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33

  
第十一章 【当众入浴】
破天带着洪凌波来到街边找了个摊子坐了下来,要了些吃的给洪凌波。洪凌波起来似乎饿坏了看见吃的眼睛都直了,不过她却很有礼貌看见破天没有动手她也没有吃。
破天笑了笑说:“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谢谢公子。”洪凌波先是对破天表示感谢,然后才吃了起来。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破天满意的笑了。
洪凌波明显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可是却懂得等破天先吃然后再吃。这说明洪凌波从小的家教非常不错。让她做自己的丫鬟的确再合适不过了。
懂事,而且人又漂亮,加上她的悟性也不错自己如果传授她武功的话,将来的成就可绝对比原着中强的多。重点是看自己如何培养了!
破天是谁?一个掌控万物,站在宇宙最巅峰的神人。如果要是想培养几个高手哪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如果破天想的话,随便找出个哪怕最没有资质的老头来,也一样能够超过五绝成为最强的高手。随便一个秘籍扔出去,就比九阴真经还要霸道。
不过既然为了收女打法时间来这里的,如果打破这世界的规矩就没什么意思了。
“公子,我吃饱了!”洪凌波有些羞涩的对破天说道。刚才她因为太饿了所以吃的时候根本没什么仪态,现在回想起来刚才定然很是难看。
“嗯,那咱们走吧。”破天点点头,随手把帐结了然后带着洪凌波回到了客栈。
房间里武三娘有些无所事事的等着破天回来,看见破天推门而入武三娘顿时站了起来,刚想喊声夫君,结果却发现破天的身后还跟着个女人。
“她是?”武三娘疑惑的朝着破天问道。
破天随后说道:“这是我新收的丫鬟。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发现她被追杀所以就顺手救了她。”
武三娘盯着洪凌波看,一身的狼狈看起来的确好像是刚被追杀的样子。只是武三娘很好奇,破天出去逛一圈就救个女人回来,这也太巧合了吧。
武三娘知道破天身边早晚会有别的女人出现,可是却没想到这么快。虽然只是丫鬟,但丫鬟就跟小妾没什么区别,甚至比小妾还不如,至少小妾还有个身份呢,可丫鬟呢?
“她的仇家呢,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武三娘关切的问道。
破天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对了,她叫洪凌波,她是武三娘你叫三娘就行了。三娘,你带她洗一洗,然后找身衣服给她换上吧。”
“行!”武三娘点头应道。
武三娘在包裹里找了件自己的旧衣服,然后吩咐小二烧些水给洪凌波洗澡。没多久小二就抬着一大通水进来了。
“如果水不够或者凉了的话您在喊我。”小二说完便退了下去。
“你就在这里洗吧!”破天笑着说道。
洗澡的木桶就摆放在屋子的中央,四周根本没有什么遮挡之物。在这里洗就相当于当着破天跟武三娘的面洗没什么区别。洪凌波略微犹豫了一下,最后羞涩的点了点头。
走到木桶前,洪凌波轻解衣衫。衣服一件件的褪去,洪凌波身体迈入了木桶当中。然后将头埋的深深的开始洗了起来。
武三娘来到破天的身边,看破天的眼睛盯着洪凌波便问道。“夫君你……你不会有了她就不要我了吧?”
破天随手将武三娘搂入怀里,说道:“怎么会呢?谁能比的了三娘你的韵味呢。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不管夫君以后有多少女人,有夫君这句话三娘就放心了。”武三娘看了一眼洪凌波,说道:“那今天是让她在这屋睡,还是再给她开一间客房?”
破天笑道:“就让她在这屋睡好了,这床也不是太小,咱们三个人睡足够了。”
“嗯。”武三娘听到破天这么说略有些失望,原本她还以为今天晚上能够得到破天的宠幸呢,可是有洪凌波在这里看样子是不可能了。
“公子,我……我洗好了。”洪凌波小声的说道。
破天说:“既然洗好了就出来吧,让公子看看凌波你究竟有多么标致。”
洪凌波点点头,然后接过武三娘的衣服便穿了起来。武三娘的衣服虽然略有些大,但是穿在洪凌波的身上却有别有一番滋味。
标致的脸孔,湿润的长发,真是惹人疼爱的美人啊。
“不错,长的的确很漂亮。”破天赞许的点点头。

第十二章 【三人同床】
澡也洗完了,该看的也都看见了。这洪凌波的身材的确挺标致的,有机会推倒好好培养一下,到的确是个极品。
现在正值夏天夜幕降临的比较晚,外面还是非常的热闹。人来人往,呼喊叫卖络绎不绝。如果要是没有洪凌波在的话,破天毫无疑问的肯定会跟武三娘先恩爱一番。可是洪凌波毕竟才跟了自己,破天也不好太过大胆。还是等待晚上的吧,大被同眠,三人共枕,岂不更爽?
无所事事的等到天黑,破天便高呼一声准备睡觉了。
洪凌波看着破天似乎在等破天安排她住的地方,破天笑着说道:“凌波,今天就跟我们一起睡。”
“一起……一起睡?”洪凌波有些疑惑的问道。
破天点头说道:“是呀,这床足够睡下咱们三个人了吧?凌波你在里面,三娘在外面,我在中间!”
“嗯……”洪凌波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太过……太过羞人了。不过现在她既然是破天的丫鬟,那就一切听破天的。
武三娘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她只是有些失望。寂寞了多年昨天才好不容易释放了一次,今天看来是没指望了。
洪凌波脱了鞋袜准备上塌,然而破天却突然说道:“既然是睡觉何必还穿着衣服,那样多不舒服,脱了吧。”
“是……公子。”洪凌波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破天公子恐怕也是个风流的人。不过他救了自己的命,别说是献出自己的身体,就算是要了她的命洪凌波都不会犹豫。
轻轻的解开衣衫,洪凌波的趟了下来。虽然她已经有了觉悟,但毕竟这样还是有些羞涩,双眼紧闭,身子似乎都微微有些发颤。
“三娘,你还等什么呢?难道你不准备睡了吗?”看武三娘似乎没有要脱的衣服,破天顿时说道。
“啊……我……我也要脱啊?”武三娘有些惊讶。
破天点头说:“当然了,难道你今天不准备侍寝了吗?”
破天这话说的武三娘是又惊又喜啊。惊的是武三娘没想到三人同床的情况下破天都要求侍寝。喜的是自己心里那点小期盼终于可以实现了。
武三娘当即脱去了自己的衣衫,然后躺在了床的外边。看着两句雪白的身体破天可谓是大饱眼福啊,她们两个可谓是各有千秋。洪凌波年轻稚嫩,身体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武三娘成熟风韵,到处都透着蛊惑人心的迷情。
一老一少,一青春,一成熟。啧啧,这种感觉还真是美妙啊。
破天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便越过武三娘趟到了中央。这床虽然够大,可是躺下三个人之后也显得有些拥挤了,三个人的皮肤紧紧的挨在一起,能够感觉到那股光滑跟火热。
洪凌波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虽然她极力的在控制可那不断起伏的胸膛已经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跟慌乱。相比之下,虽然呼吸同样的急促,可是武三娘的反应却是不同的。
武三娘贴着破天,身子不断的轻微扭动。胳膊在破天的身上蹭来蹭去,不断的着破天。
破天也不客气伸手就在武三娘的身上摸索了起来,武三娘很快便被弄的娇喘练练。洪凌波虽然闭上了眼睛,可是那阵阵的**声却钻入她的耳朵里。微微睁开眼睛,入眼看到的却是那火爆的场面。破天跟武三娘两人已经纠缠到了一起,正疯狂的亲吻着。
洪凌波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啊,顿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如此近的距离,只要伸手都能够摸到他们两个,洪凌波是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
突然破天松开了武三娘然后平躺了下来,洪凌波顿时闭上眼睛闭住呼吸,紧张的心怦怦直跳。
武三娘起身爬到了破天的腿边,然后半跪在他的双腿之间。脑袋微微低下,秀发披到身后,武三娘张嘴开始套弄了起来。看样子武三娘似乎对这个还颇有经验,套弄起来让破天感觉非常的舒服。
“啊……”
听到吧唧吧唧的声音,洪凌波好奇的睁开眼睛。结果看到的却是武三娘竟然用嘴巴服侍公子。“天啊,还可以……还可以这样的吗?”洪凌波心中惊讶的想到。
洪凌波惊讶的忍不住发出了声响,但马上就紧张的闭上了嘴巴。似乎很怕破天发现自己正在偷看。
可洪凌波却不知道破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被人注视下的疯狂是比正常还要更加刺激跟爽快的。
仿佛是为了诱惑洪凌波一样,破天按住武三娘的脑袋竟然自己动了起来。武三娘顿时发出了一阵阵呜呜呜的声音。那声音之大别说洪凌波就在旁边,搞不好连外面路过的人都能够听见。
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样,洪凌波极力想不去听那些声音。那是那些声音却不停的钻入自己的耳朵。渐渐的,洪凌波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都变的有些发烫了,眼睛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忍不住去看。

第十三章 【特别的气氛】
洪凌波的手不受控制的抚摸起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哪光滑的肌肤上来回的游走,轻微着揉捏那还算大的挺拔之物。随着手掌的活动,洪凌波发出了轻微的闷哼,那声音竟然跟武三娘发出的声音极其相似。
如此近的距离,洪凌波的一举一动自然瞒不过破天的眼睛。看到洪凌波已经情动破天暗自得意。
破天微微的动了动身体,武三娘顿时就明白了破天的意思。当即吐了出来,然后直接骑到了破天的身上。真枪实弹的开始肉搏了!一阵阵激荡的声音传来,让本来就已经情动的洪凌波更加痴迷,更加难以自拔。
闭着眼睛,洪凌波的娇喘声越来越清晰,音量也越来越高。突然,洪凌波感觉到一阵吃疼,一只大手已经捏住了自己的挺拔之物。洪凌波一惊,顿时睁开了眼睛。
破天正笑着看着洪凌波,手上微微用力的揉捏着。洪凌波顿时害羞不已,破天朝着洪凌波的身边靠了靠,两人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看着害羞的有如含苞待放花朵般的洪凌波,然后对准她那娇滴滴的嘴唇请问了下去。这一吻顿时让洪凌波完全的沉迷了,彻底的沉醉在破天的攻势之下。
破天一面挑逗着洪凌波的**,一面享受着武三娘那无与伦比的功夫,可谓是相当的享受。
三个人当中感觉最为强烈的并非是破天,反而却是武三娘。武三娘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情况,原本这床地之事只不过两个人而已。可是现在突然多了一个,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说不出来因为什么,但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在这种特殊的气氛之下,武三娘很快就达到了巅峰,猛烈的抽动跟竭斯底里的嘶喊声都在表示武三娘有多么的快乐。
很快的,武三娘便犹如烂泥一般瘫倒在破天的身上。结束了吗?破天当然不会让这场盛宴就此打住。
将武三娘放到一旁,破天翻身上马,继续驰骋沙场。
整个客栈里的人似乎都听到一阵阵荡人心弦的声音,纷纷好奇的猜测究竟是哪个女人如此强悍。
破天低头看了看两个正在熟睡的美人,心中满是得意。他虽然没有要了洪凌波,但是洪凌波的表现却足以说明:只要破天培养的好,洪凌波绝对是个极品丫鬟。
如果破天今天想要的话,洪凌波是绝对不会拒绝的。只是破天却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发现洪凌波是个接受能力很强,而且天性就非常开放的人。
这样的女人如果太早让她品尝到那滋味的话,后面的培养就会受到影响。只有不断的挑逗,不断的培养,先让她达到一种境界,一种层次,然后在要了她。
那绝对会水到渠成。
破天左右拥抱着滋味不同的美女,心中说道:“你们既然有幸能成为我破天的女人,那么我破天自然会让你们成为万中无一的极品。先帮你们灌入一些我的神气,这样一来你们的武功就会进步飞快。”
破天说完,手掌按住两人的身子,然后两团火红色的光芒顿时钻入了武三娘跟洪凌波的身体里。武三娘跟洪凌波根本没什么反应依旧在沉睡,却不知道自己得到了天大的福缘。

第十四章 【强抢民女】
第二天一早醒来,武三娘跟洪凌波都感觉到身体上仿佛有了什么变化,可是让她们说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们醒了啊,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破天坐在椅子上,笑的看着两女。
昨晚一夜疯狂,破天却问两女睡的如何,两女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洪凌波羞涩的点头说:“回公子的话,凌波昨晚……昨晚睡的很好。”
武三娘笑着说:“夫君你这么早就醒了啊。三娘昨晚睡的很好,现在起来感觉好多了,仿佛有一股新的活力似的。”
“好像的确如此啊,三娘你似乎年轻了不少,就连肤色也变的白了。”破天看着三娘笑着说道。
“是吗?”武三娘惊喜的来到镜子旁,果然镜子中的自己要年轻了许多,更加的有风情了。武三娘自然不会想到是破天将自己的神力注入到她的体内,还以为是得到破天的滋润所以才有如此的变化。
看来这种事情还是要经常做才好啊,这样才能保持年轻。武三娘在心中暗暗想道。
简单的洗漱之后吃过早饭,然后破天就带着武三娘出去了。洪凌波一个人在客栈里呆着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反正她的仇家也已经死了。而且,破天也不担心洪凌波会偷偷逃走。
破天跟武三娘离开客栈之后转了几圈,然后来了一个看似很富有的宅子前。武三娘朝里面看了看,然后好奇的向破天问道:“夫君,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强抢民女……”破天笑着说道。
“啊?夫君你……你不是昨天才带回来个洪凌波,怎么今天又来强抢民女啊?夫君,你身边有多少女人三娘都不管,但是决不能做出如此无耻之事啊。”武三娘激动的说道。
破天的手狠狠的在武三娘的娇臀上拍了一把,然后说道:“听夫君把话说完。你夫君我就算要抢也抢向三娘你这样漂亮的。我打听过了这个院子的主人叫做大虎,是这镇上的流氓头子。这宅子里面有不少被他强抢来的女人。”
“原来是这样啊,那夫君你的意思是?”听到错怪了破天,武三娘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破天嘿嘿一笑,说:“很简单,收服这个大虎!以他的号召力,在加上三娘你的功夫,你夫君我要创立帮派轻松的很啊。”
“好!”武三娘点点头,同意了破天的想法。
“那还等什么,走吧!”破天哈哈一笑,然后抬脚就朝着大门踹了过去。
这一脚顿时将门踹的飞了进去,落在地上发出砰的声响。武三娘有些好奇的看着破天,破天的力量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
“什么人!”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里面的人,很快就出来六七个手持棍棒的恶汉。
这种小虾米破天可没兴趣出手,抱手而立对三娘说道:“交给你了,注意下手别太狠,用不了多久他们可就是咱们的人了!”
“三娘知道!”武三娘应了一声,然后身子就冲了出去。那些人顿时朝着武三娘乱棍砸了起来。
然而他们虽然人多,也拿着武器。可却是杂乱无章出手也完全是地痞流氓打法,根本谈不上什么招式。武三娘三拳两脚就将这些人全部放倒在地,他们连武三娘的裙角都没有碰到。
“走!”破天从人群中越过,径直朝里面走去。武三娘跟在身后,如影随形。
越过院子进到正厅,还没等进屋呢破天就听到了一阵阵猥琐的笑声。里面有个男人正左拥右抱,享受那齐人之福。
“哟,你还听享受的嘛。”破天笑着说道。
“大白天就不干好事,真是个败类!”武三娘看到这个场面,顿时不屑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敢打扰虎爷雅兴,来人啊给我轰出去。”被人打扰的大虎很不高兴,顿时高声呼喊手下。
“你的人都在外面躺着呢,你就别白费力气了。”破天找个凳子坐了下来,那样子仿佛就是在自己家一样随意。随手倒了杯茶,破天品了一口说道。“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归顺我,要么……死!”

第十五章 【破天门】
大虎不相信的喊了几声,外面的确没有人回应自己。看样子真如同眼前这人说的一样,应该是被放倒了吧。这大虎也是个聪明人,这两人轻易的就放倒自己的手下,而且敢大摇大摆的进来自然是有所依靠,想必武功应该不俗。
大虎也是个练家子,懂得些把式。否则的话他也不能有今天的成就。既然有人找上门来砸场子,大虎自然不能装怂了。
将身边的女人驱赶走,大虎随手拿起墙上的挂剑。嘡啷一声将剑拔了出来,剑锋锋利,到是一把好剑。
“想要我的命有本事就来拿!”大虎手持宝剑耍了几个自认为漂亮的剑花,豪气的说道。
看着大虎那略带自信的样子破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武三娘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不顺眼就杀了吧。”
“恩!”武三娘点点头,双刀直奔大虎而去。那大虎顿时一惊,单从武三娘这一招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眼看双刀将至,大虎竟然将剑扔了出去。
“咣当!”
剑掉在地上,大虎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两位英雄饶命啊,小人哪敢跟两位英雄动手啊。两位英雄有什么吩咐,小人自当遵从。”
这大虎到是无赖的干脆,原本还以为他有多硬气,没想到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武三娘看到大虎那无赖的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样的人武三娘可懒得杀,将双刀收回,武三娘看向破天。
破天哈哈一笑说:“没想到你这个人还挺聪明的,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这样我就绕你一命。从今天起这里就属于我了。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委屈,我要成立帮派,你的地位绝对不低。将来的好处远比你这点东西要强的多。”
“是是是,还不知道两位英雄大名,要建立什么帮派呢?”大虎连忙问道。
“我叫破天,至于帮派吗,就叫破天门好了。你呢就是破天门的堂主了。”
“谢谢帮主,谢谢帮主!”大虎连忙感谢。
当然,他未必是真心实意,只是碍于眼前小命受制于人,所以才答应的这么爽快。
“我看你这地方不错,就用来当破天门的驻地好了。你马上派人收拾收拾,三天之后我验收。如果你要是敢偷懒的话,小心你的脑袋!”破天说完起身走了。
看着破天跟武三娘走了之后,大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也不知道是哪惹来这两位煞星,这也太霸道了吧。上来就抢了自己的家产。虽然他刚才答应的挺痛快,可是让他就这么的将自己的产业拱手送人他是绝对不甘心的。
“哼,我到要看看你们究竟是哪路神仙!”大虎冷笑一声,然后就转身出去找人了。
出了门口,武三娘对破天说道:“夫君,刚才那无赖答应的那么容易,恐怕未必会办事啊。”
破天呵呵一笑,说:“这个我自然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肯定找人打探咱俩的虚实。说不定的话还会来对付咱们。不过也好,如果不让他见识见识的话,他始终不能安心的归顺。至于他办不办事到是不着急,反正咱们有得事时间。”
顿了顿,破天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有个事到是很着急办啊。”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武三娘好奇的问道。
“武功!”破天淡淡的说道;“不管是我自己修炼,还是帮派成立之后给他们修炼,没有高深的武功都是不行的。所以我准备出去一趟,弄些武功秘籍回来。”
“武功密境哪有那么容易就弄到手啊。更何况,你去哪弄啊。”武三娘笑着说道。
“你夫君自有办法!你跟洪凌波就在客栈乖乖等我回来就是了!”破天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
武三娘发现破天是越来越神秘了,有很多时候她根本完全看不透这个人。不过自己既然已经认定了他,那么哪怕他是恶人,也只能认命了。
“那好吧,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如果有危险就回来找我!”武三娘说道:“至于这边夫君你大可放心,等你回来之后我定然让破天门建立起来。”
“恩,我应该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破天点点头说道。
“不如,不如让凌波陪你一起去吧,这一路也风尘仆仆的,总要有个人在你身边伺候你。更何况,她留下来万一要真有什么事,我也顾不上她啊。”武三娘想了想,说道。
破天笑着摇头说:“不用了,量大虎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我二三天之内必回。”
“那好吧!”武三娘知道改变不了破天的主意,只能作罢。
“好了,我这就走了。等我回来!”破天在武三娘的娇臀上狠狠的捏了一吧,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破天离去的背影,武三娘心中说不出的失落跟惆怅。这才短短一天,破天却离开了自己。武三娘心中的不舍那就不用提了,而且隐约还有些担心。
担心破天一路上能否平安,担心……破天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长叹一声,带着满面愁容武三娘向客栈走去。

第十六章 【全真教】
破天之所以要走的确是一时兴起。他既然要创立帮派,那么帮派就绝对要最好最强的,本来破天只要稍加点拨就能培养出一大群的绝世高手,到时候什么五绝都可以轻易打败。只是这样一来就没了乐趣,要强但是又不能强的太离谱。所以破天打算用神雕世界里的武功来组建一个强大的帮派。这样一来也不算太过破坏这个世界的法则。
破天的目标就是全真派!
全真派的北斗七星剑阵就是破天这次的目标,这个北斗七星剑阵非常适合交给帮派那些小弟来用,既可对付成群的敌人,又可以对付单个的对手,实在太合适不过了。
走到偏僻的地方,确定周围没人破天的身影逐渐的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破天已经出现在终南山,全真教了。
全真教在神雕当中可谓是相当的出名,门下弟子众多,江湖中声望极高。破天出现在全真教的一个无人的房间中,能够感觉到山上人数众多,其中也不乏高手。
破天打量着眼前这个房间,整个房间很整洁,也很干净。看样子应该是全真教某个高手的住所。破天正打算出去找个高手想办法弄到北斗七星剑阵,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就感觉到似乎有人正朝这边走来。破天当即身子一跃,便飞到了横梁上。破天才刚跃上去就看见一人推门走了进来。
仔细一看,竟然是个道姑!在这全真教中能有这样地位的道姑恐怕就只有一位了,那就全真七子中的孙不二。
那么想必这位肯定就是孙不二了。
破天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得到北斗七星剑阵,而孙不二身为全真七子之一自然是知道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啊。
孙不二似乎没有察觉到房间里有人,所以很自然的走到床边就准备休息。毕竟这里可是全真教,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所以她也有些大意了,根本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脱去道袍,孙不二便躺下了。
破天嘿嘿一笑,轻声喝道:“时间停顿术!给我停……”
刹那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孙不二躺在床上似乎连呼吸都已经停顿了。而在房间外面,所有人都保持了目前的姿势,犹如木偶一样停顿。
身为至高无上的神,这种手段只是破天的小伎俩而已。身子一跃破天就来到了孙不二的面前。看着孙不二破天道是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为什么?这孙不二虽然是个道姑,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挺漂亮的,年纪应该跟武三娘差不多,虽然比武三娘要苍老一些,但是却别有一番韵味。
毕竟孙不二的内功修为要比武三娘高的多,所以看起来更有气质跟魅力。
或许自己收了她也行啊!不过在这之前嘛,还是先把北斗七星剑阵弄到手才行。破天伸手放在孙不二的脑门上,然后轻声默念。
“搜魂术!”
刹那间,孙不二的记忆片段就纷纷涌现在破天的脑海当中。“找到了,北斗七星剑阵的修炼方法。咦,这是什么?没想到孙不二竟然还有这种癖好,有趣,有趣啊!”
破天很快就在孙不二的记忆当中找到了北斗剑阵的修炼方法,而且还意外的看到孙不二鲜为人知的秘密。很刺激的秘密!
“不错,不错。既然你有这种爱好的话那我如果不收了你就实在太可惜了。反正北斗七星剑阵已经到手,不如就在这里待上一两天,陪陪你好了。”
破天嘿嘿一笑,然后便跃入横梁。之后,时间开始恢复正常,外面的人继续行动自如,孙不二也开始呼吸了起来。没人发觉有什么不对,依旧各行其事。
看着孙不二陷入了沉睡,破天则出了她的房间。找了个偏僻的山峰,破天开始研究北斗七星剑阵!

第十七章 【北斗七星剑阵】
破天研究起来才发现这北斗七星剑阵到是有些意思。这北斗七星剑阵中蕴含着北斗七星的星辰之力,按照北斗轨迹运行可以远远不断的借助天辰之力,让威力递增。
只不过这阵法对内力跟悟性的要求很高,否则的话根本达不到那种效果。看起来这人类也不乏天才啊,能研究出这样的阵法来,的确值得夸奖。
这套阵法要是拿回去给破天门那些废材用的话,恐怕练个数十年才有机会小乘。破天虽然有无数的时间,不过似乎其他人可等不了。等个二三十年的话,还怎么靠破天门来扬名收女啊。
算了,还是简单的修改一下好了!
破天着手修改北斗七星剑阵,改良其中的部分,让其威力不减,但是要求相对的降低。以破天的经验要改良这北斗七星剑阵可是十分轻松的,没过多久一套改良版的北斗七星剑阵就在破天的脑海中形成了。
“这样一来,那群废材应该就可以很快的掌握,并且发挥出威力了吧?”破天笑着说道。
……
……
武三娘跟洪凌波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寂静。昨天相处的还很愉快,可是没了破天却一下子变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破天就仿佛是她们两个的主心骨一样,没了破天,两人都变的没了精神。
“三娘,公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洪凌波好奇的向武三娘问道。
武三娘顿了顿,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刚认识他的似乎他憨厚的像个傻小子,可是现在却又精明的像个妖怪似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坚信一点,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洪凌波深有同感的说道:“是呀,公子他的确有一种让人相信,让人想要依靠。”洪凌波说这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破天救他的画面,那么的淡定,那么的英勇。十足就是个大英雄,仿佛天地间都没人能够阻挡他似的。
“公子什么时候回来啊?”洪凌波忍不住问道。
“怎么?公子这才刚走这么长时间你就忍不住想他了吗?公子这还没要了你呢,你就这样。要是等公子要你了的话,你岂不是一分一秒都离不开了?”武三娘调笑的说道。
“三娘莫要调笑了,凌波我只是个丫鬟而已。”洪凌波急忙辩解的说道。
洪凌波可不傻,知道公子跟三娘的关系。如果自己要是过分得到公子的宠爱,那武三娘岂不是要怨恨自己?这女人家争宠的事情洪凌波可是知道不少。所以她马上就跟武三娘解释,明确自己的身份。
武三娘看到洪凌波这么机灵,顿时笑着说道:“别害怕,三娘没有别的意思。其实……以后公子身边肯定会出现别的女人,或许还会很多。所以咱们姐妹到是应该联手才是,要不然到时候我们恐怕就要失宠了。”
“嗯!一切听三娘的!”洪凌波乖巧的点头应道。
破天不知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武三娘跟洪凌波却建立了如此合作的关系。不过就算破天知道恐怕也会置之一笑。
“嘘!”
武三娘突然朝着洪凌波做了个手势,然后拔出双刀来到了窗户旁。洪凌波吓了一跳,急忙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武三娘。
“一个,二个,五个吗?”武三娘在心中默默的数着,在附近至少有五个人透露着杀气。
看样子应该是大虎的人吧?没想到破天猜的真准,果然刚到晚上大虎就忍不住动手了。
“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出去看看!”武三娘对洪凌波说道,洪凌波点点头,然后藏在了床下。
武三娘推开窗户,直接跃了出去。武三娘刚一落地,就被五个蒙着面的大汉给围住了,这几个人手中都持着明晃晃的尖刀,来意不善。
武三娘将双刀架在身前警惕的打量着五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功夫底子,不是善茬。
“喝!”
武三娘的身子突然动了,手中的双刀犹如两轮明月一般挥动起来。大喝一声直奔眼前这人的双手砍去。那人一惊,急忙挥刀阻挡,随后其余的人便纷纷出手,围攻武三娘。
人影交错,刀光剑影。
此时已是深夜,街上根本没什么人。即便是有人远远的看到打斗也都纷纷避开,免得殃及池鱼。武三娘以一对五并没有落入下风,这让武三娘自己都有些奇怪。
这五人的功夫还不错,如果正常来说武三娘虽有自保之力,但是面对五人加攻恐怕也是防多功少。但是现在她却感觉到游刃有余,不管是内力还是招式力量都变强了许多。
“咤!”武三娘爆喝一声,顺势劈掉了其中一人的刀。随后玉足重踹,动作轻盈,力道凶猛,直接将那五个人全部踢翻在地。
“哼!”武三娘冷哼一声,随手点了她们的穴道。“我答应过夫君在他回来之前一定将破天门建立好,夫君……相信三娘,三年一定能办到!”

第十八章 【武三娘的手段】
“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花了重金聘请的高手应该能够解决那两个人了吧。哼,敢打我虎爷的主意,这次让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大虎趟在虎皮椅上,左右两边半跪着水灵的丫鬟为他捶腿按摩,好不享受。
“砰!”
几个庞大的身体扔到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大虎吓了一跳,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旁边的两个丫鬟被大虎的突然举动踢的东倒西歪,但是却不敢站起来。
“你……”大虎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人,刚要说话,可那冰冷的刀锋已经划破了他的,阵阵的寒气涌入全身,似乎只要轻轻一动,脑袋就会落地。
武三娘冷笑的看着大虎,手腕轻轻抖动,顺着大虎的脖子就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液。“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着手准备破天门成立事宜,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杀了你之后再亲自去弄。到时候我相信一定没人会反对。”
“是是是……一定一定,我这就让人准备,这就去……”大虎现在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重金聘请的五个高手就这样好像粽子一样被扔回来,自己还挣扎啥啊。搞不好的话惹怒人家,一刀把自己砍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哼!”武三娘冷哼一声,放开了大虎。“明天早上我来的时候如果看不到破天门的牌匾,那么你就死定了!”
“侠女放心,一定办到,一定办到!”大虎松了口气,然后急忙应承道。
武三娘冷笑一声,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还傻看着干什么啊,还不给虎爷我止血,我靠,疼死我了!”大虎踢了两脚旁边的丫鬟,气愤的吼道。
“是,虎爷!”旁边那两个丫鬟顿时手忙脚乱的过来处理大虎的伤口。
虎府,今夜忙碌了起来。
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随处可见忙碌的下人,周围的邻居纷纷好奇这里究竟在干什么。
看到武三娘回到客栈,洪凌波那忐忑的心才算放下。两人合衣趟在床上,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武三娘便去了虎府,来到门前的时候就看见牌匾已经换了。墨黑的木板上三个豆大的金字,龙飞凤舞,铁划银钩。
“破天门”
武三娘赞许的点点头,这个牌匾做的还不错,颇有几分气势。看来这大虎到是不敢再耍什么滑头了。
大虎知道武三娘早上肯定来,所以早早就在门口等候。看见武三娘,大虎顿时媚笑的走了过来。“侠女你来了,这牌匾做的还行吧?我可是花了重金找人连夜赶造的,您还满意吧!”
武三娘点头说:“还不错,其他的呢?”
“您就放心吧,一大早我就把破天门成立的消息传出去了,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附近的流氓地痞应该就会过来了!”
“嗯。”武三娘点点头,然后径直朝里面走去。
看着最中央的虎皮椅子,武三娘坐到了旁边。在她心中,只有破天才有资格坐在这。其他人要是有谁敢做,杀无赦!
旁边的丫鬟端茶送水,伺候的非常周到。武三娘等了没多长的时间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地痞。大虎原本就有一定的威望,在这些地痞中有很高的号召力,现在大虎这一发话,这些地痞自然都赶了过来。
看着人来的差不多了,武三娘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那些地痞看到来了个女的,顿时纷纷调笑了起来。
“哟,这怎么来了个大美人啊。”
“难不成她就是破天门的掌门?哈哈……让个小娘皮当老子们的掌门,老子可不干啊。”
“当掌门?怕是跟咱们当小妾吧。哈哈……”
那群地痞们看着武三娘口花花的调笑着。看着那群地痞无赖的模样,听着那难以入耳的话,武三娘冷笑一声,单手朝着门口的加山用力一拍。
“轰隆!”
假山应手而碎,变的四分五裂,碎石横飞。
寂静,刚才那调笑不止的那些地痞们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看着武三娘惊恐万分。
“说啊,你们怎么不说了?”武三娘冷眼盯着那群人,哼道:“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够聪明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听从掌门的号令,将来飞黄腾达自然不在话下。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跟那假山一样的下场,听到了吗?”
“是!”
地痞们异口同声的喝道,虽然声音大小不一,但却十分的整齐。看样子武三娘这一手将他们全给镇住了。所谓人善被人欺,别看他们平时欺负人,可遇到高手的时候他们却听话的跟孙子一样。
“很好,现在你们就是破天门的一员了。你们只需要清楚一点就可以,你们的掌门叫做破天,破天的命令就是圣旨,必须要完全的服从,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虽然那些地痞们根本不知道破天是哪号人物,但屈居武三娘的手段回答的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虽然这些地痞们根本没有一点样子,但不管怎么说破天门总算也是成立起来了。既然做了就要做的最好,能替破天分担那是自己的荣幸。武三娘当即开始分配工作。
这些地痞们平时游手好闲也没什么正经事做,偶尔坑点小钱就是帮赌场当当打手,混日子。现在既然都加入了破天门,自然不能跟以前一样了。
如何管理帮派武三娘也没有经验,只是将他们分为几个堂,然后暂时各司其责,具体的事情等破天回来再做定夺。

第十九章 【孙不二的重口味】
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破天突然觉得有些寂寞了。破天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还真是有些习惯这里的生活了,一天要是没有女人在身边还真是不习惯啊。”
伸了伸胳膊,破天考虑要不要回去。现在回去的话恐怕正好可以享受武三娘的热情,洪凌波的纯情。左拥右抱,这生活岂不美妙?不过转念又一想还是算了吧!
毕竟这还有个超级重口味的孙不二呢。这孙不二可是让破天有些意外,谁能想到全真七子之一,外表端庄正派的孙不二私底下却是如此疯狂,如此重口味的人呢。
一想到孙不二的爱好,破天都忍不住亢奋了。
收女是要讲究手段,不过也要区别对待。就像孙不二这种重口味类型的,跟她谈感情弄什么浪漫恐怕人家根本不甩你。追女嘛,就要根据对方的喜好讲究策略跟手段的!
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
破天越想越觉得亢奋,身子一动便消失在空气当中。
孙不二的房间里檀香袅袅,香气逼人。薄纱帐里,孙不二已经陷入了沉睡。轻轻的呼吸伴随着不断起伏的身体,睡美人一般的姿态散发着无限的魅力。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记忆,破天怎么也不相信看起来如此端庄的孙不二会是个重口味的极品。
既然你喜欢重口味,那我就来满足你好了。破天嘿嘿一笑,拿出一块黑布放到了孙不二的脸上。这孙不二到也机警顿时就醒了。刚要动弹却被破天点了穴道。
孙不二心中顿时惊恐万分,是谁潜入自己的房间点了自己的穴道?还用黑布遮住了自己的视线,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谁,要对你干什么吧?呵呵,别紧张,我只不过是个知道你秘密的人罢了,真没想到堂堂的孙不二口味竟然这么重,今天就让我来满足满足你吧!”
破天伸手在孙不二的床下摸去,很快就摸出一捆麻绳来。随后二话不说当即就将孙不二给绑了起来。绳子将孙不二的手脚分别固定在床的死角,然后从前面饶过将那两个东西勾勒的更加突出。
孙不二心中无比的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的意图竟然会是这样。看样子他是要欺负自己了!只是孙不二很好奇,听那人的话似乎对自己很了解,知道自己的秘密!
究竟会是谁呢?她每次都很隐蔽,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不会被人发现才对!
不管是谁,自己总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欺负,这要是传出去或者被人发现的话,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当即孙不二便运转内功,试图冲破穴道。
破天微微一笑,发现了孙不二的意图。“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哪怕你的内力再强也冲不开穴道的。这可是我独门的点穴手法,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够解开。其实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陷你于尴尬的地步,无非是大家各取所需,互相开心罢了!”
孙不二并不相信破天的话,她修炼的先天功可是王重阳亲传,乃是天下少有的绝世内功。虽然孙不二的资质是全真七子中最差的,但是这么多年的苦修内功造诣也不低了。她还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独门点穴手法是冲不破的。
看着孙不二似乎不相信,破天也不去管她。她要是弄突破的话,那自己也妄称神人了。
因为衣服已经被绳子所阻挡,要想脱下来自然是不容易了。不过破天也不需要浪费时间,双手抓着孙不二的衣服顿时用力一扯,衣服顿时被扯成一条条,露出了里面那的身体。
孙不二大惊,当即更是加快了内力冲破穴道。
破天的手不客气的直接在孙不二的身上摸索起来,孙不二被点血无法动弹,但是身体的反应却丝毫不减。很快的,那地方就已经开始湿润了。
孙不二此时哪还能专心运功啊,要是稍微有甚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就算……就算被人欺负了也总比走火入魔的强啊。更何况,在这种情况,这种气氛之下,似乎正满足自己的口味,孙不二放弃了抵抗,开始享受了起来。
感受到孙不二心情的变化,破天更是来劲了。当即施展手段,让孙不二兴奋无比。这可苦了孙不二了,明明兴奋的不行,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动,而且也喊不出声来。那种憋屈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情无法依靠肢体来发泄。
“啊……”孙不二在自己的脑海中认不出大叫一声,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跟一个陌生男人合二为一了!

第二十章 【先天功】
黎明破晓,清晨的阳光已经照射到了屋子里。破天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看着被捆了一夜的孙不二微微的笑了笑。昨天晚上的一夜疯狂还真是觉得满足。
虽然孙不二始终保持这个造型没有变化,既没有动弹也不会开口呻吟,但是那种滋味却是十分**的。满足了孙不二的重口味,可孙不二却不知道自己是谁,感觉挺奇妙的,有一种迷X的意思。
“今天就到这里,我会再来的哦!”破天嘻嘻一笑解开了孙不二的穴道,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穴道被揭开,手脚的绳子根本难不倒孙不二。微微运气便全部被震开了,解开脸上的黑布孙不二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到欺负自己的人,可是房间里除了自己空无一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好高明的轻功……”孙不二惊叹的说道,随后马上找出衣服穿上。要是被人发现的话那可就不妙了!
收拾妥当之后,孙不二看着绳子有些发愣。因为这绳子明显就是自己藏在床下的,那也就是说,昨天那人不单单知道自己的秘密,而且对自己的生活习惯非常了解。
有那么高深的轻功,点穴手法,又知道自己的生活习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孙不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个人究竟会是谁!
……
……
北斗七星剑阵弄到手,又意外的品尝了孙不二的重口味。破天本来就打算回去了。不过昨天晚上的时候破天却又想到了一件事!北斗七星剑阵虽然经过他的简化之后可以很轻易的学会,并且能够发挥一定的威力。但是如果没有内力相配合的话,却也只是空有其表而已。这个事情破天到是忽略吧!
毕竟破天根本没有修炼什么内功,所以想不到这件事也是很正常的。昨天看到孙不二用内功突破穴道这才想起来。反正都已经偷学了北斗七星剑阵,到不如将全真教的武功都学去。
不单单是全真教,还有其他利害的武功全部都弄到手。到时候让破天门掌握天下武学,岂不爽哉?
全真派的武功也有不少,全真心法,全真剑法,金雁功,三花掌,先天功等。这些功法孙不二的记忆当中都有,只不过要求都比较高,还需要破天简化一下才行。
当破天忙乎完这一切之后他才离开终南山!
下一秒,破天已经出现在客栈的后院了。还好周围没人,否则的话还以为大白天见到鬼了呢。抖了抖衣服,破天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房间里只有洪凌波一人,看见破天回来洪凌波顿时兴奋的跑了过来。
“公子,您回来了!”
洪凌波很体贴的为破天倒水端茶,伺候的非常到位。
破天说道:“三娘呢?怎么没看到她?”没看到武三娘,破天有些好奇。
洪凌波柔声说道:“三娘在破天门呢。公子你不知道三娘好厉害啊,现在已经将破天门整理的井井有条,那些地痞们可怕她了。”
“是吗?没想到三娘到是挺厉害的,这么快就把这件事处理好了。”破天微微一笑,略有些惊讶。随后,手一伸将洪凌波搂入怀中,洪凌波顿时一羞,发出樱樱呢喃。
“公子……”
破天看着洪凌波哪娇嫩的样子,忍不住上下其手。“凌波,你想不想学武功啊?”
“学武功?凌波当然想了啊,要是学了武功凌波就不怕被人欺负了。而且……而且也能帮到公子。凌波多想跟三娘一样能够帮公子排忧解难啊。”洪凌波向往的说道。“公子,你是要教凌波武功吗?”
破天点点头,笑着说道:“没错,我身边的女人自然是天下最强的女人。所以呢公子我怎么教你一套内功心法。这可是全真教的至宝,叫做先天功。”
“先天功?公子,我听说修炼内功都要从小开始的,还要几十年才能有所成就。凌波,凌波就算现在开始练的话,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高手啊?”洪凌波问道。
破天摇摇头说:“正常情况下的确是需要几十年的苦修才能成为高手。不过有公子在自然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公子这套先天功是简化版,只要三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你成为高手!”
“真的吗?公子太厉害了。凌波要学,凌波要成为武林高手!”洪凌波一听,顿时兴奋的说道。
这先天功虽然被破天简化,但是三年的时间要成为一个高手却也不可能的。只不过洪凌波身上有破天的神气,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将先天功的口诀传授给洪凌波,洪凌波便马上开始修炼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