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25

  

第125章
“什么!浪哥哥你能够飞天遁地~!”
童皇双娃震惊的娇呼道,这样的讯息对于她们来说犹如神话。
童皇双娃将目光怔怔的放在沈浪的脸上,他……他莫不是在说假话不成!可是仔细看他的样子,那抹坏笑那抹自信不像是说假啊。
他……他真的能够飞天遁地么?如果真的能够,那么他……他是什么?他难道真的是神仙!
童皇双娃两人的心从来没有如此的迷茫,如此的慌乱过,听闻这样的讯息后,饶是她们的心智无比的坚定无比的冷酷,那也不是顺便就能够接受这样的讯息的!
“现在你们可以不相信再过几天你们就都会明白的,对了,前几天我让你们做的另外一件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沈浪坏笑的看着两女说道。
童皇双娃一点头道:“都已经安排好了,如今孔慈已经被安排去专门伺候浪哥哥你了!”
“哈哈哈……这就好!”
沈浪坏坏的一笑说道。如今来到了这天下会,沈浪可没有什么矜持不矜持的,如今这一切都以泡妞为目的,自己要尽早的将这些美女都给推倒了,然后才能够安心的去找‘魔’!
***“怎么样这些天都想明白了么!”
沈浪懒洋洋的靠在那护栏上,看着同样十分不雅靠在护栏上的幽若说道。
“我有什么想明白的!你这人如此之坏,如此之可恶,哼!不要以为破去了我的心境,我就必须跟着你了,我他……妈……”
“嗯!”
沈浪轻轻的嗯了一声一下子打断了黑瞳那粗鄙的话,沈浪邪笑无比的看着黑瞳道:“看来我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
“你……你卑鄙,无耻……你别过来,你……你再过来,我……我就要叫了!”
黑瞳看着扫视着她的身体向她走过来的沈浪说道。
从那一天被沈浪给弄晕过去后,当黑瞳醒来后,她的心性就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前那样的落寞了,不再完全是以前那样的仇恨。当然也只是相对来说。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如今的黑瞳有一点都泯灭不了,那就是如今她的心性算是完全的找了回来。
以前的黑瞳根本就不能够算是一个完全的人,至从她的家发生那样的惨案,至从被魔给带走以后,黑瞳的心就死了,就再也不属于她自己,那已经是一个被扭曲的心!
而现在!而现在,她终于再次的恢复了心性,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浪那催眠安抚神识的效果!
虽然黑瞳现在依旧看似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如果你仔细看她的眼神会发现在那眼神之中,已经有了一抹生气。现在的她算是又一次地被赋予了生命。
“叫……呵呵,你叫什么?我又不对你怎么样,还有你可是死神呢!死神也叫,你就不怕丢脸么!”
沈浪依旧向着黑瞳的身子旁走了过去。
黑瞳的身子忍不住向后一退,她一退沈浪却是也大步上前,黑瞳强忍着逃跑的想法,不要问黑瞳为什么不跑。那是因为黑瞳知道,自己如果跑了的话,等待着她的将是更加不堪的惩罚,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沈浪要做什么!
“你站住,别再过来了,你如果再过来……我……”
黑瞳冷声说道。然!那冷酷的语气威胁力度依旧是不够啊!
沈浪身子一动就面对面的和黑瞳对立了起来,两人的鼻尖挨着鼻尖,那距离,那叫做一个近啊!
一滴香汗从黑瞳的琼鼻上滑落,黑瞳此刻那是真的怕沈浪了。上一次才被沈浪给夺走了初吻。并且还被他狠狠的当着火莲的面揍了自己小屁股一顿。
此刻又一次感受到沈浪那邪笑,黑瞳的脸一下子子就红了!不会……不会又要打自己屁股吧!
黑瞳的心惴惴不安!
如果此刻的雪达魔看到黑瞳这一副样子,只怕那是直接眼珠子都掉落在了地上,雪达魔和黑瞳相处了五十年,看到的只是那一个冷酷疯狂的黑瞳,哪里见过像此刻如此窘迫羞涩的黑瞳。
当黑瞳的心性完全的回归的时候,她那少女的情感也算是完全的回归了!有的时候女子都是一种劣性的动物。这不打还是不乖的!就比如说黑瞳吧,上一次沈浪狠狠的揍了她小屁股一顿,给黑瞳那桀骜不驯的心中留下了一抹难以明喻的阴影。她的心里强烈的留下了沈浪的影子。
一头顽劣的狮子,当它遇见了一个很强大的驯兽师以后,它依旧还是会被人给驯服!
此刻这黑瞳就是那一头狮子。
“我……我还有事,沈浪我就不陪你玩了!”
黑瞳搪塞的说了一声身子就准备向着旁边闪去,然!她的身子刚一动就发现自己的被扯住了。
“还想要走,怎么可能呢!”
沈浪坏坏的将黑瞳的身子给拉在了怀里说道。
“怎么不可能,我想走就走,脚又不是长在你身上的!”
黑瞳反驳着说道。
“那你走给我看看!”
沈浪坏笑这一下将黑瞳的身子给抱的更紧了。
这一刻黑瞳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弱智,自己没事多挑衅他干什么,他说不可能走,自己就说不可能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和他顶撞呢?现在好了!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打?能够打的过他,黑瞳早就打了!跑?能够跑掉么?如今全身都被沈浪给紧紧的抱住,就差最亲密的接触了。
咬?额……这个还是算了,自己要是咬他,还不知道他会报复性的咬自己哪里呢!
唉……不得不说这男人有的时候天生就是克制女人的!如此一个冷酷的黑瞳,在经过心性复苏过后,竟然会变成如此一幅摸样。
叹!叹息,为黑瞳给叹息,因为如果她不能够纠正自己的心,那么她沦陷在沈浪的陷阱中也会越来越快。
“沈浪你就放开我吧!我不走行了吧,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说脏话,我不是故意的!”
黑瞳示弱的说道。
“一句道歉可不能够完全的弥补……”
沈浪说道。
“你……”
黑瞳深吸一口气强制性的压抑住自己那即将爆发的心道:“那你还想要怎么样!”
“最少你要主动的吻我一下才行!”
沈浪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去死!”
黑瞳狠狠的用脚向着沈浪的脚踩了过去。
“呵呵……没踩着!”
沈浪一朵笑着说道。
一听沈浪那没有踩着黑瞳那是两眼冒火,当即又是几脚向着沈浪踩去,不过都被沈浪给轻松躲过了。
这一下黑瞳无语了!算是直接和沈浪耗上了,这一下两人当即是相互动作了起来,一个踩,一个躲!
黑瞳踩倒是踩的有劲,不过她却没有发现沈浪嘴角那一丝隐秘的微笑,黑瞳没有发现她这样的动作那是真的越来越接近女人了。
以前的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娇嗔的动作呢?以前的她才不会这样白痴的做!可是现在……可是现在在黑瞳还没有察觉之中,其实她已经又一次的开始习惯起来了人类那平淡的生活,又一次的开始享受起那情感来。
又一脚狠狠的踩了过去,依旧还是落空的被沈浪给逃走,黑瞳的小脸气鼓鼓的,一双眼睛里面那是写满了不复。
就在这一脚过后,黑瞳发现自己的身子再次的被沈浪给完全的固定了起来。
“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具有女人味了!”
沈浪坏笑着说道。
黑瞳一怔,接着惊愕的看着沈浪,再惊愕的打量着自己!
自己……自己这是在做什么?自己这……这……
“刷……”
黑瞳俏脸一红,芳心快速的跳动。因为沈浪这一句话让黑瞳第一次不是那么确定的认识了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是开始再改变了么?这样的改变真的好么?仇恨?自由?生命?快乐?
自己到底是带着仇恨迷茫空虚的活着?还是带着对于生命的向往带着那对于生命的热爱重新而活。
重新开始?自己真的能够重新开始么?黑瞳喃喃的问着自己,她一遍遍的在心中问着。
“何必在躲着自己的内心的情感呢?何必再故意去忽视自己心中的想法呢?这些天我可是给了你想的时间!怎么样,你确定的怎么样啦,回去?还是留下!”
沈浪霸道的问着。
“回去?你会让我离开么?你会让我回去?”
黑瞳抬起头看着沈浪那张坏笑的俊脸鄙夷的说道。
“不会!我怎么可能让你现在回去呢?当然等以后我们倒是可以一起去看魔!看看这位魔美女到底是如何的绝世!”
沈浪笑着说道。
“既然是这样你还问我干什么!”
黑瞳恼怒的看着沈浪说道。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心中的想法罢了,就比如说我想要飞天一样,你说我能够飞天么?”
沈浪笑着说道。
“切,你会飞天才怪!”
黑瞳白了沈浪一眼说道。
“哈哈哈……”
沈浪嚣张的一笑忽然一把搂过了黑瞳的身子,然后身子忽然向着那阁楼下面跳了下去,一把飞剑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静!安静!非常的安静~!黑瞳完全的丧失了说话的功能!她……她摇了摇头,看了看沈浪又看了看脚下,接着又看了看天:“你会飞……你真的会飞……”
“呵呵,事实不是摆在你眼前么!”
沈浪笑着说道。
“那……那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会让我回去啦!”
黑瞳说道。
“回去?当然会让你回去了,不过你还没有明白么?就算是你回去,那也是要和我一起跟着你回去,这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嘛,就完全由我说了算!”
沈浪说道。
黑瞳摇了摇头,看着坏笑着的沈浪,黑瞳的心里此刻真的很乱,有些东西从她这一次睡醒后,她就不准备再多想!她曾经以为她再也不会真诚的笑了,她曾经以为她再也不会体会到什么是笑,什么是温馨!
可是……可是当她沉迷在沈浪的吻中,当她睡过去了的时候,黑瞳在那么梦中又一次的体会到了什么是笑,什么是温馨!原来这一切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溜走,它们一直都埋藏在自己的心中。

第126章
这一次黑瞳的目的本来就是得到达摩之心的,可是现在一切对于她来说真的迷茫了起来。
此刻一个金属心脏正握在黑瞳的手中,这就是达摩之心!
“你真的要把它给我!你既然知道它是达摩之心,是武林至宝你应该知道它的功用才是。难道你就不心动么?”
黑瞳怔怔的看着沈浪说道。
“我知道他是武林之宝不假,我也知道这里面因该蕴含着一种秘密,不过到底是什么,我却不是很明白!”
沈浪这话倒是不假,这风云的剧情本来他也不是完全的记得,再加上如今因为自己的进入,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这达摩之心他真的是不了解。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就让我告诉你吧,等你听明白后,也许你就不会是简单的就将这达摩之心给我了!”
黑瞳盯着沈浪那俊脸说道。
沈浪看着黑瞳做了一个无所谓的摸样,示意她说就行了。
黑瞳一见深深的看了沈浪一眼,摇了摇头看似喃喃诉说了起来“达摩之心”顾名思义,很简单,便是解作达摩的一颗心。
故而,若要了解何谓达摩之心,便须“达摩”这个人细说从头……
“达摩”本是佛教禅宗始祖。
“其正式的名字,应该是‘菩提达摩’。”
他并非中土人士,他的家本在印度,可是他眼见其时的佛教在印度逐渐式微,万分失望之余,便前来中士,时为中国的六朝时代。
然而,达摩虽心怀在中土宏扬佛教真义的大志,但当抵达中土之后,方发觉这个心愿未必易于达成。
却原来,斯时中土的佛教,表面虽然一片与盛繁荣,人们争相与建佛寺,惟一般人们拜佛,只像崇拜民间神氏一样盲目、迷信。
可是达摩却认为佛理是一门哲学,应将佛教道理实践于生活之中,而不是盲目信佛,故此与其时多数人的看法大相逞庭,备受排斥。
后来排斥达摩之风更盛,但达摩仍秉持个人对佛教真义的信念,坚决不屈,那些王孙贵族互相勾结,不但不欢迎达摩,还不时以武力对他加以逼害。
惟达摩每次都能化险为夷,相传他除了佛学,在武学上也是一个超级高手,这说法亦不无道理,否则早已丧命在那群王孙手上!
直至晚年,达摩终定居于嵩山“少林寺”.创立了“以心传心,不立文字”的佛教神宗,且还在少林寺一个洞窟之内,面壁默坐。
想不到这一坐,竟在中国历史上坐出了名堂,也因此后世无人不识达摩!
达摩,他居然一坐便坐了九年!
九年,并非一段匆匆时日,而是一段冗长岁月,试问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即使是可能身怀绝世武功的达摩,怎可能面壁默坐九年?
然而,达摩却真的办到了!
据说,审议想、默坐,在佛教中,往往是得道者之不二法门,当年释逸牟尼也是在菩提树下冥想、默坐,方悟出天地间的真正法理,终于得道成佛!
而达摩这次的九年默坐,究竟又悟出了一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
只有当时追随达摩的弟子“慧可”听见达摩在九年的漫长面壁生涯刚刚完敷后,他张口所说的第一句话,竟教他这个弟子做梦也没想过!
达摩所说的第一句话,赫然是……不妙!
“没有人可以想象,以达摩这样一个高僧,经历九年漫长的面壁默坐之后,他所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不妙!”
“当时的达摩异常凝重地对在他面壁期间,一直守在他身畔的弟子慧可道……”
“慧可,大地不妙!”
想不到一代高憎,竟在面壁之后说出一句这样的话,沈浪嘿嘿一笑道:“这达摩老头面壁九年,就是悟出一句这样的话?”
黑瞳看了沈浪一眼摇首道:“达摩所悟的当然并不仅得这句说话,他其实是在面壁的过程中,看见了一些事物。”
黑瞳说着语音稍顿,复再续说下去:“众所周知,那些学佛的人,当修为达至某个境界之时,便可有五大神通,其中之一,唤作一‘天眼通’,甚至被夸言可以浏览地狱,据说达摩就是在其九年的面壁生涯将尽时的最后一刹那,竟然超脱了自己,获得神通之力,更以‘无眼通’,看见了一些他不应看的事物,所以才会暗叫不妙……”
沈浪好奇的问道:“这达摩老头到底看见了什么?”
黑瞳:“据说,当时达摩对慧可说,他在面壁之时,误以天眼通看见的事物,其实是一件与天地同生……”
“却又可以彻底反转这世间的-”“无敌武器!”
“令人间苍生尽折腰的无敌武器!”
又是无敌武器?沈浪闻言不禁失笑:“竟然又是什么无敌武器?想不到人间有那一件超级武器‘孟钵’还嫌不够,竟还有一件无敌武器?呵呵……这天下人太肤浅了!唉……看来又是一个神棍的存在了!”
“你也知道孟钵?”
黑瞳凝目看着沈浪疑惑道:“今回这件无敌武器和超级武器‘孟钵’截然不同,那孟钵若然存在,人若得到它,也仅可以其力量无敌于天下,但据闻达摩在面壁时所见的无敌武器,不仅能纵横于天下,令苍生尽皆折腰,更能令整个人间大乱,整个人间失去”“应有的秩序!把人间变为地狱!”
这下子倒令沈浪愕然,盂钵极其量也仅是把一个人的力量扩大二十倍,达至超级高手的境界,但,这个世上居然会有一种能令人间失去秩序、沦为地狱的无敌武器?那又会是一件怎样无敌?怎样可怕的武器!难道是一件蕴含着法则的法宝?
如果真的是这个的话,沈浪倒是心动了起来。法则!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强大啊。
“这件无敌武器,究竟如何能令人间失去应有的秩序?”
沈浪笑着问道。
“不知道!”
黑瞳答:“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可怕!”
“当时达摩不但在面壁时看见这件无敌武器,更看见了这件无敌武器,原来深藏在神州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尚未被任何人发现,本来应该并无大碍,然而,这个世上,并没有绝对可以深藏的秘密,也没有可以永远保持的秘密……”
沈浪颇感兴趣的道:“所以,达摩担心……总有一日,有人会无意中掘出这件无敌武器…以之破坏世间的秩序,把地狱带来人间?是这样没有错吧!”
黑瞳看着沈浪,暗赞他的冷静分析力,点头答:“正是!”
“虽然在那个时候,达摩知道仍未有人得到这件藏在神州某个角落的无敌武器,但,为防在他圆寂之后会有人得到,到时人间千千万万生灵便会受害,故达摩在知悉这件无敌武器之后,每日皆穷思苦研,欲想出一个可以毁灭这件无敌武器的方法……
对了!既然日夕为这件无敌武器担心,倒不如将它彻底毁灭,免得夜长梦多!
“达摩老头可想出灭这件武器的方法?”
沈浪问道。
黑瞳重重摇首,一字一字道;“没有!”
沈浪听后笑了,这达摩老头看来不咋的嘛!这世上不可毁灭的无敌武器,肯定也是有的,不过那根本就不是世俗能够接触的东西。
纵是无坚不摧有如“盂钵”不也只是变成了一件法宝么!不过这超级武器如果传出去因该还是挺吸引人的,有谁不想要得到这东西呢!
人的伉念便是如此!已经得到一两的人会希望得到十两,得到十两的又会希望得到百两,武林高手们也是人,只不过所伉的却是那些绝世武功,或神兵利器而已,然而纵使最后能天下无敌,又能怎样,所有绝顶神功,亦会随着尸骨付诸黄土……一名剑,到了最后最后,又何尝不会沾尘失色?
但谁不知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大部分人都知道,只是不愿付诸实行而已,因此江湖才会充满那和多的纷争,万劫江湖。
沈浪道:“既然这达摩老头百思不得毁灭这件无敌武器之法,那人最后怎样处置这件可以翻转世间的武器?”
黑瞳道:“不怎么样!因为纵使他矢志要想出毁掉它的方法,他的寿命也不容许,任达摩想至两须斑白,他想不了多久,便已圆寂……”
“我想我知道这达摩之心是怎么一回事了,搞了半天因该是达摩的后人将这那秘密给藏在里面的吧!”
沈浪笑着说道。
黑瞳道:“是的,达摩虽然死了,他想彻底毁灭这件将会误了人间的无敌武器之心愿,仍然未灭,其时他的弟子‘慧可’是唯一知道此秘密的人,也知道那件武器藏在何处,他更精于古时的机器构造,比如指南车之类,他认为,虽然以他及其师父达摩,未能想出毁灭这件恐怖武器之法,却未必代表,后世没有人可想出毁灭之法,故而,慧可为了不负其师圆寂前的心愿,不借穷尽一生,设计了一颗以无数小骰砌成的——达摩之心!”
黑瞳说到这里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达摩之心道:“这颗达摩之心,顾名思义,便是慧可为纪念其师,而把其心愿藏在这骰子之中,而所谓达摩之心愿,便是毁灭那件恐怖的无敌武器,为人间减少一点浩劫,所以慧可把那件武器的形容,与及武器的收藏之地;统统记在这颗达摩之心内里,只要能开启这颗达摩之心,便能找出那件无敌武器……”
“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够解开的,这上面的颗粒不简单啊。”
沈浪笑着说道。这达摩之心在沈浪这里也有了几天,沈浪也算是看出来这东西有着一些阵法在上面!当然沈浪也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时间去了解它,要不然沈浪想要破除这阵法还是容易的!
黑瞳再次的点点头道:“是的,怎样打开达摩之心,正是问题症结所在!慧可精于机关设计,甚至少林寺内着名的机关‘木人巷’,亦是其心血杰作,他以这达摩之心藏着那无敌武器的秘密,其实本春将之保在少林、代代择品行上佳的弟子相传,希望总有一日能有杰出弟于想出毁掉那件武器之法,实际上并不希望这个秘密会给外人知道,否则便会人间大乱,故而,慧可设计这颗达摩之心,便是预防若一旦达摩之心落在外人手上时,倘若不知开启达摩之心的方法,便得物无所用!而他亦早已把开启达摩之心的方法,口授给他的传人,而又规定每代所口授的对象,只限一名人品最好、最值得信赖的弟子……”
听至这里,沈浪不由问道:“但既然达摩这心如今已流出少林,那即表示,这颗达摩之心在代代相传的过程中,曾经出现不值得信任的人,所以它才会落在少林之外的人手上,正如目下,它,又落在我的手中呢?”
黑瞳摇首道:“并不,事实上少林每代传人亦非常愿意秉承达摩遗愿,不会把此事宣扬,然而,少林是一座历经数朝变迁的古刹,当中的岁月更碰过不少兵荒马乱,不过最后亦能化险为夷,惟是有一次,外族大举挥军入侵少林这武林大派,兵临寺外,当时承袭达摩之心的主持,惟恐此物会落在外族手上,于是便委托一值得信任,在少林习武的俗家弟子,把达摩之心运出少林之外,并把开启达摩之心的法门告之,这名俗家弟子亦不负所望,真的把达摩之心运出寺外……”
“于是,从此达摩之心便外传了?”
沈浪道。
黑瞳颔首:“晤!不过这名俗家弟子亦实在是一个坚守信诺的人,他虽然知道开启此心之法,却一直没有开启,否则如今我手上的达摩之心便不会如此完整了,因为达摩之心一经开启,所有金属小便会散开,再也无法砌回原状……”
沈浪看了黑瞳手中的达摩之心一望,达摩之心完整无缺,可见它所经历的每个传人,都是非常忠心,绝无贪念,想不到,一颗藏着无敌武器秘密的骰子,会成为无数人的试“心”石!
沈浪道:“这东西还真的是挺神秘的,一般人得到他确实是打不开它!”
黑瞳重重摇着道:“是的!绝不可能打开!这颗达摩之心的设计非常精密,俨如一个小型机关.若要打开它,必需先依一套独特的术数,顺序按动其表面九九八十一颗小骰,只要按错一颗,或误了先后次序,亦会徒劳无功!但若按对了这九九八十一颗小骰,据说届时达摩之心内里便会发出卡的一声,于是欲开启它的人,只要把这数百颗小骰以纵横的方法扭动,直至这颗六面的达摩之心的其中一面,呈现一个以小戳砌的‘心’字,整颗达摩之心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开启……就连……就连我的主人都没有参悟透其中的秘密!”
“呵呵……并不是绝不能打开的,这东西虽然神秘,不过我还是有办法打开它的!”
沈浪笑着说道。
“你……你能打开!”
黑瞳震惊的看着沈浪:“你既然能够打开,为什么还要将其给我!”

第127章
“还给你是因为我并没有将这个东西给看在眼里,另外……我想确定你一下你到丢是什么样的想法!”
沈浪笑嘻嘻的看着黑瞳说道。
“我……”
黑瞳一怔低下了自己的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既然你现在不知道,那么就下一次吧。反正我也不急!”
沈浪笑着说道:“好了,我要去看看我的美人们啦,就不和你多聊了!”
“等等!”
黑瞳忽然伸出手拦下了沈浪道。
“你想好了!”
沈浪说道。
黑瞳摇了摇头道怔怔的看了沈浪一眼,眼睛中闪过一丝挣扎,最后无奈地一叹道:“你……你是否是要去找孔慈?”
“不错!我既然让童皇双娃安排了她服侍我,我总不可能不去见她吧!”
沈浪笑着说道。
“你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么?”
黑瞳抬起头坚毅的盯着沈浪的眼睛说道。
“当然知道,不就是你们主人的恶魔之眸么?同时也是你所谓的分身,我说的对么!”
沈浪坏笑的看着黑瞳说道。
“你……你真的知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的!”
黑瞳惊异无比的看着沈浪说道“你又何必管我怎么知道的呢!”
沈浪笑笑说道。
“我不单单知道这个,其实我还知道很多隐秘的东西比如说你的主人,更比如说你们的真正身份!”
沈浪说道。虽然沈浪不能够全然记得风云剧情,可是有的东西他真的还是很明白的!
黑瞳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孔慈同样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就连那神何尝不是一个可怜之人呢!
这风云中可怜的人无数,就连和黑瞳一直在一起的雪达魔其实也是可怜的存在!
***“既然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你是否又知道即将面临的危险!”
黑瞳说道。
“危险?呵呵……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你主人亲来,对我也是没有丝毫的威胁!”
沈浪笑着说道。
“你确定?”
黑瞳道。
“我当然确定!”
沈浪说道。
“既然你确定,那么我就在这里等着,如果……如果你能够轻松解决了这一次来的人,那么我就会做出我的决定!”
黑瞳正色说道。
“你说的因该是经王吧!”
沈浪笑着说道。
黑瞳眼睛一亮道:“你果然知道!如此我就拭目以待了!”
黑瞳说罢不再理会沈浪,而且还把那达摩之心又给扔回了沈浪道:“这东西还是给你吧!此刻放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五年前主人就对我说,天下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很多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而就在前不久,主人忽然又探查到了神死亡的讯息,这天下也就是真正的乱了!
当时我不信,可是现在!……可是现在遇见了你,也许我因该明白了!主人说的没有错,这天下是真正的开始乱了。而主人想要施展的手段也许也夭折了。既然如此我就等着吧,也许再过不就主人会亲自来这里也说不定,那一切的设定对于如今的主人来说只怕都已经是一个迷茫的存在了吧。
雄霸!呵呵……谁又能够想到雄霸竟然会如此简单的就死去了!”
说完这一句,黑瞳就向着远处走去了!
******人间高手,种类每多。
有无敌的!
有可怕的!
有无忌的!
有卫道的!
有恐怖的!
然而,以下这个高手,却是一个相当特殊的高手!
他……是一个可怕、横行、无忌、绝不以武卫道,却又可能将会是举世无敌的恐怖高手!
超级的恐怖高手!
“蟑螂”是恒古以来已经存在的昆虫,它们模样阴森可讯喜欢书昼伏夜出;它们毕生最爱干的事,很可能是以其肥腴的棕色身躯,唬吓那些妇孺小童。
蟑螂亦不“拣饮择食”它们爱死的东西奇多,其中计有人们剩下的食物残滓、碎屑,任何可以人口的东西,它们亦越趋之若骛,包扩尸体……
甚至乎是它们同伴的尸体。
正如这只蟑螂,它不知如何,槽槽懂懂的,竟然与它的同伴失散了,它更不知自己如今身在何方。
只知道,周遭非常冰冷孤清,似是一座陵墓。
对!是陵墓!这只蟑螂晓得,它自卵成虫的日子虽然尚浅,但它经历颇丰,它已富有在陵墓中嚼吃人类尸体的经验。
那种嚼吃人尸的滋味,在这只蟑螂小得无可再小的脑袋中,可能是一种美妙的回忆。
它差点便要垂涎三尺,假如它真的也有涎沫的话……
这只蟑螂不禁兴奋起来,这座若是陵墓,那墓内一定有它爱吃的尸体。
它急不及待,展翅飞翔,在这个冰冷的陵墓内寻找着目的物;这个陵墓似乎并不细小,它大约飞驰了两丈,方才发现,五丈外的远处,正盘坐着一具尸体。
一具很魁梧的男人尸体。
它深信这男人是一具尸体,因为以它蟑螂的本能,纵使距这男人多远,也能察觉他已没有气息。
蟑螂发狂了,一直朝那具尸体飞去,它甚至没有注意,若这具真是尸体的话,何以会盘膝坐着?而不是躺卧着?
正当它飞驰至那具尸体三丈之位时,这只蟑螂终于为它自己的错误判断……
付出代价!
它赫然感到,它那脆弱不堪的身躯,竟撞在一堵坚硬无比的墙壁上!
惟若瞧真一点,它眼前那里有半堵墙壁?
眼前根本什么也没有,但却似乎撞着一堵无形的墙,接着,那堵无形墙壁突生出一股雄浑无匹的反震力,这只蟑螂未及躲避,“拍哧”一声!当场已给这股无形的反震力破为一团浓稠肉酱!
余震未止,更把这只蟑螂的尸酱逼飞,激射向陵墓内其中一堵紧实的墙壁,但听“碰”然一声巨响,这只蟑螂本已化为肉酱的尸体,竟在墙上轰开一个一丈直径的破洞!
天!好可怕的劲力!一只轻如无物的蟑螂尸体被反震而出,居然能在坚实的墙上破开一个比其尸体大上万多倍的深洞,那堵生出这股惊人反震力的无形墙壁,会否正是武林高手们们梦寐以求气墙?
一种只有超级高手方能生出的真气之墙?
那具盘膝而坐的尸体竟能生出一堵这样凌厉的气墙?
那岂非说,这具男尸并不是“它”而是一个活人?
一个甚至伟是超级高手的活人。
不错!他确是一个活人,更是一个世人无法想像的超级高手!
若细心一看,便会发现他所盘坐着的陵墓一角,亦有一具随意放的枯骨,显而易见,这个陵墓本属那具枯骨所有,却被他雀巢鸠占,只是,他霸占了这个陵墓,要来干啥?
瞧真一点,他原来身披一袭连着帽子的血红衣衫,这袭衣衫也和他的躯体一样,守整无缺,若他一个死人,他的身体早应赞满肥美的蛆虫,可知那只蟑螂实是是判断错误!
再者,他的脸亦涂满乌黑色的油彩,紧闭的眼睛及嘴巴,却反而涂上一种恐怖的血红色,把他一张已是木纳的脸衬得倍为阴森,如同一具千年僵尸!
他如蒲扇般巨大的双掌,亦在当胸合什;臂变之上,却横夹着一根铁铸的禅杖;禅杖隐隐泛起一片血红色,瞧真一点,却并非禅仗有的颜色。
而是禅杖饮了无数血后,所残留的血渍!
他的肩上,亦站着一头红色的编幅;这只编蝎也和他一般,紧闭双目,看来亦没有了气息;他的人和这只编幅,浑身上下且缠满了数不清的藤蔓,可知他和它在这个陵墓之内,已经没有移动了许久,至少该有数年;试问一个人,又怎能不言不动不食饭?更逞论是一只蝙蝠?
难道,他与这只编幅,正在于着一些非常人所能想象的事?
非常人所能理解的修为?
除了蝙蝠,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草篓,当中盛满不少纸卷,每轴纸卷之上,赫然书一些细小而又触目的字“魔经”什么是……魔经?般若魔经?
只消看一看他身后那堵墙壁便一目了然。
但见此人身后,有一堵阔逾三丈的巨大石墙,石墙之上刻着一篇二百多字的经文,每字均为半尺大小。这篇经文,想必他在把这座陵墓鸠占之后,方才刻上去的。
这篇经文,似乎是佛教中的“般若心经”惟若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它,只是像一篇般若心经而已,却并非一篇真正的般若心经……
因为这篇般若心经,是反过来写的!
倒书佛经!
离弃自心!
与道对立!
无经无道!
是否……正是“魔经”的精神所在?
“般若魔经”的精髓所在?
还有,这个面目狰狞的红衣汉子,还要在这座陵墓之内,不言动不吃多久?
不多久!也许,他快要醒过来了,只因为,今日这座陵墓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只为食丧命的蟑螂,它尸体撞毁石壁的“碰”然巨响,已经把“他”惊醒了!
果然!遂地,这红衣汉子双目随即朝墓内一扫,当他发现了那个蟑螂的尸体所照成的破洞后,血红色的眸子内,居然泛起一丝异常残酷之色,自言自语道:“该死的小东西,斗胆骚扰老子在此修炼更上一层的魔功,真是罪大涛天,死不足惜!”
哦?他藏身在此陵墓之内,原来只为修炼?
“老子满以为在陵墓之内便绝对没人骚扰,可以全欣全意,龟息闭气,苦炼魔功,想不到今天竟被破坏,是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已修炼了多少时日?”
一念至此,这名红衣汉子立即曲指一算,复再喃喃自语道:“原来,今天已是中秋?而我,也已潜修了……三年?”
三年?他居然不言不动不食,龟息练功三年,他练的到底是什么绝世魔功。
“嘿嘿!正好!三年毫不间断的龟息修练,已足够让我‘经王’打败你-”“黑瞳!”
什么?经王?黑瞳?
这个人就是在黑瞳口中提及的“经王”他,也是一具不是人的一一一人形化身?
他不是与黑瞳及雪达魔,同属于他们主人一伙的吗?他为何又要矢志打败黑瞳?
“如今,我终于功成出关了!黑瞳,你这个贱妇,还有那个总是站在你身边替你说话的雪达魔,我,经王,一定把你俩一起打进无间地狱,更要你俩好好尝尝我新练成的最强魔功一……
“无经无道!”
一声暴喝,经王霍地抽出背上草篓内的其中一卷经文,一摊再以贯满劲力的食指朝经文内的其中一个“经”字一抹……
怎么可能?他竟能把早已干涸的墨渍,彻底抹了出来,完全没在纸上留下半丝痕迹,那个“经”字,更完整无缺的被倒移在他的指头上!
这……就是他的新练的绝学无经无道?
不!无经无道还不止如此,但听经王复再翘首高呼一声:“牛!”
“咪!”
“叭!”
“呢!”
“嘛!”
“奄!”
这六个字,正是一般佛教徒所诵的真言六字大明咒!
可是这六字大明咒,却像他的魔经一样,是倒转而念,那已经不再是六字大明咒,而是魔咒!
六字念罢,赫见经王丹田之位,竟隐隐崭现一道红芒,红芒更急速地向其食指窜去,就在红芒与其指头上的“经”字接触的刹那。
经王再暴然吐出一个字:“破!”
破字乍出,登时“波”的一声巨响!他指头的“经”字,被那道红芒一逼,立如一道霹雳一般,直向墓顶轰去,“隆”的一声!一个微不足道的“经”字,赫然已势如破竹地,把整座径阔十丈的陵墓轰个蹦塌,灰飞烟灭!
好可怕的一个“经”字!好可怕的无经无道!这只是件略施小技而己,若他全力施为的话……
陵墓崩塌,砂石在黑暗的中秋夜漫天飞扬,就在满天的飞砂之中,经王魁梧的身躯跃上半天,且还嘿嘿仰天狞笑:“黑瞳!我来了!你这个千古第一魔女,我经王一定要叫你死得-心服口服!”
“红王,随我来!”
笑声方歇,他肩上的那头血红编蝎亦碎地双目一睁,拍拍展翅,闪电与它那可能将会无敌于世的主人,一起在月夜之下飞驰。
终于一同消失于无边的黑暗与恐怖之中……

第128章
孔慈怔怔的看着自己这个新主人?看着这一个新任的天下会帮主!看着沈浪那一张俊脸,看着沈浪那一张充满着邪气坏笑的俊脸。
孔慈摇了摇自己的头!她真的很不能理解!
雄霸在孔慈的眼中几乎是神的存在,孔慈从来都没有想过,天下会会易主!
可是……没有想到的不意味着不会发生,强如雄霸那样牛叉的人物,竟然就那么简单的死去了!
孔慈并不了解,眼前这个新帮主到底有多强!
“那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是喜欢上了我!”
沈浪坏坏的声音忽然响起,接着沈浪用手挑起了孔慈的那精致的下巴。
“没有?孔慈没有!”
孔慈赶忙应了一声,声音中有着一丝的慌乱。这今天对于新帮主的传闻她可是听到了很多个版本。
说这信任帮主就是一个色中恶鬼,凡是美丽的女人,必然要被这新帮主给糟蹋了。
才开始孔慈还不是很相信这个传言,可是这才调到新帮主的身边,他竟然就如此轻佻的对自己!
看着沈浪,孔慈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感觉到悲哀!她一生都只是一个婢女,她一生都只能是一个小角色!
她为自己的命运而感慨着,她为自己的不公而感到悲愤!也许她只是一个婢女,可是她必然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子。
但是她悲愤又怎么着呢?这是一个极度残酷的世界,这是一个让人蓦然心碎的世界!
没有实力,就意味着必须被别人给控制!
“没有么!没有就算了,你那么担心干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沈浪笑着说道。说罢后他就放开了孔慈。
孔慈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她刚送一口气,忽然身子就一颤,因为她忽然又发现自己的身子被沈浪给搂住了!
“帮主……”
孔慈忍不住娇唤了一声,语气中有着一丝的颤音在里面,看来她真的是很怕沈浪啊。
“别怕……我说过不会对你做什么,就真的不会对你做什么,现在我只是想要抱抱你而以!”
沈浪柔声说道。
孔慈默然的看着沈浪,如果只是抱抱的话,孔慈并不是不能够接受!
她看着沈浪,忽然她从沈浪的星眸里面感觉到了一抹强烈的温柔之意,那抹温柔里面还有着深情的怜惜。
孔慈忍不住的芳心一颤,心跳蓦然加速!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会从他的眼睛里面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怜惜。
“孔慈你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沈浪笑着对孔慈说道。
“真实身份?”
孔慈摇了摇头不解的看着沈浪道:“孔慈就是孔慈,并明白帮主你说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意思?”
“你可知道这天下有着一种叫做达摩之心的物品!”
沈浪笑着说道。
孔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呵呵,不知道么!喏给你看一下!”
沈浪拿出达摩之心给对着孔慈说道。
孔慈看着沈浪拿出的达摩之心,好奇的打量着这金属物体,眼睛里面依旧是疑惑。
“孔慈确实不知道这东西!”
孔慈道。
“既然不知道那么我就给你说说它的来历吧!”
沈浪一笑然后将达摩之心的来历完全的告诉了孔慈。
孔慈听后震惊的看着达摩之心!
“这……这真的是达摩之心!”
孔慈道。
“当然是它,难道我还会拿个假的骗你不成!”
沈浪笑着说道。
“不!不敢,孔慈不是那个意思,孔慈只是震惊而以!这里面真的蕴含着改变天下的法则么!”
孔慈道。
“呵呵……这是一个秘密!”
沈浪神秘的一笑说道。
“难道帮主你能够解开这达摩之心?”
孔慈抬起头看着沈浪说道。
“是的!我能够打开他!”
沈浪将孔慈的一束发丝向着一旁移动了一下,露出她那绝美的容颜道:“我给你看这个东西,就是想让你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这……这达摩之心怎么会和我有关系?”
孔慈不解的问道。
“它和你确实有关系,你可知道你们孔家的十代祖先是谁?”
沈浪笑着问道。
孔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么?呵呵,你们孔家十代祖先之前并不姓孔,而是姓释!单名一个空字!”
沈浪说道。
“什么!”
孔慈默然一惊,娇呼出声道:“姓释?怎么会……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这也是我即将要告诉你的真实身份!你祖先姓释!你可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没错,你应该也猜出来了吧,他就是那一个将达摩之心给带出来的人!他就是少林的那一个俗家弟子!
下面,你就慢慢的听着吧,我给你说说你这一个十代先祖吧!
数百年前,少林这个佛门正宗,所收纳的弟子已分为两家一出家与俗家。
所谓出家弟子,固然是已经剃头为僧的和尚;而俗家弟子,便是那些虽慕佛理、暂时却未能决心出家为僧的人。
少林弟子虽分为两家,但因双方皆向往佛法无分彼此,故一直皆和平共处、同心协力。大家的理想,不独宏扬佛法,更希望少林众多无上武学能够发扬光大。
而在众多后弟子中,当时有一武功相当出色的俗家弟子,那就是一一一你的先祖“释空”释空十岁时已被其父送上少林习武,因其天赋聪敏,骨格亦清奇,故不出五年,便已尽得不少少林武学真传。再者他天性纯良。
忠厚可靠,更深得当年的少林掌门一空大师信任,更替他起取法名“释空”对其青眼有加,无私相授。
日子一日一日过去,在十八岁的时候,释空的武艺,更已在少林僧众当中名列前茅,再这样下去,只是掌门大师“一空”亦未必是其对手!
问题终于来了!
以“释空”的武功才智,甚而人品,完全是下一任掌门的最佳人选;如果他肯出家,以一空大师对其如斯青眼有加,必会任其为继承人无疑。
亦因如此,本来无争的少林,终于惹起了纷争,惹起了妒忌……
一空大师的师弟“一目”比一空年轻不少,本一直在观窥师兄的掌门之位,心想,若其师兄圆寂,那掌门之位势必落在他的手中。
不料,释空在少林的崛起,明显对其继承权有一定威胁。
本来释空乃俗家弟子,应没有资格可当掌门.但出家与俗家,分别只是在于有否三千烦恼发丝而已;若释空立志剃发为僧,主持之位,非其莫属!
少林是佛门一大正宗,数百年前在江湖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谁不垂涎这个位尊权重的掌门之位?一眉虽是出家人,但有些时候,人的劣根性一贪念,便有这等可怕;佛教的哲理是好的,但佛教之中的僧侣,也有不少害群之马,因为僧侣们也是人,并不是完美的智者“释迄牟尼”他们也有软弱的时候,也有犯错的时候,这,原是人性!
一眉冷眼看着释空在少林愈来愈受弟子欢迎,更觉不是味儿,而且其师兄一空已日渐老迈,据说,还预备于不久之后,择人传位。
这一次,一眉终于急起来了。终观少林内的大势所趋,其师兄一空必会劝释空剃度出家,再把主持之位传他无疑,但,他又可干些什么,以阻止此事发生?
终于,一眉干了一件事情,以阻止此事发生。
那件事就是……
出卖少林!
斯时,有一外族观窥神州,一直想找一个占尽天险的根据地,以期能在此地搜集中原线报,他日密谋倾覆中原,而这群外族,铀选了声名显赫的少林!
皆因少林位处嵩山,占尽地利,且其德高望重,若操探少林,更是容易煽动武林群雄合谋倾覆,故此少林,是他们志在必得之地。
一眉遂与这群外族勾结,既然他认为主持之位非释空莫属,他得不到的东西,他也不要释空得到;他与外族约法三章,只要他顺利助他们入侵少林,他们将来指定的傀儡掌门,必须是他!
这个条件,外族当然欣然接受,事实上,既然一眉为争一口气而甘愿当傀儡掌门,他们也省得再另觅人选。
于是,双方的计划更准备得如火如茶,计划便是,在掌门一空将要宣布下任掌门属谁之日,一眉会在寺内所有饭菜中下“软骨散”而外族亦会在寺外聚集他们早已潜进中原的一万精英,要在少林一千憎众中毒乏力之时,大不惊动中原皇朝之下,把少林据为己有!
这个计划里应外合,可说万无一失;果然!不出一眉所料,群僧不虞有诈,是日全部吃下他早已下了“软骨散”的饭菜,包括他一直无比妨忌的释空在内。
一眉感到满意极了,虽然众人还未毒发,但因只要中了软骨散一个时辰,即使强如一空及释空,亦无法可再用内力,届时便是外族大举入侵的时候,他,将会再不用妒忌释空。
因为释空可能已经不再存在。
惟是,世事往往出乎世人意料之外。
当其师兄一空大师朗声宣布下一任的掌门时,一眉当场色变!
他色变,全因为一空所宣布的名字,是他造梦也设想过自己会听见的名字!
那个将可成为下任掌门的名字竟然是……
一眉!
一眉大师!
竟然是一眉自己!
一眉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追问其师兄一空,何以会选他为了任掌门?
一空大师却是慈和的笑:“一眉!你是我的师弟,论辈份,你顺理成章!论武艺,你亦不弱!且论年幻你比师兄更是年轻数十载,以你的年纪,少林在你领导之下,应还大有可为!师兄提拔你当掌门,你觉得不好么?”
当然不好!一眉心里暗叫,因为他已出卖了少林,出卖了中原,他此时已势成骑虎;谁知一空大师一瞥正站于其畔的释空,复再续说下去:“一眉,其实今次你能当上主持,释空也有一份功劳啊!”
一眉在震惊、焦急之余更是纳罕,他愕然一瞥正向其微笑的释空,又回望师兄一空,追问:“师兄,你此话……何解?”

第129章
一空温然笑答:“一眉,坦白说,师兄在决定认是下任掌门之时,也曾费煞思量,踌躇于你与释空二人之间,后来,师兄对释空提及此事,释空道:‘师父,不用再想了!掌门之位,恕弟子不能胜任!其实,论到辈份,一眉师叔在寺内信高望重,论武艺,一眉师叔更是胜任有作;论年纪,一眉比我年长,经验与智慧更是弟子无法可比;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一眉大师平紊皆乐于济世为怀,胸怀磊落,毫不吝司扶掖后辈,情操伟大:主持若以弟子与一眉相比,来决定谁是下任掌门,未免有辱一眉师叔了……’”一空大师说至此,不由又眉开眼笑地看着释空与一眉二人,道:“呵呵!师弟,释空与师兄适才所说的话,是不是十分类似?哈哈……”
一空大师虽是老怀大慰地笑,皆因他出了一品武兼优的好弟子释空,然而,听毕一切的一眉,已一死灰。
事实上,一眉一直挂着慈颜,假意干尽好事,都是为争取在其师兄心中留下良好印象,希望他能把掌门之位传给他,仅为了一己私心而已。
没料到,他的虚假慈悲,居然会在他的对手释空眼中,是一个如此伟大的优点。
此时一直微笑的释空终于亦对一眉道:“一眉师叔,你怎么还在犹豫?还不行接任之礼?老实说,弟子那有统领少林万千僧众之魄力?而且弟子凡心未尽,尘缘未断,弟子已立志于日后下山,把在少林所学的武功用作扶危解困,望能把少林的佛学与武学精神发扬光大,而少林,便只有拜托师叔你了。一眉师叔,请别再谦逊礼让,你,实在是比弟于更合适的人选:无论你的武功人品皆是首选,弟子实在自忱不如……”
他竟然还如斯没有机心,还在说自惭不如呢!还这样称赞、敬佩一个想把他害死的敌人?
一眉看着这个微笑着的释空,他感到自己,才是真正的自愧不如!
面对如斯为他设想的对手,他羞傀得无以复加,羞愧得流下眼泪,他这地跪在释空与一空跟前,重重叩了三个晌头。叩得头破血流;释空与一空大师为之一惊,当下阻止他再叩下去,并愣愣问道:“一眉……大师,你……你这是干什么?”
一眉大师堂堂一个少林大师,此时已泪流满面,不顾尊严,哑然低首哭道:“是……我错了!”
“师兄,释……空。我一眉罪该万死,我……我……”
“我出卖了……”
“少林!”
一空与释空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当下再追问下去,一眉终于惭愧地和盘托出事情始未。
众人闻言固然震惊不已,唯既成事实,且一眉亦觉悟前非,此时亦非责难他的时候:当前急务,是如何能解决此凶险的重重的难关?
少林武僧逾千,若然尽数未有中毒,想必一个武憎,亦勉强大可抵十名外族;要全部人杀出重围绝不可能,唯若坚守少林不失,相信还可以勉强辨到:问题是,如今所有人已然中毒,且将会在一个时辰内毒发,到时候,试问谁可抵抗外敌?
怎么办?怎么办?
眼前只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办?
就在众人想破脑袋之际,掌门一空大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
突然向寺内的“达摩”圣像重重下跪,愧然泣道:“达摩祖师,弟子不才,不单在任之时未能光大少林,宏扬我佛,如今少林更要灭在弟子手上;弟子一死并不要紧,然而少林若成为外族图谋神州的根据地,此后必战祸连连,苍生涂炭……”
“达摩祖师,看来,今日为救少林,为免陷苍生于水火,弟子不得不揭开达摩先祖的最大秘密了!”
此语一出,一空大师猝地劲掌一送,竟然重掌向达摩的圣像劈去!一众少林弟子,包括一眉及释空,差点给吓得心也跳了出来。
一空大师,他居然敢劈“达摩”他……疯了?
不!一空大师并没有疯!
当高与人齐的达摩铜像,给其雄浑掌力破为两截之时,一众少林弟子随即瞥见,原来达摩圣像之内,藏着一轴纸卷!
一轴尽着一些机关设计的纸卷!
众弟子尽皆不朗所以,就连孔慈的先祖释空,与及一眉亦不解一空何以这样;一空却随即解释,那些机关的设计图,其实是少林内一直严禁擅闯的神秘巷道……
木人巷的机关地图。
不单木人巷内的机关地图,那轴纸卷还记载着“安全”进行木人巷而不用触动巷内机关的方法。
众弟子终于明白其中因由,然而仍不明白,何以一空大师要取出这卷戍在达摩圣像内的木人巷内的设计图?难道他要人木人巷?他为何要人木人巷?
他们早已听闻,少林本人巷巷内藏着一些神奇物事,然而一直不知道这等物事是些什么;只知道每一任的车门代代以口相传,只有掌门方知木人巷内的是啥。
至此,掌门?一空大师亦不再隐瞒下去,他当场对所有少林门下直言,在少林木人巷内,确是藏着三种少林最重要的物事,这三种物事分属于武、武器之秘、与及一颗水晶!
木人巷内所藏的武功,据说是一种足可令人天下无敌的武功,名为一一一元极摩诃!
至于木人巷内所藏的武器秘密,却是几乎一件可以翻转世间的惊天武器,而暗藏这件武器秘的事物,唤作达摩之心。
还有,第三种藏在木人巷内的神奇物事,却是一滴如同眼泪的水晶,唤作达摩之泪!
这回达摩之泪,其实是一种……
而这种三种神奇物事,尽皆源自一个人!
便是源自少林一代禅师一一一达!
摩!
却原来,达摩在世之时,除了在少林创下万世流芳的禅学,更在少林创下了他毕生的最高武学成就,也许亦是当时武林人的最高武学成就,也许更将会是旷古烁今的最高武学成就“元极摩诃”而达摩创此最高武学境界,本是揉合了他毕生禅学,与及取天地之间“风无相,云无常”的无相无常之态,千锤百炼,苦思而成!
觎当年达摩创出此最高武学“元极摩诃”之时,天上风云骤然变色,狂风大作,云走如万马奔腾,访佛,上天也在震惊,三界万物中的风云力量……
已被达摩看破,而化为此元极达摩的最强力量!
足以叫鬼哭神号、呼风唤雨的最强力量!
此外,除了这因风云而悟的无上武学,达摩在面壁九年期间,还以“天眼通”看见这世上原来存在着一件与天地同生、足可回转世间的可怕武器,后来达摩得意弟子便铸成极为复杂难解的“达摩之心”以隐其秘。
至于那颗看来像是一颗眼泪的水晶“达摩之泪”其实是达摩禅师于原寂之后,所化的舍利子!
而且更是一颗可以拥有神奇妙用的舍利子!
传说,佛教中的得道高憎,若然圆寂,都必会余下一颗舍利子,只是,大部份的舍利子,除了给信众供奉之外,世人暂时还想不出有何实际用途!
然而达摩这颗舍利子却截然不同。
达摩圆寂之后,他所成的舍利子,与一般舍利子的形状不同,它反而像一颗晶莹通透的泪形水晶,就像是达摩为众生之苦所流的一滴慈悲之泪,故而,达摩弟子“慧可”便把这颗水晶般的含利子,定名为一一达摩之泪。
不独如此,慧可还逐渐发觉,不知是否因达摩生前道行高深,这颗“达摩之泪”似乎蕴含一种很强很强的磁力,若一个中了毒的人把它拿在掌中……
那不出半盏奈的时间,大论那人听中的毒有多深,无论那人所中的毒如何奇不可解。
这颗达摩之泪的强大磁力,就慢慢把那人所中的毒逼出来。
而这逼出来的剧毒,都会逐渐凝结为一些血红的透明硬块,就象水晶……
想不到一颗小小的舍利子,居然有如此解毒的神效!
这颗“达摩之泪”.可能已不单是达摩舍利子如斯简单。
而是达摩刻意在自己死后,留给世人的一点祝福与慈悲。
本来有一颗能解万毒的达摩之泪,就应是人间一大福气;可惜,慧可还未及以达摩之心救千万受苦中毒的人,江湖上已有不少人偷窥此达摩之泪,唐门、毒宗。更不会让达摩之泪破他们的独门奇毒,他们不约而同赶上少林,且还在途中不断互相残杀,以求能减少和自己争夺达摩之泪的对手,结果……
他们合共数千人,竟然一个也没有命抵达少林,只因他们已在途中互相残杀至一一一一个不留!
达摩弟子慧可得悉此事后固然震惊不已!惟就在震惊之余,他亦随即下了一个决定!
达摩之泪本为救人圣物,如今竟然未救一人,已先夺数以千记江湖人的命:那并不是达摩之泪的错,而是人心的错!
既然物本无错,人心自误,为了避免再起纷争,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把它埋掉!
与“元极摩诃”及“达摩之心”一起埋掉!
当其时,达摩在圆寂前,也曾传给慧可那套他最强武学“元极摩诃”的秘籍,可惜慧可虽是机关奇材,却并非习武奇才,他竟然完全看不懂“元极摩诃”的习练窍门!惟是,他又不敢把这套达摩毕生最高武功大成的无上武学,拿给其他同门观看,只伯会给一些心术不正的同门习了此无敌武学,人间从此便会永无宁日!
既然经他设计、隐藏那件可怕武器秘密的“达摩之心”需要收藏,那颗本可救人、最终却误人的“达摩之泪”亦要好好埋掉,还有,他习不成的“元极摩诃”亦不能随便传给别人,种种问题缠绕,慧可终于把心一横!
他终于大兴土木,设计了少林木人巷,把这三种重要物事藏于其中!
而在木人巷内,除了一般惊险重重的机关外,他还依着其师达摩“元极摩诃”秘复内的图文,设计了二十二个会依着秘籍动作而动的“木人”他自己虽练不成元极摩诃,但着那甘二本人的机关一经触动,便会舞出“元极摩诃”的招式,发挥元极摩诃上天下地唯我无敌的至尊气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