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32

  

第五章 【同屋共眠】
如果破天想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这茅屋建成,不过破天却没有那么做。一来,他要给武三娘一种错觉认为自己的确不会武功。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就算有几分蛮力也不能那么快就建好茅屋吧?
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破天是有企图的,茅屋没建好之前武三娘应该不能忍心看自己在外面住吧?而她那房间只有一张床而已,到时候岂不就能……
破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时分,如果忙忙呼呼半天夜幕就已经降临了。武三娘看着破天还在那砍树,便扬声将他喊了过来。
“小兄弟。”
听到武三娘喊自己,破天放下手中的斧子。这斧子是在炉子旁边找到的,相信应该是武三娘平时劈材所用。
“三娘,喊我有什么事吗?”
“小兄弟啊,三娘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武三娘笑了笑,说道。
“哦,我叫破天。”
“破天?名字好有气势啊。不过中原之中似乎并没有这个姓氏吧?”武三娘咯咯笑道。
“我姓杨,名破天。”破天哪来的姓啊,只不过既然这里是神雕的世界,就姑且姓杨吧,谁让原来这里杨过是主角呢。
“杨破天……杨兄弟啊,此时天色也不早了,你要建茅屋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我看不如休息一下吧。”武三娘递了碗水给破天,破天仰头喝下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
“无妨,我年轻骨子壮,就算一夜不睡也没事。我抓点紧早点建好也就是了。”破天呵呵一笑,说道。
武三娘摇头说:“就算年轻人也不能如此糟蹋身体啊。这样吧,今晚你就在我房中睡吧,明日一早我帮你一起建就是了。”
“这……这不太好吧?我还是在外面将就一宿吧。”破天假装为难的说道。
武三娘呵呵一笑说:“难道我还怕你会对我做什么不成?更何况,这荒郊野外的也没人知道。现在天气虽然炎热,可是到了晚上却也阴寒的很,如果感了风寒就麻烦了。这样你睡床,我睡地上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我睡地上,还是你睡床吧。”破天顿时摇头说道。
“你会武功吗?你有内力吗?”武三娘淡淡笑道。“我有内力抵挡无妨的,就这么说定了。”
“那……那就多谢三娘了。”破天似乎被武三娘说的哑口无言,只能答应了。
武三娘看见破天答应便转身进屋去收拾了,破天随后跟了进去。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被褥只有一套而已。武三娘只是拿出了坐垫放在地上,晚上准备运功驱寒。
古代的晚上是无趣的,一旦天黑那么就只能等着睡觉了。破天拖鞋便躺了下来。而武三娘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开始运功。
屋子里寂静无比,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跟心跳声。破天到是睡的安稳,可苦了武三娘。刚才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邀请破天来自己的房间睡,现在可到好,心里七上八下的,心跳都快了不少。
除了死去的丈夫还从来没有别的男人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睡过。尤其是在一个人住了这么久之后突然来了个男人,武三娘虽然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心却根本不听她的掌控。
“三娘啊三娘,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跟那些世俗女人一样,都抵挡不住寂寞吗?”武三娘在心里自问,然后却没有任何的回答。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这一夜就不用睡了,武三娘只好集中精神运气内功,试图让自己平和下来。
当黎明破晓升起,武三娘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坐了一夜,手脚都有些发麻了。朝床上看了一眼发现被褥叠的整齐,却没了破天的踪迹。武三娘刚想出去看看,就听见破空的声音传来。
“三娘你醒了啊,我已经做好了吃的。”破天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武三娘微微惊讶。“你去做饭了?”
“是呀,你运功的时候我不敢打扰你,所以就先起来生火做饭了。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破天微微笑道。
“真没想到你还会做饭,真是难得啊。”武三娘笑笑尝了尝破天的手艺。“不错,比三娘我做的可要好吃多了。你这是跟谁学的?”
破天说道:“为了不让自己饿死自己瞎琢磨的。既然三娘喜欢就多吃点吧。”
武三娘点点头,继续品尝起来。
破天在武三娘的旁边坐下,武三娘边吃边问。“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破天说道:“很是踏实跟舒服,真是多谢三娘了。”
其实何止是踏实跟舒服啊,最主要的还是一种享受。那被褥是平时武三娘所用,自然就沾染上了她身上的气味。盖在身上就能闻到阵阵香味扑鼻而来。
从这香味中破天就能够辨认出来,三娘洗澡的时候肯定喜欢用花瓣,而且还不止一种,是多种花瓣混合在一起。
喜欢用这种方式洗澡,这充分说明武三娘的潜意识里接受能力很强,一些新鲜事物,或者是非正规的都可以接受。
这就是说,武三娘应该很容易接受自己,以及未来发展的关系。
两人吃过早饭之后,破天就继续去砍树去了。而武三娘则打水洗漱,收拾碗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武三娘突然有一种想要打扮的心情,这种心情可是很多年都没有过的了,好像……好像从生了孩子之后就再也没有过。
将头发疏开然后盘了起来,摸了些腮红等胭脂水粉,整个人顿时变的不一样,虽谈不上年纪多少岁,但却更加的美丽动人,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风情。

第六章 【溪边情动】
“杨兄弟,我来帮你吧。”武三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破天转身一看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此时的武三娘穿了一身淡绿色的衣服,布料类似与纱的有些微微透明。头发盘起,脸色也化了妆。漂亮,很有味道!
这是破天的第一感觉!
武三娘明知出来帮忙定然不会干净到哪去,还穿的这么华丽,打扮的这么漂亮,她究竟怎么想的?
“好啊,那就麻烦三娘了。”破天笑着应道。
武三娘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武器双刀,有了武三娘的帮忙进度的确快了不少。武三娘施展内力砍起树来到是快了许多,到后来破天都被迫将自己的工作让给了武三娘,而自己去整理砍断的树枝。
随着光线的转移,太阳光越发的炙热。很快的武三娘的脸颊上就流淌下来汗滴,而衣服也都湿透了。这时候破天终于知道武三娘为什么要穿这套衣服了。
出汗打湿衣服之后,这衣服就紧紧的贴在身上了。将武三娘那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武三娘的身材却保持的很好,想必是跟经常吃素有关系吧。身材苗条有型,女人的特点跟魅力完全的呈现了出来。
原来武三娘是在勾搭自己啊……
破天在心中暗笑,看来要对付这种人妻要简单的多了。
“三娘,我看不如我们休息下吧。”破天对武三娘说道。武三娘也的确是累了,点点头两人便靠着大树坐下来休息。
“三娘,这种粗活你就让我自己来做吧。让你这样的美女干这种活实在是一种罪过啊,看你累的满身大汗,破天都有些过意不去了。”破天一面说,一面手用袖子去擦武三娘脸上的汗珠。
这个举动可以说有些过火了,如果武三娘要是无意与破天的话自然会推脱拒绝。可是武三娘除了脸色有些微红之外竟然没有阻止,任由破天亲昵的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汗。
“破天啊,不如你把衣服脱下吧我给你洗洗吧。你也出了一身汗,我现在洗的话阳光正毒,晚上就能干了。”武三娘笑着说道。
“我还是自己洗吧。”破天推脱的说道。
武三娘呵呵一笑说:“有什么关系,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的了我们女人洗的干净。就这么说定了,来,脱下来吧!”
武三娘说完竟然伸手去脱破天的衣服,看到武三娘如此主动破天自然也就不再推脱了,顺着她把衣服脱了下来。看着破天的赤膊,武三娘的眼睛似乎有些直了,就连呼吸都开始变的急促了起来。那眼神就如同饿狼看到小白兔似的。
“那就有劳三娘了!”破天到是没什么可不自在的,反而看见武三娘见自己光着膀子如此神态,破天更加的将自己的身材展现出来。
“没……没事。”武三娘说完便转身走了。
在这附近有一条很清澈的小溪,平时的用水都在这里打。武三娘拿着衣服来到溪边开始洗了起来。虽然手并没有停下来,可是精神却早已经不在衣服上了。
脑袋里浮现的都是破天刚才那赤膊的身躯,强壮而有力,均匀而完美。比自己那死去的丈夫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她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的身体,要是……要是能摸上一摸,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想着想着武三娘似乎感觉到自己双腿深处似乎有东西流淌了出来,她……她竟然动情了!
武三娘自己都没想自己竟然会动情,只不过是看到破天的赤膊而已自己就忍受不住了。看来自己真的是被岁月侵蚀的太久,耐不住身体上的寂寞了。
那种情动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让武三娘有些无法控制。手掌开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高耸云端的胸口,柔软弹性的手感。武三娘的双眼开始微闭,脸颊红润,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了。
破天等了好久也不见武三娘回来便顺着武三娘离去的方向寻找了起,穿过茂盛的树林,一阵阵奇异的呻吟声模糊的传了过来。破天闻声赶去结果却发现了惊人的一幕。
武三娘倒在溪边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变的凌乱不堪。她的两只手分别在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抚摸着,这幅**的场面看的破天有些目瞪口呆。
难怪等了这么长时间武三娘也没回来,却是自己在这边动情了。破天在旁边偷偷的看着,这武三娘似乎很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当然,就算她注意也发现不了破天。
就算黄药师都不能发现破天,何况武三娘了。
武三娘如果要知道此时破天要是在旁边偷窥的话定然会羞愧难当,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当然,她不知道。她现在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投入其中了,在连续的低吟声中她终于得到了释放。
整理下衣服,武三娘满面红潮的帮破天洗起了衣服。看武三娘都整理的差不多了,破天才故意弄出声响然后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武三娘看到破天有些意外,然后试探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这荒郊野外的再发生点什么意外就来找你了。这地方还真难找,要不是听到声音的话恐怕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呢。”破天呵呵笑着说道。
武三娘顿时紧张了起来。“声音?你听到什么声音了?”
破天看着武三娘,故意停顿了一会说道:“水声啊,你听,这溪水的声音还是挺大的嘛。”
“原来是水声啊。”武三娘顿时松了口气。手上加快了速度,将衣服投了出来拧了拧,说:“好了,咱们回去吧。”
“嗯。”破天点点头,跟武三娘两人朝着茅屋的方向回去了。
回去之后武三娘就将破天的衣服晾了起来,然后便不怎么言语的帮着破天继续砍树。看着破天,武三娘的心中充满了罪恶感跟愧疚感。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要脸,竟然……竟然那么的疯狂,如果刚才要是被破天看到的话,自己哪还有脸面活下去啊。
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死去的丈夫,她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疯狂的一面。
对于武三娘的突然冷淡,破天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她刚刚明明是因为自己而动情,原本破天以为武三娘对自己的态度应该会改变,变的更加热情才是。可是现在却截然相反,变的如此冷淡。
“三娘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破天问道。
武三娘摇摇头说:“没什么,可能是有些累了吧。天色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去做饭。”说完武三娘就转身走了。
破天分析了半天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了,最后也只能作罢。反正时间多的是,慢慢来。
整个晚上武三娘都是那样的冷淡,吃过饭便打坐修炼。破天几次想跟她开**谈,可是武三娘都是淡淡的回应,最后破天也只能作罢,躺下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里情况略微有些好转,但比较之前却也差了许多。看样子武三娘似乎想让破天早点将房子建好,所以速度很快。大概过了五六天吧,破天的房子总算是建好了。
房子好了也就说明破天有了可以住的地方,那么自然不能再赖着武三娘的房子不走。夜幕降临,破天跟武三娘告了晚安之后便进了自己的屋子。
因为没有被褥,破天便和衣而睡,可是刚躺下来没多久破天就听见了声响。仔细一听,破天皱了皱眉头。外面有人,而且还是三个人,看身手武功都还不错。
黑灯瞎火的来了三个人,来意自然不会好到哪去。破天来这世界里除了认识几个美眉之外并不认识其他人,那么,很显然这三个人是奔着武三娘来的。

第七章 【昏睡的武三娘】
那三个人的动作很轻盈看起来轻功似乎很不错,当他们来到附近之后便兵分两路,两人跃上了武三娘的屋顶,有一人奔着破天这来了。黑暗中破天微微一笑,他到想看看这三个家伙究竟想搞什么鬼,有什么目的。
那人跃到了破天的屋顶,然后微微的揭开了屋顶的一角,露出了一丝缝隙。缝隙中有跟竹管慢慢的渗透进来,吹出了一股淡白色的浓烟。
破天一看顿时心中了然,这***是**香啊。这三个家伙看起来并非是为了寻仇啊,这种手段怎么看着像是要采花呢?破天没有出手,假装中招。那人观察了一小会之后就大摇大摆的跳下了屋顶。
“老大,老二,我这边搞定了!”
那人朝着另外两个人喊道。那两人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纷纷从屋顶上飞了下来。
“噤声,药效还没发作呢。”那两人落在旁边,低声的喝道。
“什么人?啊,不好是**香……”随着他们两人的话音刚落,武三娘的屋里子就传出了武三娘惊讶的声音。
紧接着就看见武三娘手持双刀破门而出。武三娘横刀立马的看着那三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用这种宵小的手段害我。”
“我们乃是花丛三仙,今日就来采你这多美人花。”老大有些得意的说道。
“花丛三仙?”武三娘根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号,看样子是出刚出江湖不久吧?听着名字跟这作风就知道他们所谓的花丛三仙是干什么勾当的了。
“哼,不过是采花毛贼而已,竟然敢打到姑***头上。今天我就杀了你们,为武林除害。”
武三娘的内力十分雄厚,这种程度的**香暂时还奈何不了武三娘。手持双刀,武三娘脚下一蹬便朝着那花丛三仙而去。
那花丛三仙似乎没想到药性竟然还没有发作,看见武三娘攻来顿时纷纷闪躲。这花丛三仙的功夫不怎么样,但是轻功却不错。闪躲跳跃,一时之间武三娘想要杀了他们却也困难。
武三娘虽然用内力压制着**香的药效,可是时间一长药效却也有些发作了。很快武三娘就感觉到眼前的景象似乎变得有些迷糊,脚下的步伐也随之飘然了起来。
那花丛三仙看到武三娘的药效发作,顿时一个个露出了猥琐的表情。站在武三娘的旁边开始戏弄了起来。武三娘虽然气愤,可是身体却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明明那人就在眼前,可是一刀劈下去却必定劈个空。
噗通!
武三娘的步伐阑珊,终于支持不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了。武三娘双手持刀扶地,冷笑着说道:“今天算我武三娘倒霉,折在了你们这三个无耻毛贼手上。不过,你们休想毁我名声,辱我之躯。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武三娘说完竟然打算挥刀自尽,这可将破天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武三娘竟然如此忠烈,为保清白竟然要自杀。当下也顾不得在家装了,手指轻轻一弹,武三娘的刀顿时跌落在地。
“天啊,为何连三娘这点心愿都不让我达成。”刚才已经是武三娘最厚的气力了,没想到却被人阻止。当下心中怨恨的仰天大喊。
“什么人?”那花丛三仙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突然搅局,顿时紧张的看着四周。
“三娘,无需伤心。有我在呢,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的。”破天推门而出,优雅说道。
“是你?怎么可能,你……你不是中了我的**香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醒过来?”老三惊讶的看着破天,说道。
“白痴,看他刚才的手段就知道他是一个高手,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中了你的**香。今天算是失败了,咱们走。”老大看情况不好,就准备撤了。
“这样就想走吗?留下来吧!”破天微笑的说道。
“点子硬,撤……”老大说完便飘然飞走,剩下那两人自然不敢怠慢,纷纷飞走了。
看着他们走了,破天顿时假装松了口气,然后快步走到武三娘的面前关心的说道;“可算是将那三个人给骗走了,三娘……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武三娘没想到破天竟然救了自己,刚说了那么一句话药效就彻底的发挥了作用,武三娘顿时晕了过去。
破天抱着武三娘进了她的屋子,然后将她放到了床上。此时的武三娘已经完全昏睡当中,破天尝试的拍打叫喊,可是武三娘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轻微的呼吸声,胸口不断起伏的,种种的迹象都表明,现在就算不管对武三娘做什么事她都不会醒过来。
看着武三娘那裸露在外面的,此起彼伏的呼吸让武三娘胸前那两个巨大之物似乎都要破茧而出一般。睡着的美人有时候要比醒了更有魅力跟吸引力。
此时,破天还真有种冲动想把武三娘就地正法了。不过仔细一想,虽然现在可以趁着武三娘中了**香占有她,可是如果她醒来之后发现了,那么以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且根据刚才武三娘的表现,说不定她还会因为失去清白而自杀,那就得不偿失了。
女人嘛,慢慢征服就是了。只有让她心甘情愿,死心塌地,才算本事。如果靠强硬手段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神雕里的美女就会被自己欺负个遍了。
为武三娘盖上被子,破天转身出去了。
黑暗中,破天的嘴角出现一抹阴寒的冷笑,随机他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融入那浓浓的黑暗之中。
“老大,咱们为什么要跑啊。三个对付一个难道还打不赢那小子?眼瞅着到手的美人就这样放弃了多可惜啊。这可是咱们兄弟第一次出手啊,就这么失败而归,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是呀,我也觉得有点可惜。这次失手了,下次那美人自然会有所防备,再想动手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花丛三仙中的老二跟老三都觉得有些可惜。
“你们知道个屁啊。难道你们刚才没看到吗?**香对那人没用就说明那人的内力相当深厚,其次,他挥手一弹就能弹走美人的刀,不管是准头跟力道都十分的老道。我敢保证他肯定是个高手。美人没到手没关系,反正天下美人何其多,凭咱们三个的轻功跟手段还愁搞不到美人?”
老大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说道;“你们知道出来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高强的武功?”
“强大的势力?”
老二跟老三猜测的说道。
“错!”老大说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保住小命,如果小命都丢了那还混个屁啊。”
老大这么一说,老二跟老三顿时茅塞顿开,纷纷觉得此话有理。
“所以,你们以后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出现,顿时将花丛三仙吓了一跳。
“谁?谁在说话?”
破天从暗处走了出来,冷眼看着这三个人。一看到破天,这三人到是有默契了,心有灵犀的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分别朝着三个方向跑去。
“学机灵了啊,不过想跑……没门!”破天手指轻弹三下,顿时就传来了三声惨叫。
“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活的不耐烦了。念在你们三个笨手笨脚的初次出手,这次就只废去你们的武功。下次学机灵点,如果再敢碰我的女人,我要你们的命!”
破天说完转身而去。
如果今天不是破天在这里的话,武三娘的清白可就难保了。不过破天既然已经认定了武三娘是自己的女人,那么凡是敢打武三娘主意的人,就是跟自己抢女人。对于这样的人在破天的字典里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最主要的是,泡妞嘛,好歹讲究点手段不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实在是让破天所不耻。

第八章 【感情升温】
破天返回住处进了武三娘的房间,看着武三娘依旧沉睡破天便在武三娘的旁边坐了下来。
这一坐便是一夜!
这**香的药效似乎并不怎么强,第二天一早武三娘就苏醒了过来。她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发现衣服完好,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武三娘就发现旁边的破天了。破天朝着武三娘微微一笑说:“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
武三娘晃了晃脑袋,脑袋除了微微有些沉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好多了。昨天多亏了有你,要不然我可就……”武三娘说道这里停顿了下来,然后便转移了话题。
“对了,昨天……他们怎么会突然走了?”武三娘本来想问破天是不是会武功,一来没中**香,二来竟然那么准就打飞了自己的刀。不过话到嘴边,她却不知道怎么问。
毕竟破天救了她,而且还犹如君子般的守护了自己一夜。如果直接问他的话,好像有些不相信他,怀疑他似的。
武三娘虽然没问,但是破天却知道武三娘心中在想些什么。破天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当下微微一笑说道:“说起来昨天的确是运气好啊,可能是白天的时候感染了风寒,晚上鼻子就有些不通气。趟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到是快睡着了。可是后来被外面的声音给吵醒了,就发现三娘你正准备……当时我一着急随手就拿起个东西扔了过去。结果就恰好的砸飞了你的刀。”
讲到这里破天突然笑了。“说也好笑,那三个家伙还以为我也会武功,还是高手呢。结果一看到我就被吓的逃跑了。我估计他们要是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被气死的。之后我就抱你进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啊,怕在给你倒倒忙,所以就一直在旁边守着了。”
“原来是这样啊!”武三娘恍然大悟。她回想起来在自己在昏迷之前似乎听到破天说了一句。“可算将那三个人骗走了。”
“这三个可恶的小贼竟然敢打我的主意,下次让我再遇到他们的话,定然要杀了他们。”武三娘恨恨的说道。
她武三娘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血雨腥风没见过?可是昨天却差点被这三个宵小之徒害的阴沟里翻船,她如何能不怒,能不气愤?
破天在心中暗到:“恐怕以后你再也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们了。除非他们活的不耐烦了。”
“反正三娘你没事就好啊。现在你知道身边有个男人其实还挺有用的吧?”破天笑着说道。
武三娘笑着点头说:“是是是,我知道你有用,你救了我。我这么大年纪,总不用以身相许了吧?”
看见武三娘跟自己开玩笑,破天就知道好了。前几天的冷战似乎结束了,武三娘的态度也因为这次而改变了。
“要是能得到三娘这种美女以身相许的话,那可是破天的福气。”破天笑着打趣。
“你呀连我的玩笑都敢开。饿了吧,我去做点吃的!”武三娘笑了笑,然后便起身去做饭了。
破天走到门口附近,随手在地上捡了几颗石头对着不远处的大树扔了起来。
武三娘好奇的问道:“你乱扔什么呢,小心砸到我。”
破天嘿嘿一笑说:“三娘你武功那么高怎么可能砸到你。我是想啊,以后肯定还会出现类似这种情况,所以我想练武功。我昨天那下子扔的还挺准的,可能我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我就准备好好练一练。说不定我运气好,也能练成个武林高手呢。”
听到破天这番话,武三娘扑哧笑了。“你想的到美,武林高手要是这样就能练出来的话,那江湖中岂不是遍地都是武林高手了?你如果要想学武功的话,三娘教你如何?”
破天顿时兴奋的说道:“真的吗?如果要是三娘肯教我的话,那我肯定能成为武林高手。到时候陪在你左右,好时刻准备着英雄救美。”
“你莫要开三娘的玩笑了,你能永远陪在我身边吗?你还年轻,总不能陪着三娘在这地方孤独终老吧?更何况,你还要娶妻生子呢。你要是想学武功,我可以教你。但能学到什么地步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我对自己有信心。”破天自信的说道。
破天说要学武其实也是有目的,他总不能在武三娘的面前扮作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吧?一次二次可以蒙骗过去,可是万一让武三娘发现了,那么就不好解释了。
武三娘是个性子刚烈的女人,如果要是真心实意对她,她自然也是真心实意的对你。但如果你欺骗她的话,那么武三娘是绝对不会原谅的。现在破天在武三娘心中已经有了很好的印象,尤其是还能跟破天开这种以身相许的玩笑。
只要继续相处下去,破天绝对有把握能够俘获武三娘的芳心,让她真正的以身相许。
看到破天是真的想学武,武三娘说道:“既然你是真心要学,那我就教你几招吧。三娘我呢擅长的是双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学呢?”
武三娘的武功在神雕里面只是能算二流,平平凡凡。如果破天要真是个普通人,那么跟武三娘学的话恐怕将来也成不了气候。不过既然只是为了武三娘不起疑心的话到是无妨。
武三娘到也没有藏私,真的一板一眼的教了起来。虽然没有明说,但名义上武三娘到成了破天的师父。或许有了这层关系吧,所以武三娘平时跟破天相处的时候到放开了许多,不向一开始那么的拘束。
平时打打闹闹,偶尔来个亲密接触什么的到成了家常便饭。武三娘有时候也挺纳闷的,这破天有时候学起来快的很,基本上武三娘施展一次破天就能学会了,可有时候却不管怎么教都不会。
非的手把手的教了好几遍,破天才学会。
武三娘可不知道破天这是有目的的,手把手教才能卡卡油,占到便宜啊。每次武三娘靠近的时候破天都会趁机摸摸她的手,或者搂下腰什么的。虽然这些小动作实际上来讲根本过不着什么瘾,但是就是这种心情,偷偷摸摸的反而有一种精神上的欢愉,无法用语言形容。
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学武,破天跟武三娘基本上都在一起。人是一种日久生情的动物,在一起时间长了感情难免会升温。尤其是在这种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情况下,每天朝夕相对的,就算是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感觉。
破天跟武三娘谁都没有明说,但是对于心里的感觉却十分清楚。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偶尔牵手搂抱其实也是家常便饭了,不过既然没有愿意捅破,那么任由这样下去了。
一开始的时候武三娘还真的有些罪恶感,似乎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死去的丈夫。不过后来时间一长,这种感觉就渐渐的在她的脑海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心中到是很渴望能够结束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真正的跟破天成为夫妻。
当然,这种想法她也只能半夜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想想罢了,却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她已经为人母亲了,哪有脸面主动啊。更何况,破天虽然对她也不错,但武三娘却不敢确定一旦主动说破,破天是否会不愿意,会不会走。
如果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武三娘宁愿保持现在这种关系。
破天这段时间也在想这个问题,通过朝夕相处跟学武跟武三娘的关系已经非常近了,可如果要想进行最后一步似乎还欠缺了点什么。需要有外力的帮助才能完成这最后的临门一脚。
可是每天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要想有这外力谈何容易啊。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去外面的花花世界,这样才有机会。
“破天啊,你怎么了?看你这几天似乎都有些闷闷不乐的,就连练武都打不起精神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武三娘看着破天,问道。
破天点了点头说:“三娘,我们去外面逛逛吧。老呆在这里还真的有些发闷。”
武三娘听到这话顿时一楞,心里觉得咯噔一下。她最怕的就是这个,结果果然来了。“为什么要出去呢,留在这里不好吗?”
破天说:“并不是不好,每天有三娘相伴这日子过的也是快活。只是,如果我们去了外面的话三娘也一样陪在我的身边啊。到时候岂不是更好吗?难道三娘你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这……”
武三娘的心里根本就不想去外面,在这里没人打扰她们可以说宛如世外桃源。可是外面的人那么多,武三娘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到时候跟破天势必就不能如同在这里一般的轻松自在了。
“三娘,你就陪我一起去吧。如果我们厌倦了外面的世界再回来就是了啊。”破天拉住武三娘的手,轻声的说道。
武三娘耐不住破天的苦求,只好说道:“好吧。”
“太好了,那我们明天就动身吧!”听到武三娘答应,破天兴奋的说道。
这一夜,武三娘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心里想的都是一旦到了外面会如何?破天是否会因为外面的花花世界而抛弃自己,又会不会因为看上了年轻貌美的女子而离开自己。毕竟自己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他真的要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
躺在床上想了想去,武三娘突然起身穿鞋推门走了出去。两三步走到了破天的房门前,武三娘犹豫了半天,最后咬咬牙,轻轻的敲响了破天的房门。

第九章 【夫君,你轻点】
“破天,你睡了吗?”武三娘小声的问道。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破天下地的声音,然后没多久门就开了。破天打开门看见武三娘有些意外。“三娘,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武三娘点点头说:“的确是有点事,进你屋再说吧。”
“哦,那快进来吧。”破天心里还真有些好奇,武三娘这么晚来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该不会她改变主意不准备跟自己出去了吧。
破天和武三娘进了屋子里,破天这屋里根本没什么东西,除了一张床之外就别无他物,连个桌子都没有。虽然说有张床,但却连被褥都没有,简陋的可怜。
破天到是不在乎,反正这对他来说只是个暂时的住处而已,过了今晚就离开这里了。
武三娘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犹豫的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郭风也不追问,只是在武三娘的旁边坐了下来等着她开口。
过了许久,武三娘似乎才鼓起勇气说道:“破天,你……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明天我们离开这里到了外面会怎么样?你我虽然没有师徒名分,但毕竟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我跟你……我跟你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了。”
听到武三娘这话,破天顿时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看样子武三娘是准备在今天晚上做一个决定,是要捅破那层窗户纸让关系确定下来,或者终止结束这种暧昧的关系。
破天沉思半天,在武三娘那期盼的眼神中缓缓开口说道:“这个事我的确也想过,只是……只是我知道我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既然三娘你今天提起了那我就将我心中的想法原原本本的告诉你。我不管你听完之后会怎么样,哪怕你以后不再理我,或者赶我走,那我也要说。”
“破天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赶你走呢!你尽管说就是了!”武三娘笑着说道。
破天点点头,说道:“三娘,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我十分的着迷。但是……但是因为我们的身份,我不敢跟你表白。既然你今天说了,那么我想告诉你。三娘,我喜欢你,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武三娘有些激动,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起来。这句话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现在终于亲耳听到了。武三娘练练点头说:“三娘只是怕残花败柳之躯配不上你。如果你真的喜欢三娘,三娘愿意将身子交给你,做你的女人。哪怕将来你的身边出现别的女人,只要不抛弃三娘,三娘就绝对不会离开你!”
“三娘!”
破天将武三娘抱在了怀里。武三娘深情的跟破天对望,气氛在这一刻变的微妙了,两人的在这一刻似乎都被点燃了。很自然的,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两个火热的身体就拥抱在一起,互相亲吻,互相索取。
在夜幕的陪衬下,茅屋中传出了一阵阵荡人心魂的声音。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回荡在深林中惊的鸟兽横飞,久久方才散去。
第二天一早破天醒来的时候武三娘已经整理好了行囊。昨天晚上两人终于确定了关系,在武三娘那近乎主动的献身之下,两人越过雷池结合到了一起。
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滋润吧,现在的武三娘是美艳不可方物,到处散发着气质熟女的独特魅力。面色红润,皮肤剔透,看起来似乎都年轻了不少。
这也难怪,昨天晚上破天可足足折腾快到天亮,即便武三娘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激情过了,可是这一次就足以让武三娘的寂寞,渴望全部喂饱了。
携手结伴离开,一路上一面欣赏风情,一面谈笑风生,到是好不快活。大概走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吧,才来到小镇。
这小镇非常的繁华,街上随处可见各种小摊在叫卖,人群涌动十分的热闹。
“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不如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现在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阳光毒辣,天气闷热。武三娘已经热的汗如雨下了。
破天点点头指着前方的客栈说道:“不如我就去那家客栈好了,先在这里住上几天再说。
对于破天的话武三娘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异议,从昨天晚上确定了关系之后武三娘就如同小女人一样,不管破天说什么武三娘都不会反对。
破天跟武三娘走进客栈,刚进去就有小二热情的招呼了起来。“两位客官里面请,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破天笑着说道:“要一间干净的房间,然后准备点吃的。”
“好咧,两位客官跟我来!”小二喝了一声然后便在前面带路。没多久带着他们来到了客房。“两位客官就是这里了,你们看看行吗?”
破天看了一眼,这房间收拾的还算干净,里面的摆设到也齐全,感觉还不错。
“行,就这间吧。”
“好咧,那两位客官请稍等,吃的马上就送上来!”小二应了一声,然后便关门出去了。
破天坐了下来,随手将武三娘拉到了怀里,笑着问道。“怎么样,外面的世界要比原来那地方好吧。你看多热闹啊。”
武三娘没想到破天这么大胆,顿时说道:“别这样,等下被小二看到不好。”
破天可不管那些,手直接就抓住了武三娘的巨大之物,然后笑着说道:“看到又怎么样?难道我跟自己的女人在一起还犯了王法不成?”
“这……”武三娘没想到破天竟然如此霸道,她现在一颗芳心已经都拴在破天的身上了。女人向来都是男人的附属品,自然要听男人的话了。
“这外面的花花世界当然好了,破天你比我年轻,自然受不了那种隐居的生活。”武三娘说道。
“你叫我什么?我看你是想让我教训你了吧,叫夫君!”破天假装动怒的狠狠的捏了一把。
“夫……夫君!你轻点……”武三娘羞涩的说出了这句许多年都没有说过的话。
听到武三娘叫自己夫君,破天这才饶过她。“这次就放过你,记住下次在没人的时候要叫我夫君。知道了吗?”
“是,三娘知道了。”武三娘点头应道。
破天满意的笑着问道:“隐居并不是不好,等将来我老了或许就会找个地方隐居。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想了很久,我想我也应该做些什么了。”
武三娘顿时豪好奇的问道:“夫君,你……你想做些什么?是要做生意赚钱,还是要全心全意去学武?
破天摇摇头说:“都不是,你夫君我可不是一般人,要不然怎么能得到你这绝佳的美人呢?人活一世,如果要是不争取一下就未免太可惜了。刚才我们来的时候我发现这附近有很多地痞流氓,我想将他们都聚集到一起,归我所用。”
武三娘惊讶的说道:“夫君的意思三娘不是很明白?那些地痞流氓有什么用?”
破天摇头笑道:“女人家就是见识短,这些地痞流氓虽然目前来说没什么大用处。可是只要管理得当,人数多了之后作用就大了。你夫君要自己创立帮派,这样一来既可以赚钱,又可以培养自己的势力。”
武三娘点点头,破天的想法她到是懂了。只是她还是不明白破天这么做是为什么。看武三娘的表情破天就知道武三娘还很疑惑,摇摇头破天解释的说道:“蒙古对咱们中原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杀过来。到时候就算武功再高,凭借一己之力又能有什么作为呢?男子汉生于世,既能不保家卫国!”
破天这番话说的武三娘是热血沸腾,武三娘本就是正义之士。现在听到破天一心为国更是非常的高兴,心中也暗暗雀跃自己没有找错人。
“夫君有如此雄心那三娘自然陪伴在夫君左右,为夫君效力。”

第十章 【救美洪凌波】
破天微微一笑,伸手在武三娘那俏脸上摸了一把。“当然少不了你。等帮派成型之后还需要你来管理呢。”
“那夫君呢?”武三娘羞涩的问道。
“我当然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了,单靠这些地痞就算训练的再好也抵挡不住蒙古大军啊。所以我要寻找天下间的高手来帮助我。”
“夫君的志向真是远大,三娘自当全力帮助夫君达成心愿。”
门外突然传来小二的敲门声,武三娘顿时害羞的从破天的身上站了起来。“两位客官,菜来了!”
整理了一下被破天弄乱的衣服,然后武三娘才走过去开门。
小二将东西放到桌上一字摆开,还别说,看起来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两位客官慢用,有什么需要喊小的就行。”
“行,你下去吧。”破天挥挥手,小二便退下了。
“来吧我的美人,咱们吃饭吧。”破天哈哈一笑,拉着武三娘吃了起来。
以破天的实力别说是成立一个帮派,就算是将这个世界毁灭那都是轻而易举的。只不过出来玩就要有玩的规矩,城里个帮忙至少能享受一下权力的感觉,而且还可以顺带收女。
入乡随俗嘛!
吃过饭让小二将东西收拾了下去,破天就准备到处去看看。不过他可不希望三娘跟着自己,有些手段是暂时不能让武三娘看到的。
武三娘有些担心的说:“不如让我陪你一起去吧,万一有什么危险可怎么办啊!”
破天呵呵一笑说:“放心吧,我只不过是去观察观察而已。就算真要动手,几个地痞无赖还不至于让我有危险。行了,乖乖在这里的等我回来吧!”
破天既然这么说了,那武三娘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虽然破天才刚练武没多久,但悟性却奇高。只要人不是太多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
出了客栈破天就随意的四处逛逛,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破天皱了皱眉头,他听到不远处似乎传出了吵闹的声音。当下便快步的走了过去。
没走几步破天就看见在巷子的尽头,一个满脸害怕恐慌的少女靠在墙角,她的前面站着一个手持利剑的男人。
“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快快受死吧!”
那男人大喝一手,手中的利剑就朝着少女刺了下去。眼看少女就要香消玉损,破天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当形变换已经来到跟前,紧接着手掌直拍那男人的后背。速度之快,去势之猛,那男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拍倒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少女有些反应不过来,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睛盯着破天,身子微微发抖。
还别说。虽然这少女的打扮有些脏,但却能够清晰的看的出来她绝对是个美女。破天微微一笑,说:“没事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被人追杀。”
“我……我叫洪凌波,他……他是我爹娘的仇家,我爹娘已经被杀了。呜呜呜……”
洪凌波?破天没想到自己意外救的美女竟然是洪凌波。这洪凌波可是李莫愁的徒弟啊,也算是美女之一。当初洪凌波被仇家追杀结果被李莫愁所救,之后就拜李莫愁为师了。
不过现在既然救了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李莫愁,那么就另当别论了。这样的美女,破天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破天微微一笑,说:“真是可怜啊。既然你的爹娘已经死了,而你的仇家也被我杀了算是大仇得报。那么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
洪凌波似乎已经有些冷静了下来,至少不再那么的害怕了。她朝破天施礼说道:“你既救了凌波,又帮凌波报了仇。那么凌波这条命就是恩公的了。如果恩公不嫌弃的话,凌波愿意做恩公的使唤丫鬟,服侍恩公。”
“好。”破天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以后你别叫我恩公,叫我公子好了。我叫做杨破天,可忘记了哦!”
“是,公子!”洪凌波当即就点头改口。
破天走到那已经死了的男人身边,随手在他的身上掏了掏。“还真是穷啊,竟然只有这么点银子。这剑还不错,正好本公子没有武器就暂时先用着吧。”从男人身上掏出点碎银子,顺便将他的剑也捡了起来。
“跟我走吧,去带你吃点东西。”破天笑了笑,说道。
“谢谢公子。”洪凌波跟在破天的后面,两人走出了巷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