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风云烈焰天下(全)-36

  

第三十三章 【教你们推油】
第三十三章【教你们推油】
破天大享手福,这春夏秋冬四个人不单单样貌长的一样,就是身材都一摸一样。挺拔而漂亮,手感极强。虽然隔着肚兜,但是那肚兜却根本无法将美丽的身体完全遮挡住,尤其是破天的手在那捣乱,很快的肚兜就变成了一种让变强的催情剂。
肚兜已经完全被挤了中间,两边巨大的跑了出来,粉红色的光圈缠绕着挺拔的小葡萄,说不出的!
“庄主,您……您别这样。”左手边的女人脸色绯红的开口求饶。
不过这神态,这语气在破天眼里根本就不是求饶,而是一种让他继续下去的命令一样。
破天嘿嘿一笑说:“让我猜总猜你是谁,如果猜中了的话我就停下来,要是猜错的话你就要肚兜脱掉。”
“庄主,庄主您猜吧!”那女人羞涩的点头说道。
破天盯着她沉默不语,被破天这么注视着她很快就感觉到害羞了,脸色绯红的低着头不敢在去看破天的眼睛。
破天哈哈一笑说:“我知道你了,你是阿冬!”
“公子,你猜错了。她才是阿冬。”破天右脚便的女子笑了笑,然后指着左脚边的女子说道。左脚边的女子微微点了点头,但却没有说话。
破天嘿嘿一笑,说:“我当然知道猜错了,你看她虽然羞涩,但是羞涩中却带着一丝的期待。自然不可能是寒冷如霜的阿冬了。”
“啊?原来庄主你是故意猜错的啊。”少女顿时惊讶的说道。
“当然了,你是阿秋吧!”破天哈哈笑着,手顺势在阿秋的肚兜上拽了一把,那肚兜顿时便滑落了下来。
阿秋顿时娇嗔一声,急忙伸手挡在前面。“庄主你好坏啊,都知道人家是阿秋还故意戏弄人家。”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能让你脱掉肚兜呢!”破天哈哈一笑,然后转头对另一边的说道。“你呢?是要庄主跟你玩猜猜呢,还是主动一点呢?”
“庄主你都这么说了,阿春我自然是主动脱了。”阿春嘻嘻一笑,便将身上的肚兜脱掉了。
破天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剩下的阿冬,阿夏两女。阿夏嘻嘻一笑,说:“庄主你看我干什么啊,难道我还能不脱啊?”阿夏当即就脱了下去,随后还挺了挺,说:“庄主,你有没有觉得我的比他们的大一点?”
“其实这种东西把是可以根据后天的培养而变大的,庄主我呢就知道一套按摩的手法可以让你们变大哦?”破天非常龌龊的说道。
“阿冬,你怎么不脱?”破天看见四女中只有阿冬还穿着,顿时问道。
阿冬似乎有些不想脱,可是破天都已经开口了她也没办法。略微点了点头,随后才脱了下来。
破天看着四女,哈哈笑着说:“不错,不错,今天庄主我呢就教你们一套新的按摩手法,叫做推油!”
“推油?那是什么啊。”阿夏顿时好奇的问道,其余三女也用疑惑的眼光看着破天,似乎都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破天猥琐的笑了笑,解释的说道:“所谓的推油呢就是用你们的这个东西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当然,前提是要有一种滑溜溜的油涂抹全身。这样的感觉可是非常美妙的哦!只可惜我身边没有,要不然的话到是可以现在教你们。”
“庄主你还真是坏啊,竟然想出这样……这样羞人的办法。”阿秋害羞的说道。
“你家庄主我还有许多办法你不知道呢,以后有机会慢慢教给你们。现在呢,庄主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们好好睡觉,明天陪庄主我去弄油!”破天哈哈一笑,然后依次在四女身上摸了一把,这才翻身下了床。
“啊,庄主你这就要走了吗?”听到破天要走,阿秋顿时有些失望。
阿春更是直接,开口就说道:“难道庄主不打算留下来让我们四姐妹……侍寝吗?”
破天嘻嘻一笑说:“我呢本来是希望将你们四姐妹全部推倒,让你们知道庄主我神枪的厉害。只是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个女人……应该还在等我。所以庄主我只能忍痛割爱,让你们在等一天了。明天都洗白白等我,庄主我一个个推!”
破天说完,转身出去了。
四姐妹看着破天离去,都有些失望。
难得白驼山庄终于来了一个英俊的庄主,而且似乎还很喜欢女人。原本以为今天终于有可以机会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可谁能想到庄主本来都已经开始他们,让他们脱去了肚兜,可结果却走了!
明天,明天一定要让庄主宠幸我们。绝对不能让白衣十二妾她们先成功!春夏秋冬四女心中暗暗的想道。
破天徒步走在小路上来到了李莫愁的房间,看到李莫愁屋里似乎还亮着,想必应该还没有睡。轻轻的推开门,李莫愁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
“谁……”
李莫愁警惕的喊了一声,可当发现进来的人是破天时,顿时就收声了。“你……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这白驼山庄里美女如云,你……你怎么还想着我。”
听李莫愁的话虽然似乎在埋怨,但语气中似乎更多的却是一种欣喜。一种期盼后成功的欣喜。
虽然李莫愁早就躺下了,自己也觉得不用在等破天了。可是躺在床上却始终都睡不着。因此一听到门响,李莫愁马上就起来了。
破天走到床边,然后拖鞋上了床。靠在李莫愁的旁边,破天轻轻的说道。“我本来是打算在那边把春夏秋冬四个搞到手,不过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人肯定还在等我,所以我就回来了。”
破天这番话说的很普通,可是听在李莫愁耳朵里却如同惊天霹雳,有一种幸福,有一种满足,仿佛已经将她包围了似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好像拥有两种性格一样?白天的你犹如恶魔,晚上却温柔的让人沉醉。我怕……我怕我自己会……会忍不住爱上你!”李莫愁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语气哽咽的说道。
李莫愁这席话绝对是发自肺腑,这段时间她老早就想说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于说出来了。终于说出来了,李莫愁内心是既放松又愧疚。放松是自己不用在憋着呢,愧疚是对自己所谓的爱。
当初她那么的爱陆展元,可现在却爱上了破天。而且她发现,自己对破天的爱竟然……竟然远远超过了陆展元。
破天轻轻的将李莫愁涌入怀中,他能感觉到李莫愁在自己的坏里轻微的颤抖。“恶魔是我的手段,温柔才是我的本性。既然你已经爱上我了,又何必欺骗自己呢?好了,睡吧,睡醒了之后你就发现,原来……一切都跟你想象的一样。”
“嗯!”李莫愁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在言语了。
说也奇怪,趟在破天的怀里十分的温暖,李莫愁很快就安心的入睡了。
女人,这就是女人!
哪怕你给他的很少,很少,只要你给了,那么她们就会爱上你。
……
……
第二天一早李莫愁是被破天叫醒的,破天轻轻摇着她的肩膀,温柔的呼喊着她的名字。在醒来的刹那,李莫愁仿佛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看着破天那温柔的笑容,李莫愁很是惊讶。
什么时候,白天的破天也如此温柔了。
“起来吧,早晨是练功的最佳时间。我昨天晚上已经在你体内输入了我一道我的神气,以后你练功会事半功倍。”
“嗯!”李莫愁点了点头,从床上起来了。
“你先练功,我出去看看。中午估计不回来了,要是饿了就让人给你送吃的!”破天笑着说道。
李莫愁知道破天肯定是要去找山庄里面那些漂亮的侍女,可说也奇怪,李莫愁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还有一丝甜蜜。可能是在她的印象里破天去找别的女人是很正常的吧,而他今天却跟自己说了,这就证明破天的心里有了自己,所以李莫愁才会觉得高兴吧。
破天从李莫愁那出来,屋外面春夏秋冬,白衣十二妾都已经站在那等候多时了。看见破天出来,顿时齐声说道。
“庄主!”
破天点了点头说:“欧阳锋呢?”
阿春笑着说道:“前庄主正在修炼吧,每天早上都是他修炼的时间!”
“哦,春夏秋冬,你们四个跟我走。”破天应了一声,然后让春夏秋冬跟着。
春夏秋冬一听,顿时大喜。
那边的白衣十二妾着急了。“庄主,不如让我们陪您一起去吧!”
昨天就被春夏秋冬她们抢了先,今天看到庄主竟然还点名要她们陪着,她们自然不情愿了。
破天没想到她们之间到还争起来了,看来这地方真的跟皇宫中的后宫没什么区别,为了能够得到皇帝宠幸,互相之间也是各有争斗。
“不用了,今天不适合带那么多人,你们先休息吧。有时间我再带你们去!”破天笑了笑,然后带着春夏秋冬四女走了。
四女走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对着白衣十二妾做着胜利的表情,气的白衣十二妾是小脸通红却无可奈何。
“庄主,今天我去哪啊,是要去弄你昨天说的那个什么油吗?”阿春跟在破天的旁边,好奇的问道。
破天笑了笑说:“是呀,我现在就去带你们弄油,而且还是最好的蛇油哦!我可还打算让你们四个给我一起推油呢!”

第三十四章 【宠幸阿冬跟阿秋】
第三十四章【宠幸阿冬跟阿秋】
白驼山中有不少毒蛇毒物,这个在破天刚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破天带着春夏秋冬四女来到一处叫毒蛇峰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毒蛇是白驼山里毒性最强的,欧阳锋的毒药基本都是用这些毒蛇来提炼的。
这些毒蛇的毒性之强,危险程度就连白驼山的仆人侍女也根本不敢轻易踏入,不过春夏秋冬四女是欧阳峰从小训练,这些毒蛇自然不在话下。更何况,欧阳峰也不可能亲自去抓蛇,都是由她们去做。因此,她们自然不会害怕。至于破天,区区毒蛇而已,自然更加不会怕了!
“庄主,你要什么样的蛇呢,我们去给你抓!”阿春向破天问道。
破天笑了笑说:“最好是个头大一点的吧,毒性强不强到是无所谓。你们四个每人抓十条回来就行,我在这等你们。”
“是,庄主!”春夏秋冬应中了一声,然后便各自去抓蛇了。
破天找了些柴火点燃,然后架起了篝火等着她们回来。要提炼蛇油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一条蛇身上能有多说油?而且提炼过程非常麻烦。不过有破天在,这一切自然都不是问题。
坐在一旁悠闲的等春夏秋冬四女回来,破天在想着四个娇滴滴的美女给自己推油,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呢?还真是期待啊!
等了大概没多长时间吧,最先回来的是阿冬。那些蛇全部都死了,阿冬将蛇放到一旁,说了声。“庄主”然后便不在言语了。
这个阿冬还真是冬天般的气质,平时脸上总是不苟言笑,说话也是惜字如金。不过这种冷美人到是别有一番韵味。
破天摆了摆手,让阿冬过到自己身边来。当阿冬走进之后破天一把将她抱入怀里,趟在破天的怀里,阿冬虽然紧张,但还是一言不发。
“阿冬,想不想让庄主宠幸你啊?现在她们正好都没回来,我可以好好的满足满足你!”破天笑着直接将手顺着阿冬的衣服便伸了进去。
破天如此大胆,阿冬那雪白的脸上有些红润。可却还是一言不发。有意思,破天道想看看她究竟能忍道什么时候。
双手齐上,直接将阿冬的衣服给拔个精光。此时此刻阿冬就全身的趟在破天的怀里,虽然害羞可依然不发一语。
破天也不客气,你不说话无所谓,他还就不相信等自己占有她,她兴奋的时候还能不发出声音来!
将阿冬放倒在地上,破天便直接挺入了。
那巨大的东西进入阿冬的体内,阿冬顿时疼的发出了一声闷哼。有血迹流淌了下来。
破天有些意外啊!
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处子,不过想想也是,白驼山都空了这么久,根本没什么男人。而且欧阳峰也不回来,她们不是处子才有鬼呢。
“疼的话可以叫出来哦!”破天诱导着说道。
可阿冬虽然点了点头,但是却依旧咬牙没有发出声音。有趣,如果要是能让你变的火辣,在床上胡言乱语的话,那才叫本事!
破天暂缓了一会没有动弹,等阿冬的疼痛感逐渐消失,然后才开始征战了起来。
没多久的功夫,阿秋也回来了。看到庄主竟然在宠幸阿冬很是惊讶。一方面羡慕阿冬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宠幸,一方面也在期待庄主等下会不会宠幸自己。毕竟,她们四个长的一样,而且气质不同,可是非常吸引男人的。既然得到一个,也想得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男人嘛,占有欲都是很强的!
看阿秋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破天很快就来了兴致。最后,达到了美妙的巅峰。
阿冬的身体的确不错,只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即便她都已经兴奋的不行,可依旧没有发出呻吟。
“庄主,要不要……阿秋帮您?”看破天放开阿冬,阿秋顿时试探的问道。
破天想了想,说。“也好,反正你也在这,就把你也收了吧!”
阿秋一听,顿时欢喜的说道:“谢谢庄主。”说完,阿秋非常主动的将衣服脱了,然后来到了破天的面前。
破天也不客气,就跟对付阿冬一样没什么前戏,直接挺入。
阿秋跟阿冬不同,这次破天总算是享受到声音上的美妙了,阿秋虽然的声音虽然不是那么撩人,可却很自然。虽没有武三娘那么豪放,但含蓄之中却充满诱惑,别有一番滋味。
她们都是第一次,因此享受的快乐的时间很快。当阿春跟阿夏回来的时候都已经结束了。两女看着地上的血迹,自然明白破天已经宠幸过阿秋跟阿冬。心中是既羡慕又后悔啊,为什么不早点回来,要不然说不定被破天宠幸的就是自己了。
“庄主,你都宠幸了他们,不如也把我们也收了吧。”阿春到是大胆,竟然主动向破天要求。
破天道是很想直接将他们四个都推倒,只不过他们四个长的都一样,而且还连推两人了,再推恐怕就有些兴致缺缺了。更何况,这种东西也是尽兴就好,没必要为了推倒而推倒!
反正有很多时间,慢慢享用就是了。好东西要慢慢吃才行,一口气都吃掉了,接下来吃什么?
“好了,蛇都已经抓好了,还是先弄蛇油吧!”破天笑了笑,然后吩咐他们将蛇都用棍子穿起来,然后价到火上去烤。破天早已经在中间准备了接蛇油的碗,只等着装满就行了。
看着火焰烤着蛇,恐怕造这个速度下去就算这一整天也未必能够将这一碗装满。破天笑了笑,随手朝着篝火中挥了一掌。那篝火瞬间炙热了起来,虽然火苗没什么改变,但是火焰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一开始众人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可是看着一滴滴的蛇油滴落碗中,顿时发现了精妙之处。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火一下子好像变的不一样了?这么快就有蛇油滴出来了!”阿春惊讶的喊道,其余三女也是惊讶不已。
破天笑了笑说:“有你们庄主我在,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乖乖等着吧,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将这碗蛇油装满。到时候庄主我就教你们推油。阿春,阿夏,到时候可是你们表现的机会了!”
“庄主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阿春跟阿夏信誓旦旦的保证,都等着等下推油的时候好好表现,争取得到庄主的宠幸!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阿春跟阿夏两人交替接着蛇油,阿冬跟阿秋刚刚被破天宠幸,身体还十分的不舒服,所以只是依靠在旁边休息。破天坐在中央跟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对了,青竹院在什么地方啊?”破天好奇的问道。
“庄主怎么想起问青竹院了?青竹院可是白驼山的禁地之一啊,除了前庄主之外别人根本不允许踏入的。那……就在那边的半山腰上,庄主看到了吗?”阿秋指着远处,对破天说道。
破天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前方不远的半山峰看到了一处别院。听阿秋的话说那里还是白驼山的禁地,看样子欧阳锋这是类似于将他嫂子软禁起来一样,不让别人进,自然也不会让他嫂子离开。
一来,欧阳锋对她及其迷恋,万一离开这里遇到别的男人,到时候岂不伤心?
二来,这事情毕竟不好,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们去过青竹园吗?”
春夏秋冬摇头说:“没去过,前庄主不允许我们去的。怎么?庄主难道你打算去吗?我听说那里住的是前庄主的嫂子,你要去的话恐怕不好吧?”
破天呵呵一笑说:“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好了,蛇油满了!”
破天自然不会想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如果被欧阳峰知道了的话有了防备,那自己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得到美女的芳心了。
“啊……”阿春惊讶的叫了一声,急忙将碗拿了回来。“庄主,油已经接好了,接下来怎么办啊?”
破天笑着将碗接过来,然后说道:“这蛇油里蕴含及其强大的毒性,如果直接涂抹到身上的话就会中毒。不过呢,你们庄主我自然有办法!”破天手指涌出一股神气射入碗中,顿时碗中就冒出了一股浓烟。众女问到这浓烟顿时呛的连忙捂住鼻子。
“这是什么啊,这么惺臭!”
破天笑着解释说道:“这就是蛇油中的毒素。现在毒素已经完全蒸发掉了,所以便不用担在会中毒了。不单如此,这蛇油现在可有美白皮肤的效果呢。来来来,把衣服都脱了吧!”
春夏秋冬四人点了点头,纷纷将衣服脱了下去。看着荒野之中四女的站在自己身边,那种感觉还真是不错。有一种田野风光的韵味。
破天将衣服解开扑倒地上,然后的趟在上面。看着破天那雄壮的身体,四女都有些羞涩,但眼睛却在破天的身上瞄来瞄去。
“将这些蛇油涂满全身,然后用你们的最美的地方为我按摩就是了!”破天笑了笑,说道。
四女点点头,然后开始将蛇油涂到身上。那蛇油非常的润滑,只要一小滴就可以差不多涂半身了,阿春的动作最快,很快就将身上涂满蛇油,然后来到破天的旁边,用自己的柔软之物开始摩擦破天那粗壮的胳膊!

第三十五章 【野外齐欢乐】
第三十五章【野外齐欢乐】
破天此时此刻真是说不出的享受啊,阿春这丫头很机灵知道用什么地方能够让破天感觉到爽快,那两个柔软的山峰似乎都要把破天的胳膊给夹住了似的,既柔软又刺激。
其余四女也是有样学样,纷纷跟阿春一样。这样一来四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全身涂抹光滑的蛇油为破天推油,这种滋味,这种氛围,真是说不出的刺激啊。
“庄主,你觉得怎么样?”看破天舒服的闭着眼睛享受,阿春却开口问道。
破天呵呵一笑,伸手就在她的上抓了一把。“你这小妮子简直就是明知故问啊,不对,我看你是另有企图才是!”
阿春顿时娇嗔的说道:“阿千春能有什么企图啊,如果说真要企图的话,那唯一的企图就是希望庄主你不要厚此薄彼,既然都宠幸了阿秋跟阿冬,那也别忘记我们两个啊。”
破天笑着说道:“宠幸你们到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们也知道庄主刚刚才宠幸了她们两个,虽然身体到是没问题,可精神上却略有疲惫啊。不如这样,庄主在教你个法子,如何?”
“好啊好啊,是什么法子?”
阿春顿时期盼的问道。
破天猥琐一笑说:“就是用你那樱桃小嘴来帮庄主我来舒服!”
“啊?”阿春顿时娇哼一声,目光忍不住望向破天那雄壮之物。“庄主你怎么有这么多羞人的办法啊。不过……阿春愿意尝试!”
阿春说完,竟然真的埋头按照破天的方法做了起来。其余三女一看阿春竟然做了,而且似乎……还很享受。这样一来其余三女顿时不干了,纷纷跟阿春抢了起来。一时之间,四女围绕在破天身边你争我夺,好不热闹!
破天虽然也御女不少,但是像现在这种四女争抢这给自己服务的情况却还没遇到过。原本宠幸了阿秋跟阿冬的确让破天有些疲劳,不过此情此景,别说是疲劳了,就算是太监见到了恐怕都会长出东西来,更何况是破天了。
此时虽然是烈日炎炎,但有大树遮阳到也不会觉得太晒。破天毕竟只有一个,不能同时让四女分享,所以最后不得已只能让阿春先来了。阿春的身上涂着蛇油,自然是润滑无比。跟何况蛇性奇yin。破天虽然将毒性都去掉了,但是这个效用却没有去掉。
破天如此,四女早已经春情泛滥。阿春骑在破天的身上,经过短暂的疼痛之后便自己动了起来。其余三女则按照破天教的方法,用身体的部位帮破天推油。
阿春很快便溃不成军,换了阿夏来。这阿夏比阿春还要大胆,不单单主动,而且声音十分的撩人。
最后竟然让破天跟她同时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看着四女那满面红潮,十分满足的样子。破天也觉得十分的畅快。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生活嘛!
让四女休息一会穿好衣服,破天将剩余的蛇油留了起来。这东西还有其他妙用,浪费了岂不可惜?
破天带着四女回到庄中的时候,独孤求败却跟欧阳锋打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两人在切磋。
独孤求败知道欧阳锋是五绝之一,号称顶尖高手。闲来无事的独孤求败便跟欧阳锋切磋切磋。对于一个武痴来说,每天如果不动手的话,就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欧阳锋自创蛤蟆功虽然厉害,可是遇到独孤求败却也是束手无策,每每无功而返。
“罢了,罢了,不打了。”看见破天回来,欧阳锋便无奈的喊停了。“独孤兄乃旷世高手,我可打不过你。”
独孤求败淡淡一笑,说:“你的武学天赋不错,这套蛤蟆功威力也算强大。只是还需要磨练才是!”
“主人,我有点事想跟你聊聊,不知可否?”欧阳锋朝着破天说道。
破天笑了笑,说:“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
“这……”欧阳锋犹豫的看了看独孤求败,独孤求败很识趣的走了。等独孤求败走了之后,欧阳峰才开口说道。
“主人,我听闻独孤求败早已经死了多年,为何……为何却又成了你的师父?”
破天闻言皱眉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见破天不悦,欧阳锋急忙解释的说道:“小人没有别的意思,主人切勿动怒。只是……小人知道主人绝对不凡,虽独孤求败是你的师父,但小人却知道其中另有玄机。小人……小人有一侄儿换做欧阳克,前些年不行夭折。如果主人您有此神威的话,可否……可否将小人侄儿也……也复活过来?”
欧阳峰到也聪明,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就清楚破天究竟是什么身份。所以,他才斗胆有这一请求。
破天想了想,说道:“你到是聪明。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说出一个让我心动的条件。”
欧阳锋一听,顿时欣喜的说道:“只要主人肯复活小侄的话,欧阳锋这条命就属于主人了。”
“现在,你觉得你这条命还是你自己的吗?”破天冷笑道:“说点有用的!”
“这……”欧阳锋犹豫了一下,原本想说把这白驼山庄献给破天,可才突然醒悟白驼山已经属于破天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欧阳锋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让破天敢兴趣的了!
看欧阳锋似乎还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破天便直接开口说道:“也罢,我知道那欧阳克名为你的侄子,但却是你的儿子。想让我帮他复活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要一个人!”
“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百人欧阳峰也绝不犹豫!”欧阳锋当即说道。
“好!我就要欧阳克的母亲,你的大嫂!”破天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什么……”
欧阳锋顿时大惊,没想到破天竟然要的是她。施姬姬,自己的嫂子!
“这……主人,能不能换个人?哪怕主人你要那皇宫中的皇妃,欧阳锋也能给你弄到。只是……姬姬她,……”欧阳锋犹豫试探的问道。
破天脸色顿时大变,喝道:“欧阳锋,你最好别得寸进尺。你以为你不同意,我就没办法得到她了吗?还是,你认为你能挡的了我?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然后抢占了她?”
“可是……”欧阳锋自然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破天,可就这样将自己曾经的女人双手奉上,欧阳锋还是有些犹豫。
不过欧阳锋不愧是枭雄,懂得如何取舍。一来自己阻止不了破天。二来,跟女人相比,还是自己的儿子更重要。
“好,只要主人能够将我侄儿复活,那姬姬便……便送与主人。只是主人,姬姬她未必肯同意啊。”欧阳锋当即做出了决定。
破天哈哈一笑,说:“这个不需你理会,我自有办法。”
“那……那主人您什么时候复活克儿?”欧阳锋急切的问道。
破天笑道:“你急什么,等我搞定了甄姬姬,自然会复活他。他都死了那么多年,自然也不差这几天了。”
“是!”欧阳锋虽然心急,但却也无可奈何。
“对了,把你的武功绝学抄写一份给我!老子的两大目的,一个是收集天下美女,二就是将天下武学都集中在我破天门!”
“小人这就去办!”
武功方面欧阳峰到是没什么顾忌,所以很痛快就答应了!
破天来白驼山除了为了那成群的美女,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欧阳锋的嫂子,甄姬姬!其实破天完全不需要争取欧阳锋的同意,不过这样一来却更有滋味。让欧阳锋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臣服在自己身下,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呢?
不可否认,破天的思想似乎有些变态。不过,破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追求刺激跟快乐,就算变态又如何?
在这里没人是自己的对手,就让自己更加的邪恶下去吧!
“你回来了啊!”
看见破天回来,李莫愁顿时兴冲冲的跑过来。破天微微一笑说:“武功练的怎么样了?”
“真是太奇妙了,就好像凭空增加了数百年的功力一样。你的神气真的好厉害啊!”李莫愁兴奋的说道。
破天笑着说道:“你说你最想学什么武功,我一定给你弄到手!”
李莫愁想了想说道:“我师出古墓派,最想学的便是古墓派的玉女心经。之前师父不肯传给我,却传给了我的师妹。现在莫愁实力大增,却对玉女心经始终念念不忘。”
破天哈哈一笑说:“这个好办,等主人我下次去古墓派的时候顺便将玉女心经给莫愁弄来就是了!
“谢谢主人!”李莫愁顿时欣喜的应道。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满足你的愿望了。我破天的女人,势必要是天下间最幸福的女人!”
“嗯!”李莫愁深深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她已经感觉到无比的幸福了。
“我休息一会,你继续练吧。对了,不用喊我吃饭了!”破天朝李莫愁说了一声,然后便进屋休息去了。
一连享受了四女,精神上却有些疲劳。休息休息,晚上……去青竹院,夜探甄姬姬!
……
嘎嘎,接下里推到欧阳锋的嫂子。额,破天突然觉得这样写有点邪恶啊!

第三十六章 【义母】
第三十六章【义母】
夜悄然降临,青竹院内虽有灯火点亮,但却显得有些冷清。偌大个院子似乎毫无生机,寂静之下只能听见虫子的叫声。
一处亮着灯火的房间里传来嘻嘻的水声,典雅的屏风挡在中间,透着亮光只能隐约看到屏风后面似乎有个人影在摆动,从那身段上来看似乎是个女人。
“小青,水有些凉了,再填些热水进来!”
女人的声音十分优雅动听,犹如那黄鹂一般让人悦耳。木桶当中坐着一个女人,这女人看似有三十往上,长的仪态优雅,风韵犹存。这人便是白驼山庄中地位最高,也是最神秘的女人。
甄姬姬!
甄姬姬是欧阳锋的嫂子,早年欧阳锋的大哥痴心武学冷落了她,结果便跟欧阳锋坠入爱河,东窗事发之后丈夫愤然而亡,她则在这白驼山庄中过起了隐居的日子。尤其是在儿子欧阳克死了之后,更是从不离开青竹院。
“吱嘎……”
推门声响起,甄姬姬随口说道:“你怎么这么慢,是不是又睡着了?”
甄姬姬以为进来的是自己的丫鬟小青,所以随口的说道。可是说完老半天也不见有人回答顿时有些生疑,刚准备再问一遍,这时她却惊讶的发现一个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啊……”甄姬姬顿时慌张的叫了一声,随后将身子沉浸在水中。“你是谁,快出去!”
破天笑着打量着甄姬姬,不愧是能让欧阳锋宁愿背负骂名的女人,长的果然很漂亮。虽然同是熟女,但是她的气质却跟武三娘,甚至是孙不二都不同。她面向高贵但是眉宇间却有一股妩媚之气,这种既高贵又妩媚的样子却是可以让男人疯狂。
“我叫破天,是白驼山庄新来的杂役。以后呢我就专门负责妇人您的生活起居。”破天嘻嘻笑着说道。
“新来的杂役?白驼山什么时候会找男人来当杂役了。而且,欧阳庄主已经许久没有回来过了,又是谁批准你来这里的。快说,你究竟是谁!”甄姬姬根本不相信破天的话,顿时喝道。
破天急忙说道:“欧阳庄主已经于昨日回到庄里了,我就是跟他一起回来的。我……我不是外人,我是欧阳庄主的义子!”破天摇身一变,竟然一下子从主人变成了义子,跌了好几个档次。
破天本身到是不介意,反正是为了追女嘛。只要美女搞到手,区区一个身份有什么打紧?更何况,还是名不副实的身份。
“什么?你是欧阳……欧阳庄主的义子?”甄姬姬顿时惊讶了起来。
她唯一的儿子欧阳克死后,原本她已经断了这个念头。现在听说欧阳锋竟然收了个义子,而且……这义子长的还如此清秀英俊,甄姬姬的母性顿时又重新散发出了光芒。
他是欧阳锋的义子,那自己岂不是他的义母了?
“你义父有没有跟你说我是什么人?”甄姬姬试探的问道。
破天嘿嘿一笑,就等你这句话呢。“当然说了,她说你是我的义母,让我好好的孝顺您。”
“哦。你先出去,等母亲我穿上衣服再好好的看看你!”听到破天这么说,甄姬姬马上就已母亲自居了。
这也难怪,唯一的儿子还不幸死了,她心中有多么悲伤是可想而知的。而破天之所以利用义子的身份就是希望可以得到她的感情,这样一来要推倒她就会有很多的机会。
至于说身份嘛,她当初都跟自己的小叔子生了欧阳克,难道还怕跟自己这个假义子颠龙倒凤吗?
破天稍稍后退了几步,走到了屏风后面。确认破天看不到自己了,甄姬姬才从木桶中出来。身上沾满水露,娇美身躯尽显风情。将身子擦干,穿上衣服,甄姬姬这才走出屏风外。
破天一看顿时有些痴迷,好一副美女出浴图啊!
漂亮,诱惑,实乃人间极品。
“你刚才说你叫做破天是吧?今年多大了?”甄姬姬缓缓走向破天,打量着他问道。
破天想了想,说:“二十有余!”
“二十有余?正跟我那克儿一样大小,难道是老天爷大发慈悲,知道我想念克儿,所以又送了个儿子来到我身边吗?”
甄姬姬想到此处,看向破天的眼神便充满了柔情跟慈爱。拉着破天的手坐到床边,甄姬姬便问起了破天的过往经历。看到甄姬姬这么自然就拉着自己的手,破天知道自己利用身份这个想法是正确的,她非但不会对自己防备,反而还十分的主动。
破天当即说了一套假话来蒙骗甄姬姬,甄姬姬听过之后竟然因此而有些感伤。没办法,破天说的假话也太过火了点。什么从小就没娘,吃了多少苦等等。甄姬姬本就是母爱泛滥,听到破天说的这么可怜,自然是十分的感伤了。
“天儿,你的过去还真是艰辛,相信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不过你可以放心了,以后我母亲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甄姬姬说着说着,竟然伸手将破天涌入了怀中。
破天顿时感觉到鼻血上升,天啊……好大,好柔软啊!破天的脑袋正好压在甄姬姬的中间,那厚重柔软的感觉差点没让破天喘不上起来。
清淡的体香伴随着沐浴后的芳香涌入破天的鼻子当中,破天能够感觉到自己腾的一下就澎湃了起来。
“孩儿从小就没有母亲,现在您就是我唯一的母亲,孩儿定然会孝顺母亲的。母亲……今天就让孩儿陪你一起睡吧!”破天激动的说道。
甄姬姬犹豫了起来,虽说是义子,但一起睡总有些不好。可是转念一想破天从小都没有体会到母爱,作为她的义母,就算一起睡又能如何?想到这里,甄姬姬便点头说道;“也好,今天我们母子俩就好好的谈谈心。我一会让丫鬟做些宵夜,边吃边聊吧。”
破天当即说道:“母亲,不比那么麻烦了。再说您的丫鬟都已经走了,现在整个青竹院只有我们母子而已。母亲您都这么多年没有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我将她们都赶走了,我一个人服侍您。”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刚才喊小青那么多声她都没有进来。呵呵,天儿既然有这份孝心,母亲真是十分的欣慰。也罢,好多年都没有亲自下厨了,今天就让天儿尝尝母亲的手艺。”甄姬姬笑了笑,然后竟然打算亲自下厨。
破天推脱了几句,便任由甄姬姬去做了。坐在甄姬姬的床上破天饶有兴趣的四处打量。一般来说这种年纪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做到清心寡欲,不管多么的女人在这种如狼似虎的年纪都会渴望男人,而如果没有男人的话,那么必定会有其他的替代品。
破天打量了一群,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柜子上。通常来说其他地方每天都会有丫鬟打扫,只有柜子这种存放贵重私人东西的地方,丫鬟们是轻易不敢打扫的。
破天走过去将柜子打开,表面上都是一些衣物。轻轻的翻了翻,破天找到了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只可惜,盒子上竟然还有锁!
如果要是平时到也无妨,破天完全可以轻易的打开。可现在时间紧迫,万一让甄姬姬看到的话那就麻烦了。想了想破天还是放回了远处,等将来有时间再看也不迟!
没过多久的时间甄姬姬就端着一碗面回来了。
“天儿快来尝尝母亲的手艺,这么多年都没有下厨,也不知道手艺生疏了没有。”甄姬姬兴致勃勃的对破天说道。
破天点了点头吃了起来,还别说,这味道还真的挺不错的。没想到这甄姬姬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啊。
“好吃!”破天表现出一脸的幸福。
甄姬姬充满慈爱跟满足的望着破天,破天的出现无疑让她的母爱有了释放的地方,甚至比之前还有强盛。恐怕此时对待破天甚至比当初对待亲生儿子欧阳克的时候还要慈爱。
“慢点吃,小心烫啊。天儿要是愿意吃的话,母亲明天给你做别的。母亲可最擅长做梅花糕了!”
“嗯!”破天重重的点着头,然后将最后一口面吃了下去。
宵夜吃完了,似乎也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天色已晚,平时这个时候甄姬姬都已经睡下了。
“天儿,不如我们趟下吧,母亲还想听天儿你的经历呢!”甄姬姬微笑着说道,然后轻轻将烛火吹灭了。
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过了好一会才逐渐的适应。在矫捷的月光下,甄姬姬缓缓的脱下外衣,趟到了床上。
将轻纱被盖在身上,甄姬姬朝着破天摆手说:“天儿,上来吧!”
此情此景,破天顿时感觉到兴奋了。而且甄姬姬的召唤在破天耳朵里怎么这么像。
“天儿,来上吧!”
靠,上就上,老子不单单要上你的床,以后还要上你的人!
破天在心中猥琐的大喊,然后拖下鞋袜解开被子,爬上了床。
黑暗中,甄姬姬似乎脸色有些红润。身子稍稍向里面靠了靠,呼吸变的有些急促了起来。
她的床本来就不大,原本只是一个人睡。现在突然多了个粗壮的破天,顿时就显得拥挤了。虽然她向里面靠了靠,可是两人的胳膊还是避免不了的靠在了一起。

第三十七章 【感情升温】
第三十七章【感情升温】
甄姬姬已经很久没有跟男人在一张床中躺着了,这种既熟悉又刺激的感觉让甄姬姬情不自禁的呼吸加速,挺拔的忍不住快速的起伏。如此近的距离,别说是呼吸声了,就算对方身上的味道也能闻的清楚。
“母亲,您不觉得热吗?”破天突然开口说话,到是将甄姬姬吓了一跳。
她急忙说道;“嗯,有……有一点吧。”
破天嘿嘿一笑说:“是呀,现在这天太闷热了,而且这床又这么小,咱们母子俩人挨在一起的确有些热。要是……要是母亲不介意的话,孩儿将衣服脱了可以吗?实在是闷热的厉害。”
“这……”甄姬姬有些犹豫提,要是破天脱了衣服岂不是,岂不是赤膊了?那……甄姬姬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既紧张,却又有点期待。平静了这么多年的心竟然起了涟漪,心口就如同小鹿乱撞一般,跳动个不停。
“嗯!”
甄姬姬也不知道应该做何回答,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破天心中嘿嘿一笑,知道甄姬姬就算心里想也不好直说,当即也不管她了。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顿时,粗壮的身板就展露不已。
月光下,是那样的粗壮,那样的。
“多么标准,多么迷人的身体啊……”
甄姬姬偷偷的看了一眼,顿时便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了。这么多年了,她终于又看到了男人的身体,虽然……虽然这身体的主人是自己的干儿子,可是那种感觉却丝毫不减。
“这就凉快多了!”破天嘿嘿一笑,然后便躺下了。
这一躺下,两人的胳膊再次接触到。甄姬姬的感觉却是不同了,之前两人还隔着衣服,现在却只有甄姬姬一件衣服了。女人的衣服大家都知道,布料很薄,所以触感极强。因此这一接触,甄姬姬就能感觉到破天胳膊的那种火热跟真实感。
“母亲,天气这么热,不如你也将外衣脱了吧。反正屋里这么黑,我们既是母子也不用顾忌那么多吧?”
破天轻声的对甄姬姬说道。
甄姬姬心中苦笑。就是母子才会顾忌!不过破天的话却也没错,甄姬姬的确感觉到屋子里闷热难耐,似乎比平时还要热上许多。忍受了一会的确很痛苦,想来想去,甄姬姬觉得还是听破天的吧。
虽然这的确有些不妥,但就如同破天说的一样。屋子里这么暗,而且还盖着轻纱被,相信破天应该也看不到什么。更何况,这青竹院是绝对不会有其他人进入的,到也不怕被人看见。
想到这里甄姬姬轻轻的爬起身来,背对着破天缓缓的将身上的衣服卸了下去。月光下,甄姬姬的背部十分的耀眼,看起来很是。只可惜身上还有肚兜,却是没办法看清楚前面的风光。
虽然可惜,可即便是这样却也十分的。让破天有一种激情澎湃的感觉!
甄姬姬红着脸趟下之后就翻身背部对着破天,虽然黑暗中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可是甄姬姬却还是有些害羞。
两人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响亮,甄姬姬似乎觉得这个气愤有些尴尬,几次想开口找个话题聊聊,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此寂静的气氛,两人坦诚相对,赤膊而趟,呼吸声在耳边飘荡,即便是的女子,天生冷淡之人,恐怕也会忍不住产生涟漪,心乱如麻。
“母亲,天儿有一套按摩的手法可以缓解疲劳,而且还可以延年益寿。学会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尝试,如今终于有了母亲,所以天儿想让母亲第一个尝试。母亲,可否给天儿这个表达孝顺的机会?”
破天突然开口说道。
甄姬姬心中很是欢喜,这天儿如此孝顺自己又怎么会拒绝。“好,那母亲就试试天儿的手艺!”
黑暗中,甄姬姬微微向破天靠了靠,可身子却还是没有转过来。
破天心里嘿嘿一笑,老子这按摩手段可绝非一般人能享受得了,就让我好好的表达一下孝顺吧!
破天的手慢慢的放在甄姬姬的肩膀上,甄姬姬顿感火热。那大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甄姬姬的心忍不住为之颤抖。破天能够感觉到甄姬姬似乎很紧张,身体变的十分僵硬。
微微一笑,破天安抚的说道:“母亲,您不用那么紧张。只有放松才能享受啊。来,深呼吸,放松身体。”
“嗯!”甄姬姬点了点头,随后按照破天说的做了起来。几个深呼吸之后,甄姬姬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
破天的手按着甄姬姬的肩膀轻轻的揉捏了起来,手法只是一般并没有多么出奇。不过,破天将自己的神气顺着手掌微微的渗透到了甄姬姬的身体里。
破天的神气可是他的本命气息,功效无与伦比。轻则益寿延年,美容健康。重则增加功力,成为绝世高手。如果配合得当的方法修炼,更有可能一跃成仙!
甄姬姬不会武功,成为绝世高手对她来说自然没什么用处。可是这美容养颜对她而言却是重要多了。
随着破天的神气进入身体,甄姬姬感觉身体说不出的舒畅,仿佛就跟吃了人参果一样。
“嗯……”
甄姬姬眯着眼睛,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闷哼。
听到这声音,破天差点没控制住直接扑上去。我靠,这简直就是要人命啊。太**了吧?
不行,忍住一定要忍住。如果就这样推倒她的话那岂不是太可惜了。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让她死心塌地的爱着你,不离不弃的跟着你,那才是真正的御人之道。
如果现在就这么推倒了她,恐怕虽然可以用强硬手段占有,但是她的心却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
甄姬姬跟李莫愁还不同,虽然破天用强行粗暴的手段对付李莫愁,可却没有少了温情,因此李莫愁才会对破天死心塌地。而甄姬姬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又岂是这种手段可以征服的?
先徐徐渐进,让她逐渐的爱上自己,那样……才是征服她的办法!
“母亲,感觉舒服吗?”破天靠近甄姬姬,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甄姬姬顿时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身上似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嗯。天儿的手艺真是不错,舒服的让我都快要睡着了!”甄姬姬轻声笑道,语气中却有困意。
“母亲要是困了的话那便睡吧。”破天笑了笑,然后试探的想要将甄姬姬的身体放下来,让她平躺着。
原本以为甄姬姬可能会稍微抵抗或着拒绝一下,可是甄姬姬却没有。非常顺从的平躺了下来。这样一来,那雄壮的却是出现在破天的眼前。虽然有肚兜阻隔,但从缝隙中依然能看到些许的风光。
从这个角度来看,甄姬姬的确有料啊!
月光下,甄姬姬的脸色有些红润。微闭着双眼,一副享受的模样。看样子她那种尴尬已经随着破天神气的进入而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完全就是享受跟放松。
破天在甄姬姬的胳膊上捏了一圈,然后去按另外一只。可这样一来,破天的手就要穿过甄姬姬,这样才能够到。紧贴着那傲人的,破天故意没有将手臂抬的太高。这样一来,手臂跟只有些许的距离,只要轻轻摆动的话,偶尔便可以碰触得到。
古代的女人可是没有内依的,只凭着肚兜虽然能够遮盖,但却完全起不到那种保护的作用。所以,这样偶尔轻微的摩擦之下,那小葡萄很快就挺拔无比了。
这种轻微的摩擦比直接上去捏更让人觉得刺激。
“母亲,这样有些辛苦。不如……不如我起来帮你好好按摩按摩吧!”
看到甄姬姬这样都没有反对,也没有吱声。破天的胆子就更大了。说完之后也不等甄姬姬回答,然后便坐了起来。
双手同时揉捏着甄姬姬的手臂,两股神气同时进入甄姬姬的体内,让甄姬姬感觉到全身发烫,说不出的舒服。在破天的按摩之下竟然微微的睡着了。听着轻轻的鼾声,破天有些哭笑不得。
这甄姬姬还真是享受啊,她到是睡了。搞的自己到是有些进退两难了。如果就这么作罢,似乎有些太可惜了。如果继续下去的吧,一旦甄姬姬醒了,那恐怕以后就会很难在跟她接近了。
想了想,破天还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忍一时,得一生,岂不美妙?
想到这里,破天轻轻的松开了甄姬姬,随后在她的身侧趟了下来。虽然破天就此作罢,可却也不能丝毫便宜不占啊。反正甄姬姬也睡着了,破天的胳膊直接放到了她的身上,大手很自然的就放到了之上。
月落日升,初生的阳光照射在房间里,甄姬姬从睡梦中悠然醒来。习惯的伸了伸腰,结果却发现一只手正放在自己的之上。甄姬姬顿时大惊,刚准备大喊。结果却突然想起来这只手是破天的。
“对了,昨天晚上有了干儿子,结果跟他在一个床上休息,然后他给自己按摩来着。”
甄姬姬看着破天熟睡的脸庞,轻轻的将手从自己的身上拿开。动作轻盈很怕将破天吵醒。穿上衣服,甄姬姬轻轻的下地,准备去给破天弄些吃的。
当甄姬姬推门出去之后,破天却睁开了眼睛。从甄姬姬的反应来看,她绝对没有生气。这也就是说,以后自己的机会恐怕绝不会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