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26

  

第130章
慧可,不单要“元极摩诃”保护着达摩之心与达摩之泪,他还要“元极摩诃”自己保护自己的绝世招式,不致外流!
因为,若然有人胆敢擅闯木人巷,要取圣门内的达摩之心及达摩之泪,便必须以“经中之经”触动机关,让二十二木人把“元极摩诃”挥舞一大周天,圣门才会上升,然而,若二十二木人一经运舞元极摩诃,试问天下群雄,又有认可支持至“元极摩诃”运舞至一大周天,而不被其无敌气势逼至身心俱裂而亡?
所以,即使有人能进人木人巷,得见二十二木人所舞的“元极摩诃”.那些人,也不会再有命步出木人巷了,更逞论进入圣门拿出“达摩之心”与“达摩之泪”然而慧可虽然设计了如斯精密的木人巷保护三件圣物,但最后还留有一个余地,便是把木人巷的机关设计藏在达摩圣像之内,代代择品行上佳的弟子作掌门,井告之设计图之所在;但,这些被选为继承人的掌门,都要先发一个重誓若非几乎生死或少林寺的存亡,每一代的掌门,都不得擅自取出达摩圣像内的设计图,扭自按图闯入木人巷!
因为着得设计日,进入木人巷内的人,便完全不用触动“元极摩诃”的木人,已可开启圣门拿取达摩之心与达摩之泪!
而慧可之后的每代掌门,运气似乎都不错,每次所选的接任人亦言而有信,每皆在有生之年,绝口不提设计图的秘密,也绝不向弟子提及本人巷内藏着的到底是些什么,他们就像一群少林历史的幽灵,默默守护着“少林无敌传奇木人巷”默默继承保护神的宿命……
可惜,经过了无数代以后,直至孔慈先祖释空之师“一空”这一代,终于也无法把这个无敌的少林传奇再守下去了……
不错!兵临寺外,且逾千僧众亦中了“软骨奇毒”即使下毒的一眉早配有此毒的解药,也没有足够份量可把逾千憎众的毒即时解除,要即时解除边千僧众的毒,再令他们回复功力与寺外边逾万外族顽抗,唯一的方法,便是把木人巷内、可解世上任何一种奇毒的达摩之泪取出来!
而为了挽救少林,更为免少林日后成为外族的根据地,成为中原苍生受动的涡首,一空大师终于也破音犯诫,选了孔慈先祖释空,与他一起按图进入少林木人巷!
果然!得到设什图之助,一空与释空终顺利进入木人巷内的圣门.更顺利取得晶莹通亮的达摩之泪。
甫执达摩之泪,一空与释空首先受惠,体内的“软骨散”逐渐被此水晶逼出体外,化为血红晶瑰,然而,当释空正要把达摩之泪拿出木人巷,为寺肉逾千僧众逼毒之际,一空大师猝地叫住了他,且还抛给他一件沉重物事!
释空一接,一看,当场变色,一空给他的,赫然便是那件藏着元敌武器秘密的一一达摩之心!
这还不止!其师父一空大师,突然已跪在他的眼前!
释空大惊;普天之下,那有师父跪拜弟子之理?实不知一空在卖什么药!欲要扶起一空,不料一空已老泪纵横,哽咽道:“好徒儿!为师今日要你先答应一件事,否则……为师今生都……绝不起来!”
“师……父,你到底要弟子……答应你什么事?”
一空忍着满腔老泪,说出一个令释空极度咋舌的答案:“释空!我要你一一一”“把达摩之心带出少林!”
“永远不要回来!”
原来一空眼见少林兵临寺外,即使逾千僧众全复功力,亦仅堪能挡逾万外族,未必敢言胜券;若然少林甫一沦陷,外族除了占据少林;亦必会以人海战术攻进木人巷。
无论二十二木人所运舞的“元极摩诃”如何利害,但一时能挫百人千人,却难挫万人,甚至十万人;总有一日,这群外族会成功进占木人巷。
少林内的“元极摩诃”即使给他们得着,也未必得物有所用,因为这无敌神功,即使连当年达摩得意弟子慧可亦无法练成,更不论那些对中土武学一窍不通的外族了。
而可以解万毒的达摩之泪,纵使彼他们得到,也顶多惹起争夺、残杀,未致贻误苍生,椎是,那瞩铁铸的达摩之心……
它内里藏着那件可以反转天地的武器之秘,若落在外族手上的话……
虽则说只有一空才从上代掌门口得悉开启达摩之心的法,但若全寺憎众被,难保外族不会以千僧之命威协一空,逼他说出开启达摩之心的方法!
故此,目下最安全的方法,还是找一个武功与德行并重;可以绝对依赖的弟子,在混乱间把达摩之心运出少林,以策万全!
而这个足佳的人选,当然是孔慈的先祖释空!
释空本不欲肩此使命,唯见两眉斑白的一空为免苍生受难,不惜纤尊向弟子乞求,且还泪眼连连,私下也觉不忍,且亦明白眼前以大局为重,并非婆妈推卸的时候,遂也义不容辞,坚决点头答应:“师父,你放心!”
“我释空答应您!即使豁尽我释空一条匹命,我亦誓要把达摩之心带出少林,这不让它落在外族手上!”
一空间言,当下如放下心头大石,然而他复再恳求释空,若他把达摩之心带出少林之后,千万别要回来,就让他与他的后代子孙,生生世世把达摩之心暗暗留传下去,只因为一一一空已不再信任少林的僧侣!
一空本以为出家人与世无争,孰料一眉已令他大失所望,明白出家人也是人,他们当中也有挂着菩萨面具的败类,亦喜欢争权弄势,这,原是人性常犯的错误,出家人若不时常警惕自己,亦难免会犯!正是“披上袈裟事更多”既然和尚寺与民间的争斗都是一样,那达摩之心藏在那里都是一样!倒不如给眼前最信任的释空带出少林,让他的后代留传下去。一空对释空的品行有信心!他亦对释空在日后将会调教而出的后人有信心……
当一空与释空拿着达摩之泪步出木人巷后,一空的功力已然全复,他便以真气传进达摩之泪之内,再把达摩之泪内藏的磁力暴放十倍,使在达摩之泪方圆五丈的少林弟子,亦可在不用摸它的情况下回复功力,终于,不出半个时辰,所有少林憎侣都已回复功力,而外族亦开始攻进来了,双方于是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决战……
然而这一役,外族纵人多势众,还是敌不过众僧们誓保少林之心,终于被少林弟子重挫而退,惟是,少林许多弟子亦不好过,非死即伤……
掌门一空,在以达摩之泪救回逾千少林弟子时,早已虚耗甚深,且还要力战外族,更是油尽灯枯,终于黯然圆寂。
至于曾出卖少林的一眉,出奇地,却是战得最勇最猛的一个,他不但采用不要命的打法,还依师兄一空之命,誓死掩护释空在混乱中把达摩之心运出少林,最后,他终于死在百根乱枪狂刺之下,不过,他是含笑而死的……
只因为,他已为自己所犯的过错,得到彻底解脱,他在死前寻回了他的自心,人生而为人应有的自心……
而孔慈的先祖释空,最后亦成功地把达摩之心运出少林;他为守对一空大师所下的重誓及承诺,便先把达摩之心藏在家中隐秘暗格,然后更对达摩之心的事绝口不提半字,恐防会泄露风声。
然而。为了不让开启达摩之心的心法失传,他遂想出一个办法!
他依着达摩之心的形状,再另铸造一个外型一样的铁骰,当然,内里所藏的精密机其实并不一样;他把这个仿造的达摩之心,给自己数岁大的儿子把玩,就像是一种孩提时代所玩的古怪玩物!
然后,他每日均悉心不们地教导自己的儿子一套如何去按动,扭动这颗铁骰的独特方法,这套按动、扭动铁骰的独特方法,正是开启达摩之心的心法!
可是,释空并没告诉他的儿子及家人,那套正是开启达摩之心的心法,更没对他们提及任何关于达摩之心的事,他只是要自己每代后人立誓,必须每代相传这套心法!
释空这样做,其实是出于一片苦心;一空对他恩重如山,他既不能让开启达摩之心的心法失传,更不想日后任何一代的子孙因不肖而误事,毁了他对一空死守达摩之心的誓言,毁了一眉誓死掩护他逃出少林的苦心!
为了掩人耳目,释空甚至舍弃释空之名,更不用回自己俗家之原姓,却胡乱地起了另一个新的姓氏“孔”他把自己的过去家族全部抹掉,变为“孔家”如是这样,孔家一族便诞生了,他们这一族的每代后人,在孩童时代,都被父亲传以一套按动、扭动一历奇形矫骰的方法,他们每一代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方法,只知道是先祖要他们这样做而已,而这套方法,亦不准外传他人,只准一代传一代地,生生世世地……
把他们祖先“释空”对其师“一空”大师的誓言,与及对师叔“一眉”改邪归正的敬重……
坚守下去!
留传下去!
前尘往事,恍如风中的云烟,甫一道来,便似被寒风吹散,只余下释空不异世世代代死守对其师一空所作承诺的执着与信义……
***“这就是你祖先的一生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不是你的真实身份了吧。谁又能够想到,释空的后人,会来到天下会做一个微不足道的婢女呢!”
沈浪笑着对孔慈说道。
“这……真的是这样么?那么为什么我爹爹却没有告诉我开启这达摩之心的心法!”
孔慈星眸里面写满了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对于孔慈来说太诡异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牵扯着如此的事情!孔慈真的有点不能接受,可是沈浪说的却又那么的真实!
“不是没有告诉你,而是因为你小时候的记忆被封存了!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一点也不能够回忆小时候的情景么!”
沈浪笑着说道。

《风云1》

第01章 131
孔慈猛然一怔,接着摇摇头,她确实不记得小时候的记忆了,不过这世界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够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所以此刻的孔慈已经不是很相信沈浪,毕竟此刻沈浪告诉她的东西,太不寻常了。
“看来你还是不不相信我,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让你记起小时候的事情吧!”
沈浪坏坏的一笑忽然一口封住了孔慈的小嘴。
孔慈当即身子一震,两眼充满了慌乱,那张精致无暇的俏脸上当即飞起一丝潮红之色,小手就向着沈浪的胸口推去,想要将他给推开,然!不论孔慈如何的推动,沈浪的身子依旧稳如泰山。不单单是这样,在孔慈挣扎的时候,沈浪已经技巧性的用舌头抵开了她的贝齿,将她那丁香小舌给俘虏了起来,不断的用他那舌头着她的丁香小舌。
芳心慌乱如麻,一双葱翠的玉手紧紧的握在沈浪的衣服上,孔慈虽然是一个婢女的身份,可是她其实并不是那么的认命。可是现在,可是现在当沈浪吻上她的时候,当沈浪的滑舌交裹着她丁香小舌的时候,孔慈的心不坚定了起来。
在沈浪那带着迷惑气息的激吻下,孔慈慢慢的迷失了自己,慢慢的开始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甚至忘记了此刻因该拒绝!
一道精神波动从沈浪的识海中打向了孔慈的脑海之中,孔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接着一道道犹如虚幻般的影响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面。
那个一个极其可爱的小女孩,在小女孩的身边有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女子正轻柔的给小女孩将着一道传承心法。
“小宝贝,都记住妈妈说的话了么?”
美丽女子柔声说道。
“妈妈,我记住了!”
小女孩点头娇声说道。
“我的小宝贝真聪明,你真乖!”
美丽女子在小女孩的脸上香了一口说道。
画面再次发生变化,同样是这两人,同样是美丽女子和小女孩,只不过这一次美丽女子的脸上有着一丝的哀愁,有着一丝的无奈。
“小宝贝,不要怪妈妈,真的不要怪妈妈,妈妈当初不应该让你知道心法的。小宝贝以后要好好的知道么。妈妈对不起你,答应妈妈你要快快乐乐的活着!”
美丽女子抚摸着小女孩的头说道。
“妈妈……你怎么啦,妈妈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女孩那双可爱的眼睛里面有着疑惑还是一丝丝不理解的惊慌,小女孩虽然小,可是她好似感觉到有一件不幸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在她的身上一样。
“我的小宝贝,乖……以后要听爸爸的话知道么!忘记妈妈吧。妈妈对不起你!”
美丽女子说完忽然用手一挥点上了小女孩的身子。
小女孩只觉眼睛一黑,连一声妈妈都没有来得及叫出来就昏迷了过去。
“妈……妈妈……不……不要……不要离开慈儿!妈妈……”
孔慈忽然睁开眼睛呢喃的喊道,她的星眸里面露出了滚烫的泪水,那泪水直接从她的眼角滑落向着俏脸上移动。
“唔……”
然!孔慈刚喊出了一下,她又被沈浪给吻上了。这一次沈浪吻的比刚才还要霸道,比刚才还要柔情。在那吻之中透着一抹强烈的怜惜。
这一刻孔慈的心是伤心的,是慌乱的,她终于记起来了,她终于记起小时候的事情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妈妈要点晕她,为什么妈妈让她失去了那段记忆。还有——妈妈呢?妈妈后来到底去哪里呢?她并不像爹爹说的从小就死了,原来自己小时候是有妈妈的,自己小时候是妈妈最疼爱的宝贝。
在这伤心之下,孔慈的心越来越乱,不过这慌乱伤心的心,在沈浪的吻之下,在沈浪爱的融化之下,孔慈渐渐的也平息了下来,随着伤心平息,那丝羞涩的潮红再次的涌上了她的俏脸。孔慈通红着一张脸,羞涩的看着沈浪。
“好了,现在不要伤心了,一切都有我呢!”
沈浪深情的说道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
孔慈的芳心一跳,不可否认的,沈浪本来就长的无比帅气,再加上他此刻这一副温柔的话语,那是很吸引小姑娘的芳心的。
“我……”
孔慈羞涩的呢喃了一声,接着从沈浪的怀中挣扎了出去对沈浪道:“帮主,孔慈不打扰你了,我先下去了!”
孔慈说完一溜烟的向着门外跑了出去。
只留下沈浪一个人含笑的坐在那椅子上,孔慈能够跑出去,当然是沈浪故意放任的了,如果不是他故意放任,孔慈又怎么可能跑的掉呢!
***接连几天,孔慈都有点恍惚,至从那一天沈浪说过她的身份后,孔慈就感觉这世界太让人迷茫了!
这还不算让孔慈最恍惚的,最让她羞涩的是,随着这些天的接触,沈浪老是调戏她,老是动不动的就占她便宜,偏偏孔慈又拒绝不了他。
随着沈浪那时不时的,孔慈发现自己的心中竟然慢慢有了沈浪的影子,自己……自己晚上竟然还梦到了他。
特别是昨天晚上。一想起昨天晚上的梦境,孔慈就羞涩无比,昨天的梦境太让孔慈不堪了。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自己……自己竟然……
天啊,孔慈满脸通红,双手捧着一张精致的俏脸坐在那窗口旁发着呆,一双美丽的星眸怔怔的看着远处的风景,仔细看去可以从那星眸中看到羞涩的迷茫!
***“你真的完全知道孔慈的身份么?”
黑瞳站在沈浪的旁边说道。
“怎么你还不相信么?”
沈浪笑着说道。
黑瞳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已经完全知道孔慈的身份,你又什么不告诉她全部呢!”
“呵呵……又何必现在告诉她全部呢?有的事情还是其真实的展现在面前才是最能够证明的存在!”
沈浪笑着说道。
“真的是这样?”
黑瞳眉头一皱。
“当然!到时你,有件事情我给你说一下,你的身体情况我能够帮你解决!不用再重新更换身体了!”
沈浪盯着黑瞳说道。
黑瞳身子一颤,猛然抬起头盯着沈浪道:“你……你知道我的情况。”
“我能够知道你主人,当然也就知道你了,你主人的轮回转生之法-——‘他生渡’!虽然强,不过却又有着弊端,那就是每过二十年你必须转生一次!而且你们所谓的转生,其实也就是最基本的催眠转移精神意识罢了!这种他生渡,对于我来说,什么也不是!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主人的,竟然能够创下如此功法。”
沈浪笑着说道。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你真的有把握帮我,你要知道如今的我,其实早已经不存在什么元神不元神的了,因为真正的我早已经消散与天地!”
黑瞳说道。
“消散于天地?哈哈哈……这世上既然有轮回一说,就必然有着他存在的道理,其实真正的你早已经轮回于这天道里面去了!”
沈浪哈哈一笑说道:“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能够让你保持如今黑瞳的真实性格,让你融合你在如今的身体里面!”
黑瞳怔怔的看着沈浪,这讯息对于她的刺激太大了,这是让她全然震惊的消息!她从沈浪那自信的眼中清晰的看出,沈浪没有骗她,他说的都是真实的!
黑瞳这一生其实早就真正的死了,魔虽然强,可是她毕竟是人类,毕竟不是修真者,她虽然手段独特创造出了他生渡,可是这种他生渡,却并并不是真正的轮回,她只是在人将死的时候,重新选择一幅身体,然后将其催眠,将自己的精神意识生平武功全然的传授给新的身体,至于力量,这就是为什么魔他们的手下都有着一只蝙蝠的原因,因为那蝙蝠就是力量的所在。
黑瞳也有着一只蝙蝠,从沈浪第一次看见那蝙蝠后,就知道那蝙蝠里面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那是黑瞳的力量!
黑瞳再次的摇了摇头,她们这种人对于天下的其他人来说都是绝对神秘的存在,可是和这沈浪相比,自己等人却远远没有他来的神秘,自己等人在他的眼里竟然无所遁形,他竟然知道自己等人的一切。
这是让黑瞳她最不能够理解的存在!沈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神秘。
飞天遁地?以黑瞳现在的功力,凌空百丈飞行而不落地,黑瞳也是能够做到的,可是和沈浪那种御剑飞行相比,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因为沈浪可以在万丈高空中飞行,那才是真正的遨游天地。那才是真正的神仙一般的手段!
见识了沈浪一次飞天后,黑瞳对于沈浪的力量已经是完全的迷茫了!
“我说过能够做到的就能够做到,你要相信我知道么!如今就等着这经王的到来了,等解决了他,我就帮你融合现在的神魂,然后我们再去找你的主人去!”
沈浪笑着说道。
“你要去找我主人?你找她干什么?”
黑瞳疑惑的问道。
沈浪坏坏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够告诉你!”
黑瞳迷惑的看了沈浪一眼,沈浪今天给她的讯息太震惊,她需要消化一下才行,对沈浪告辞了一声,身子一动就离开了沈浪。
看着黑瞳的离去,沈浪坏坏的一笑,沈浪并没有骗黑瞳,他确实能够帮黑瞳解决她现在的问题,黑瞳的身体因为催眠的原因,她现在的意识只能够保存二十年,每过二十年黑瞳就必须重现换一幅身体。
而沈浪要做的就是用固魂诀,将黑瞳的意识和她现在体内的灵魂完全的融合起来,这和那催眠之术的效果差不多,不过却比之逆天多了,因为那催眠毕竟还有醒的时候,而这种合二为一的融合却是永久!
坏坏的一笑,沈浪抬头看了一下那朗朗天空,现在就等着那经王的到来了!另外……桀桀桀……沈浪坏笑数声,自己也该去看看颜盈了吧,不知道那结拜兄弟聂风的老妈到底长的一幅什么样的绝世容颜呢?

第02章 132
就在沈浪和孔慈打趣的时候,这一天沈浪等待的人终于到来了!
这是一个黑夜,这是一个激情的黑夜,当沈浪正和童皇双娃还有火莲,幽若无限欢爱的时候,一道清风溜入了天下会里面。
“唔……”
火莲娇喘的呻吟了一声,双手环抱在沈浪的脖颈上娇喘的道:“主人,你等的人好像来了,是你去解决他,还是让火莲出手!”
“当然是我自己去解决了!”
沈浪坏坏的对火莲说道,用力的快速的挺动了起来。
“唔……”
火莲媚眼如丝,精致的俏脸上全是潮红,在沈浪强有力的冲击下,火莲媚哼不已!
伴随着数百下的动作,沈浪和火莲齐齐达到了巅峰。
坏坏的吻了火莲一口,沈浪了火莲一下,然后给了火莲一个柔情的眼神。穿戴起自己的衣服对床上的几个可人儿道:“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我,回来再好好的疼惜你们!”
走的时候,在童皇双娃等女的身上各自掐了一把,惹得几女娇嗔不已。
**穿着衣服走出门外,沈浪的脸上挂着一抹坏笑,这经王终于来了!不过显然他来的不是时候,这早不来晚不来,竟然等自己和老婆们欢爱的时候才来,这根本就是找死嘛。
既然他如此的不止好歹,那么还是早点送他上路吧!
**孔慈一个人怔怔的看着桌子上的灯芯,又一个不眠之夜!至从沈浪来到这天下会以后,晚上就俨然成了天下会女子成员们的梦魔。
因为每一次晚上她们都会听到那媚人之极的哼声,每一天的晚上她们都能够感受到不同的刺激。
新任帮主真的好坏,他把寝宫放在了女子成员这里!使得她们晚上不得不受到那激情的刺激。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刺激啊,短短时间里面,如今已经有好多女子被沈浪给刺激的不行了!
很多的女子如今已经主动的对沈浪示好。不得不说沈浪很邪恶啊!
孔慈是这样,离她住的没有多远的黑瞳何尝不是这样呢!那种激*情的呻吟,那种的媚哼!
唉……冲动是魔鬼!激*情也是魔鬼。
**就在孔慈发呆的时候,她忽然好奇的发现,那狂风暴雨般的欢*爱好似已经停歇了,今天怎么停歇的那么快?
孔慈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疑惑,俏脸绯红的看了窗外一眼,虽然不解,不过孔慈却也安心了不少,毕竟终于可以睡觉了。
当她刚准备吹熄油灯,脱去衣服睡觉的时候,忽然一阵劲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动的那窗户咯吱咯吱的响。
孔慈站起身子,就待去关闭那窗户!
然!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红色的蝙蝠忽然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
“啊……”
孔慈愕然一退娇呼一声,怔怔的看着那红色的蝙蝠。那红色蝙蝠睁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扑闪着翅膀向着孔慈的身子攻击而去。
孔慈大惊,赶忙从桌子上拿起茶壶向着红色蝙蝠投扔了过去。
“哐当……”
红色蝙蝠躲过了茶壶的攻击,再次向着孔慈的身子袭击过来。
孔慈惊呼一声,向着门外快速的跑了出去。她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苍白了起来。
刚一跑出房门,忽然孔慈怔住了因为在她的面前一个手拿着红色禅杖的人正挡住了她的身子。
“刷……”
那追击孔慈的蝙蝠一下子飞到了这人的肩膀上。
“你……你是谁?”
孔慈震惊的对这人说道:“为什么让它攻击我!”
“我是谁?哈哈哈……黑瞳,你竟然问我是谁?这一次你这必死!~”经王转过身子冷冷的看着孔慈说道。
孔慈一惊!黑瞳?这人叫自己黑瞳?他一定是认错人了,自己可不是黑瞳。
这些天跟着沈浪相处,孔慈知道黑瞳到底是谁?黑瞳不就是那一个冷傲的女子么!
“你……”
孔慈怔怔的看着经王道:“我不是黑瞳,你认错人了,不过你贸然闯入天下会,你会倒霉的!”
“你不是黑瞳?哈哈哈……”
经王疯狂的大笑道:“是了!你还没有觉醒,你还没有成为恶魔之眸!”
“恶魔之眸?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孔慈说道。
“不明白就算了,你现在就给我死吧!”
经王说罢,口中忽然念动起了一道经文,接着只见其伸出右手,一道金色发光的经字从右手中冒出向着孔慈撞击了过去。
孔慈脸色一变,愕然的看着那经字!虽然孔慈不会武功,可是从这经字中她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要死了么?孔慈清晰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她闭上了眼睛,别了!这个世界,别了,美丽的人生!
就当孔慈认命的闭上眼睛的时候,坏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这样就认命了么!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孔慈!有我在,你怎么可能会死了!”
孔慈只觉身子一软,然后就被沈浪给搂在了怀中。
“轰……”
一声巨响,那一个经字穿过了沈浪两人轰击到了地上。地上被轰出老大一个巨坑。
好强的力量,一个小小的经字竟然能够发挥如此强大的力量,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经王很强。
经王看着忽然出现的沈浪,眼睛里面写满了惊异:“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你来到我的地盘,杀我的女人,竟然还问我是谁!经王你好大的胆子!”
沈浪邪笑着对经王说道。
“你知道我是经王?是黑瞳那贱女人告诉你的吧……”
“噼啪!”
“嘭……”
经王的话语还没有说话,忽然沈浪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接着狠狠的一脚将其给踹飞了出去。
“轰隆……”
经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嘴里泉涌似的喷出!经王瞪着一双骇然的眼睛看着沈浪!
经王满眼的难以置信,满眼的不敢相信,他……他看见了什么!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招!一招不敌!
天啊!经王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去了!他太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了。就算是他以前的主人魔也不可能如此的强大!
经王一直以为他这一次出关以后,必然是武功大进天下无敌,可是……可是事实上却是给他开了如此一个玩笑。
一招!他竟然一招都不能够接下!作为一个超级高手,作为一个嗜杀之人,经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被他认为是蝼蚁存在的人,会如此之强。
本以为这天下除了神,魔就再也没有所谓的高手,就再没有所谓的强敌!
“看什么看!你这样的垃圾,我打你都嫌脏了我的手,你还真的以为你天下无敌了,没有我的允许就贸然进入我天下会,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在天下会做太监吧,以后这天下会的茅厕打扫就由你负责了!”
沈浪冷冷的看着经王说道。
他的话语一说完,忽然爆射而起,只见一道虚影过去,噼啪爆响声再次发出。
“啊!”
痛苦的大喊从经王的嘴里发出。他有如死狗一般的瘫软在了地上。这一刻他的双眼涣散无光。因为在这一刻经王悲哀的发现,他的功力在这瞬间被沈浪给毁去了,沈浪直接震毁了他的筋脉让他永远不能够再恢复功力,另外,他还发现,他的第五支此刻竟然已经变为了粉碎!
是的!是粉碎!对于这样一个胆敢辱骂自己女人的人,沈浪那是丝毫也没有留手。
“帮主!”
就在沈浪把经王废了的时候,从远处跑来数人,一见到沈浪赶忙恭敬地行礼。
刚才经王的攻击,发出那样大的声响,这天下会的成员当然是听到了!
“把这个人给我拖下去,好好的教训一顿,将他给我教训的服服帖帖的,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手段,以后这厕所卫生的工作。就交给这人了!”
沈浪对旁边数人说道。
“是的!帮主!”
其中一个小队长应了一声,然后招呼旁边的兄弟拖起经王的脚就向着远处走去。
“这人是谁啊。你们认识么?”
其中一个人小声的对同伴问道。
“谁知道呢?一看就是不知好歹的人,我们现在的帮主,可是比之以前的雄霸都还要强,这人竟然没事找事,大半夜的来找麻烦。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队长冷声说道。
“嗯,我看也是,这深更半夜的,弄出这么大的声响,活该被打的这么惨!”
开始那人出声说道。
“哼!你还想跑么!”
沈浪右手凭空一吓将那红色扑腾着翅膀的红色蝙蝠给吸在了手中。
红色蝙蝠咧着嘴狰狞的叫着!
沈浪摇了摇头道:“想死,就成全你吧!”
沈浪说罢将那红色蝙蝠向着空中一扔。
红色蝙蝠还以为沈浪是放过它,狰狞的叫了一声,就向着远处飞走。
然!它还未飞动,一团火焰就包裹上了它的身体,将它给烧成了灰飞!
孔慈怔怔的看着沈浪,沈浪展现的一切太强了,如此强的一人,竟然没能够接下他一招!这是什么样的手段啊!

第03章 133
“被我迷住了么!”
沈浪坏坏的对孔慈说道。
孔慈俏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毋庸置疑!刚才沈浪表现出来的手段,真的很吸引人!
“呵呵,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沈浪坏坏的挑起孔慈的下巴说道。
“我……”
孔慈的芳心惴惴不安:“才不是!”
“不是么,不是你脸红干什么!”
沈浪坏坏一笑探下手去将孔慈的给揽了起来。
“啊……”
孔慈惊呼一声:“帮主,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这深更半夜的,你说我要做什么!”
沈浪抱起孔慈的身子就向着孔慈的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孔慈芳心噗通噗通的狂跳,看着沈浪霸道帅气的俊脸,他……他难道想要吃了自己么!
在孔慈羞涩彷徨之中,沈浪已经带着她走入了她的房间,一下子将她的身子给放在了床上。
身子掉落在了床上后,孔慈惊慌的拉过的一旁的被子将自己给包裹了起来。
“呵呵……”
沈浪笑了笑道:“我又不吃人,你那么怕我干什么!”
孔慈听后白了沈浪一眼,你不吃人,你不吃人才怪!
一屁股坐在孔慈的旁边,坏坏的盯着包裹着的孔慈道:“有不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孔慈眼睛一亮点了点头道:“有!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人叫我黑瞳?黑瞳不是那位姑娘么!”
“呵呵,那是因为他们以为你也是黑瞳啊!”
沈浪笑着说道。
孔慈摇了摇头道:“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认为我是黑瞳呢~!”
“这天下有着两个终极神秘势力,一个势力叫做魔,一个势力叫做神!两个势力都是极其的神秘!极其的虚幻。
神是一个长生不死的存在,而魔是超脱轮回的存在!黑瞳就是这两个势力中魔手下的成员。
而你就是魔曾经布下的棋子,还记得我给你说的你祖宗的事情么!魔就是想要得到达摩之心,而你就是最为关键的棋子!
你的记忆也是因为魔的原因才被洗去的!”
沈浪说道。
“什么!”
孔慈一惊看着沈浪道:“你……你说我的记忆是因为魔!这……这是为什么?”
“呵呵,因为你的妈妈不想要你背负上这一份艰苦的命运啊。所以她才会洗去你的记忆,好让魔不找上你,可惜……唉……”
沈浪一叹道:“之所以说你是黑瞳,那是因为你的记忆里面被移植了一种精神意识在你的脑海!这种精神意识一旦爆发的时候,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你就会变成黑瞳!”
孔慈震惊的看着沈浪:“我……我的脑海里面有精神意识!”
孔慈极其的慌乱。“我真的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我会变成黑瞳!天啊……怎么会这样!”
沈浪笑了笑,接着就将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孔慈!
孔慈本来就是魔选择的另一个代理人!现在的黑瞳马上就又到了二十年转换之期,她又一次的面临了换身体!孔慈就是下一个黑瞳的代理人!只要现在的黑瞳时间一到她体内那被催眠的精神就会睡醒,然后她就会变成黑瞳!
听完沈浪说的一切后,孔慈迷茫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竟然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你……你有办法帮我么!”
孔慈希冀的看着沈浪说道。
“当然有了!”
沈浪坏坏的一笑说道。
“真的!”
孔慈眼睛一亮放开了裹着自己的被子拉住了沈浪的手道:“帮主,请你帮我,我不想要变成另外一个人!”
“帮你当然没有问题,不过……”
沈浪坏坏的笑了!
孔慈一怔,俏脸绯红的看着沈浪!难道……难道……
一想到沈浪会提出的条件,孔慈的心就完全的羞涩了!可是现在当孔慈面临着也许自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和将自己的身子教给沈浪,孔慈宁愿选择后者。
其实随着这些天的接触,孔慈的心中对于沈浪并没有那么排斥了!又怎么排斥呢?如今她的便宜基本上都被沈浪给占尽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那种娇羞的之心还是非常强烈的!
“我……”
孔慈羞涩的呢喃了一声道:“只要你帮我,我……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你说的可是真的!”
沈浪搂过孔慈的娇躯坏坏的说道。
“唔……”
孔慈羞涩的软到在了沈浪的身子上面。
沈浪一见孔慈如此羞涩的摸样,哪里还会等什么!直接一口吻上了她的小嘴。
“唔……”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沈浪给吻了,可是这一次的吻,明显和以前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这一次有着放任的情绪在里面,刚才已经答应做沈浪的女人了,那种臣服的意味就涌入了孔慈的心底!
看着孔慈那一张精致的俏脸,沈浪明显的感觉到了孔慈的想法!一双手坏坏的在孔慈的身子上游走,在那妙曼的身子上肆意的揉捏!
“唔……”
在沈浪的摸索中孔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她通红着一张脸,羞涩的看着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吻着孔慈耳垂,解开她的衣服,在孔慈半推半就中,将她的衣服给完全的脱了下来,露出她那精致无暇的完美酮体!
孔慈的小手无助的抓在那被单之上,任由沈浪在她的酮体上吻着!任由沈浪那轻柔的。
在沈浪的动作之中,孔慈很快就完全的情迷,沈浪抚摸着孔慈那一双修长的玉*腿,然后轻柔的分开了她的玉*腿。将自己的坚*挺顶在了那神秘之上。
孔慈的芳心一颤,整个身体此刻犹如火在烧一般,那是一种她不曾体会过的感觉。
随着那火热之物的进入,孔慈的芳心更是羞涩中夹杂着期待!
“唔……”
终于那火热直接破开了障碍进入了孔慈的身体,孔慈的心一下子悸动了起来!
终于还是被吃了么!
原来男女之间的欢爱就是这种感觉么!
“疼……”
孔慈轻声呼道。
这种感觉并不是那么美好啊,为什么和沈浪欢爱的女子们会发出那样的媚哼呢?孔慈不是很理解?孔慈不是很明白!
不过片刻过后,孔慈就明白为什么其他的女子会发出那样的哼声了。
因为随着那痛感麻痹了过后,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她清楚的感觉到了里面火热而又麻痒!那种麻痒让孔慈情不自禁的动了一下自己的娇躯。
“呵呵……小乖乖,怎么快就主动了么!”
沈浪坏笑的吻上那樱桃说道。
“唔……”
孔慈羞涩的一摇头。
沈浪一见嘿嘿一笑轻轻的挺动了自己的身体一下!只是那一下就让孔慈知道了怎么样才能够缓解麻痒。
***此处删节*****“经王就这样的被你给打败了!”
黑瞳怔怔的看着沈浪说道。
“不就这样的打败,还要怎么样?这经王本来就不是很厉害,如果不是怕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伤害孔慈她们,我早就主动去找这小子了!”
沈浪笑着说道。
“不是很厉害?”
黑瞳摇了摇头,虽然她也不把经王给放在眼里,但是用不厉害来形容经王显然是太不把经王放在眼里了。
就算是黑瞳想要收拾掉经王也要发老大一番功夫才行,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高手,竟然被沈浪给轻松收拾了,黑瞳很难猜测出沈浪到底有多厉害了!
本来这一次经王一事也算是试验沈浪的水到底有多深,可是现在!唉……黑瞳那是依旧茫然不已!
“现在经王也被我解决了,你是不是应该做出确定了呢!”
沈浪坏笑的对黑瞳说道。
黑瞳的脸上泛起一丝不自然的嫣红道:“既然经王已经解决了,那么我……我选择留下!”
“留下么!嘿嘿……那么是不是因该先给我点表示啊!”
沈浪坏笑着说道。
黑瞳白了沈浪一眼道:“没有表示!我答应留下,又没有答应其他的!”
“真的没有表示么!”
沈浪一笑:“想跑么!小乖乖,你不乖哦!”
沈浪抱住了黑瞳的身子在其的耳边坏笑着说道。
刚才黑瞳听到沈浪的坏笑就知道他想要搂住自己,刚想跑,哪里知道还是被沈浪给搂住了!
“我不乖又怎么啦,我又不是你的谁,你管我乖不乖的!”
黑瞳瞪着沈浪说道。
“才几天难道你又忘记了么!”
沈浪在黑瞳的翘臀上捏了一下说道。
“啊……”
黑瞳娇呼一声,当即不敢再说什么,确实和说呢这些天的相处,黑瞳俨然已经忘记了沈浪的惩罚了!
“没……我没有!刚才是我不对……你,不要介意好么!”
黑瞳放低姿态柔声说道。
“让我不要介意么!那就要看你的表示呢!”
沈浪坏坏的看着黑洞道。
黑瞳见沈浪如此,芳心一突,她哪里不知道沈浪说的表示是什么,不过一想到如果不表示一下,沈浪即将要做的事情,黑瞳就芳心更是一乱。
看着沈浪那坏坏的笑,黑瞳银牙轻咬,然后将自己的俏脸凑到沈浪的面前,在沈浪的脸上吻了一口!
“这样好了么!”
黑瞳娇声说道。

第04章 134
“呵呵,勉强算行吧。不过这样才真的差不多!”
沈浪一口吻上了黑瞳的小嘴说道。
黑瞳俏脸绯红的看着沈浪,说真的沈浪的行径太坏了!
一个霸道的吻后,黑瞳就软到在了沈浪的怀中,一双眼睛迷离的看着沈浪道:“沈浪,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能够那么清楚的知道一切。要知道有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秘密,可是你却能够清楚的知道!”
“我是什么人?呵呵,我当然是中原人了!”
沈浪笑着说道:“至于为什么知道你们的秘密,我可是神仙,你说有我不知道的么!”
“你是神仙?你才不是神仙呢。如果你是神仙,我们不也都是神仙了!”
黑瞳白了一眼沈浪道:“不要用这些事情,随意的来忽悠我,你给我说说真实的情况吧,你到底是怎么样知道这一切的!”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还是不说了,你不觉得,此刻我们谈谈风花雪月,探讨探讨人生才是最重要的么!”
沈浪的坏手游移上黑瞳的腰肢说道。
黑瞳俏脸一红道:“我才不要和你探讨什么人生,你这人这么坏,就是想要占人家的便宜,你还是告诉我你的秘密吧!我真的想要知道你是怎么样知道一切的!”
“呵呵,想要知道我的秘密,就必须成为我的女人!”
沈浪一口吻上黑瞳的小嘴说道:“你知道么!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要将你征服好好的怜惜!而你又故意做作的来接近我,更是给了我征服的!”
“啊……”
黑瞳神色一怔道:“你这么坏!”
“我这可不是坏,这是男人的本性罢了!谁叫你如此迷人呢!”
沈浪笑着说道。
黑瞳白了沈浪一眼!
其实这一会的黑瞳很迷茫,因为一系列的接触,如今的黑瞳也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沈浪。
上一次沈浪唤醒了她深度记忆的时候,就让她的心里烙印上了沈浪的影子,而后来随着接触,每一次面对沈浪那自信霸道的神情,黑瞳的心都会不自禁的悸动!
虽然她确实活了一甲子,可是每一次她过的都是二十年的少女人生!她的心其实一直都还停留在少女之上,这也是她不成熟的一面!
“我不管,我就要知道你的秘密,我不想要再像现在这样,每一次都被你给忽悠!”
黑瞳撒娇的摇晃着沈浪的手道。
沈浪一见黑瞳撒娇也是一呆,能够让这样的杀神撒娇,自己也算是真的很厉害了!
沈浪轻柔的抚摸了一下黑瞳的秀发道:“不是我不想要告诉你,而是有的事情真的不能说。那是绝对的秘密,以后再告诉你好么!”
黑瞳摇了摇头道:“不!不行,我就要知道!”
“好吧,好吧,告诉你算了,不过先吻我一下!”
沈浪坏笑着说道。
黑瞳一听,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主动的凑上沈浪的嘴然后吻了一下。黑瞳那是真的豁出去了,今天她必须知道答案。
将黑瞳给搂在怀里,在黑瞳的琼鼻上刮了一下然后沈浪就开始诉说起自己为什么知道她们的一切了!
“你……你竟然是从未来跑来的!”
黑瞳听完了沈浪说的后震惊无比!她不是不能够接受,而是这事情太让人感觉到虚幻了!
此刻听完沈浪说的后,黑瞳才感觉到以前是多么的可笑,神和魔自以为超脱了天地,原来……原来一切都只是坐井观天而以,真正厉害的是沈浪是修真者!原来这世界的背后还真的有神仙。自己等人竟然只是才进入了那世界最基层的边缘。
“这一下你相信我能够帮助你了吧,你这情况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段誉一笑说道。
“谁让你以前不告诉我,你竟然如此厉害的,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厉害,当然我才会来招惹你!”
黑瞳撅着嘴娇嗔道。
“呵呵,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你忘记了,我知道你们的一切命运么,既然我知道你,你说以我的个性,怎么可能会不去找你呢!”
沈浪坏笑着说道。
“你可真坏!”
黑瞳说道。黑瞳此刻的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小说中的人物,自己等人发生的一切竟然都瞒不过眼前这个英俊邪气的坏人。
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原来他真的能够改变自己等人的命运,原来他真的能够救自己。
“现在就让我先将你的隐患给解决了吧!”
沈浪笑着说道。
“现在么?”
黑瞳一惊道:“不需要准备一下!”
“准备?准备什么,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
沈浪笑着说道:“只是将你的精神意识和如今的灵魂融合而以,你现在本来就处于融合阶段,而我要做的就是将那时间限制给调成无限!”
“真的是这样么?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开始吧,我早已经不想再次的换身体了,我也不想要再那样的过着,那样的过根本就不像是真正的活着。我期待的是真正的活着,而不是纯精神的存在!”
黑瞳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这一次真的能够将你的问题解决!”
沈浪再次爱怜的抚摸了一下黑瞳的俏脸柔声说道。
说完后,沈浪让黑瞳平坦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柔声对其道:“全面放松你的身体,将一切都教给我吧,等一下的治疗很香艳,你可不要怪我哦!”
黑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那精致无暇的俏脸上泛着一丝嫣红在上面!
沈浪坏笑的看着黑瞳,他的手移动在了黑瞳的身体之上,刚一放上去就明显的感觉到黑瞳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放松知道么?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做!只需要感受,只需要跟着我的感觉走!”
沈浪魅惑的声音传出。沈浪现在的动作,简直就像是一个忽悠女孩子的神棍,在现代社会不乏那些所谓的神医以治病为借口占有女子的身体。
现在的沈浪要做的也正是这样的动作,这不!没看见沈浪已经将手放到了那衣带之处了么,没见到他已经拉开了那衣带么!
黑瞳闭着的眼睛,你好看的睫毛震动了一下,她的手看平静的放着,可是仔细看那手掌会发现,她的手心此刻其实已经因为紧张而渗出了汗液。
沈浪看着玉人将那衣带给解开,然后将那衣服向着两旁解开,露出里面的抹胸,手一动将那抹胸也脱去了!
黑瞳的芳心快速的跳动着,他真的是要给自己治病么!为什么那么像要奸淫自己呢!
黑瞳俏脸绯红,羞涩之意涌上她的心头。
伴随着衣服的脱去,她的赫然感觉到也是一凉,原来她的褒裤也被脱去了!
此刻的黑瞳全身无一丝片缕的存在。
那完美无限的酮体清晰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暴露在沈浪的眼中。
“沈浪……”
黑瞳在也忍不住羞涩的嘤咛了一声。
“放松你放心,我现在不是要吃掉你,你要相信我!”
沈浪说道。
“唔……”
黑瞳羞涩不已,相信他,要自己怎么相信他,他说不是要吃掉自己,那他揉捏着自己神女峰的双手手算什么,他抚摸着自己大*腿的坏手又算什么!
天啊!他太无耻了!
“唔……”
黑瞳只感觉身子一颤,一股麻痒的感觉从她的传出。另外黑瞳还清醒的感觉到自己的神女峰也挺立了起来!
天啊!黑瞳实在是忍不住惊呼,因为沈浪给她的刺激太强了。
“沈浪……啊……你……你真的是要帮……啊……帮我么!怎么……怎么会是……这样!啊……”
黑瞳实在是被沈浪给刺激的不行,说话都不能够说完整了。
“放松知道么,等一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享受,现在你要做的是去体会我给你带来的刺激!”
沈浪继续魅惑的说道,他那声音是如此的神棍,如此的令人迷惑。
在沈浪的话语中,黑瞳放任着沈浪的动作,在沈浪的话语中,黑瞳陷入了的泥潭之中。
她的心神越来越迷惑,她的心神越来越迷茫,直到她全然的陷入了里面。
“啊……”
伴随着一声媚哼,黑瞳迎来了她人生的第一次。
而就在这时,沈浪忽然停止了在黑瞳身上的动作,他的手一挥一道真元打上了黑瞳的身子,同时他的手快速的在黑瞳的身子上一点。
神识从沈浪的脑海里面发了出去,将黑瞳给笼罩了起来。周边的天地元气在瞬间涌动,向着黑瞳的身子进入!
伴随着沈浪如此的动作,黑瞳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安详之意,她就像是一个恬静的仙子一般的闭着眼睛,任谁也想不到,她刚才才达到了的巅峰!
沈浪并没有骗黑瞳,他确实是在帮她,刚才之所以那样做就是引发出黑瞳的全部精神,让她的精神达到最高点。而这最高点,显然就是在情*欲巅峰的时候,所以沈浪才会黑瞳,所以才会那样的在她的身体上动作,就是为了让她彻底的放开心神!
此刻在沈浪的神识和固魂诀的作用下,黑瞳的脑海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精神世界正发生着融合,发生着脱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