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24

  

第120章
就在秦霜哀伤之极,从外面又走入了一个女子,这是一个容色绝美的女子,她穿着一袭白衣,头发随意的洒落在脑后,十指葱翠,一袭白衣将她的身子衬托得的是那么的娇柔。
不过这娇柔都随着她那急急忙忙的动作而被破坏了。
仔细看她的衣服会发现,这完全就是一套男子的服装。她是谁?为何穿着如此诡异的衣服?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秦霜看着来人压抑住自己那哀伤的情绪抬头说道。
“秦霜!我爹爹呢!”
女子径直娇声问道。
秦霜颓然一摇头,没有说话。
女子脸色一变,刚才还红润的小脸,瞬间变为了苍白之色!
她就是雄霸的女儿——幽若!
“不会的!不会的!爹爹……爹爹他不会死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幽若摇晃着自己的头呐呐说道。
“童皇双娃,你们说,我爹爹呢!”
幽若又将目光看向了童皇双娃问道。
“大小姐,帮主他老人家真的去了!”
童皇双娃两人带着笑容娇声说道。
“去了!”
幽若身子踉跄的向后一退:“去了……真的去了!怎……怎么可能!”
“是你!是你杀了我爹爹么!”
幽若眼睛中闪过一丝寒芒看着沈浪说道。
沈浪轻轻一笑摇摇头道:“你爹爹可不是我杀的,这一点你可以问秦霜,刚才那一种剑意攻击你们因该都感应出来了才对,那可是剑圣的攻击,而不是我的!”
“不是你!”
幽若的星眸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她忽然蹲下了身子就那样的抱着头哭泣了起来。这一刻的幽若很伤心!从小娘就死了,如今连最疼自己的爹爹都死了!
幽若只感觉这天一下好像黑暗了起来,幽若感觉这天空好似忽然没有了其他的颜色,有的只是那灰色的存在。
秦霜看着蹲下身子哭泣的幽若,欲言又止,脸上有着一丝疼爱在里面,然!此刻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幽若才好。
他将目光看向了沈浪道:“你要接手天下会?你到底是谁?”
“我叫沈浪,不是我要接手天下会,而是我的兄弟们要接手这天下会!对了!我的兄弟们他们叫做步惊云和聂风还有断浪!你应该认识聂风才是!”
沈浪笑着说道。
“什么!云师弟和风师弟?怎么可能!”
秦霜脸色大变道:“他们……他们不是在中华阁么!”
“你有聂风的消息!你知道风大哥在哪里!”
地上哭泣的幽若忽然抬起了头梨花带泪的看着沈浪问道。
“还有你,秦霜,你也知道聂风在哪里。为什么你们当初都不告诉我!”
幽若质问着秦霜说道。
秦霜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看着幽若道:“幽若,你先别哭了,这是师傅让我不告诉你的!”
“是爹爹?爹爹为什么要让你不告诉我?”
幽若幽幽问道。
“师傅怕你私自出去找聂风,师傅怕你陷入爱情的泥潭!”
秦霜说道。
幽若站起了身子抹去那泪珠,她的脸上这一刻有着一丝复杂的神色:“原来是这样,我是说爹爹为什么不让我和聂风在一起!我怎么会爱上风大哥呢?我一直都把风大哥当成心目中的偶像,我只是把风大哥当成当大哥啊!爹爹……爹爹你好傻!”
秦霜听后愕然一怔!在他的心目中,幽若就是喜欢聂风的,因为幽若一直都模仿者聂风的装扮,她现在这身打扮都是按照聂风的样子!她竟然不喜欢聂风?这……秦霜感觉自己的心有点混乱了起来。
不过此刻不是秦霜多想的时候,秦霜更多的是将注意力放在沈浪的身上,以防止沈浪的攻击。
秦霜很明白,此刻既然童皇双娃都叫沈浪为帮主了,那么这天下会也算是彻底的易主了,这些年随着风师弟和云师弟的离开,天下会的势力渐渐的都被童皇双娃给握在了手中。
曾经他的师傅还专门在他的面前这样说过:“霜儿,你是师傅徒儿当中,最老实最醇厚的一个,你没有野心,师傅我很欣慰,可是师傅同时也很不满,因为随着那两个劣徒的出走,这天下会如今可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为师傅我分忧了。这童皇双娃办事虽然也是得力,可是她们的野心却也很强。”
“既然师傅你知道她们的野心很强,为什么还放任她们掌握那么大的势力!”
秦霜恭敬的问道。
“一个上位者如果不能够驾御自己的手下,他还是上位者么!这天下会只要有我雄霸在,这童皇双娃就绝对没有上位的机会!对于这样的鹰犬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鹰犬始终是鹰犬!哈哈哈……”
雄霸当时笑的很自信,笑的很嚣张。“霜儿你要记住,只有合理的运用人才,才能够真正的得到天下!不管他的野心到底有多强,你都要记住一点,你要比他更具有野心!”
当时笑的那么嚣张的雄霸,永远都想不到,然!这一次的死亡,却正是死在他的自信手中!
时也命也,不得不悲哀也!
幽若伤心了一下后,将目光放在了沈浪身上道:“既然我爹爹不是你们杀的,那么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秦霜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要接手天下会!”
沈浪笑着说道。
幽若看了一下四周道:“既然你要接手,就接手吧。不过你能不能够放过秦霜秦大哥!”
“幽若!”
秦霜眉头一皱说道。
“秦大哥我没事!”
幽若对着秦霜勉强的一笑说道。
幽若不是真正的躲在象牙塔里面的女孩,作为雄霸的女儿,幽若又怎么可能什么也不懂呢!只不过幽若很多时候都愿意去想罢了,她只想要快快乐乐的过着!只要爹爹能够疼惜她就行了!
“行,当然行!不过……”
沈浪坏坏的一笑道。
“不过什么?”
幽若问道。
“不过你必须得留下!”
沈浪坏坏的说道。
“我留下?你……你要杀了我么?”
幽若说道。
沈浪摇了摇头道:“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你呢!你的爹爹又不是我杀的,我和你们又无冤无仇,要不是因缘际会,我们可能一直都不会有交集也说不定!本来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看一下雄霸的,我想看一看这想要得到天下的雄霸到底是什么摸样,可惜……可惜啊。不过,能够看见一场惊世之战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可是你最后不还是想要接受天下会!”
幽若淡然说道。
“如果你是我面临着一个诺大的行会,面临着一个可以给你带来一切权利势力的行会,你会随意的放弃么!”
沈浪笑着说道。
幽若咬着自己那微微泛白的嘴唇,站在男人们的角度去想,幽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有哪一个男子会那样的放弃呢。
如果面对这样的事情都能够放弃,那么就说明这人的心实在是太超脱了!
“既然你不杀我,你让我留在这里又干什么!”
幽若说道。
“呵呵……”
沈浪坏坏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而幽若的神色却是再次的一变,她想到了一种可能!对于此,她只能摇摇头选择了接受!
看着沈浪看着沈浪那一张俊秀邪气的脸颊,幽若的目光中有着一丝赞赏,也有着一丝的幽怨!
谁都不会愿意自己丧失了自由,可是对于此刻的自己来说,却又没有反抗的力量!
“沈浪,你又何必为难一个女人!是男人的,你就和我好好的战上一战!”
秦霜冲着沈浪说道。
“战!哈哈哈……秦霜,这又是何必呢!你的实力还不行!”
沈浪笑着说道。
“少逞口舌之威,战过便知!”
秦霜说完眼睛一凛,抬手就是一拳向着沈浪打了过去。
青光闪现,这一拳之中包含着一股冰冷之极的力量!这一拳出,周边的空气默然变冷!丝丝寒气在空中产生。
“唉!何必呢……”
沈浪淡然的一叹,随意的伸出右手。
“轰!”
那看似随意的伸出的手,那么轻柔的握住了秦霜的拳头。
“咔嚓……”
“嘎嘣……”
“轰……”
秦霜所在的地面瞬间爆裂了开去,片片碎片向着周边掉落,秦霜脸色剧变,整个脸色都是苍白无比的,他的眼中有着无比骇然的神色!
秦霜只感觉自己这一拳犹如打击在了一道巨大的大山之上一样,那反震的力量,让他的内府瞬间受伤,要不是他快速的将那后劲卸到了地上,此刻这一下就能够让他受到重伤,不过就是这样,秦霜也知道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怎么样,还要打么!”
沈浪松开秦霜的手笑着说道。
秦霜颓然摇了摇头,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秦霜不认为自己有丝毫的机会。就算是蛮干也没有用!
秦霜紧握着拳头,他恨自己!很自己的实力不行,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够保护师傅的遗孤!
“啊……”
秦霜忽然抬头大喊一声!
“轰轰轰……”
随着秦霜这一声巨吼,周边的建筑物纷纷被他愤怒逼压的劲气给弄得爆碎了起来。
沈浪眉头微皱,身子电射而出,对着秦霜的身子就是一点,秦霜的身子默然停住了大喊,眼睛一黑昏迷了过去。
这秦霜沈浪是不但算杀了他,这人也并不坏,只不过对于雄霸有些愚忠罢了!
一旁的童皇双娃看着沈浪如此简单的就解决了秦霜,两人的神色都透着隆重!此刻的两人才算是彻底的抛开了违背的意愿!
从沈浪露出的这强大实力,两人很清楚,和他都没有好下场的,这样的实力比之雄霸只怕还要强大。
真不知道,这天下到底是从哪里蹦达出一个这么神秘的人物!而且看他的样子只怕比之雄霸都还要难对付一点。
“哎呦……咦!这里,这里怎么啦,哎呦喂,童皇双娃,帮主呢!”
地上那昏迷的文丑丑此刻终于苏醒了过来,他一苏醒就站起了身子骇然的看着四周然后对着童皇双娃问道。

第121章
苏醒后的文丑丑那是一脸的苍白啊,带着一贯讨好的笑容看着童皇双娃等待着童皇双娃的回答。
童皇双娃各自娇笑了一下,晃动着自己手中的布娃娃道:“帮主他老人家去了,怎么文丑丑你也想要跟着帮主去么!”
“啊……帮主去了!”
文丑丑脸色一变满眼惊异的看着童皇双娃,一滴冷汗从文丑丑的脸颊上掉落了下来:“帮主,帮主去哪里呢?”
“你又何必装傻呢。咯咯咯……文丑丑还不见过新的帮主么!”
童皇双娃说道。
文丑丑听后一怔,接着那双贼咪咪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转动,又忽然看见了秦霜还有幽若,最后才将目光看向了沈浪。
当文丑丑一看见沈浪,眼睛中的那抹惊异更加的强烈了。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一下几女的情况后,文丑丑很快就明白此刻真正的帮主是谁了。
“文丑丑见过新帮主,恭祝帮主你寿与天齐!”
文丑丑识时务的讨好的对着沈浪一拜,接着竟然就那样的跪倒下去做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动作。
“呵呵……”
沈浪呵呵一笑,脸上有着一抹怪异,说真的这文丑丑也算是不容易的存在了,有一个这样的人在身边其实也蛮不错的,至少偶尔听听这文丑丑搞笑也挺好的:“起来吧,以后跟着我不用这么拘谨,当然啦,也尽量给我收起你以前跟着雄霸那一套,要不然,不用我多说吧!”
“是!是!丑丑明白,丑丑明白!”
文丑丑忙不迭地爬起身子对着沈浪说道。
“好了,接下来这势力整合就靠童皇双娃你们去办理了。秦霜你们也派人给他送回原来的房间吧。”
沈浪轻微的耸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另外再给我准备一件房间!”
童皇双娃两人同时应了一声。
“火莲你先跟着她们去将黑瞳安排一下吧,我先跟着幽若出去逛一下!”
沈浪笑着对一旁的火莲说道。
“咯咯咯……主人你就放心的去吧,”
火莲娇笑的从沈浪的怀中接过黑瞳说道。
沈浪笑笑刮了一下火莲的琼鼻然后对着幽若说道:“幽若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幽若看了沈浪一眼,轻柔的一点头然后跟着沈浪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咯咯咯……认识一下,我叫做火莲~!”
火莲抱着黑瞳娇笑的看着童皇双娃道。
“童皇双娃见过帮主夫人”童皇双娃同时娇笑的说道,此刻她们两人的眼睛中可有着疑惑啊,这女子竟然叫新帮主为主人,看帮主的样子对他是很好的,可是她为什么又会叫帮主主人呢?
这帮主可不是一般的有魄力啊,他竟然就那样的留下一个如此的女子然后就什么也不管了,两人可不认为这新帮主是自大的,从这女子一点也不怕自己等人可以看出她很有可能是一个超级强者!然?为什么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武者气息呢?难道这女子非常的厉害!
“帮主夫人么?嘻嘻,这称呼到也挺有意思的!”
火莲笑嘻嘻的说道:“走吧,先给我准备一间房间,其他的就你们自己去办了!”
***“不要那么怕我。我有那么吓人么!”
沈浪笑着对一旁离自己远远的一脸拘谨的幽若说道。
幽若听后香肩一颤,抬起那双美丽的俏俏脸看着沈浪道:“我不知道你吓不吓人,可是我知道你不简单。”
“不简单?这从何说起!”
沈浪笑笑说道。接着在幽若惊愕的瞬间右手轻揽将幽若给搂在了怀中。
“你……”
幽若神色惊慌的看着沈浪,脸上带着一抹极度的羞涩和惶恐。从沈浪留下不让她走出天下会,她就应经隐隐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可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会是一点也不掩饰。
幽若挣扎了一下,未有挣开沈浪的怀抱后,幽若的星眸里面瞬间涌去了一抹晶莹的泪珠,那是极度委屈的泪珠。
刚刚才得知自己的父亲以去的讯息,如今自己又要被人给这样的羞辱,幽若她能不委屈么!
沈浪看着幽若伸出手爱怜的滑过犹如的眼帘,将那一滴泪水给摸去了,嘴里柔声道:“别哭了,我又不对你怎么样,只是拥抱你一下而以。”
沈浪说完忽然将那摸去泪水的手放在了嘴里舔舐了一下:“苦涩的味道,很不好!”
幽若的俏脸瞬间红润了,那双带着星泪的眼睛,诧异的看着沈浪,两眼圆瞪小口半张,芳心扑通扑通的快速的跳动。
这……这都是什么人啊,他竟然……他竟然舔舐人家的泪水。幽若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不听使唤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如此的事情。
虽然沈浪的动作很奇怪,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幽若却从沈浪那温柔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一丝的悸动。
那温柔的话语,好似完全的抚平了她心中的伤痛一样,给她的心中带起了一丝包容。
幽若怔怔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将这荒谬的不切实际想法甩去了脑后,自己怎么会感觉到这样的想法呢,就算爹爹不算是他杀的,可是如今他掌管了天下会也算是自己的仇人了,因为他夺去了爹爹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舔舐泪水让幽若震惊的话,那么沈浪接下来的动作,就让幽若完全的慌乱了,因为沈浪忽然用手勾起了她的下颚,轻佻的看着幽若。
这前方的差异让幽若犹如天堂和地狱般的感觉。
“你……你不是说过只是抱一下的么!”
幽若羞愤的娇嗔道。
“我只是想抱一下啊,可是你如果不配合的话,那么我就不介意做出其他的事情了!”沈浪坏笑着说道。
幽若听后羞愤欲死,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怎么可以如此的霸道,如此的不讲理。
看着幽若那一副我见犹怜的俏脸,沈浪的心真的是无比的悸动,要不是要给幽若一个缓冲期此刻的沈浪绝对会毫不顾忌的吃掉幽若。
幽若慌乱了一下后,对着沈浪道:“我先带你去看看天下会的环境吧,以后你是新帮主了,不可能不了解自己的行会。”
“这个倒是不及,我对于这行会说真的还真的没有看在眼里。”
沈浪深情的盯着幽若说道。
幽若芳心一突:“别,别这样……沈浪你自重一点好么。等一下被其他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呵呵,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怀,你说我能够自重么!既然你明白我留下你的意思,那么你因该就知道,我要了你也是迟早的问题!”
沈浪坏坏的说道。
幽若听后,两手无助的扭在一起,十指都以泛白,银牙轻咬着那发白的嘴唇抬起头坚定的看着沈浪道:“我……如果你用强,我宁愿一死!”
“你就不怕我杀了秦霜么!”
沈浪笑着说道。
幽若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眼前这人是魔鬼么!他为何要如此做法呢,刚才还感觉他比较君子,可是才这一会他就要暴露出那狼性了么!
“怎么样?不回答了么!”
沈浪轻佻的看着幽若说道。
“你无耻!”
幽若气愤的说道。
“无耻?哈哈……又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你啊,还没有见过更无耻的,我先让你见识一下吧。”
沈浪说完一口吻上了幽若的芳唇,右手瞬间抚摸上了幽若的身体。熟练的攀登上那双峰!
幽若惊恐无比的看着沈浪,怎么也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事情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
感受着沈浪的接吻,感受着他在自己身体上的动作,羞愤之意强烈的充斥在了幽若的心头。
挣扎,挣扎用力的挣扎,幽若强烈的反抗着,然那反抗,那是真的很无力啊。
渐渐的随着沈浪的吻,幽若那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了,她俏脸通红无比,羊脂玉一般白皙的皮肤上泛起了嫣红,那柔媚娇羞的神色使得男人更加的富有征服欲望。
捶打,捶打着沈浪的后背,可是那小手真的是捶打么,随着那吻的加深,那根本就是抚摸嘛!
沈浪是谁啊!那是情场老手啊,这接吻让女子迷醉,那已经是熟能生巧了,在这接吻中,让幽若体会到了一种她以前从未有体会过的滋味,那是一种迷茫人心的滋味。
而随着沈浪那坏手的揉捏,幽若也羞涩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生了变化,自己那山峰上的两点已经突了起来。
“唔……”
幽若身子一颤,一下子软到在了沈浪的怀中,幽若羞愤的发现沈浪的手已经得寸进尺的直接深入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和那山峰完全的接触了起来。
满眼震惊夹杂着羞涩的注视着沈浪那火热的眼神,幽若芳心突突直跳,好似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样。
“唔……”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啊,幽若那少女的心又怎么能够承受得了这样的挑逗了。
做为一个情场小白的幽若,做为一个还是白纸一样存在的幽若,那样的爱抚,那样的接吻,那样的揉捏都给她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刺激。
精致的俏脸上,随着那揉捏泛起苹果般的红润,那长长的睫毛点缀着那泛着羞涩之意的迷离星眸,那一双诱人香甜的小嘴正被沈浪给贪婪霸道的封着,而伴随着沈浪的爱抚,幽若发现自己的衣裙竟然有了向下脱落的危机,因为沈浪的手,竟然又扯开了她那白衣儒衫的衣带,这男子的衣服本来就相对来说要比女子的衣服大胆了一点,这衣服一开就露出了里面那同样是白色的抹胸!
清风轻轻的吹拂,那一丝清风的灌溉让幽若的身子下意识的靠近了沈浪的身体,然!正是由于她这自主的靠近,才让她更加清晰的感觉到了沈浪那男子浓厚的气息。
此刻的幽若好想说不要,好像说放开我,好希冀这只是一个梦!然!她不能说,不能动,她感觉到的是那么的真实!
她是那么清楚的感觉到沈浪的爱抚,她是那么清楚的感觉到沈浪那技巧性的揉捏。

第122章
脸颊绯红,媚眼如丝,柔顺的头发随着清风飞扬,一双葱翠玉手迷茫的在沈浪的身上抚摸着,小嘴半开半合,头稍稍的向后倒着,露出那美丽白皙的脖颈,在那脖颈之下沈浪正埋首在玉峰山峦之中,体会着那玉峰的柔软体会着那沟壑中的风光,他好似已经全然被那沟壑给迷醉了一样。
此刻如果有人偶然来到这里一定会大惊不已,天下会大小姐,高贵矜持的大小姐此刻已经衣衫凌乱的和人做着如此暧昧的动作,从大小姐那羞涩迷离的双眸中,可以发现此刻的大小姐已经沦陷了,那双迷离星眸中的情*欲色彩是那么的明显,一双媚眼的带着那么饥渴是如此的强烈。
在这暧昧的游戏当中,沈浪终于也压抑不住对于玉人的渴望了,一双手忽然就那样的彻底解开了幽若的上衣,让让圣洁无比的山峰全然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那抹白色的肚兜直接被沈浪给放在了一旁的栏杆上。
“不……不要……唔,不要……不要再这里……啊……会……会被人给看见的,不要……”
幽若在那完全迷离的眼神中,恢复了一丝清明,强大精神的说道。
然在沈浪的揉捏下,在沈浪那细细的轻咬中,幽若的那一丝清明又很快的消失了,一双半开的小嘴,显得是那样的迷人,当沈浪坏坏的伸入一只手指放入幽若的小嘴里时,幽若还情不自禁的吸允了起来。
“唔……”
羞涩的嘤咛,羞涩的低着头。
“想被人给看见么!”
沈浪坏坏的在幽若咬着幽若的耳垂说道。
幽若羞涩的摇晃着头。
“既然不想,就要配合知道么!”
沈浪坏坏的说道:“来用手扶着护栏……”
沈浪引导着幽若扶在在了一旁的护栏上,然后让幽若的后背靠向了自己,这样的姿势让沈浪更加方便的揉捏着幽若的玉峰。
不单单是这样,沈浪还直接解开了幽若的腰带,褪下那褒裤,然后用手抚摸上了那翘臀。
此刻的幽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一袭长衫前面大开着,而后面放下掩盖着玉腿,可是玉腿之下的褒裤却已经被褪去,从沈浪两人所在的地方,从两人所在的地方看下去可以清晰的看着那天下会的全景,而下面的人,如果看上来的话,只会认为大小姐在欣赏着风景。
因为沈浪两人此刻所在的地方,比较的高,比较的隐秘!如果不是这样,沈浪也不会这样的尝试,可是就是这样,依旧让幽若羞涩慌乱了,她真的怕被别人给发现。
沈浪的坏手穿过那长衫直接抚摸上了那翘臀,那冰凉又火热的感觉让幽若紧咬着银牙以免自己媚哼出声来。
滑过幽若那处女的翘臀,一直手指滑过那羞人股沟,幽若芳心一颤,鹅首一晃,就那样的低了下去,一双手紧紧的握在护栏之上。
右手揉捏着幽若的双峰,左手在那下身轻柔的动作,当沈浪探索那神秘的花园时,幽若身子再次一颤,迷离的神色已经让她显得无比诱人了。
在那处子娇羞的心中,在那处子慌乱的羞涩中,幽若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自己的情感,面对自己身体的反应。
伴随着那羞涩的期待,幽若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堪,按潺潺水流的渗出,更是让幽若紧紧地咬着嘴唇。
恶魔!真的是恶魔,此刻的幽若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侵犯。这才是最深刻的侵犯。
让幽若悲哀的是,在这样的侵犯当中,她竟然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心,在这样的侵犯当中,她有的竟然是期待,有的是羞涩的心悸。
她的身体已经在全然渴望,在猛烈的欢呼着,那一种让幽若惴惴不安的情绪。
终于随着沈浪那坏手技巧的性的探索,幽若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身体的需要,开始轻轻的晃动了起来。
“沈浪……”
幽若羞涩的唤了一声。
“干什么呢,我的小美人!”
沈浪问着幽若的脖颈说道。
“我……我……”
幽若羞涩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不是想要了。”
沈浪坏坏的说着左手更是技巧性的抠挖了起来,摩擦着那凸起阴di。
“唔……”
幽若媚哼了一声,不敢回答沈浪的话语,她有种感觉如果自己一回答的话,那么她的身体必然会全面的沦陷。
沈浪坏坏的笑着,舔舐着幽若的耳垂,右手在那两座山峰之间徘徊着,偶尔更是直接向着下方移动。
“啊……唔……”
细细的哼声从幽若的琼鼻中哼出,那声音虽然小,可是却又怎么能够瞒过沈浪呢。
“说出你想要的吧!”
沈浪魔鬼般的魅惑道:“说出你心中的想法,说出你如今最渴望,最最真挚的想法。”
火焰汹汹的燃烧着幽若的心,汹汹的烈火灼热着她的身体,“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这是幽若心中的想法,那股需要越明显了,那股需要越来越强烈了。
忽然一道大浪打来,幽若犹如一只随风漂浮的小船一样,在那海浪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孤零,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啊……”
媚哼传出,幽若那紧紧咬着的银牙也松了开来,几乎是带着苦音幽若发出了邀请:“啊……我……我……好痒……痒……啊……”
让幽若这个处子说出如此的话语已经是难为他了,她虽然是处子,可是并不代表她什么也不明白,她知道想要得到解放,就必须需要男子的东西!那是羞涩的东西,那是另幽若此刻绝对说不出口的东西,那就是顶着她翘臀上的那一个坚*挺之物沈浪也没有多为难幽若,此刻的他其实也早已经心动不已了,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那昂然挺立之物,然后一下子顶在了玉人的翘臀上“唔……”
火热坚挺的感觉让幽若一声媚哼,那灼热的力道让幽若茫然不已。
沈浪听着那肉棒熟练的滑过那股沟,然后来到了那桃花源的外面,用肉棒轻轻的晃动着,挑逗着幽若那少女饥渴的心。
“嗯……”
肉棒轻轻的拨开了阴唇,向着里面缓缓的进入了,只是才进入了一小个龟头,就已经让幽若芳心大乱了。
“啊……”
鹅首向后仰着,这一双玉手用力的握着那护栏。
“扑哧……”
伴随着一声轻响,那肉棒已经完全的挺入了进去,直接突破了那一层小小的阻碍。
“嗯……”
随着那处女膜的破碎,幽若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同时还着一丝的悲哀,自己终于不再是处女了么,自己终于被被玷污了么。
这些念头都不能让幽若多想,因为沈浪接下来的抽插完全的迷离了幽若的想法,那种酥麻,那种肿胀,那种难以说明的感受,都让幽若芳心羞涩,情迷其中。
“唔……啊……嗯……嗯……唔……”
幽若轻轻的哼着,细细的体悟着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的肉棒。
她只感觉那东西好似要完全的灌插过她的身体一样。
“啊……又到了,又到最里面了!”
幽若媚哼不已,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放弃,彻底的放弃了抵抗。幽若忍不住开始发出了那天性的欢愉。
“啊……唔……唔……好用力……啊……到……到顶了……啊……唔……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会是这样的感觉呢……啊……啊……死了……啊……幽若……幽若……”
摇晃着自己那高贵的鹅首,幽若的嘴里已经完全的变了样。
受到幽若的媚哼的刺激,沈浪的也开启强力的抽插了起来,一双手同时揉捏着幽若的奶子,将那白皙粉嫩的奶子揉捏成各种可爱的摸样。
而伴随着沈浪下身的冲击,“噼噼啪啪……”
的声音也在这高楼中响起。
无论多么凶猛的冲撞,最终都会像陷落在绵软的海绵中般舒适惬意。
幽若忽然大叫一声,花枝一颤,一股热流猛地标射了在了沈浪的下体,而沈浪也再此刻一声虎吼将那灼热的精子源源不断的射入了幽若的体内。
****抚摸着幽若的秀发,吻着幽若那泛着潮红的脖颈,沈浪抽出了自己的兵器,然后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沈浪坏坏的在幽若的耳边说道。
幽若羞涩的低垂着头,此刻的她还没有从按高潮的韵味里面完全的恢复过来,那大海的狂潮让幽若迷醉!
终于等了一会,幽若开始整理起自己衣服来,当感觉到自己下身那湿漉漉的液体时,幽若俏脸通红,一双星眸里面不知道写的是羞愤,还是顺从。
整理完自己的身体,看着站在自己身边这个坏坏的男人,此刻的他正坏笑的看着自己。
幽若看着沈浪那一张无比俊俏邪气的俊脸,看着他那带着坏笑的嘴唇,幽若抿着嘴,不知道该如何出声。
沈浪搂过幽若,将幽若那身躯揉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吻上了幽若的芳唇,就那样的抱着她向着远处走去口里道:“告诉我,你的闺房在哪里吧!”
幽若通红着脸不敢直视沈浪,脸上此刻有着一丝的惊慌道:“你……你还要……”
“我当然是想要了,不过我就怕某人承受不了,所以我也只能够压制了,这日子还长着呢!”
沈浪坏坏的说道。
幽若羞涩的将头靠在沈浪的怀中,这一刻幽若真的是无比的迷茫,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贞操是最为重要的,可是对于一个在武林世家长大的女孩子来说,她也明白女子的悲哀,很多的世家女子当仇敌找上门的时候,都会成为人家的玩物,这……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从沈浪说要接掌天下会的那一刻起,幽若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那个时候的她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以后的命运,只不过……只不过没想到这命运来的是如此的快,如此的令自己羞涩。
其实在幽若这顺从之中,幽若又何尝没有自己的想法呢!这天下会毕竟是父亲一生的心血,既然如今父亲死了,自己虽然不能够为父亲保全这天下会,可是至少自己要想办法让这天下会依旧依旧有着父亲的血脉在里面。
这……才是幽若真正的想法,要不然幽若也不会那样的让沈浪给采摘了!女子真的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动物啊,为了一些自己的目的,她们有的时候,真的可以完全的抛弃一切。
沈浪又岂不明白幽若的想法呢,从幽若那明显不完全拒绝的行为中,沈浪就已经猜出了这一切,这也是沈浪改变初衷让幽若接受缓冲期的想法,竟然人家都明白了,自己又何必再压抑了,这人生如戏,如火似茶,顺着本心,随着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才能够过的写意!
搂着小美人,搂着这一个已经变成了女人的尤物,在那坏笑之中,带着玉人来到了玉人的闺房。
童皇双娃的办事能力真的是挺快的,就在沈浪和幽若两人在那阁楼上欢爱的当口,如今这整个天下会都已经知道以后沈浪就是新的帮主!
虽然有的人不忿,有的人不理解,可是这就是江湖……江湖靠实力为尊,这不理解,也能变成理解!
对于那些手下来说,这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带领人而以!

第123章
沈浪坐在那金色的龙椅之上,坏坏的看着旁边的两个绝世尤物!看着两人那一抹一样的容颜,沈浪坏坏的笑着。
童皇双娃脸上带着一抹惯性的微笑看着自己那新任的帮主。
“禀帮主,如今天下会的一切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如今的一切都已经以帮主你马首是瞻!另外江湖风云令也已经发了出去,相信不久这天下就知道天下会是由帮主你掌管。”
童皇双娃说道。
“怎么又叫我帮主啦!我不是说过了么。以后要叫我的浪哥哥的!”
沈浪坏笑的看着两人说道。
两人齐齐一怔然后娇声说道:“我们知道了!浪哥哥,是我们不对!”
“既然不对你说我因该怎么惩罚你们!”
沈浪坏笑着打量着两人的身体。
“浪哥哥……你,你想要怎么样惩罚我们,我们都愿意受罚!”
童皇双娃说道。
“你们二人每一次说话的声音都是一致的,你们给我说说,到底谁是童娃,谁是双娃。”
沈浪笑着说道。
“我是童娃,她是双娃!”
左边站在的童娃指着自己的妹妹说道。
“呵呵,说真的你们二人的容貌可又够难分辨的!”
沈浪笑着说道:“来走过来,让我细细看一下。”
“是的,浪哥哥!”
童皇双娃应了一声走近了沈浪。
随着两人一走近,沈浪坏坏一笑,一下子将两女都给拥入了怀中。童皇双娃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还是各自的俏脸一红。
她们虽然是杀手,不过这女子的矜持还是知道的,如果不是那心中的野心太过于强大,两人……两人也不会如此的对待沈浪。
“现在就让我仔细的看看到底谁才是童娃,谁才是双娃。”
沈浪坏笑的在两女那绝美的俏脸上嗅着说道。
两女绯红着脸娇羞的靠在沈浪的怀中,两人手上的那个布娃娃此时再也不能够那样轻松的拿在手上了。
随着沈浪那浓浓的男子气息传入两女的琼鼻中,两人的芳心都是快速的一跳。
“都是那么的香,都是一样的味道,看来想要清楚的认识你们,不得不让我亲自摸索一番了,你们不会介意我的摸索吧!”
沈浪坏笑着喷了一口热气在两女的耳边说道。
“刷……”
红润之色完全的布满了俏脸,那红润的俏脸之上,那星眸之中,都有着一丝的迟疑,有着一丝的挣扎,两女心灵相通,此刻两女的所想当然也是一抹一样的。
可正是因为心灵相通的原因,沈浪抚摸一个人,其实也就当于同时抚摸两人,那种心灵想通的感觉,让两人的心同是一样。
沈浪说着就将手同时抚摸上了两女的身体,同时攀上了那傲人的双峰。
“咦……一抹一样嘛,这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分别呢?”
沈浪揉捏着两座硕大的山峰坏笑着说道。
这番话惹得童皇双娃两人潮红不已,那双绝美的容颜全是羞涩之意,此刻的两人哪里像是一个无情的杀手啊。
在沈浪这坏人之下,对于童皇双娃这样有着野心的女人来说,真的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对象。
“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分别呢?难道是因为衣服的原因,所以不好分辨么!”
沈浪坏坏的说着,说罢竟然就那样的从童皇双娃两人的那小衣里面直接抚摸了进去。
羞涩……羞涩啊,童皇双娃两人羞涩不已,从来米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分辨人,哪里是那样分辨的。明明就是想要占便宜嘛!
可是……可是这一句话两人都不能够说出口,两人都只能够默默的接收,谁叫沈浪的实力强大呢,谁叫沈浪有他们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呢。
“唔……”
一丝嘤咛从两人的口里同时发出,接着两人同时娇声道:“浪哥哥……不要……不要这样好么!”
“不要?不要这样,我又怎么能够分辨你们呢!”
沈浪坏坏的笑着接着竟然一口吻上了左边童皇的小嘴。
“唔……”
依旧是两人一起的声音,可是那声音中却又完全的不一样。
此刻双娃那双眼睛里面写着的那是好奇啊,这是接吻么?这就是接吻么?别看童皇双娃两人杀过不少的人,这接吻那绝对是第一次。
“啊……这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双娃心里一惊诧异的惊道,好似是什么东西进入了姐姐的嘴里一样。
会是什么呢?双娃虽然能够感觉到姐姐身体上的享受,却是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唉!其实杀手也是很可爱的。
那是什么,当然是沈浪的贪婪的坏舌啦!此刻沈浪的舌头正伸入了童皇的嘴里,吸允着童皇那丁香小舌!
童皇第一次享受着这样的感觉,一双美目同样是震惊,特别是感觉到妹妹那诧异的想法后,童皇的心里那更是娇羞。
在沈浪的大舌的引动下,童皇双娃在享受那唇舌美感的同时,终于也引动了起来,主动的和沈浪的舌头相互纠缠在了一起,这一下双娃终于知道姐姐为什么会是那样的感觉啦,原来那种感觉是这样的啊。竟然会是如此羞人的动作!
触手柔软的山峰被沈浪给轻柔的捏动,一张诱人的小嘴被沈浪给霸道的封印着,两个本事冷艳杀手的极品尤物在沈浪的作恶之下,没有了一丝杀手该有的气质。
俏脸绯红,鹅颈通红,一双美目柔情而又迷茫,一双眼帘半开而又轻闭!那两张绝美的容颜上都是那羞人的迷醉。
和童皇吻了一会后,沈浪松开了童娃的小嘴,又吻上了一旁的双娃,这一下双娃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姐姐刚才感觉到的美感,刚才她虽然没有和沈浪唇舌纠葛,可是因为那心灵相通的原因,此刻的双娃那也是无师自通的跟随着沈浪的引动而动作着。
“果然有点不一样,这香甜的感觉不一样!”
沈浪松开了双娃舔着自己的唇坏笑着说道。
“浪哥哥,既然分辨出来了不一样,是否可以放开我们了呢!”
童娃撒娇的说道。
“你说有两个大美女再怀,我能够舍得么!”
沈浪坏笑着说道,那双坏手依旧在两人的身体上游动着。
“姐姐怎么办?我……我受不了呢,心里好奇怪,好似有种东西在诱惑我一样,全身都是软绵绵的,心里有着一种强烈的呼唤!”
双娃运用着心灵相通之术对童娃道。
“我……我还不是一样……这人太坏了,比之雄霸可是坏了不少,雄霸虽然可恶,野心不小,可是他不啥对女人感兴趣,而这沈浪,这沈浪根本就是一个大色狼,刚刚才吃掉了幽若,如今……如今你我二人怕也是难以逃脱!”
童娃同样在心中娇喘着说道。
“那姐姐我们真的不反抗么?真的就那样让他要了我们的身子!”
双娃迷离的问道。
“不这样又能够怎么样呢!这人的实力如此之强,就算是你我全力出手怕也不能够伤他分毫!”
童娃苦涩的说道。
“刚刚才解决了雄霸,没想到就来了一个比之雄霸还要厉害的人,难道姐姐我们就注定了必须屈居人下么!我……我好不甘心!”
双娃道。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难道我就甘心了么!啊……唔……”
童皇忽然娇喘一声再也不能够进行接下来的传音。
而随着童皇的娇喘,双娃那也是同样娇喘了起来,因为……因为她们两人发现沈浪的坏手竟然再不知不觉中已经游移到了她们的下身,而起是直接穿过那小裤裤于那桃源亲昵的接触了起来。
那个地方可是女子最神秘的地方啊,竟然就那样的被抚摸了,竟然就那样的被亵*渎了。
那种奇异的感觉,让两人娇喘羞涩不已,那情不自禁的羞涩呻吟从两人的嘴里发出。
正是因为两人心灵相同的原因,沈浪和其中一人欢愉的时候,两人就会有着相同的感觉,当沈浪同时动作两人的时候,两人就不单单是感觉到一种欢愉啦,她们感觉到的就是一种叠加的感觉,那种感觉即使是她们那杀手冰冷的心也是忍受不了的。
再说了,其实这越是冰冷的心中,越是隐藏着一颗火热的心,在这绝对的冰冷中,两人又何尝不是有着一种极度的渴望呢!
这杀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成就的,在这杀手的生涯中,压抑着很多负面的情绪,当这种情绪不能够得到发泄的时候,就会扰乱杀人者的心神。而这发泄杀气的最好办法,其实就是将这杀气以其他的方式转移出去。
这些年两人都是将这负面情绪深埋在心里面,可是如今……可是如今随着沈浪那激情的热吻,随着沈浪那放肆的爱抚,两人终于感觉到了一抹悲哀……
那抹杀戳负面的情绪,在沈浪的挑逗之下,完全的变成了激情火热的情绪之气!那是比之春药还要来的强烈的感觉啊。
在那情绪的刺激下,在那负面情绪的完全爆发下,两人的身体越来越不堪,两人的身体越来越柔,脸色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媚。
沈浪看着两人按诱人的形态,听着两人那羞涩中的呻吟,看着两人那白皙粉嫩皮肤上泛起的嫣红。
沈浪笑了,笑的无比的淫*荡,笑的无比的猥亵!其实从一开始见到两人开始,沈浪就已经明白了必然会是有着这样的结果的,从一开始沈浪就知道,两人那抹杀气下的负面情绪如果被引发了出来,必然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果然现在自己的想法那是一点也没有错啊,此刻的童皇双娃的表现那是和沈浪的猜错一模一样。
在他坏手的挑逗下,在他坏手的抚摸下,两人身体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人此刻已经是待宰的羔羊,随时都等待着主人的烹饪了。
不过沈浪不急,他一点也不急,因为他要完全的引发出两人的情*欲,他要完全的让两人深深的认知到自己心中的想法,他要将这两个冰冷杀手,完全的变成自己的女人!要让她们明白,女人到底是因该如何快乐的!

第124章
如果让童皇双娃两人说什么是她们最狼狈的时候,此刻的童皇双娃一定会说是现在,就算是那从小的练习,她们也没有如此的狼狈过,如此的不堪过,此刻的她们俏脸绯红,媚眼如丝,一身洁白的完美的酮体没有丝毫掩盖的展现在沈浪的面前。
那一双粉嫩俏挺的双峰,颤巍巍的耸立着,在那双峰之上那成熟等待着采摘的樱桃是那么的诱人,是那么的吸引人的眼球。
童皇双娃两人此刻都迷醉不已,两双葱翠玉手此次早已经在那情欲的引动下,在沈浪的代理下迷茫的在沈浪的身体上摸索着。
童皇双娃此刻都媚眼如丝的看着紧紧握着的那坚*挺之物,一双本是用来杀人的小手正温柔的在上面的动作着。
童娃呢喃出声,她的玉*腿此刻正被沈浪给两手掰开着,沈浪正埋首在那桃源之中。
那诱人桃源不断的渗出潺潺的水流,被沈浪给弄得的泥褴不堪。
“唔……”
诱人的哼声从童皇双娃的嘴里哼出她终于再也不能够压抑自己的欲望了。她想要她急切的想要。
不单单是她想要双娃同样是忍受不了啦,双娃同样是一脸娇媚的看着沈浪,那双小手跟随着着童娃的动作更加的快速啦!
“浪哥哥……我……我……”
童娃媚哼一声,身子轻轻的颤抖着。
看着童娃如此这般,沈浪也已经心动不已,翻过童娃的身子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一下子探入了进去。
“啊……”
童娃发出一声满足的媚哼,真的是太美妙了,当这段誉的肉棒插入里面后,童娃才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噼啪……噼啪……”
沈浪熟练的抽插着,直将身下这小美人给插的如痴如醉,而一旁的双娃那也是脸上古怪情迷不已,她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姐姐享受的快感,正是因为享受到了姐姐的快感她才会那样的情迷。
她羞人的迷茫的用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着,看着那不断抽插的两人,忽然沈浪回头吻住了双娃的小嘴,和双娃激情的激吻在了一起,而那下身依旧用力的在挺动着。那动作是如此的用力,是如此的强劲。直抽插得童娃放声欢呼。
此时的童娃可说是欲火全面点燃,春情汤漾,双目媚眼如丝,彷佛能放电,洒出一重又一重的欲网情丝将沈浪牢牢套住。抱住他的一双玉臂也不知什么时候移到沈浪的臀上两股,用力将沈浪的屁股往自己的身体上压。同时胸口急速起伏,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再加上那蠕动缠上沈浪身子的雪玉胴体,以及童娃的等不及咬着沈浪的耳朵,在他耳边吐着热气道:“浪哥哥……我……我……我要你。”
沈浪一听,当下再不客气,上身挺起,分开童娃那诱人之极,雪白的发出暖玉嫩光的美腿,看见自己的粗红大宝贝没入童娃那鲜红的小穴中,彷佛一张小嘴含着一根粗长的红甘蔗。忍不住双手由两腰外侧伸到温倩云的臀肉下,手掌紧贴童娃那肥嫩柔腻的雪臀,下身用力,屁股急速抖动,如矿工采炭,一下比一下深,一次比一次急。有时宝贝插入抽出之际还会带得淫水飞起,滋滋动人的水声,加上童娃哎呀娇吟的浪叫声,眼中看着自己湿润光泽的鲜红宝贝在童娃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如此视觉、听觉与触觉的三重享受如层层大浪涌来,几欲要将沈浪淹没。
而童娃此时则已经抛去了矜持,雪臀连扭,小穴阴道壁内的肌肉紧紧将沈浪的大宝贝包住,夹得没有一丝空隙,那种密实的感觉令沈浪通体舒畅,再加上童娃有时雪臀旋圆甩动,那种宝贝旋扭的快感实在是宁沈浪舒爽无比……
沈浪知道童娃欲情已起,可以大杀一阵了。不再怜惜,大宝贝抖动如狂,「噗滋」、「噗滋」的水声连响,「啪」、「啪」的肉体相击声听来清脆悦耳,更有种振奋的作用,童娃则浪叫狂吟道:“啊……啊……好……好哥哥……再……再快……快一点……你……你的……到我……我……我的花……心了……我……我好……美……啊啊……啊啊……弟弟……快……重……重一点……我……好……好舒服啊……就……就这样……我……啊……我要……飞……飞上天……天了……”
沈浪一边狠干童娃,一边双手已经转移阵地在双娃那鼓涨高耸的玉峰上恣意摸揉,享受那掌握娇美玉乳的温润触感。双娃胸前两个鼓起的肉球玉乳在沈浪技巧性的捏揉下,弄得双娃难以自持。螓首左右摇摆,秀发飞散,脸上汗珠滚滚而下,脸上春情浓冽的化不开,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秋波流动,如烈火燎原,眼儿媚,脸儿俏,烈火红唇鲜艳欲滴,令人忍不住要上前采摘。
童娃玉体陈于沈浪胯下蠕动迎合,红唇开合间淫声不断,娇息喘喘,跳动着胸前弹力十足的美乳双球。冰肌玉骨的细嫩皮肤如要滴出水来,闪出一阵又一阵的雪泽柔光,那么的光滑白晰,晶莹剔透。
童娃这时又叫了道:“哥哥……轻……轻些……我……啊啊……哥……你……你好……强……我……我快不……不行了……”
伴随着这哼声,童娃一下子就达到了最巅峰,而此刻双娃同样是感觉到了姐姐的感受也是达到了最巅峰状态,发出同样妩媚的呻吟。
沈浪放下童娃的玉腿,将双娃的身子叠加在了童娃的身子上,然后抬枪就刺入了双娃那处子阴道里面。
虽然双娃还是处子,可是因为感受到姐姐的原因,再加上情欲完全的被挑逗了起来。这一插更是让双娃娇呼连连。
双娃的雪臀摇得像波浪般起伏,剧烈无比,偶而宝贝会脱离小穴,还可见到那内藏的鲜红肉瓣可爱地向车战的宝贝闪着淫光。猛然之间,沈浪抖然将阳具抽出,宝贝暂时退出小穴。双娃正值高潮,突然间失去了止痒停骚的烫热大宝贝,那种难熬滋味说有多难熬就有多难熬。不禁蛇腰狂扭,屁股连摇,顾不得矜持,伸手就抓向沈浪的宝贝往自己的小穴里头塞,脸色已经红的好像苹果。
沈浪微微一笑,知道双娃已经进入情况,不那么害羞了。当下也不在客气,人如百战沙场的勇士,猛如狮虎地向温倩云做一连串毫无保留的连环进击,宝贝抽插如风,噗滋噗滋的水声不绝,偶尔还来个回马枪,或者是进入童娃的阴道里面,龟头在童娃两人那热烫的紧密小穴内轻旋斯磨,藉龟头肉棱轻刮两女的阴道壁,弄得双娃全身发痒,小穴肌肉紧缩,如此一来,两人宝贝阴穴的磨擦力大擦,沈浪每次宝贝插入,都感到被双娃的小穴紧紧包围困住,又热又烫,柔嫩弹力兼具,忍不住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童皇双娃两女则越叫越凶,喘息着呓语道:“哥……哥……我……我……快……我……里面……好……好痒……对……对……就……就是这……这样……”
陡然浪声倏高,只听童皇双娃两女喘着道:“啊啊……哥……啊……啊……啊……弟……你……你好……会干……干……我……我……我……快……快……上天……原……原来……交……交合这……这么……快乐……”
沈浪一边挺动着屁股让宝贝尽情地深入双娃的小穴中,一边也喘息道:“小妮子们,你们……你们现在见识到交合之美了吧?以……以后你……你们还愿不愿意给我?”
童皇双娃两女胸口起伏娇喘道:“童娃……双娃……现在……已……已经是你的人……人了……你……你要怎……怎么干……就……就怎么……干……”
话犹未完,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欲浪如怒潮卷来,两女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一道热滚烫辣的阴精由子宫口奔流而出。
沈浪唔的一声,龟头受此冲激,淫液一烫,全身骨头彷佛酥了,精关震动,阳精怒洒而出。阴阳交泰,男女合体,三人先后达到情欲的至高境界。
*****“浪哥哥……”
童皇双娃穿好衣服后,柔媚的靠在沈浪的身上娇嗔的唤道。
“怎么啦,我的两个小美人!”
沈浪爱抚着两女的俏脸说道。
“浪哥哥,你当初说过将天下会给我俩打理是真的么!”
童娃出声说道。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以后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女人了,这天下先是我的,当然同时又是你们的啦。”
沈浪坏坏的揉捏着两人的双峰说道。
“浪哥哥你确定!”
童皇双娃娇呼道。
沈浪刮了两女的琼鼻一下道:“怎么还不相信我不成,小心我大刑伺候。你们二人以后也不用在我的面前收摄你们的野心,有野心虽然不好可也不坏,等以后你们和我相处久了你们就会知道这天下会在我的眼里根本真的什么也不是。我有的东西可远比这天下会要珍贵的多!”
童皇双娃脸上同时升起一抹惊异,还有比这天下会更加珍贵的,看沈浪那样子不相信是说假啊。
“浪哥哥你就先告诉我们姐妹到底是什么吧!”
童皇双娃两女同时在沈浪的身上撒娇着说道。
这女孩子撒娇的天性果然是天生就存在的啊,此刻两女撒娇那是使用的像模像样,一点也不显得生疏。
“好吧给你们看点东西,免得你们以为我骗你们,而时刻还想着对付我!你们看好了!”
沈浪说罢右手一挥一把飞剑凭空出现在两女的面前。
“啊……”
童皇双娃娇呼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飞剑。这……这是怎么变出来的!“浪哥哥,这……这是怎么回事,这……这剑是怎么变出来的!”
童皇双娃道。
“呵呵,暂时不告诉你们,反正你们知道你们的浪哥哥我很神秘就行啦,你们可以把我当成神仙哦。飞天遁地我可也会的哦!”
沈浪一脸神秘坏笑的看着两女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