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21

  

第106章 【请公子怜惜奴】
就在她发怔的时候,沈浪却是再次的将她的娇躯给搂在了怀中,并且一个坏坏的霸道的吻吻上了她的芳唇:“现在知道了一切,你知道因该怎么样对我了么!”
小青羞涩的摇摇头道:“不!正是因为知道了,我才不明白!”
“不明白就不明白呗,我会让你明白的。”沈浪坏坏的说道,右手却是已经滑向了小青那硕大的神女峰。
感受要害被袭,小青俏脸更加绯红,一丝潮红直接将她的耳朵都给红润了,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沈浪这一次不单单只是外面的抚摸他的手却是已经从衣服里面滑入了进去。
小青通红着脸身子靠在沈浪的怀中,从远处看并不会有人能够发现这一切,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小青才会更加觉得娇羞,这里可是客栈的房顶呢!难道不会有人发现自己被沈浪这样的抚摸!正是因为这样,小青不得不主动地将身子靠近沈浪,以免被别人给看出些什么。
“沈浪不要在这里好么?”小青柔声说道。
“为什么不在这里。”沈浪坏坏的说道。
“算是小青求你好么?去房间里面吧,去那里小青才能够放的开!”小青羞涩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不在乎最后一层的关系了么?那可是你最关心的事情呢?跟着我去房间可不是单单这样就行的。”沈浪坏坏的说道。
“我知道!可是……可是……沈浪,你如果真的想要要了我,那么你就要了青儿吧。就像是小姐说的,既然小姐如今都跟你元神双修了,那么青儿也就不能够离开你了,因为青儿必然是会一直和小姐在一起的。”小青说道。
爱怜的在小青的俏脸上吻了一下,沈浪坏坏的一笑然后身子一动就带着小青消失在了房顶上,沈浪并不是正人君子,既然小青都这么说了,你说沈浪会拒绝么!于是乎当沈浪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是一间房间里面了。
这一刻小青俏脸完全红润的被沈浪给抱在怀中,她的山峰依旧被沈浪的坏手给笼罩着,来到这个房间后,沈浪将小青的身子一下子给放在了床上。然后就坏坏的看着小青道:“你确定你都想明白了么,我可以再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小青听后神色出现了一抹挣扎最后轻咬银牙羞涩的看着沈浪道:“你还是早点拿去青儿的身子吧,如果你不拿去青儿的身子,青儿的结局只怕比这个更加的狼狈,青儿可不想在答应你的那些条件下臣服在你的身下,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会让青儿做什么?可是青儿明白,那绝对不是青儿随意可以接受下来的,尤其如此我宁愿现在就被你给夺走身子。”
“不愧是神母,不错,如果真的按照你答应我的那种条件,你一定会被我调教的服服帖帖的,到时候你的处境确定是比这个更加的狼狈,不过那时也一定会更加的香艳。”沈浪没有丝毫的掩饰坏坏的说道。
青儿听得这没有丝毫掩饰的话语,轻淬一口,心里暗呼一声侥幸,最后羞涩的看了沈浪一眼,然后轻柔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跟我在一起可不能够闭上眼睛,此刻青儿还是你自己乖乖的脱去衣服吧!”手沈浪坏坏的说道。
青儿听后身子微微一颤,却还是在心里叹息了一声,长痛不如短痛!这事情迟早还是会来临的,何不如让这事情提前来临的好,自己可不愿意承受以后的教训。
于是青儿在微微颤抖的玉手下解开了自己的衣带,羞涩的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当将一切都给脱去后,青儿的芳心是完全的颤抖了!在这颤抖的芳心中,同时还有着一股难以明喻的感受。
当她完全的脱去衣服后,沈浪却依旧只是坏笑的看着她,这让青儿很是不理解,沈浪这样又是干什么。
她羞涩的狐疑的看着沈浪,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羞涩的询问。
“你因该说请公子好好怜惜奴才对!”沈浪坏坏的说道。
“啊……”青儿微微有些羞怒的看着沈浪,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自己说出那样的话语,不过正是从沈浪这句话语中,青儿才彻底的知道自己此番的行径是多么的明智,如果真的一直拖下去,按照自己答应沈浪的条件只要他不吃掉自己,自己就答应他的一切,以那样的情况,只怕自己处境那真的是狼狈不已。
想到这里,青儿唯有委屈的叹息一声然后羞涩的轻柔的对沈浪说道:“公子请好好的怜惜奴吧。”这番话语说完青儿只觉刚才那股难于明喻的感觉更加的强大了。
随着这一副话语的出口,青儿真的是娇羞的不知道该怎样的去面对沈浪了。
听着小青说出如此的话语,沈浪哈哈一笑,这一刻他真的非常的满足,对于小青其实沈浪一直都想要好好的调教她一番,不过因为小白的关系,沈浪不得不打消了这一个念头,当初那种侮辱,可是对于男子的绝对耻辱啊,这对于男子来说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去的。
所以此刻微微调教一下小青沈浪才会觉得如此的开心!
再没有丝毫多余的话语,直接脱去了的衣服,然后压了上去,一番云*雨当即在这个房间里面产生!
不论小青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反正从此事过后,小青就已经彻底算是沈浪女子中的一员了。
不单单是如此,经过那次事情后,小青也就加入了沈浪深夜欢爱的女子一员。

第107章
“浪……哥哥……浪……啊……”
数声婉转羞涩令人绕梁三日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响起,此刻房间里面的玉人们满脸通红,媚眼如丝,眼中充满了迷离,充满了令人迷醉的神情。
这不单单是一个女子,这里有着很多的女子,小青、独孤明月、独孤梦、四夜、五夜等等!
几女此刻都瘫软在床上,此刻的她们都羞涩不已,都心醉不已!爱与欲。灵与神!这是一种极度刺激的结合。
看着沈浪依旧在和火莲缠绵,几女那娇羞的神色是那么的诱人!看着火莲,看着火莲那完美酮体,那令人迷醉的表情,就是身为女子的她们都感觉到了迷醉。因为火莲真的是太美丽了!
几女对于此没有丝毫的极度,有的只是深深的欣慰,以及深深的自豪,那是为自己的男人,为沈浪而自豪,对于自己的男人有着这样的一个红颜,这怎么能不让几女自豪呢!
在极度的欢迎之下,沈浪和火莲终于也平息了下来,看着火莲脸上泛起的那兴奋可爱的潮红,沈浪爱怜的吻了一下火莲的香唇,然后又看了看瘫软在自己旁边的几女,沈浪的心此刻是极度自豪的!
这时间过去的真的很快,很快,沈浪跟着几女都是乐不思蜀啦!这夜夜春宵,这白日笙歌!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更加的惬意呢。要不是沈浪的心中一直都还有着梦想,一直都还有着目标,只怕沈浪都不想要再离开这里啦!
几女都是一脸迷醉的看着沈浪,看着沈浪一个个的吻上了她们的俏脸,有的事情并不需要多说什么!男儿志在四方,很多东西不是一直都能够束缚的。
几女虽然都想要一直跟着沈浪,可是她们也知道跟着沈浪必然是一种负担,如今她们都慢慢的接受了修真者的事实,她们现在就必然要为修真而努力!要不然这岁月匆匆,时光流逝,她们可不想要慢慢的苍老,她们都想要一直跟着沈浪。
所以此刻再没有合适的修真功法时,几女都纷纷练起了倚天神诀和不灭魔身~!说实话,沈浪真的是爱死神啦!他可算是为自己剩下了不少的事情,这移天神诀和不灭魔身简直就是为自己女人们打造的!
有了它们的存在,自己的女人们就都能够长生不老永生不死了!当然啦,本来有沈浪在她们的命运也必然是这样的,可是沈浪毕竟还没有进入修真界,此刻的他连自己的功法都还米有全然的创造出来,他有怎么能够教导几女呢!
翌日清晨,雪缘坐在客栈的房顶上,怡然自得的看着天空,看着远处的美景!忽然雪缘轻声一叹!
“小姐,你再叹息什么?”
小情柔声问道。
雪缘摇摇头道:“小情,你真的不后悔跟着我出来么。你要知道,跟着我出来并没有什么目标!这茫茫人生,你跟着我真的就好么?”
“小姐,你又感慨啦,小情这一生本来就是为了小姐而活的!小姐不论你走到哪里,小情都必然会跟随着你,就像小青姐姐一样,她为了白姐姐都可以做出那样的事情,小情当然也可以!”
小情坚定地说道。
“傻丫头!”
雪妍轻柔的一笑然后再次的看向远处。
一道清风拂面,沈浪的身子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两位美女,早上好啊!”
“沈公子,你好!”
小情娇笑着应道。
“小情你不乖哦,说的要叫我浪哥哥的,你又忘记啦!”
沈浪坏笑着说道。
“那有!你还不是忘记了教人家武功的承诺,你说的要教人家飞天的,你看都这么久了,你都还没有教我飞天!”
小情娇嗔着说道。
“这可不是我不教你的问题,想要飞天你的实力就必须达到半神的境界,虽然你的实力也确实是达到了,可是你的丹未成,所以啊,你还是结了丹再说吧,等你结丹后,我就立马给你一把飞剑,你看这样可好!”
沈浪笑着说道。
“你可要一言为定才是!”
小情娇嗔道。
“我有骗过你么!”
沈浪说道。
“嘻嘻……好了,不打搅你们啦,浪哥哥,你要加油哦,小情看好你!”
小情对沈浪眨了眨眼然后身子一动飘身下去了。
随着小情的下去,沈浪的身子一下子坐在了雪缘的旁边,说实话和雪缘相处也有些时间了,沈浪真的和欣赏雪缘!雪缘绝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她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绝对不会贸然的松手。
这不,至从自己在她心中留下影子后,雪缘就是知道自己很花心可是却一直都没有说自己什么。
“你昨天又狠狠的欺负姐姐小青姐姐她们啦!”
雪缘好似不经心的柔声说道,不过仔细看却可以看到雪缘那一抹难掩的羞涩。
“呵呵……”
沈浪轻轻的一笑,接着却是手一动霸道的紧雪缘的身子给搂在了怀中。雪缘俏脸一红,她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和沈浪进行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可是这拥抱说实话那是长有的事情。谁叫沈浪那么霸道呢!
轻柔的靠在沈浪的怀中,雪缘其实很满足,她的脸上有着一抹叫做幸福的表情。说实话,雪缘的这一生过的很是迷惑!很是茫然!从小被神给收养,从小过的就是行尸走肉的生活。灵魂?雪缘并不觉得自己有灵魂。一切都是茫然的过着,要不是那一次遇见了沈浪,要不是那一次遇见了沈浪,雪缘依旧不会觉的人生是如此的有意思!这坏人虽然坏,可是他却给了自己一种叫做新奇的东西。
怔怔的看着沈浪,看着沈浪那张刀削般的俊脸,雪缘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上了沈浪的俊脸。
“沈浪,你知道么?其实雪缘的心很乱,雪缘不知道因该怎么面对你!你太坏了,雪缘有的时候很怕伤害,雪缘想过离开,可是雪缘又舍不得离开,你说雪缘是不是很傻,是不是很笨!”
雪缘柔声说道。
“傻丫头,这怎么能说是笨呢。”
沈浪用手爱怜的拂过雪缘的发丝柔声说道,虽然沈浪承认自己很坏,可是沈浪却是从来不辜负自己喜欢的女子。雪缘是一个让人的疼爱的女孩,这也是沈浪至今还没有采摘了雪缘的原因,因为沈浪想要雪缘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情感。
这一点雪缘是知道的!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那样的说沈浪了,因为那样的事情,对于雪缘这个大姑娘来说还是太羞涩了。
“不笨么?要是不笨,雪缘又怎么会被你给俘虏了芳心,要是不笨,雪缘又为什么会想你想了整整五年的时间。要是不笨,雪缘又什么明知道你很花心却依旧不愿意离开你!”
雪缘一个又一个又!这每一个都听得沈浪的心一颤!这真的是一个令人无限疼惜的玉人。
此刻的沈浪又能够多说什么呢,他唯有紧紧地搂住玉人,搂住这一个让人迷醉的玉人。
在原着中,雪缘为了步惊云,为了那失忆的步惊云,她甘愿去天香楼去洗盘子,去洗碗挣钱。这对于天之娇女,这对于一个绝世女子来说,是一种多么强大的牺牲啊。
说雪缘柔弱,可是她为了步惊云,却能够做出很大胆的事情,为了步惊云,她依然和神作对!不过雪缘太善良了,她的善良是沈浪最欣赏的地方。
不过当自己和雪缘接触的时候,沈浪却是不愿意雪缘那么的善良,因为沈浪很明白什么叫做弱肉强食,以雪缘这样秉性去修真界的话,必然是要受到伤害的!再没有强大实力之前沈浪都不会让几女去修真界的!
紧紧地搂着玉人,看着玉人那张精致无暇的俏脸,沈浪狠狠地吻了下去,狠狠地吻上了那一张宁人迷醉的香唇。
沈浪吻的很用力,吻的非常的霸道,他要让雪缘深深的记忆,深深的明白自己的爱!他贪婪的掠夺着雪缘的琼浆玉液,他贪婪的纠裹着雪缘那滑嫩的香舌。
雪缘的小手用力的抓在沈浪的肩头上,她的俏脸一直保持着通红的摸样,她的眼中在沈浪看不到的角落流露着一丝慧黠!
雪缘确实是宁人怜爱的,确实是显得很温柔,可是雪缘却有着沈浪不理解的狡黠!雪缘在这段时间里面已经深刻的明白自己对沈浪的感情了,可是雪缘毕竟是女子,有的事情是她不能够表露的存在。所以……今天……呵呵……沈浪算是着了算计啦,不过这样的算计谁不会喜欢呢,有谁会拒绝呢!(说实话,哥很嫉妒!
松开雪缘的芳唇,沈浪和雪缘同时娇喘着,刚才的吻真的很激烈!那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看着雪缘看着玉人的红润,沈浪用手刮了一下雪缘的琼鼻道:“谁说雪缘就不调皮的,原来小妮子你也是不简单的!”
雪缘腼腆的看着沈浪,绯红着俏脸娇嗔了一下靠在了沈浪的怀中,她知道自己其实还是不能够多骗到这个坏人的,不过自己那真的是骗么?
当然不是!这一点雪缘明白,沈浪也是明白的!
“浪,你要记得,你要记得雪缘是喜欢你的!不论你以后到底会怎么样,不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雪缘是喜欢你的!”
雪缘柔声说道。
“傻丫头你再感慨什么。一切都有我。有我在,就不准你多感慨,这天下,有我顶着,这坏人也由我去做着!”
沈浪柔情的说道,身子一动拉着雪缘腾身而起,轩辕剑瞬间出现在脚下,一道宏光划破苍穹,沈浪带着雪缘快速的向着天际飞行!
听着周边的呼呼风响,看着脚下不断掠过的美景,雪缘再怔怔的看着一脸帅气摸样的沈浪,她靠在沈浪的怀中。幸福!这就是幸福啊!不论将来会发生什么,不论以后到底会怎么过,至少这一刻,至少这一刻自己是绝对幸福的!女子是多愁善感的!人都会感性,沈浪明白,雪缘到底是什么心思,所以他才会带着雪缘遨游天地!

第108章
人的一生真的是会变的,不管变化的是什么毕竟还是变了!此刻的沈浪比之在现代的时候,真的又变化了不少。
在现代的时候,沈浪虽然坏,可是他当时毕竟没有接触到修真者这个世界,他毕竟还以为长生只是传说,然!如今沈浪清楚的知道长生并不是传说,长生是真实存在的!正是因为知道,沈浪的心性才会再次的发生变化!
如今火莲已经化身成人,几女的关系也已经融洽,自己需要解决的事情也差不多啦!如今真的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啦!
而随着要离开,沈浪和雪缘的关系也急速化的开始升温了!这是一种让人诧异的升温!
而就连小情也知道沈浪这一次出去,竟然不准备带上自己等人,对此这幽怨的可不是小情一个人啊!小猫很委屈,洁儿也很不舍!只有明月等人当然也很不舍啦!
不过这一切都在理想化之下淡然了下去!修真界!修真者!有着这样的前提,几女最终还是理性化的压印住了自己!该放手时是必然因该选择放手的!
这不!此刻沈浪带着火莲又要踏上行程了!而在他的面前,明月,独孤梦、无双恋、小青、小情、小猫、洁儿、四夜、五夜、雪缘都是一脸不舍得看着沈浪!
沈浪并没有告诉她们,他为什么要离去,可是对于此几女都没有问为什么!男人有的事情是不需要多说什么的!
轻轻的拉着雪缘的手,当着几女的面,沈浪吻上了雪缘,在雪缘通红的俏脸松开了雪缘的小嘴坏坏的在雪缘的耳边轻声坏笑着说道:“雪缘,等着我,等我回来的那一天一定会把你一点一点的吃掉!”
“唔……”
雪缘的俏脸瞬间滚烫无比,沈浪这话在雪缘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烙印!这段时间感情升温,可是沈浪依旧没有吃了雪缘!因为沈浪还是那句话,一切都要雪缘心甘情愿才行,沈浪知道雪缘一定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的吃掉的。其实沈浪不吃掉雪缘还有一层意思,雪缘如今保持处子之身也好,因为如今的雪妍马上就要结丹了!这结丹其实保持处子之身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沈浪才会君子的没有吃掉雪缘!
看着两人的接吻,几女的脸色各异!小情微微羞涩的看着自己的小姐,看着那一个坏笑的坏人!
说好教自己的飞天的!可是这飞天还没有教,他又要离开了!这……小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飞剑呢,还是为了其他……沈浪每次调戏小姐的时候,都免不得顺带的调戏她!
这……小情每一次其实也同样很是羞涩,只不过这羞涩每次都被她给掩盖下去。
吻过雪缘,一旁的小猫却是一小子跳了过来,然后搂着沈浪就是狠狠地吻了一口,接着咯咯咯的娇笑不已嘴里可爱的说道:“浪哥哥,你要记得小猫哦。你要早点回来,等你回来的时候,小猫一定是大姑娘啦,到时候,小猫……小猫也能够做浪哥哥你的妻子啦!”
独孤明月几女一听各自娇笑了起来!这小猫真的很是腻沈浪!每一次都是如此的作为!这小猫绝对是一个开心果!
和几女道别后,沈浪看着自己的徒弟,看着小南英俊的小脸然后用手揉了揉小的头道:“小子加油知道不,可不要让师傅我失望啊!”
“师傅,你放心,小南一定会努力的!”
小南坚定地说道。
“知道就好!飞剑我都放在恋儿哪里啦,等你们的实力一提升上来,怜儿自会给你们飞剑的!你们都好好修炼吧。我走啦!”
沈浪说完身子化为了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啦!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火莲此刻又一次地化形成了小猫的样子趴在了沈浪的肩头上。
“火莲,你还是化形成人吧。主人我可好想要搂着你的腰肢!”
沈浪坏坏的说道。
随着沈浪的话语,火莲瞬间化形成人然后将自己的身子柔媚的靠在了沈浪的怀中。搂着玉人吹着罡风!沈浪很惬意!看着远处的漫天云彩,看着那被阳光给渲染的云彩,沈浪轻轻的一笑。
如此艳阳天,有着绝世玉人的陪伴,这逍遥江湖,人生过的不就是如此的惬意么!
手一动一壶酒出现在手中,轻轻的喝上一口,而火莲也是幽幽的看着沈浪柔媚的道:“主人,火莲也要!”
“哦!”
沈浪坏笑一下喝了一口酒就那样的吻上了火莲的香唇。唇舌的纠葛,琼浆玉液的浇灌!分不清是酒还是其他……反正这一种非常令人迷醉的滋味。
在这天际之中,一幅两人旖旎的画面出现在天空之上。
不过此刻又有谁能够看见高空的场景呢!
***如果说,黑暗是步惊云的归罕,那在黑暗的归宿之中,一定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以女性躯体出现的人行化身!
因为这个女人,也和步惊云一样。
一生只属于黑暗。
而这个同样属于黑暗的“她”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了。
“她”的故事,也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那一夜,也和人间无数长夜一样,充满魅惑与寂寞。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她”那晚所走的路,铺满了血!
“她”全家上下五十多条人命所溅的血!
血,不但铺满了“她”的路,还沾满了“她”的衣衫。
年仅十八的她,如同一个血人,不断在她出生的屋内奔窜,不断那些俯伏地上的尸体翻转过来,正因如此,鲜血才会染满她的衣襟。
她做梦也没想过,她只是到市集闲逛,仅耗了一个黄昏,回来之时,全家已灭门,整座屋子俨如一个被弃置的乱葬岗,不单遍地尸骸,还有墙上满布难以数清的血手印!
她家中上下在频死挣扎时按在墙上的血手印!
是谁毁了“本来幸福温暖的家”是谁如斯辣手,就连她家里的仆人也被乱刀宰杀?
王妈,她的“娘”从小至大都对她呵护备致,有时候甚至比她的娘更疼她,王妈年已七十,白发苍苍,慈祥和蔼,本应老早告老还乡,可是她因不忍心王妈回乡年老无依,孤独度过晚年,遂千般挽留,最后,王妈终于答应留下来,她雀跃万分,预备把王妈视作亲娘一般,侍其终老,却万料不到,爱她反而害她……
王妈一生慈祥的下场,便是被一刀两断,身首异处!
太残忍了!下手的人怎地如此丧心病狂,就连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荏弱老妇也不放过。
还有和她情如姐妹的小婢阿楚,她本为供养家中年老多病的娘亲,与及尚未懂事的八岁二弟,才会当人婢仆,然而这个侍母至孝的小婢也劫数难逃,胸腹给一刀破开,所有肠账都跌了出来,行凶者还相当变态,把阿楚的两团胸脯都削平了,非常凶残!
阿楚死了,以后谁来供养她年老无依的慈亲及二弟,她的娘会多伤心?杀人者怎不在杀人前想一想,他杀一个人,会误了多少人?
死的除了王妈和阿楚,还有其余的家丁婢仆,他们到底所犯何事?偏要如此惨淡收场?
她一直凄惶地往屋里走,一直翻动着数不清的无辜身体,她本来柔亮的长发,已异常散乱地洒在她的双肩上,她本来艳如桃花的脸峡,霎时也变的苍白如纸,可是她的眼睛,却意外地没有流下半滴眼泪!
单看她美丽而柔弱的外表,绝难想象她在此时此刻,居然会没有眼泪,而且不单没有眼泪,她漆黑如夜幕的眸子里,竟然泛起一股无名恨意!
是的!她恨!
她要寻出元凶!
也顾不得染血的衣裳,也忘记了为死者躺泪,她发狂得向屋内深处飞奔,终于,在大屋的厨内,她找到了她想找的畜生!
只见诺大的厨中正站着七条大汉,其中一条大汉一身紫衣,甚为魁梧高大,背着厨门,也背着她,在胸前交叉双手,似是首领,其余六条大汉,却在干着一些不是人干的行为。
他们正把两具尸体剁为数十截,丢到厨中一大锅烧烫了的沸水中,象要弄一锅人肉汤,而那两具尸体,她当然看得清清楚楚,天啊!那……是……
她最敬爱的双亲!
爹!娘亲!
她异常凄厉的尖叫着,却并没有立即逃跑,不知是等待送死,还是在等待着与他们拼命?
那名背向着她的魁梧汉子始终没有回首,惟其余六条大汉乍闻她的一声尖叫,已纷纷向她看去,一望之下似发现了一些更为有趣的猎物,其中一条大汉道:“爹,娘亲,原来你就是那条魔中狗种的女儿?无怪乎我们算来算去,这五十多条尸体,总是欠了一人,却差点算漏了他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儿!”
老父被骂为“魔中狗种”“她”积压的仇恨已不能不发,只因为她的爹虽是这一带的富户,从来却乐善好施,办书塾,修路筑桥,极力扶助贫苦村民,试问这样的人若是魔,那什么才会是神?她咬着牙根,为自已的爹,勇敢地辩护:“不!我爹不是魔!你们滥杀无辜,你们才是十恶不赦的魔!”
“我们!”
那六名大汉面面相嘘,趾高气昂地相视而笑,其中一名道:“小姑娘!就让我告诉你!我们七个外号‘追魔七雄’,是江湖的名门正派特地派我们来把你们灭门的,你爹其实是前魔教的余孽,从前魔教给正道中人合力剿灭,你爹侥幸逃脱,才在此隐姓埋名,只可惜这么多年后,他还是无法逃出我们追魔七雄的法眼,今日我们便是来食其肉煎其皮……”
这名大汉话未说完,她已冷冷反驳:“我从不知道,自已的爹是魔人,但纵使是又如何?所谓魔教,也只不过是与那些正道人士的宗旨相异而已,而且一针见血,”
她又愤愤不平的瞪着追魔七雄继续说下去:“魔,其实也是给你们这班所谓正道人士!正道,根本从来都没有放过魔,只是懂得声声嚷着要斩除魔障,却从没体会魔之苦,给他们改过的机会……”

第109章
“就象你们借除魔为名,暗地却满足个人的杀人快感为实!我爹尽管是魔教余孽,也仅他一人而已,为何偏要杀尽我全家上下,还有那些无辜婢仆?”
“……”
她声色俱厉,似乎俞说俞有理,七条大汉一时被问得垭口无言,满脸铁青,当中以有一人道:“嘿!丫头好嘴刁!不过无论你怎样狡辩,你也是魔孽之后,正如你们全府婢仆,他们无论如何,也是与魔为伍,为魔干活,死不足惜!”
他说着斜斜一睨正忿怨填膺的“她”“而你,今日胆敢辱骂正道,罪无可恕,一定会受到比死更残酷的惩罚!”
嘿!这就是正道千百年来,赖以杀害无数人的籍口了,她心中极端鄙夷,所谓正道,撕开了面具后,也都不过如此,她简直不屑再与这班连魔也不如的畜生争辩下去。
可是纵然她不屑与他们争辩,除了那一直背对着她的大汉,其余六条大汉斗地齐齐露出淫邪的神色,要多淫邪就有多淫邪,一步一步的接近她:魔女,我们已经想出如何令你比死更为残酷了!听说魔教中的妇人们对付男人都有一手,就让我们追魔七雄把你操死,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哈哈……“很难想象,正道中人会说出这样猥琐不堪的话,她闻言竟连一点恐怖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冷笑,当伪君子撕开假面具后,其实也和禽兽相距不远。”
电光火石间,一名大汉已一马当先,一把楸着她胸前的衣服,想把她的衣服撕扯下来,谁料只得十八岁的她,猛地争目暴喝:“你敢?”
此言乍出,突见寒光一闪,她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不知与何时已在地上拾起一柄单刀,蓄势待发!她已豁出去了!
首当其冲的那名大汉,武功本是不弱,但他跟本没想过一个看来弱质芊芊,美艳如花的女孩会有胆量出刀杀人,“哄”的一声!他的右臂登时被她狠狠劈段,鲜血狂溅!:这一刀是为了王妈!“一招得手,她的第二刀已赫然紧接而出:“这一刀是为了阿楚!“干得好!这已经是她为所有无辜死者,所能的最后一件事了,即使这几刀之后,她自已也会丧命,她也在所不惜……
她本来不懂武功,惟凭着无坚不催的恨意,手起刀落,为首那个大汉的左臂,也应刀而断!炙热的鲜血向她那如桃花般美丽的脸,使得他的脸倍为凄厉,冷艳!
“给我死!给我死!给我-死-”她咬着牙,疯了一般继续抽刀再劈!
恨就有这点可怕!恨可以驱策一个人,干平素不敢干的事,发挥平素所不能发挥的力量!
其余的大汉本是一个箭步便可把她擒下,却因她刀下那股摄人的恨意,众人一时之间竟觉不知所措,不懂上前阻止,眼巴巴让她一边吆喝,一边向为首那名大汉操刀!
只有那名一直背着所有人的紫衣大汉,还是如磐石般屹立着,就在为首那名大汉给她至少劈至气绝身亡之时,那名背着所有人的大汉终于张口道:“饭桶!连一个弱质妇流也对付不了,死了落得干净!”
语声方歇,那大汉终于也回过头来,她在百忙中朝他一盯,她发觉,他有一张极具威仪的脸。
她还发觉另一件令她极度震惊的事-她才刚出世十天的二弟,白白胖胖的,正熟睡在那名紫衣大汉手上。
她以为他在胸前交叉双手,确不料他只是抱着她那个正在熟睡的二弟!
“禽兽!你想怎样?”
她拼命撕喊着,发狂想冲上前救自已的二弟,可是随即给其余五名大汉紧紧捉着,欲救无从。
那名极具威仪的紫衣大汉漠然道:“魔女,无论你甘心唤着魔女与否,今日我也要你好好明白,魔与他的魔种,最后只值得如此下场!”
他说着一把着着男婴的左脚,把他倒挂起来,本来熟睡的他当下醒了,呱呱大哭,挣扎着,白嫩的小身躯如同一头将要被屠杀的小羊,而且因身体被倒挂,哭声相当刺耳,俨如鬼哭。
早已在灼着她父母的锅子,仍在冒着腾腾热气,锅中的水正“卜卜”地涌起沸腾的气泡,他极为残酷地向她望了一眼,谇地手一松,本来呱呱大叫的婴儿‘扑通’一声,终于跌倒锅中滚烫的沸水里去。
她的二弟,终于永远地沉默了。
天!这就是正道?这就是正道?她新中闷喊!
“二弟”她浑身都在剧烈颤抖,因极度的悲愤而颤抖,她从没想过自已白白胖胖,如羊脂般软滑可爱的二弟,居然会有人忍心下手。
她嘶叫着,企图增突那五名大汉的控制,而那名紫衣大汉只冷眼朝她一瞄,接着淡淡吐出五个字:“魔女,给我-死!”
蓦见银光一闪,一柄匕首自其手中劲射而出,‘噗嗤’一声,竟已狠恨穿过她的心房,从她的背门而出,她的血,霎时如漫天花雨。
心窝被刺,她知道自己已距死不远,可是她仍鼓尽最后一口气,以最怨恨的眼神瞪着紫衣汉子,咬牙切齿的吐出她最后想说的话:“畜生!我……即使……死也会回来找你们报仇……”
“我永远……都会……记得你……的这张……”
那紫衣汉子又是冷淡而残酷的一笑,答:“不愧是魔孽之后,中了我一刀,居然还有气力怨恨,生命力倒真顽强的很!兄弟们,既然她还没死,你们就给我”“把她操死!”
此语一出,其余五人顿时眉飞色舞,大家都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同伴,刚才被活生生的劈死的事,只是齐声高呼:“好哇!多谢老大!”
说罢已急不可待争着要骑到她身上。
她依然没有流泪,也许只因为,她绝不要在这群高举正道旗号,却是人中禽兽的伪君子面前屈膝!
纵使要被侮辱至死,她呀要傲然而死,目光绝不要流露半点乞求示弱的神色!
纵被世人骂为魔女,呀也要当一个最不屈的魔女!
或许是因为他满门被残杀的悲惨遭遇,或许是因她这股傲然不屈的意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被戳动,一股偶然经过这带,不是人应有的力量……
就在她快将蒙污的刹那,如乱葬岗般的大,唆地弥漫着一片浓浓的黑色迷雾,望如地狱将要降临,这些黑色迷雾,是真正的雾,还是一种气?邪气?
黑雾之中,还幽幽传来一个声音,一个似远非远,似近非近的摄人声音:“芸芸众生,罪孽滔滔,佛天不渡,唯我魔渡……”
声音轻而沙哑,令人难以分辨声音的主人是男是女?是人是神是魔是鬼?只知道,声音由远而近的速度极快,比人在脑海中所传的歪念还要快!
“老大……”
那五名正欲向她淫虑的大汉乍听、之一全都停了下来,纷纷回首瞧着他们的老大,似在问他们的老大该怎么办。
紫衣大汉眉头深深一蹙,此时,黑雾中传来那个声音,轻描淡写的的道:“当人已失去人性的时候,天和佛,也许还会因一念之仁,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魔……”
“魔只会用最直接的处理方法,把他们”“打进最深最痛苦的地狱!”
眼前情景极度诡异,惟那五名大汉又瞧了他们的紫衣老大一眼,不禁又胆壮了一些,破口骂道:“嘿!大言不惭!装神弄鬼,见不得光的鼠辈,有胆便出来与我们好好较量!”
黑雾中的声音又道:“装神?弄鬼?”
“愚蠢不堪的人,你们错了”“我不屑当神,也未至沦落为鬼,我是真真正正的——”
“魔!”
“就凭你们,还未配看见我的真身!”
声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复再一字一字的,缓缓的:“不过,你们也不配再在今世回头是岸……”
“留待来生吧!”
电光火石间,迷茫的黑雾中霍地飞出一根发丝!
一根很长很长,却又细的差点无法看见的发丝!
那名紫衣大汉一看之下,面色陡地大变,惊呼:“是发丝!兄弟们,小心-”发丝?五名大汉不由在奇,功力虽然低于紫衣老大,也能一眼瞧出从黑雾里飞出来的,却是一根细长发丝,但仅是一根发丝,何以会令他们的老大如斯震骇?
他们很快便明白了!紫衣老大如斯震骇,皆因他已比他们更快瞧出,这根发丝所蕴涵的力量,那股足以杀神,灭鬼的无匹,无敌力量!
迅雷不及掩耳,只听“丝丝丝”的五道轻如蚊子叮人的声音,这根发丝竟然像长了眼睛一般,穿过为首第一名的大汉的前额,再由其后脑而出,接着是第二名大汉,第三,第四,第……
噗!噗!噗!噗!
五道令人闻之心胆具寒的爆裂声过后,只见发丝过处,五名大汉首当其冲,连头带身,赫然已爆为五团骨肉模糊的肉酱,血花滔天,惨不忍睹!
“这……是什么功夫?不!这……到底是什么魔法?”
那名向来冷静自若的紫衣老大,目睹五名兄弟连哼也没哼一声,已全部死无全尸,也不禁心中一颤,可是,他只有时间问这条问题,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寻找答案。
那根发丝穿过他的五名兄弟之后,夹着惊人余劲,又向其眉心直戳过来。
“哗!”
逼人无比的劲力已刺至眼前咫尺,他根本便没有想到过要伸手去挡,因为他知道自已绝对没有足够的内力可挡,他只能够侧身一闪!
总算他尚有点道行,这样一闪,险险避过迎头一击,但他的左臂却无法幸免,“丝”的一声被发丝一穿而过接着,他的左臂由肩至指,整条爆为肉酱!
“吼!”
惨叫声中,他自知再难久留,非走不可,否则性命难保,遂趁势一个鲤鱼翻身,那管自已的断臂处血如泉涌破窗飞逸!
那团神秘雾刚欲穷追,却听倒在地上的她,蓦然发出一声微弱不堪的呻吟,那团飘忽无定的黑雾,不期然向她飘近,直至她的身畔咫尺方止。
她的心房犹在血留不止,奄奄一息,正徘徊在生死之间,她自知快要死了,但她还是苦苦支撑,强睁开那无力的眼皮,瞧着那团黑雾。
雾中声音沉沉道:“小女孩,你不怕我?”
她凄然一笑,虚弱的答:“你……有什么……可……怕?”
那团黑雾道:“我是世人闻声丧胆的魔。”
她又笑:“这个……年代,愈来……愈多人……自称……是好人,却比……恶……魔更……邪恶……你能……自视……为……魔,想……必……也并非……真正的……魔”
乍闻此语,黑雾之中,霍地传出一声格格邪笑:“小娃娃,你能够这样破世情,倒真有与生俱来,别树一格的‘魔根’,可惜,我,实在超乎你的想象之外,在这黑雾之内,我有一个会令你极度震撼的……”
“真身!”
说着说着,那团黑雾中央,忽地移开了一个缺口,她不由自主的透过这个缺口,朝黑雾深处一望,当场膛目接舌!
她,就象看见了一些-令人无法想象的事物!
“不……可能!你……你真的……是……魔?”
她的脸越发苍白。
“小女孩,你终于不再怀疑了?”
那团黑雾不答反问。
黑雾中的真身,到底是人?是魔?还是鬼?
然而无论黑雾中的是什么,此时此刻她已没有需要惊惧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已返魂乏术,快要气绝,她是是道:“无……论……你是……什么……东……西,我……都要……
好好……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杀掉……五……个……仇人,我……只有……
一个遗憾……”
“什么遗憾?”
她咬牙切齿,鲜血又从她的嘴角汹涌而出,她凄然的道:“王妈……于阿楚……都待我……们一家……
很好,其余……婢女……也尽……属……无辜,可是……却因……我……一家……
连累……了所有……人,而……如今……还有……一个……仇家……在逃。我……死……
不甘心……”
那团黑雾瞧着她满含冤屈的脸,看着她在垂死挣扎的纤弱身躯,半响不语,良久,突然沉声问:“孩子,若我有一个方法令你亲手手刃仇人,但只会把年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你——”
“可有勇气一试?”
什么?她已气若游丝,距死不远,但那团黑雾还说可以让她亲手手刃仇人,这……
有可能吗?尽管她已气衰力竭,魂断在即,也忙不迭鼓起一口气,答:“我……已……
无亲无故,世上……也没有……人会理会我……这个世所不容的……魔女,更没有人……
会……帮……我。只要……能……够……报仇我……什么……都……不……计较!”
她答得相当勇敢!非常坚决!
那团黑雾又道:“遭逢灭门之祸,依然不哭,孩子,人间万千子女之中,你很勇敢,也很有心,我知道你这样做,不单为抱父母深仇,也为了报答那些为你家无辜惨死的婢仆,但,凡事须谨慎三思……”
“这个万劫不复的方法,可能会比死更为痛苦……”
那团黑雾虽在痛陈厉害,那股复仇之心更是如箭在泫,她义无反顾的答:“不!只要……能够……报仇即使……要我坠进……最深……不见底……的地狱,我……也……”
“你或许会再没有肉体,而成为一具极度邪恶的人行化身,以后陪伴你的,只有永无止境的邪恶,和渺无边际的黑暗,你,也不怕?”
这次她并没有再答,只因为她已无力再答,源源不断的鲜血,已经堵塞她的朱唇,潍,她还是斩钉截铁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很好!孩子,你的坚强,你的复仇意志,便是人间罕有,我,非常欣赏你!”
“你如今就把你的灵魂献给我这个恶魔,就昂我把你心中的‘魔’成肉身……”
“再和我一起回去我们该回去的-”“地狱吧!”
献出灵魂!
魔成肉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什么回事,她已无暇再想下去,那团黑雾霍地一卷,便把血淋淋的她卷进黑雾之中,接着-人与黑雾,闪电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这个世上也没有存在过一个她!
此事以后,她就象一池被蒸发了的水,再也没有出现。
她死了?还是,她已化为另一种的形式出现?另一种人们无法想象的人行化身?
没有人知道!然而,自从她的家掺遭灭门之后,大好家园已然荒废,由于枉死的人实在太多,附近的人都不敢接近她居住过的大屋,还有一个甚为可怕的传说,说每逢月圆之夜,无人的大屋之中都会传出一个女人的狂笑声,嚷着:“我要报仇!我要——抱仇-”是她回来了?还是,她的鬼魂回来了?
附近的村民虽在不断的揣测,惟大家都不敢在月圆之夜,入屋求证。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她死了没有,她还存在!
因为她当年的近身小婢阿楚的娘亲,在她灭门之后的三月,终于病势,下葬之日,村民刚把棺木入土,突然“嗤嗤嗤”的三声,不知从哪儿飞来三枝香花,闪电插在棺木之上。
村民们当然都震惊不已,因为他们根本没看见四周有任何人影,而且棺木还是柳木,相当牢固,花茎却是软枝,怎可能插在棺木之上?再者,那还是三朵非常邪异的花
-黑色的花!
黑色的花,是否正代表敬花人那颗黑色的心?
是否,一切都因为,阿楚曾是她情如姐妹的侍婢,故在阿楚娘亲入土为安之日,她虽不便现身,也赶来掉念故人之母?
她仍有心?
不但如此,还有更令人惊奇的事!就在阿楚之母入土之后,阿楚那个年仅八岁的二弟莆一回家中,便见一个修长的长发黑影,似是女子,闪进他的寝室,他追进去,房内却连半条人影也没有,窗户还是紧紧的关闭着,只是,房内却多了添了一堆东西-一堆置在桌上的金叶子!
金叶子闪闪生辉,令人眩目,更令人以令阿楚二弟以后的生活,富足无忧……
又是她?
从来也没有人能证实那是她,但附近村民宁愿深信,那是-她!
群众就是这样,他们总爱听有情有义的魔异传奇,却讨厌那些争吃唐僧肉的的蜘蛛妖精。
正因如此,人间才会有白素贞与小青两头义妖的传说,一直的流传着,一直的流传着……
除了阿楚的二弟受到照顾,其余曾在她家里的婢仆家眷也无一遗漏,他们无论遇上多么大的困镜,总会有人暗中协助,甚至遇上土豪恶霸或外来江湖人的逼迫,不用多久,那些土豪恶霸及江湖人也会不得善终,全部在夜间遭人屠杀,俨如鸡鸭般被人剥皮拆骨,尸悬门外。
是否已有点过份呢?村民们曾这样心想,不过既然死的是欺压弱小的恶人,大多儿也无谓浪费慈悲,毕竟恶有恶抱。
而日子久了,不单那些恶霸,就是连那些欲侵占这条村子的伪君子,甚或江湖歹类,更是无一幸免,无论他们武功多强,统统在夜里被神秘屠杀。
渐渐,这个不知仍否存在的“她”不知仍否是人的“她”便成为村中的一个传说,也成为村民口中心中的死神!
女死神!
她原来的姓氏,大家已记不起来了,但还是上辈记得,她曾经拥有过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相当特别,她唤作“黑瞳!”
**********“黑瞳?”
故事听到这里,红莲略觉讶异,因为黑瞳这个名字,确是甚为独特。
此刻沈浪和火莲如今所在的地方,是一间残旧不堪的客栈。
他们此刻正听着一个故事!这里是一条异常“落寞”的小村天邻小村!
顾名思凡这格天邻小村位于天之邻,而在当今武林之中有资格被尊为“天”字的,舍当时得令的天下会,还有谁?
故而,天邻小村便是位于天下会所护荫的“天荫城”外十里,这条村虽与天荫城毗序邻,际遇却有云泥之别。
天荫城在天下会的栽培下,得天独厚,早已成为商旅必经之地,一片繁花,天邻小村虽与天荫城近在十里,毕竟地少人稀,资源有限,给天荫城抢尽锋芒。
天邻小村的客栈并不多,沈浪他们找了许久,方才找得一个古旧客栈。
这间客栈虽然古旧,掌柜却是一个天大的好人,招呼相当周到,也十分健谈,”
是,当沈浪他们在客栈的在厅用着晚饭的时候,沈浪发觉,这间看来平凡不过的客栈,原来并不平凡。
那些寻常百姓家,最喜欢供奉的,大抵也是菩萨淋佛,甚至各色各类的传奇人物,然而这间客栈所供奉的,却令人眼前一“黑”只见这栈大厅的某个角落,竟放着一尊异常古怪的女性雕像,这尊女性雕像高约三尺,一身漆黑,上半边脸似是戴着一个黑色的金属面罩,露出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下半张脸似是罩着一层黑色的纱,整个像看起来非常的神秘,妖异。
雕像足下,还插着三灶香,显见并不是装饰品如此简单,相信这间客栈的人,是把这尊塑像奉为神明一般膜拜。
而沈浪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她!黑瞳!这掌柜的主动为他们把这个雕像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个雕像的故事,原来正是关于惨被灭门,与及已芳踪元觅的黑瞳!黑瞳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后,火莲轻柔的靠在沈浪的怀中,如今火莲已经化身成人,呵呵,火莲也有着少女那柔情的感慨,这不此刻的火莲一脸恬静的靠在沈浪的身上感慨的道:“主人,这黑瞳真的挺让人怜惜的……”
“是啊,要不然你主人我,又怎么会来这里找她呢!”
沈浪坏坏的对火莲说道。
火莲咯咯咯的娇笑一笑柔媚的对沈浪说道:“就是不是这样的,主人你也会来找她的!你啊,是骗不了火莲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