生不死:他将永无休止地扩张他的野心与统治!
可惜此时贫僧已无法脱离搜神宫,因为神以我金山寺一千僧侣的生命为协,若我违抗他的命令,金山寺将被夷为平地,一僧不留!
贫僧惟有继续这无奈的生涯;终于有一天……
神与我一起遍游四海,原欲为搜神宫找一个合适的分坛,最后,我俩在雷峰塔下发现不少巨大的天然地洞,这确是一个喜讯!
然而与此同时,我俩又发现最低一个地洞,有两道自然形成的天险,这两道自然天险在这洞中互不相容,只要一触即发,西湖必会水干,半个神州亦必大难临头!
幸而在两道天险之间,不知何故,竟然又放置着一颗奇异的石;这颗奇石晶莹生光,阻隔若两道天险相碰,因此神州大地才一直得亨太平。
我和神苦苦的在洞中观察了半天,终于明白,这颗奇异的石,极有可能就是古老相传女娲丢下凡间的最后一颗石——神石!
也许,若冥冥中真有女娲的话,那女娲把这颗石丢在这里,她的目的,也本为阻止神州会发生一场严重的天灭而已。
传闻这颗神石更可炼成一件超级武器:神本来见宝心起,但若拿去此物便会殃及神州,一时间亦不欲过于妄为,再者因为发觉雷峰塔:“有这两道自然天险,此地亦不宜再辟作分坛,神遂与我无功而回。
此事以后。一直皆相安无事,直至……
神的女儿白素贞恋上美少年许仙,神绝对不容流着神之血的女儿,爱上这样一个凡夫俗子,于是使命我速去把她召回,贫僧虽觉情爱本属私人之事,而且白素贞也是一个长久欠缺人间温暖的女孩,可是最后还是逼不得己,奉命去了。
只是事情并不如想像中的顺利。白素贞的武艺已出奇地非同小可,即使向来被公认为在搜神宫内,武功仅次于神的贫僧亦犹有不及,大败而回。
神遂赐我一件他自称是天地间最利害的超级武器‘盂钵’,要贫僧一举残杀白素贞。
我不虞神居然会丧心病狂至此,竟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亦要杀,惟碍于其威,最后还是俯首从命。
可是,正当我接过盂钵之际,我登时给吓呆了!但见手中所接的盂钵晶莹生光,这光似曾相识,贫僧立时记起,这盂钵就是神石!
神直认不讳,并说毋庸慌张,因为他曾再细心观察那两道天堑,纵然取走神石,纵然让两道天险正面硬碰,只要能在一个月内将神石放回原位,一切又会回复原状!
斯时他把神石炼成这件超级武器已有五天,神于是叮嘱我快带孟钵往杀白素贞,再把它带回来给他放回雷峰塔下的原位,我心知事态不妙,为免苍生受惩,惟有日以继夜赶路往杀白素贞。
惟是,要贫僧亲手残杀这样一个立志走自己爱走的路、至情至性的女孩,真足无法下手。于是在百筹莫展下,我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
我把许仙掳口镇江金山寺,并威逼利诱,给他两条路!
一,就是死!为坚守对白素贞的爱而死。若他真的选择这条路的话,我会敬他是一条汉子!
二,就是白素贞死!我给许仙那件天地间最利害、即使握在平凡人千中也能发挥威力的盂钵,若许仙不想死,那他就必须依我计划偷袭白素贞,把她——杀!
这两条路虽然都是很决绝的路,但,其实贫僧这样做,是间接给许仙一个逃生的机会,只要他假言接受杀死白素贞那条路,再与其会合后把盂钵交给她,这时,她便可以盂钵和神交换一条生路,而贫僧亦有藉口可以不杀她!
这才是一石二鸟的方法!
许仙果然如我所料般选择了盂钵,我满以为他一定会把它交给白素贞,那一切便好办了!
但,随后的事,全都事与愿违……
他居然真的害怕若不顺从我的说话去做,你会杀了他,所以,他真的以盂钵偷袭素贞!
天!这天杀的许仙!我错看了他!素贞也错看了他!
我本来一直在暗中窥视,当我发觉许仙真的如言要偷袭素贞。真的要以盂钵从后砸向素贞的脑后时,我连忙欲扑出阻止,因为这本非贫僧所愿!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隆”的一声!盂钵已结结实实的砸在素贞后脑之上,那声巨响,足以证明盂钵是天地间最利害的武器!
素贞并没有即时死去,她只是幽幽的回头,定定的看着仍站站持着盂钵的许仙,目光中竟然没有诧异、责怪,只有一种万念俱灰的心死眼神,对许仙说了一句最后的话:“为你,我甘愿……粉身碎骨!”
此语方歇,她终于倒地死了!死状更异常恐怖!
我看着地上素贞这个离奇异常的死状,亦不禁岂在当场。我的脑海,也在反覆地思索着适才素贞那丝万念俱灰的眼神,我猝地恍然大悟,以她这样一个绝世高手,她其实早应听见许仙在她身后偷袭。
她是早知道的!但,她为何不立即转身阻止他?她为何任得他向自己砸下去?
我想,她的心一定也和贫僧一样,很想知道许仙会不会真的砸下去,所以,她以性命来赌一赌!
若他真的宁死不屈,那她今生便赢取了一段真正的爱情!
若他真的砸下去的话……
那,她更无法接受这个真相,她宁愿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上,宁愿‘血本无归’,一了百了,也不愿千年万年的抱憾下去!
可惜赌注实在是太大了,她终于赔上了自己本来长生不死的生命……
许仙并没再看素贞在地上的恐怖死状,不知是因为她的死状实在过于恐怖,他不忍卒赌?还是他惭愧得无法再看?
他涎着脸,恭敬地向我奉上染血的孟钵,那盂钵,染满了素贞痴情的热血……
我瞪着许仙,瞪着这个俊美的、虚有其表的人间玩偶,我真想一掌杀了他!
但我最后井没有这样做!我想,白素贞虽然已知道了许仙的心,不过她必定不想自己深爱的人被杀,我,何妨成全她?
我放过了许仙。
我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并执拾了素贞的尸首,再安然拿着盂钵回去:只是当神接过孟钵之后,我开始发觉,神原来井没有把盂钵放回雷峰塔下的意思。
已是无敌的他,居然还想把盂钵一一据为己有!
贫僧当下大急,慌惶进谏:‘这怎么可以?盂钵只应天上有,它本来并不属于我们搜神宫,我们好应在用后把它放回原来的雷峰塔底,否则如你所言不出一月,西湖必将水干,整个神州大地恐怕有大半地方会被殃及,生灵势必遭受涂炭……’神却道:‘这与我何干?神州若真的天翻地覆,更有助我统治它,而且得到盂钵,我更是如虎添翼!’他疯了!我早该想到,连亲生女儿也可杀的人,怎会顾虑苍不得生安危?
我无法可以说服神,椎有赶回金山寺,向全寺逾千僧侣说明始未,并乞求他们急赴搜神宫;终于,金山寺所有僧侣为救苍生,与我一起守在搜神宫大殿之上,向神诵经,希望能感动他放弃盂钵。
然而神不啻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神,我们不眠不食吟了三天,他依旧无动于衷,我们别无他法,惟有坚持与他对峙下去。
惟贫僧身怀绝世武功尚可久持,其他僧众武艺平凡,在不眠不休不食地吟了十日十夜之后,众僧终于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一同气尽而亡!
千名僧侣,千口鲜血,霎时流通搜神宫偌大的殿堂,似要化为两个“慈悲”的血字。这下子,神看着千僧为救世人所豁出的生命和血,似乎有些微感动。其实他即使没有盂钵,也有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根本已可盖世无敌,他终于答应让已气息衰竭的我把盂钵放回雷峰塔下,并立下重誓,绝不会再向盂钵沾手。
只是,神有一个条件……
他说,既然他得不到的超级武器,他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到,他命我设计一个必杀机关,以防任何人等闯进雷峰塔下夺取盂钵,并要我在机关大成之日,与机关一起殉葬,以泄他因我违逆他旨意之恨!
为泽苍生,其时我己不及细思,连连头唯唯称是,于是立提盂钵赶回雷峰塔,把它放回原处,跟着便开始设计机关。
这道机关,终在一年之后完成,而我的生命,亦应如言在此结束……
贫僧遂央求神让我把白素贞的遗体也移葬于雷峰塔下,只因我一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歉疚之情,即使贫僧死后生生世世不能成佛,也要永远守护她的遗骸,以作补偿……
神答应了,我遂在临别之前,向其他搜神宫门众留下一句说佰:“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这句话说其实是一句忠告,贫僧之意是忠告他们千万别要贪图雷峰塔下的盂钵,若他们真的要闯雷峰塔而又成功的话,那,当雷峰塔内的机关全向下倒之时候,当他们发现白蛇的尸首之时,当盂钵将成为他们囊中之物之时,西湖亦势必水干,而且再没江潮,神州即将大难临头……
我不知道他们会台听我的忠告,我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去制止一场浩难。接着贫僧便前来此雷峰塔下最底之处,把素贞的尸骨安放任先备好的石棺内,这个石棺之内,有一条通向盂钵所在的惟一通道,然后我便坐下反覆思索,这次思索……
是贫僧一生最后的一次,也是最悔恨的爪!
我很后,只因我的一生,比平凡人的一生干了更多错事……
当初,我实在不应误信神的说话而加入搜神宫,妄想迅速改变人间的帝制;更不应与神一起找出盂钵这个祸端,更不应往杀白素贞……
我撤底的错了,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自杀于此,以弥补我的罪过。
书此壁文,只因百年千年之后,若有能人豪杰能破此机关进至这里,那盂钵已非其莫属,只望他能高抬贵手,放弃盂钵,那苍生与贫僧生生世世亦不胜铭感。
别矣,苦难人间,我佛慈悲……法海绝笔”“主人这许仙还真的是挺可恶的,这这样的事情他都能够做出来,简直就不是人。”
火莲看完石壁上的符文后愤愤然的说道。
“这许仙在传说当中就是一个小白脸的存在,你又何必多想。”
沈浪笑着说道。
“我只是为这白素贞抱不平嘛。她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啊。”
火莲说道。
“所以我们才来解救她不是。”
沈浪坏笑着说道。、“咯咯咯……”
火莲娇笑一下不再言语。
看了一下火莲,沈浪走到了石棺的旁边。将石棺揭了开来,当石棺揭开刹那,沈浪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惋惜,同时又有着一丝的欣慰。
石棺之内所放着的,是……
石棺之内所放着的,怎算是一具尸骨?
但见石棺未端有一个三尺丁方的洞口,这个洞口,相信便是法海所说的,能往盂钵所在的入口。
然而,白素贞的尸骸在哪?
白素贞的尸骸,原来在石棺前半端,那个透明的水晶盒子内。
沈浪知道,那就是所谓白素贞的尸骸!
但那怎能算是尸骸?枯骨?难怪法海说白素贞的死状如何恐怖了,因为,眼前的水晶盒子内,只有无数一块块寸许大小的枯骨!
原来,白素贞真的为了许仙,被盂钵击至——粉身!碎身!
这亦正是“雷峰塔倒,白蛇出世”的话中含意,白蛇的枯骨终于再次面世了!
好可怕的盂钵!好可怕的超级武器!能够一击便把白素贞这样一个超级高手轰至粉身碎骨,力量之巨当真非同小可!
而随着这石棺揭开的瞬间,沈浪感觉到了一股神识的波动,虽然这股神识波动很弱,可是沈浪依旧清晰的感知到了。而,这神识波动的来源不是其他的地方正是这水晶盒子里面。不过这一丝神识波动已经太虚弱了,竟然比当初见到无双恋时还要虚弱。这缕神识赫然处在了消散的边缘之上。
没有丝毫的迟疑,沈浪的手中快速的打出了几道印诀!随着印诀的打出,那水晶盒子忽然发出耀眼的光华,接着一道虚无的身影忽然从盒子里面升起。
看着那人影,沈浪轻轻的笑了。白素贞!这就是白素贞!
“为什么要让我从寂寞中苏醒了过来!”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人影中传出。这是一记神念,只有拥有神念的人才能够清楚的听到。

第82章
“因为我不想你就那样的消散在天地之间。”
沈浪笑着说道。
“我消失在天地之间有人什么不好,我早已经厌倦了这世俗。”
白素贞幽幽说道。
“只是一时的出错又何必那么伤感,这世界是美丽的,你不要因为感情的悲痛就随意的放弃自己的生命。”
沈浪说道。
“生命?我还有什么命。如今我的样子早已经不在是生命的存在。”
白素贞说道。
沈浪摇了摇头道:“不!你说错了。你依旧还是生命体。如果不是生命,你会有思想的存在么。”
“我这样还是生命?”
白素贞疑惑的问道。
“当然,你现在只是元神状态而以,如果不马上的稳固你的元神,你会真正的失去生命。”
沈浪说道。
“失去就失去了吧。”
白素贞语气飘渺的说道:“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当他攻击我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就已经死亡了。虽然不怪他,可是我怪我自己,为什么要将他给牵扯到这一件事情中来,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根本就不会被法海给控制,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白素贞的话语中说不出的自责。
“你太善良了。你怎么能够将事情堆在自己的头上呢!有的事情你不明白的。不是我说你,一个男人如果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放弃了自己的女人,那么他根本就不是男人!不要用人心来指责。我说的都是事实。这许仙根本就不值得你那样做。”
沈浪摇摇头说道。
“不……我相信他,我相信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毕竟是一个凡人,当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白素贞柔声说道。
沈浪盯着这一个善良的女子,她真的很善良。如果换了是自己,沈浪知道自己一定会让对方生不如死。沈浪最痛恨的就是背叛。不管是什么理由,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会让你就这样的消散,你跟着我走吧。”
“你是何人,为什么知道我的存在。”
白素贞盯着沈浪好奇的问道。
“我叫沈浪!为什么知道你的存在,恕我不能告诉你。”
沈浪笑笑说道。
“沈浪?虽然你不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知道我的存在,不过我依旧要谢谢你。谢谢你的好意。你走吧。就让我这样的去吧。我厌倦了生活,我并不是圣人,我不想要在去感受世俗的一切。”
白素贞真挚的看着沈浪说道。
“我知道你是怕面对曾经的一切,可是我让你走,并不是简单的让你跟我走,我是要让你重生。”
沈浪说道。
“重生?”
白素贞讶异的看着沈浪。
“是的重生,以另外一幅面容重新开始。”
沈浪说道。
白素贞摇了摇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不想!换上另外一种面容,我还是我,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沈浪听后眉头微微一皱,白素贞是彻底的不想要在复活了,看来这许仙可真的是伤透了白素贞的心。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只能强制性的带你走了。”
沈浪说道。
“你怎么能够这样!”
白素贞的脸上出现一抹嗔怒。
“因为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沈浪说道。
“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救了我,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白素贞说道。
“谁说没有好处的,我要让你做我的女人!”
沈浪笑着说道。
“我做你的女人!你……”
白素贞满眼都是不解的神色。她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做你的女人的,你还是不要浪费心思了。”
“这可不一定!你现在说这话实在是太早了。跟我走吧,我不想动手。”
沈浪说道。
听沈浪这样一说,白素贞幽幽一叹:“你为什么非要这么逼我。难道你想要让我丧失对你的最后一丝好感么!”
“与让你消失在天地之间相比,我宁愿你恨我。”
沈浪正色说道。
白素贞盯着沈浪的俊脸,她的眼神挣扎着,最后再次轻轻的一叹,白素贞并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她却清醒的感觉到了他的强大。正是因为感觉到了他的强大,白素贞此时才不知道怎么办。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神秘的人存在。
这人竟然能够如此清晰的查探到自己,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就连自己的父亲,神当初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一种形态的存在。难道眼前这人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强。
而且这人肩头的那个不之名的宠物也给了白素贞强烈的冲击,因为她感觉到那个宠物竟然比眼前这个人还要强大,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的强大!
正是因为知道沈浪他们的强大,白素贞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能抵抗什么。此时除了跟着她走外她也做不得什么。
白素贞幽幽的看着沈浪她柔声道:“你为什么非得如此的逼我!”
“不是我逼你,而是我必须如此,让你如此的消散在天地之间我可是绝对做不到的,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元神极度受损,看来是我小看了孟钵的威力,那东西竟然能够伤及灵魂不简单啊。”
沈浪感慨的说道。此时他对于那孟钵可是有着强烈的兴趣,能够伤及灵魂绝对不简单。
白素贞看着沈浪这幅摸样当即也明白看来自己是不能改变什么了。自己除了跟着他走外就只有动手一条路。可是对方能够如此自信的说,那就说明对方根本就不怕。
“你这样做我真的会恨你的。”
白素贞柔声说道。
“恨吧,只要你能够清晰的记住我就行。这恨不就是爱的另一种体现么!当你越来越恨我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我。”
沈浪坏笑着说道。
白素贞诧异的看着沈浪不明白他为什么也这样的想法:“你想要让我怎么跟着你。”
“你的元神如今受损,又没有肉体的存在,确实是个麻烦,想要让你重生就只有夺舍一条路了。不过看你的样子怕是不愿意夺舍吧。”
沈浪说道。
“夺舍?什么意思?”
白素贞疑惑的问道。
“就是让你占据其他人的身子。”
沈浪说道。
“这怎么可以!”
白素贞连忙摇头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如此就要耗费些时间了,如今除非给你炼制一幅身体,要么你就只能修炼成散仙了。不过你如今元婴都没有成就,这想要修炼也是一个麻烦。”
沈浪皱眉说道。此时他才发现想要救助一个元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成就了元婴还好,这没有成就元婴,又不愿意占据他人身体的还真不好办。
“主人,你让她进入里的心神不就行了!”
火莲忽然出声说道。
“哦?什么意思?”
沈浪疑惑的问道。
“笨啊主人,这元神不是可以合集双修么,你让她住进你的紫府里面,和你的元神住在一起,不就可以救助他了么。这样还可以省去你不少算计不是。”
火莲说道。
沈浪一听眼中放出一抹精光嘴角当即带起了一抹微笑:“好火莲主人我爱死你了这样的事情都能能想出来,不亏我一番教导。”
火莲听后轻淬一口,娇嗔道:“又说肉麻的话,主人你讨厌死了!”
“我真的讨厌么!”
沈浪坏坏一笑。当即也不再理会火莲而是对白素贞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占据他人的身体,那么你先进入我的身体吧。”
“进入你的身体?”
白素贞神色一讶;“这怎么行?”
“这怎么不行,我又不怕你占据我的身子!我这幅身子可不是谁都可以占据的。”
沈浪说完当即告诉了白素贞一个功法。一个进入他人的体内的运用。
“这真的没有问题么?”
白素贞疑惑的问道。
“当然没有,来吧!”
沈浪说道。
白素贞看了沈浪一眼,接着幽幽点点头,自己现在也只能按照对方说的去办了。当即身子化成了一道流光进入了沈浪的体内。
随着白素贞元神的进入,沈浪和白素贞同时一震。就在这时耀眼的光芒忽然从沈浪的身子散发了出来。
轩辕剑再此时忽然爆闪着光芒!
“不好!”
沈浪大惊,赶忙制止了轩辕剑的波动。就在这时,一道彩光闪出,雪妍的身子忽然出现在了沈浪的身边。
此时雪妍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的责备:“沈浪你在做什么?”
“你怎么出来了?”
沈浪看着雪妍疑惑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出来了。你告诉我你在干什么?你竟然让其他的元神进入你的身子,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沈浪从来没有见过雪妍如慎重的神色。
“不关主人的事!是我叫主人那样的。”
旁边火莲忽然用神识传音道。
“是你?火莲难道你们麒麟一族的传承记忆没有这方面的提升么!”
雪妍瞪着火莲责备的说道。
“有啊,可是雪妍姐姐,进入主人体内的又不是有野心的修真者,不需要那么注意吧!”
火莲说道。
“没有野心的修真者?”
雪妍此时神色一呀。其实雪妍本来一直都在轩辕剑里面。这轩辕剑,因为认主的原因,和沈浪算是心灵相通的。刚才沉睡的雪妍忽然发现了一丝危险的波动,竟然有元神进入了沈浪的身体,而且还是他自己放任的,雪妍当即就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要灭了那元神。没想到竟然被沈浪给阻止了。
“嘻嘻,雪妍姐姐,你误会了。刚才进入主人体内的只是一个金丹期的元神而以,她根本就不是修真者。她的元神受创,所以火莲才会让主人将她的元神给收入了体内!”
火莲接着将白素贞的一切都告诉了雪妍。
雪妍听后眉头一皱道:“原来是这样,既然是这样,那和我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元神双修到也是不错的办法。如此倒是我错怪你了。”
雪妍听后对着沈浪歉意的一笑。
“你刚才说白素贞的情况和你一样,也就是说你也能够合集双修呢!”
沈浪看着雪妍说道。
雪妍听后那化形的俏脸忽然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没有,我什么也没有说,我继续沉睡去了,沈浪你好好努力吧。”
雪妍说完消失在了沈浪的眼前。

第83章
看着雪妍如此的消失,沈浪的嘴角带起了一抹坏笑,看来还真的是让自己给猜对了。这雪妍怕是可以和自己元神双修的吧。
“咯咯咯……主人你还是不要多想了。雪妍姐姐和你可是不行的,就算是雪妍姐姐同意,你也受不了。你的元神和雪妍姐相比实在是差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进行元神合集双修,除非你的元神突破到了仙人的层次,否则啊,你也只能想两下。”
火莲娇笑着说道。
“仙人才行?我说火莲你也不让你主人我多YY两下。”
沈浪瘪瘪嘴郁闷的说道。这修炼到仙人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行呢。
“嘿嘿,这就要看主人你自己努力了。就像你说我一样,这不提升实力怎么行。你想要得到雪妍姐,就只能你自己努力了。要不然啊,你只有自己看着。”
火莲嘿嘿憨笑着。
沈浪轻轻一叹摇了摇头,当即也不去多为雪妍的事情着想,反正现在也只能看的见吃不到的。
心神一动沈浪就像自己心神沉侵在了紫府里面!心神一动之间,当即感受到了白素贞的元神。
此时的白素贞正茫然的处于段誉的紫府之内!
光芒一闪,沈浪的元神在体内化身成为了一道人影。
白素贞幽幽的看着沈浪;“你进来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有的事情要告诉你而以,因为你现在元神虚弱,所以只能在我的体内说道我的真气滋养。现在我传授给你一些东西,你在这段时间就好好修炼吧。”
沈浪说完不待白素贞反应。一道亮光就已经直接融入了白素贞的元神里面。
白素贞的眼神瞬间一变,震惊的感受着段誉传过去的大量讯息。
“修真界?修真者?竟然还有如此神秘的世界存在。”
接受完那巨大的讯息,白素贞轻柔的感叹一声。“神?爹爹你好傻,你那样又怎么算的上是神!”
白素贞飘渺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传我这些东西呢?他们对我又有何用?”
白素贞疑惑的看着沈浪说道。
“问那么多过干什么?我刚才不是说过来了。我要你成我的女人。”
沈浪霸气十足的说道。
白素贞再次听得沈浪的话语她的眼中依旧写满了疑惑:“以你这样的本事,又何必非要牵扯与我呢。我消散于天地之间对你也遭不成什么损失,这天有的是美女,我这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以,并不值得你这样做。我真的会恨你的。”
“还是那句话,恨吧,不管你怎么恨我。你现在都已经注定是我的女人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你也都看见了吧。如今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可以说你都是共享的。我并不介意你恨我,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沈浪说道身子一闪消失在了白素贞的眼前。
白素贞看着沈浪的消失,眼中写满了幽怨,写满了迷惑,最终她只能轻轻的一叹。
此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改怎么办。学习这人交给自己的功法么?
不!自己不想要学习,可是自己不学习又有什么办法?就像这人说的一样,自己进入了他的身体就绝对不会再消散了。
既然如此,自己还是学习吧!
打量了周边空旷的场景,白素贞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对于她来说这孤寂的空间恰恰是她最需要的。
神识动荡之间,白素贞已经开始学习沈浪传授给她的知识了。当她开始学习的时候,她才深深的知道这功法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不可思议!
都说长生不老就是变天的存在,可是长生不老和移山倒海,上天入地,摧毁星球相比,灵魂万古不灭相比!这长生不老实在是太渺小了。那才是真正的与天同寿!
不断的吸收讯息,白素贞的元神慢慢的开始凝练了起来。沈浪体内的元神力量也在慢慢的影响着白素贞。
元神双修!此时当然不是元神双修,不过沈浪知道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主人你不准备强制性的将她给推倒么。”
火莲疑惑的问道。
“你跟着我看来真的是越学越坏了哦。你主人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可能会选择强制性的推倒。”
沈浪笑着说道。
“主人你要是纯洁,这天下就没有纯洁人存在了,人家的想法还不是按照你以前的行事风格所想的。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不强制性的推倒多可惜,你想要让她快速的提升实力,不也只有元神双修才行么,虽然你把雪妍姐学习的功法传授给了她,可是她如今毕竟只有元神啊,如果不进行双修,主人你以后的实力提升可是会慢下来的!”
火莲说道。其实最后一句话才是火莲的关键,她其实是在为沈浪的实力着想。
让沈浪将白素贞给收入自己的体内,火莲也是打的这个算盘。论修行当然还是元神双修来的最快了。
可是如今如果沈浪不和白素贞元神双修的话,那么起到的不是好作用,而是反作用了。
这体内忽然多出一个元神吸收力量,这根本就是负荷的存在嘛!
“你放心,你主人我是那么笨的人么?这元神双修你主人我当然是不会放弃的,不过也不能太心急了不是!这事情是一步步来的。我要让她心甘情愿的跟我双修。”
沈浪笑着说道。
沈浪此时和火莲都是进行神念交流的,所以白素贞并不能知道一切,如今沈浪让白素贞住进了自己的体内,那么他身上发生的一切白素贞也就多知道了。
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要隐秘一点好。因为认主的关系,沈浪和火莲本来就是心神相同的,就是不用神念。他们也能相互沟通。
“咯咯咯,主人你好坏,看来你是准备使用刺激方式了么。”
火莲笑着说道。
“嘿嘿!”
沈浪坏笑一下算是承认了。
“主人,我们去看看这孟钵吧,火莲现在对于这东西可是非常好奇的哦。我倒想要看看这孟钵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器。”
火莲说道。
“嗯,既然来到了这里,这孟钵当然是不能随便的放弃的。”
沈浪说道。说完沈浪就带着火莲向着一旁石棺的小洞跳落了下去。
就在沈浪跳入石棺的刹那他身体里面的白素贞忽然心神一震,当即在紫府冲沈浪的元神唤道:“沈浪你想要做什么?难道你想要将那孟钵给取走么。”
听得白素贞的传音,沈浪当即会过去道:“当然,如此一个超级武器我当然是不会随意的放过的。”
“你怎么能够那样做,你如果取走了这孟钵整个天下都会发生大乱的。”
白素贞正色说道。
“你还是没有仔细感悟修真者的手段,你还是努力学习我传授给你的功法吧。取走孟钵必然引来祸乱,可是我是修真者啊。这随便弄几个阵法不就行了。”
沈浪笑着说道。
听沈浪如此一说,紫府里面的白素贞当即不再出声了。
沈浪只是笑笑并没有什么介意。
身子一动间,沈浪已经滑过一条约为百丈长的通道,“唆”的一声!沈浪落在最底的一个地洞内。
足尖甫一着地,沈浪看着眼前的景象,嘴角那抹邪笑更加的浓烈了。
因为眼前正出现一幕令人无法相信的——奇观!
只见洞中深处的地上,蒙蒙胧胧有一片火红的光,红光虽亮,却始终不及红光之上那团灿烂眩目的白光!这团白光,把洞中深处的角落映照得犹如白昼。
“这就是女娲的神石?这就是超级武器——盂钵?原来这就是孟钵啊。主人这东西还真不错呢。这品级看来不低哦。”
火莲娇笑着说道。
“看了才知道!”
沈浪说完就向着前方走了过去。手一动,沈浪就已经将手插入了孟钵的豪光当中。
随着沈浪手的伸出,此时在一个神秘地方一个人的眼睛忽然发出了一抹精光。
***当人间的悠长岁月,一分一刻地如江水充去;这里的日子,却仿佛从未动过半分。
只因这里是——他的殿,神的殿!
神殿恍如冰雕玉砌,却长久飘漾着一片迷幻的寒气,冷清的地上跪着无数木无表情的人,他们尽向神殿尽头那道帷帐的方向跪拜,拜的,是帐帐的那条人影!
这里的每一颗石,寒如一颗冰;这里跪着的每一个人,静如互古已跪在这里的冰雕一般;他们的眼睛全是一片茫然,他们像是已经把自己的灵魂完全给了帷帐后的人影,他们像已没有了思想,没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们把灵魂交给了神?抑或妖魔?
而正稳终于帷帐后的那条人影,也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移动过。
据说,自百多年前他的女儿死后,他已没再步出帷帐半步,他为何要躲在帷帐后?百年岁月,他的面目到底变成怎样?这个疑问,已成为一个无人能知的谜语!
他正是这个搜神宫大殿的主人——神!
自有这座大殿开始,便有那道遮掩神真正面目的帷帐;那道帷帐,仿佛才是神真正的伴侣,仿佛直至千年万年后,仿佛直至这世界灭亡之后:这道帷帐仍会守在神的面前,忠心不二,“地老天荒”神在帷帐之后很久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不过,他今天似乎有点雅兴,他平素甚少张开的眼睛菲蓦地一睁,帷帐内仿佛会射出两道白光把殿内所有的人射杀!
他有一双魔幻迷离的眼睛!他的眼睛里躲着“妖魔!”
“时候……到了。”
他徐徐发出一声不像是人的声音,声音里也躲着“妖魔。”
甫闻他的声音,其中一个跪在地上的男人慌忙站了起来,跑到帷帐前,恭敬的道:“属下…不才,不明白神所说: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望…神…赐教!”
声音中还带着万分嗫嚅,原来这个男人和其他跪在地上的人不同,他还有可以害怕的灵魂,瞧真一,这个男人,竟是——“许伯!”
许伯!不知道这时沈浪看见会作何感想,这一次他和火莲可都算是看走了眼。
不过真的看走了眼么?这答案也只有沈浪和火莲知道。
“法智,你是最高执法长老,也是法海第三代传人,怎么变得和法海一般唠叨?”
啊!法智?原来许伯是法海的第三代传人?这个法智闻言已满脸通红,觊腆垂首。
“不过,念在你多年忠心,我,姑且回答你的问题……”
神接着道:“时候到了的意思,就是如今,你已可把那人引来见过了……”
“神……真的要把那人给引过来么,那人真的是小姐五年前见到的人!”
法智问。
“晤”神淡然沉应,声音中散发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仪:“我穷尽百年心思,终于练成了一股比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更为利害逾倍的力量,一直都想要找个人传下去,五年期那孩子回来告诉我说,这天下既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年轻男子,那一刻我就对他有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我就有种感觉我因该把这东西传给此人……从此这人竟然已经得到了超级武器孟钵,那么我的决定就不会再更改了。”
此语一出,法智当场为之咋舌,他简直无法相信!神居然又已或是更强力量?而且他深谋神绝对不会单单是如此想法。
不!这一定不是神的真正目的!他每做一件事,一定还有另外一更可怕的目的!
“法智,你为何突然如此沉默?你不信我会那样做?”
神在帷帐内徐徐问。
“属下……不敢不信,只是神要传给那人的新力量,到底会是甚么样的力量?”
帷帐后的神闻言遽然一笑,他今天终于第一次笑了:“呵呵,好!那我便告诉你吧,反正也是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我要传给那人的那股力量,唤作——”
神说到这里又顿了顿,再一字一字道:“摩!”
“诃!”
“无!”
“量!”
***********神魔故事。
传闻,远在很久很久以前,“神”、“魔”、“人”本是和平共处。
后来,人的文化愈来愈是进步,人也愈来愈有智慧,生活环境也因智慧激增而渐呈富庶,庶的后果是容易导致某部分人穷奢淫逸,穷奢淫逸的后果,则是必须扩展自己的疆土,以图争取更多的物质及快乐。
于是这部分人的贪念不仅祸延人间,也开始侵入地底下的魔境,那属于魔的地方。悉数制服,而且为杜绝那些人伉念所宾后患,索性一人不做二不休,反过来入人间,原是一片和谐的世界,一旦起了纷争,天上本来喜好和平的众神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们惟有急赴人间铲除群魔,终于,双方昔战百年,群神大胜。
众神天性仁慈,因然不会杀绝群魔,仅命他们居于更深一层的地底,要他们不见天日便作罢。
但归根究底,祸端本由部分人的野心而起,群魔纵败亦不甘心,故在临下更深一层地底前,为数逾万的魔忍不住同声一哭,且纷纷咬破指头,洒下万滴血,忿然诅咒:“是那些人先萌伉念在先,欲厚颜无耻倚伏群神之力狐假虎威在后,我们虽败犹憾,就让我们的血,化为腐蚀人身的火,就让我们的泪,化为祸延人间的泪……”
为泄不平,群魔说着把淌着的泪拭下,他们的血泪登时在地底下形成的两道天险。
万滴因,化为一潭——“地狱之火!”
万颗魔泪,凝成一道——“黄泉之泪”为免两道天险立即相碰,群魔更在两者中间放置了女娲掷下人间的神石,并道:“神石是罕世奇珍,拥有它便可雄踞天下;若今后有人再萌贪念,取走这颗神石,令地狱之火与黄泉之泪碰,届时人间便会大祸临头……”
不错!这是一项死亡试控!
“但此事也怪不得我们,只怪你们部分人的贪念再度——累及无辜!哈哈……”
带着报复性的笑声,群魔终惬意地跃进更深的地底,他们在等,等待着那一天……
这个故事到底孰真孰假?那逾万的魔真的在地底深处苦候着人类自取灭亡的一天?
然而无论此事真假与否,就在“吴越王铁叔”遣人与建雷峰塔时,确会发生悲剧!
因为当时负责与建的逾千工匠,在建塔时,也会发现了此带地底有若干大大小小的地洞。
而在最低的一个地洞之内,他们更发现地洞深处,半空中有一个围异常的豪光在浮汤,豪光下的寻地面,且泛着一片迷迷蒙蒙地血红。
逾千工拓尽被这幕奇景吸引,好奇心在起下,众人纷纷步搂,欲瞧清楚这围豪光与地上那片迷膝血红到底是何方奇物。
只是,就在他们再向前走了十步时,他们还是未能瞧个清楚明白。不过,欲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幕奇景。
这幕奇景,更叫他们吃惊。
因为这幕奇景,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
就在一众工惊异之间,翟地……
走在前头的百多名工匠,赫然齐齐发出非常渗厉的尖叫声!
在后的九百多名工匠闻声当场止步,众人定睛一看,尽皆哗然!
但见在前那百多名工匠,居然不慎堕进前方那片血红当中,那片血红,更俨如一个深不见底的血池。
顷刻之间,血红中惊起突变,冒起一股腥臭的红烟,红烟过后,眼前情景更教余下那九百多名工匠心胆俱裂!
触目所见,为首那百名工匠已给那片血红蚀至皮开肉烂,尸骨不全,有些工人的人头还给蚀去了半边脸肉,余下半边,只是一些亦快将要烛烂的——白骨!
天!这里到底是甚么地洞?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黄泉?
百多名工匠仅在惨叫一声后便已尸骨无全,其余工匠惊睹这幕人间地狱,也不及再瞧清楚究竟这片血红是些甚么,已尽给吓得怆惶拔腿急逃!
回到地面后,劫后余生的九百多名工匠,也不敢把此事张扬,甚至亦没有把此事告知命他们建塔的“吴越钱叔”只因为他们心中不约而同认为——他们在地底深处所见的,是天机!
天机不能一泄再泄,融将会有更多人殒命。
他们更深信,那片血红,一定就是——地狱之火!而那道半空凝止的水柱,更一定是传说中的——黄泉之泪……
*****正是这个惊世传说,白素贞才会对于沈浪取走孟钵感到恐慌,这孟钵绝对不是一般人就能够随意取走的存在。
它根本就是一个祸害!
可惜!
沈浪不是一般人!
他是修真者!修真者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理解的存在。
所以沈浪对此没有丝毫的恐慌!这孟钵自己要取走,就绝对要取走的。
当沈浪握住孟钵的那一刹那!
沈浪忽然笑了!
这孟钵,竟然是灵器!
在笑的同时,沈浪又摇了摇头。
炼制的孟钵的神实在是太愚蒙了。
要不是这材料本来就强大无比,怕是灵器都不可能成就!这孟钵竟然没有被附带上任何的阵法!实在是浪费丫!这东西就是炼制成仙器怕是都没有问题吧。这材料可不是一般的宝贵。
不过此时沈浪也只能无限的感慨!因为想要炼制成仙器,可不是光是嘴巴说就行的。这靠的还是实力!没有强大的实力沈浪根本就不能去考虑这些!要不是雪妍传授给他这些知识,他自己又何尝能够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