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帝王时代(全)-18

  

第62章 双凤凰欺龙
本日推荐歌曲——的《恋人未满》
杨受成本来想请木子禾上来说几句,但怕被拒绝,一会下不了台就难看了。在华夏饿死是小,面子是大。杨受成在国际没什么明星,但在香港可是有很大的威望。
这个时候木子禾带着一身酒气红红的俊脸回到赵雅芝的身边,赵雅芝眼力冲满了爱意,问道:“喝了这么多,要不要休息一下?”
王祖贤也看到了木子禾的样子,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在香港还是有很多小老婆的,小老婆地位比较低。现在王祖贤的表现就是小老婆在大老婆身边,话都不多说几句。
“我没事,雅芝姐!”
木子禾乐呵呵道:“一会别去了,以你今天的身份他们会自动来巴结你。干嘛这么累?”
赵雅芝有点心疼道:“就是!KKT不去了,就是杨老板来了,也是巴结你。干嘛去搭理他们……”
王祖贤跟着道:木子禾心里笑道:我的两个好姐姐,好情人,好老婆,我才没空去搭理他们。只是想认识多几个美女而已!想到后来的YY门,那才精彩,前世自己基本看完那些照片,是个朋友全部存起来的……
反正美女认识也差不多了,木子禾点点头道:“我听姐的!”
这个时候台上的人已经换了,不在是杨受成。刘嘉铃今天明显出了大风头,很多人都羡慕死!周海媚和刘嘉铃坐在一起,周海媚还调笑道:“你这么招摇,估计明天全世界都知道KKT有你这么个姐姐!”
“不是估计,是肯定明天都是我们的报导!”
刘嘉铃得意洋洋道:“你现在可以在香港横着走了,谁敢不给你面子?也要给KKT面子!”
周海媚笑道:“那当然,我明天就横着走!”
“你少得意,你以为你是螃蟹啊?还横着走?车撞死你……”
“好啊!你敢骂我,回去要你好看!”
这个时候杨受成出现在她们两个旁边道:“嘉铃和海媚没打扰你们说话吧?”
如果是以前说话肯定没这么客气,而已是反过来海媚在先,嘉铃在后。
刘嘉铃虽然刚刚表现很嚣张,但在香港这块土地上她还没有和杨受成这些人都资本,最多看在KKT的份上不会为难她。刘嘉铃站起来道:“没有,没有,杨老板快坐!”
“不用!不用!我过来就是想你搭一下桥,让我和KKT认识一下。”
杨受成说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和KKT拉上关系,做什么都赚钱,就单说电影吧!还没开拍就几十个世界百强公司送钱上门,毕竟谁都不会嫌自己钱多。另外帝国集团的能力,财力都是世界级的,连索尼这样的巨无霸都要让路,何必说英皇这样的公司……
“杨老板你坐,我马上去叫KKT过来。”
刘嘉铃说道:“不用,不用,你说好了。我过去拜访KKT!”
杨受成连忙说道:废话现在是自己找KKT合作,而已人家的身份地位,财富那里不比自己强,在KKT面前耍威风,自己还没这么傻。
“那好!我现在过去,杨老板你等一下。”
“没事,你去吧!”
木子禾正和两女打得火热,刘嘉铃走了过来道:“KKT杨老板想和你交流一下!”
“没什么意思,不去!”
木子禾赶紧说道:心里想是美女还差不多。
刘嘉铃可急了,刚刚还说叫木子禾过去,现在木子禾先见都不见。着急道:“KKT见一下啦?给姐姐面子?”
“不去了,我陪雅芝姐。”
刘嘉铃连忙给赵雅芝使眼色,意思叫她帮忙。赵雅芝看她也急了,笑道:“KKT这里是香港,你就见一下吧!”
“喔!好吧!”
刘嘉铃这个时候才高兴的和杨受成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过来,杨受成大步跨的走了过来道:“KKT今天招呼不周啊!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便饭……”
“杨老板客气了,我随便点就可以了!有人带去吃本地美食就行。”
木子禾淡淡说道:“吃香港美食那和我去吃就对了,KKT你就放心吧!包在老哥身上……”
杨受成说道:不过不得不说杨受成的脸皮够厚,也知道顺水推舟,直接叫起老哥来。
木子禾想拒绝吧又怕伤了雅芝的面子,不拒绝吧?和男的吃都没意思?只好道:“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明天老哥找你。我先过去一下,你忙你的!”
杨受成说完离开,都不给拒绝的机会。
木子禾哭笑的看着几女,赵雅芝笑道:“没什么的!你明天有口福了,而已美女陪你不少喔!不要忘记杨老板是做什么的?”
刘嘉铃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拉了木子禾一个晚上招摇……
木子禾又和几女喝了两杯,就不行了连忙向厕所那边走了过去,到门口木子禾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人影竟然直直的向着自己撞了过来,木子禾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向前一推,只听得一个声音哎哟了一声,接着,那人影便给撞得坐到了地上,木子禾感觉到,入手处一片绵软,还带着一丝温热的气息,而那声哎哟,也清脆无比,显然是一个女子,感觉到自己无意中撞到了一个女子,木子禾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跳,连忙的向着来人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木子禾微微一呆,那个给自己撞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的人,长着一张瓜子脸,柳叶弯眉之下,是一双水汪汪的会说话的大眼睛,一头运动短发,微微有些瘦尖的下巴,使得此人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女性的俏皮之美,虽然这张脸不是那么的完美无缺,但是,却很是经看,给人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
美女穿着一件高贵黑色晚礼服,洁白无暇的脖子,而一对饱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更是将晚礼服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晚礼服的包裹之下,玉女峰看起来是那么的坚挺,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让人看了以后,会忍不住的一阵的口干舌躁。
美女大约二十岁左右,娇好的面容,合体的穿着,使得此人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少妇的风韵,而因为此人是跌坐在地上的,所以,两条玉腿不由的叉了开来,而从木子禾的位置看过去,正好可以顺着她张开了的玉腿,看到里面的风景,木子禾看到,此人的两条玉腿,被一条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显得神秘而高贵,玉腿看上去是那么的结实而均称,笔直而修长,正在散发着淡淡的诱惑气息,诱惑着木子禾。
黑色丝袜的尽头,就是此人两退之间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了,在黑色丝袜的衬托之下,木子禾对那里的风景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真是这样,却给了木子禾更大的瑕想究竟,使得木子禾不由的给眼前的风景给深深的吸引了起来。
当然,木子禾打量着地人的时候,也不会忘记走上前去扶起那人,拉着那人的胳膊,轻轻的将那人向上提着,木子禾一时也没想到这个美女是谁,连忙道:“不好意思,刚刚走得太急,没有看清楚你,所以撞着你了,大姐,没事吧,真的不好意思了。”
木子禾因为手要扶着美少妇,所以一双手正好从少妇的胳膊之下穿了过去,而手掌的边缘,也就无意之间和少妇的一对正在晚礼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接触了起来。
木子禾感觉到,自己手掌处传来的那种温热而细腻的感觉,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虽然隔着睡袍,但是木子禾却还是感觉到了,这个少妇的肌肤可不是一股的光滑,应该是自己碰到的女人里面皮肤最好的一个,而掌际的那种光滑的感觉,使得木子禾还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个美少妇的玉女峰是多么的让人迷恋,尤其是手指尖接触到的那种硬硬的,正紧紧的包裹着美少妇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的贴身衣物的边缘,使得木子禾开始瑕想起了贴身衣物的轮廓来了。
美少妇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正在那里臆想着自己的身体,本来,给撞倒以后,心中正有一股火气呢,但现在看到木子禾连声的道歉,接着又将自己拉了起来,心中的火气,也消失了不少,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少妇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木子禾,突然笑道:“KKT你下次要注意一些了,不要跑这么急!”
美少妇虽然是在教训着木子禾,但是声音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那种感觉,让木子禾的心弦突然间颤抖了一下,心中对这美少妇的好感,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美少妇站了起来,突然间感觉到,一双火热的大手,正穿过了自己的胳膊,架着自己,而手掌的边缘,也正好和自己的玉女峰接触着,那股男性火热的气息,让美少妇的心中不由的一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不由的涨红了起来。
“你认识我?”
木子禾问道:看到木子禾似首若有所思,并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少妇不由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嘴里也轻声的道:“KKT,你先放手。”
这时木子禾才看到,少妇的下半身黑色晚礼服被挡住,但还是可以看到充满了弹性的美臀,已经将晚礼服给高高的撑了起来,那优美的孤形,夸张的弹性,使得少妇的美臀,充满了诱惑,更为要命的是,少妇有意识的伸手在自己的美臀之上拍了两下,虽然美少妇的用意,是将灰尘给拍掉,但是这样一来,美少妇的一个正在晚礼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臀,就在那里颤抖了起来,那一刻,少妇的美臀所展现出来的风情,让木子禾不由的看傻了眼。
“KKT你先上洗手间吧!”
少妇说道:“你是?”
“唐宁!”
唐宁说完直接离开:“三号,这个唐宁是谁?”
木子禾觉得好象眼熟,但想不起来!
“唐宁,原名江丽娜,在香港出生的印尼华侨子女,中国香港女演员。1981年12月5日出生于香港,唐宁8岁时经人介绍出演电影《纵横四海》中的幼年钟楚红一角,由此进入娱乐圈成为可爱的小童星。《男人四十一头家》中秋官和陈秀雯的女儿、《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曲洋的孙女、《大唐双龙传》中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都能看见她的演出。另有内地艺人也叫唐宁!”
“怪不得!前世我都不看电视剧的。”
木子禾上完WC,洗手道:这个时候酒吧也进入到最高潮,不过这里不是放纵的地方!艺人们还是要保持形象!不是诋毁艺人,大家看到照片门,还有其他什么门都知道,艺人生活十分的乱,压力大,生活没什么节奏,熬夜很正常……特别是南傍国和鬼子那里根本不是人做的,一天睡3-6个小时!
木子禾去WC的时候,王祖贤又对赵雅芝问道:“这样做,KKT会不会生气?”
赵雅芝笑道:“KKT第一次看到你们的眼神,我就知道了!他才不会生气,能把你们吃了他才是最高兴的。放心吧!一会嘉铃和海媚喝多了,在一起到我的别墅,就行了!”
其实王祖贤心里还是不大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不过想到自己也是后来进入也就算了!现在还要不断的加人,还真的不舍得。

第63章 双凤凰欺龙二
本日推荐歌曲——的《Super Star》
“雅芝几天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华仔走过来打趣说道:“你就少说漂亮话,谁不知道你这个常青树?”
赵雅芝笑道:“哼!华仔我就在身边你也当没看到,故意把我当隐形是吧?”
王祖贤装着不高兴道:大家都是娱乐圈的老人,都不知道认识几十年了,难道会不知道王祖贤的心思。华仔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道:“我还以为那个小美女呢?原来是祖贤啊?你看一下好象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我一下还真没认出来。”
“呵呵!”
“你啊!老是这样,怪不得大家都说华仔在混个二十年都不是问题!”
王祖贤笑道:聊了几句,华仔问道:“今天到底这么回事?KKT这么会来?还是嘉铃的干小佬?”
“这个你就问对了人了,应该说KKT真正的干姐是雅芝。”
王祖贤得意道:“雅芝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华仔有点不明白道:“应该这样说吧!KKT和雅芝是在英国伦敦认识的,KKT来香港也是因为雅芝的邀请来的。”
王祖贤道:“雅芝?真的?”
华仔有点不相信问道:“就象祖贤说的……”
赵雅芝笑道:“我就说嘉铃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大一尊神的时候,原来是你介绍的!”
“一会KKT回来介绍你们认识!”
木子禾出了洗手间,不少艺人纷纷问好!如果是平时木子禾不一定鸟他们,可他们毕竟是干姐姐介绍的,还是简单应付了一下。赵雅芝看到木子禾回来笑道:“KKT来认识一下华仔,你应该知道他吧!”
近距离看着华仔,木子禾还是觉得华仔老了,岁月催人老啊!“当然认识,我从小就是听他的歌和电影长大的。很高兴认识自己从小喜欢的华仔!”
华仔听到这些话,心真是乐了!KKT是谁就不介绍了:“我老了,以后娱乐圈是你们年轻人的娱乐圈!”
“你太客气了,你的状态在娱乐圈还可以风起几十年!”
时间悄悄的流失,艺人们也开始慢慢散去!木子禾可以说是半醉半醒了,今天和昨天一样木子禾和一群女人回到别墅。睡觉前赵雅芝还让几个人都喝了醒酒汤,不喝还不行!
肯定是赵雅芝安排的,木子禾回到房间,就看到刚刚换了睡衣的刘嘉铃。喝了酒加上性药木子禾手臂一用力便把刘嘉铃抱了起来,慢慢的放在大床上,一面开始脱掉刘嘉铃的睡衣,然后是刘嘉铃的那条睡裙。刘嘉铃那美丽动人的身材,虽然隔着胸罩和三角裤,但仍然是那么的火辣辣的,木子禾几乎要透不过气来了。刘嘉铃卧在大床上,一脸的痛苦,又似消魂的表情,直看得木子禾春情荡漾。木子禾立刻又吻住了刘嘉铃的唇,同时手伸到背后将胸罩的钩子解开。瞬间,一双鼓隆隆的乳房便蹦了出来,刘嘉铃的奶子上端的奶头呈粉红色,真是好看,奶头旁的乳圈则是淡的粉红色。
木子禾的手指不停的揉弄着刘嘉铃的玉乳,使得刘嘉铃像是打摆子一样,不停的在颤抖,嘴里“啊呀!啊呀!”
的淫浪声不绝于耳。这时木子禾的神智亦逐渐的模糊了,欲火已经涌到了木子禾的胸口,脑中一片乱轰轰的。木子禾疯狂的吻住刘嘉铃,如一头发狂的斗牛,同时手也逐渐的往下移,就在木子禾摸过了平滑的小腹,滑到三角裤上时,刘嘉铃挺起了小屁股,迎合着木子禾的举动。在那一刻木子禾简直是疯狂了,欲火已烧得木子禾无法忍受,在这种情况之下,木子禾又吻住了刘嘉铃的唇,刘嘉铃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木子禾的热吻了,任木子禾在自己的身上轻柔的抚摸着。木子禾的手指按在刘嘉铃阴户的高突处,隔着三角裤那一丛丛的阴毛是那么柔且细。
木子禾一用力,便把刘嘉铃的三角裤给脱了下来,丢在地上。啊!看着刘嘉铃又一次赤身裸体的将她充满了少妇动人的风韵的身体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木子禾的心口几乎要燃烧了!木子禾看到,刘嘉铃那柔软的阴毛像细草一般,不疏不密的丛生在那高高挺起的阴户上,阴毛是黑黑的,正在那里散发着淫荡的气息,诱惑着木子禾。
一粒鲜红色的阴核摆在阴户的正上方,真是迷人极了!这些对木子禾是那么的诱惑,在这种刺激之下,木子禾的欲火已高涨,胯下的那根涨得饱满的大鸡巴,被绷紧的内裤包着,简直难过死了,于是木子禾略微一翻身,顺手便将内裤给脱了下来。
木子禾的手指落在刘嘉铃的阴唇上,在那柔嫩丰厚的阴唇上抚摸了起来,紧接着是刘嘉铃的阴核……这时刘嘉铃颤抖着身子,继而扭动着蛇腰很有节奏,显然刘嘉铃已为木子禾的手指所带领的进入了一个极神秘、充满温柔的快乐乡去了。紧跟着,刘嘉铃像梦呓般的哼道:“唔……舒服……好厉害”木子禾咬着刘嘉铃的耳根,温柔的说:“嘉铃姐,怎么样,感觉到舒服了么,想不想让我用大鸡巴干你的小骚屄呀!”
“我感觉全身麻麻的,好难受哦!小骚屄里也好痒呀,啊,KKT,将大鸡巴插进来吧,我有些受不了了,快点插进来吧,啊,KKT,我要你的大鸡巴好好的干我呢!”
“嘉铃,我也想要干你,真的,我好想用大鸡巴干你的小骚屄呢,嘉铃,我觉得,你的小骚屄是那么的诱人,真的,我的大鸡巴怎么干你也干不够,嘉铃,你真的太迷人了,我要玩弄你一辈子。”
一边说着,木子禾的一双手,一边不停的在刘嘉铃的身体上游走着,撩拨着这个性欲旺盛精力过人的美艳少妇的神经。
“嗯……”
刘嘉铃闭了嘴巴,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一边享受着木子禾的色手在自己的玉体上抚摸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一边迎合着木子禾对自己的挑逗,这时的刘嘉铃感觉到,自己的小骚屄里面的淫水,已经大量的涌了出来,不但将自己的两腿之间弄得泥泞一片,而且还流到了大床之上。
在刘嘉铃的身体上抚摸了一会儿,感觉到刘嘉铃的两腿之间的小骚屄已经是润湿一片以后,木子禾把刘嘉铃的玉腿分开,一手拨开刘嘉铃的阴唇,一手握着大鸡巴,便在刘嘉铃的洞口一探一探的,轻轻的磨擦着。木子禾握着那根大鸡巴的手,换成刘嘉铃那修长雪白的手握着。周KKT的龟头在刘嘉铃的阴唇上不停磨擦着,挑逗着刘嘉铃的性感,只见刘嘉铃淫浪了起来,美目微闭脸颊通红。
“唔……唔……唔……”
刘嘉铃如梦呓般的浪哼了起来。木子禾拨开了刘嘉铃那丰厚的阴唇,把腰身一抬,然后将屁股猛力一沉,只听得「吱」的一声,一根大鸡巴便已插进了有大半截之多,木子禾的巨无霸型大鸡巴塞在刘嘉铃那小穴内,将刘嘉铃的小穴挤得满满的密不通风。
此刻,木子禾抽出了龟头,在刘嘉铃的阴核上像钻头般的转着,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刘嘉铃的那条肉缝内,已是淫水泛滥成灾,而刘嘉铃享受着大鸡巴插在自己的小骚屄里面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整个胴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扭摆着,向着木子禾述说着自己的渴望和冲动。
此时,木子禾再度顺着汨汨的淫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大鸡巴直插而入,只听得“吱”的一声,全根尽没。只见刘嘉铃张牙裂嘴,混身一阵颤抖,两条大腿一伸一缩,迎合着木子禾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骚屄里的挑逗,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咬牙切齿的表情,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将木子禾的大鸡巴永远的停留在自己的小骚屄里一样的。
刘嘉铃的风骚顶绝的表现,深深的刺激着木子禾,在这种情况之下,木子禾自然不能将动作停顿下来,便继续着抽插的动作。刘嘉铃好像处在极度的痛苦中,“哎呀……KKT……呀……爽死人了……好爽……快快……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好好的插我的小骚屄……唔……唔……”
刘嘉铃像是在哀求,又像是在呻吟,刘嘉铃的手不停的向着自己小骚屄的方向推动着木子禾。
木子禾将鸡巴稍稍拔出,并没有将整根插入。刘嘉铃的阴户很小,一抽一插之间,需要费的力道自然是要多些,但木子禾的龟头却反而更多的感觉到了大鸡巴在刘嘉铃的小骚屄里磨擦时带来的快感。刘嘉铃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哦……KKT……重点好吗?……插深一点……对,再插深一点,插到我的花心上去……哦,对,就是这样,啊,好爽呀,KKT,大鸡巴好棒呀……”
刘嘉铃的淫声浪语,深深的刺激了木子禾,在这种情况之下,木子禾的屁股一上一下的轻轻抽动着,奋力的抽插着刘嘉铃已经是淫水泛滥了起来的小骚屄。渐渐的,野火烧遍了木子禾的全身,木子禾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要被烧死了似的,不知不觉地底下的力道便加重了,同时一次比一次更深更重。
“啊……KKT……爽死了……哎唷喂……真的……唔……嗯……”
刘嘉铃咬着牙欢快的说了这几个字,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像是恨不得将木子禾的整个身体都塞入到自己的小骚屄中去一样的,看到李玉玲的样子,木子禾感觉到自己差一点要射了出来了,于是,木子禾稍稍缓慢了底下的速度,同时用手揉弄起刘嘉铃那粉红色的奶头,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嘉铃姐,你的小骚屄真的好紧呀,没有想到,我昨天才干过你的小骚屄,今天你的小骚屄又变得这么紧了,真的夹得我的大鸡巴好舒服呀”“唔……啊……唔……”
刘嘉铃躺在木子禾的身下,轻闭美目不停的呻吟着。不久,木子禾贴近刘嘉铃的耳根说道:“嘉铃姐,怎么样,大鸡巴插得你的小骚屄舒服吧!”
“唔……”
刘嘉铃没有回答,只是轻哼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睁开眼睛看了木子禾一眼。木子禾自然知道,是刘嘉铃的高潮来了,春心难耐呀!周KKT便加重了力道,抽插了十多分钟。突然间,刘嘉铃开口叫道:“KKT……痒呀……唔……痒……小骚屄里好痒呀……嗯……大鸡巴,大鸡巴再插深一点,再插深一点给我止痒吧……哼……”
木子禾搂住了刘嘉铃的腰,加重底下的力道,如秋风扫落叶般。木子禾双手狠狠的揉弄着刘嘉铃的玉乳,同时把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屁股上,一下接着一下的干着。这时,只见刘嘉铃的胴体不停的扭动、挺动着。此时刘嘉铃美目如丝、红唇如火。刘嘉铃的淫水已经如黄河决堤般的泛滥成灾,泻向刘嘉铃的两腿之间,沾的阴毛到处都是,流得大床湿了一大片。
刘嘉铃不停揉搓着压在身上的木子禾的头发,同时梦呓般的浪叫道:“啊……我……哦……嗯……”
“嗯……KKT……好舒服!嗯……嗯……大鸡巴小佬……真有你的……”
刘嘉铃的玉臀随着浪叫声,不停的由下向上挺动着。到了此时,刘嘉铃已进入了一个半昏迷的疯狂世界。木子禾情不自禁的在刘嘉铃的脸上、乳头上亲吻着、咬吮着,只见刘嘉铃扭摆柳腰,一头长发让汗水沾湿了,刘嘉铃的浪叫声使木子禾更是发狂,闻而消魂。“哦……哦……KKT……我美死了……哦……KKT……插快点……”
欲火已燃遍了木子禾的胸膛,木子禾如一头被激怒的野牛,越插越用力,“噗叱!噗叱!”
的淫水声比雷声还大。木子禾的龟头猛然地从刘嘉铃的小穴内抽出时,几乎把刘嘉铃的阴唇给弄的翻转过来,淫水也溅到了木子禾的阴毛上。“唔……唔别拨出来,别拨出大鸡吧呀,啊,KKT,快插进去吧,快点再插进去吧……KKT……用力点……”
木子禾微微一笑,下身猛的一挺,顿时又将坚硬而火热的大鸡巴插入以了刘嘉铃的小骚屄中,随后,木子禾的屁股更是使劲的抽插,大鸡巴有如一介勇士,勇往直前万夫莫敌。这下子,也许一直插进了刘嘉铃的花心,顶的刘嘉铃咬紧银牙“格格”有声,不知刘嘉铃的感觉是痛还是痒?接着,只听到刘嘉铃又是一阵的浪叫:“啊!嗯……唔……KKT……好美呀!好美呀……不行了……唔……要丢了……唔……”
一阵的颤抖,刘嘉铃已出了第二次水了。刘嘉铃的快感反应很剧烈,木子禾几乎被刘嘉铃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中,不着天也不着地的。这是木子禾玩过了无数的女人之后,首次碰到这样的风骚的人妻,其中的精彩和美妙,自然是无法细述比拟的。
木子禾几乎兴奋地到了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地步。更由于尝到少妇的芳香,感受到了刘嘉铃的风骚和性感,木子禾的情绪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经木子禾的猛插狂干了数百下之后,刘嘉铃的第三次淫水又满溢了出来。刘嘉铃紧抱着木子禾的身体,颤声说道:“KKT……大鸡巴小佬……不行了……KKT……停一停吧……唔……唔……”
木子禾已是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对刘嘉铃的哀求只当是耳边风充耳不闻。木子禾仍然继续着猛烈无比的抽插,刘嘉铃便随着木子禾的抽插,不停的颤声呻吟着。这简直是狂风暴雨在摧残一朵娇嫩的花朵,刘嘉铃不停的呻吟挣扎着,同时浪叫着。“唔……唔……唔……”
“呼……呼……呼……”
木子禾的蛮力终于又挑逗起了刘嘉铃的淫兴来,刘嘉铃此刻倒反而像一头饿极了的母老虎,恨不得一口把木子禾吃下去。“喔……太美了……KKT……好美呀……KKT……唔……”
“唔……KKT……木子禾又要丢了……要丢给你了……唔……唔……啊……”
突然刘嘉铃的身子一颤,阴唇不停的收缩着,一股热辣辣的阴精飞射了出来,浇遍了木子禾的龟头,热呼呼的暖流流遍了木子禾的全身每一根血管。接着,木子禾的龟头一缩、马眼一紧,阳精也随之喷射了出去,直浇刘嘉铃的花心,使刘嘉铃的身子猛然地颤抖一下。然后,木子禾们两人便紧紧拥抱着、扭动着、喘息着……木子禾没有想到,刘嘉铃才经受了一次自己精液的洗[礼,仍然是不知疲倦的在自己的身上索取着,看着怀里面这可人的少妇在高潮过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来的满足的神色,木子禾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得意,而这也注定了,通过这一次的出差以后,刘嘉铃的身心就给木子禾彻底的征服了,从此陷入肉欲的深渊之中而不能自拨。
两人的喘息之声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木子禾有些意尤末尽的伸手在刘嘉铃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成熟少妇的身体上游走着,刘嘉铃也舒张开了身体,享受着木子禾给自己带来的爱抚,回味着高潮的余韵,可是突然间,刘嘉铃的身体微微一僵,木子禾马上就感觉到了,张开了嘴,正要问刘嘉铃想到了什么,但刘嘉铃却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同时,纤纤玉指指向了浴室,木子禾微微一愣,但马上跟明白了什么一样的,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浴室。
这一下,木子禾听清楚了,一阵阵的微微的喘息之声,从浴室传了过来,而这时,木子禾也才发现,房间的浴室门并没有关上,而是开了一条缝,显然的,刚刚自己正在和刘嘉铃大战的时候,正有人在边上偷听着,而且,听这声音,细微而绵长,竟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想到自己和刘嘉铃在一起大战的情景,竟然给人偷看了去,木子禾的心中不由的一股欲火起,在这种情况之下,木子禾猛的一拉浴室门,门口一声尖叫声想了起来,一个火红的人影猛的直起了腰来,但一只手还挺在了裤腰里,转身想要逃,但是木子禾又怎么会容得这人逃跑呢,只见木子禾冷哼了一声,手如闪电一样的一伸,就将那人给拉回了自己身边里……
可是让周海媚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洗完澡,就听房间传来一阵阵的男女调笑的声意,从那里面传了传到了周海媚的耳朵里,让周海媚全身都开始发烫了起来,这一次,由于浴室门是开着的原因,所以木子禾和刘嘉铃两人的声音,变得十分清楚了起来,就连木子禾的大鸡巴在刘嘉铃的小骚屄里抽插时所发出来的扑扑滋滋的水声,也显得特别的动听。
本来就喝了加料的醒酒汤的周海媚,听到这声音以后,又怎么会受得了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海媚便留了下来,一边听着里面的淫声浪语,一边在那里幻想着木子禾和刘嘉铃做爱的情景来了,而同时,周海媚再也忍不住的将手伸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在自己的小骚屄上抚摸了起来。
就在木子禾将刘嘉铃送上了三次高潮,终于在刘嘉铃的小骚屄里射出了精液,让刘嘉铃的小骚屄又一次的经受了精液的洗礼以后,周海媚也快要到达了高潮的边缘故了,而此时的周海媚,并没有意识到两人已经结束了战斗,而仍然在那里意想着,不停的将手指在自己的小骚屄里抽挺着,周海媚不想再将自己吊在了半空以后又停下来,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又将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了。
可是周海媚却没有想到,自己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之声,却因为浴室没有关上门的原因,也清楚的传到了刘嘉铃和木子禾的耳朵里,等到感觉到木子禾一把将门打开了以后,周海媚真个是吓得魂飞魄散,转身要逃可浴室就那么大往那里跑,木子禾的身手,又怎么会让这个偷听偷看了自己和刘嘉铃之间的活春宫的人给逃出手掌心呢,一伸手便将周海媚给抓进了房间,关好浴室门以后,木子禾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周海媚。
周海媚看着木子禾,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害怕的神色,一个身体也缩了起来,那样子更使得这个性感的美妇人充满了一种楚楚可怜的味道,木子禾看到,周海媚今天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睡袍,那曼妙的身材,尽情的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出来,周海媚的个子大约在一米一八左右,身材的比例恰到好处,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在合体的睡袍的包裹之下,显得份外的妩媚动人。
火红色的睡袍,但也更加的衬托出周海媚的肌肤白如凝脂,美艳得不可方物,而脖子之下,却缕空了一小部分,使得周海媚雪白的肌肤,在那孔洞之中展现了出来,木子禾看到,周海媚的肌肤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富有弹性。
而一对正在睡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也将胸前的睡袍给撑了来,在她的胸前划出着完美的孤形,诱惑着自己的眼睛,而两片微小的坟起,也在孔洞的边缘露了出来,似乎正有一缕幽时,从那里飘散了出来,弥散在了空气之中,让人瑕想连天。
两片细小的坟起的中间,是一条浅浅的沟儿,那里的肌肤光滑如玉,而且线条也是那么的柔美,让人看到之后,不难体会出,在睡袍的包裹之下,周海媚的乳房是多么的硕大,多么的充满了弹性,那里,绝对是男人的最爱,如果以木子禾的审美美观点来说,那个地方,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家一样的,正在深深的吸引着木子禾。
而无袖睡袍,使得周海媚的雪白的如春笋一样的胳膊,也暴露在了木子禾的面前,光滑的肌肤,使得周海媚的胳膊看起来柔弱无骨,那种动人的感觉,让木子禾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而现在,周海媚的如春笋一样的玉指之上,正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微微的反着光,上面似乎还有什么液体在向下掉着,而看到这里,木子禾突然间想到自己在打开门一瞬间,看到的周海媚的手还停留在两腿之间的那香艳的一幕。
想到那香艳的一幕,木子禾马上就想到了,那反着光的,正是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的小骚屄里面流出来的淫水,想到周海媚一边偷听着自己和刘嘉铃做着爱,一边不停的手淫着,从小骚屄里流出来的淫水慢慢的将她的手指打湿了的淫荡的一幕,木子禾感觉到,自己才射过精的大鸡巴,变得又坚硬了起来。
如丝质的睡袍紧紧的包裹在周海媚的身上,使得周海媚的蜂腰看起来份外的纤细,而小腹却又显得平坦而柔软,那样的动人的风情,使得木子禾不由的在心中打起了坏主意,想着自己今天晚上借着这个机会,尝一尝这个美艳的少妇的身体,来个三P!想到这些,木子禾的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邪笑。
贴在了周海媚的美臀之上的睡袍,将周海媚的美臀的优美的轮廓在木子禾的面前尽情的勾勒了出来,周海媚的屁股并不是很大,但是在旗袍的包裹之下,却显得十分的浑圆而挺翘,如丝质的睡袍紧紧的包裹在她 美臀之上,使得周海媚的美臀充满了弹性和张力,显得十分的诱人。
而高开叉的睡袍,使得周海媚正在丝袜的紧以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腿,在木子禾的面前也若隐若现了起来,那睡袍开叉开得是如此之高,高得木子禾不但可以看得到周海媚大腿根部的雪白的肌肤在丝袜包裹之下的样子,就边周海媚的小翘臀,在木子禾的面前也开始若隐若现了起来。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木子禾看着这个身材惹火,可怜楚楚的女人,那大鸡巴竟然又慢慢的抬起了头来,而木子禾因为没有穿睡袍,所以,大鸡巴的变化,就给周海媚看在了眼里,也不知道怎么回来事,在看到木子禾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大鸡巴以后,周海媚心中的害怕变得淡化了起来,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会有意无意的瞅向木子禾的坚硬如铁的大鸡巴。
刘嘉铃也是赤裸着身体的,在看到木子禾扯进来一个人以后,刘嘉铃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小骚屄,以免得自己春光外泄,但是当刘嘉铃看到来人竟然是一个女子的时候,原先的紧张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尽的好奇,在这中情况之下,刘嘉铃也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海媚。
这一看之下,刘嘉铃才记得起来周海媚今晚和自己睡一起。叫了起来:“KKT,你看到了么,周海媚,忍了很久,哈哈KKT你就快把她给吃了。”
刘嘉铃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话说出了以后,刘嘉铃才意识到了不妥,但是却收不回来了,只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显然的,刘嘉铃捂住嘴巴只是下意识的行动,而想到木子禾当着自己 面将大鸡巴插入到眼前这个风骚动人的周海媚的小骚屄之中去,刘嘉铃的心中就不由的一阵的兴奋。
木子禾又何尝没有看到周海媚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坚硬而火热的大鸡巴呢,可是奇怪的是,受到周海媚的视奸以后,木子禾的大鸡巴不但没有软化下来,反而更加的坚硬了起来,而马眼之中,也因为兴奋,而流出了一滴清亮的眼泪,使得木子禾的大鸡巴看起来更加的淫荡。
听到刘嘉铃的话以后,木子禾不由的怦然心动了起来,一双眼睛中,也射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看着缩在了墙角的显得楚楚可怜的周海媚,则大鸡巴也兴奋的跳动了两下,显示出木子禾在刘嘉铃的话下,已经兴奋了起来,而周海媚则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一对正在睡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身体也靠在了墙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动情的神色。
而木子禾看到,随着周海媚的手搂在了自己的一对正在睡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之上,在周海媚的胳膊的挤压之下,那乳房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而本来只是在小孔洞里露出了一点的乳房边缘,到了现在,也更加的突显了出来,那样子,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但同时,木子禾也看到了周海媚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欲望的神色,从这种神色之中,木子禾知道,虽然周海媚已经动情了……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背对着自己,一副香肩正在那里不停的颤抖着,显示出周海媚内心在此时的慌乱,木子禾看到这里,不由的怜意大起,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周海媚的背上,一个头部也凑到了周海媚的耳朵边,一张嘴,伸出舌头,就在周海媚小巧的耳朵上舔了起来。
木子禾的大胆举动,让周海媚没来由的全身一颤,不由的将脖子缩了缩,但是耳边一阵阵酥痒的感觉伴随着木子禾的嘴里喷出的那股温热的男性的气息传入到周海媚的心中,使得周海媚的心怦怦直跳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在木子禾的挑逗之下微微的有些发软了起来。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的娇弱的样子,不由的一阵火起,伸出手来,从周海媚的腰部伸了过去,搂在了周海媚的细腰之上,周海媚不由的伸出手来,抓住了木子禾的手,就想用力的板开木子禾的手,将自己从木子禾的怀里解放出来,可是,弱小的周海媚怎么会比木子禾的劲更大,所以,周海媚就算是使上了全身的劲,也没有将木子禾的手板动丝毫,可是周海媚因为用劲,一个头不停的摇晃着,反而给了木子禾可趁之机,木子禾看准了时机,一口就咬住了周海媚的耳垂,在上面吮吸了起来,周海媚有点吃痛,不由的站在那里,不敢动了,木子禾抓住机会,开始在周海媚的身上上下其手来。
你道木子禾怎么敢如此大胆的挑逗周海媚,原来,周海媚尽管心中惊慌,但是却没有大喊大叫,所以,木子禾知道,周海媚的内心其实还是渴望自己对她进行爱抚的,所以,木子禾的胆子才会这么大,而周海媚心里想的,却正如木子禾所想的。
刚刚,周海媚看到了木子禾和刘嘉铃之间的爱抚后,一时情不自禁的近抚起刘嘉铃来,同时,自己体内的情欲也被挑逗了起来,而刘嘉铃达到二次高潮后,周海媚自己一个人面对木子禾,一个敏感的少妇,第一次面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摆明了是要和自己欢好的,所以,出于一个姑娘家的害羞心理,周海媚才会现出害怕的神色,才会抗拒木子禾对自己的爱抚的。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不动了以后,心中不由的暗喜,一边继续的将手搂住了周海媚的细腰,一边伸出舌头,在周海媚的耳垂上轻轻的舔了起来,周海媚只觉得木子禾的嘴里呼出的热气从自己的耳朵钻入自己的心中,让自己的心中痒痒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懒懒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周海媚不由的感觉到全身发软,但是一丝神志告诉周海媚:“坚持住,不能倒下来,不然的话,今天可就要让这个色狼得逞了。”
周海媚的内心也知道,自己是因为偷听木子禾和刘嘉铃的房事而给木子禾抓来这个房间的,从木子禾和刘嘉铃的举动来看,最后自己失身那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出于少妇的心态,让周海媚的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抗拒的心理,不想让木子禾就这么轻易的得逞的。
所以,周海媚一边忍受着耳边传来的木子禾的舌头在自己的耳垂上不停的舔着给自己带来的酥痒的感觉,一边脑子中不停的转着,想想个办法来阻挡木子禾对自己身体的进攻,可是办法还没有想出来,自己就被木子禾那灵活的舌头弄得心慌意乱起来了。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的样子,不由的心中暗道:“周海媚,我就不信了,在我的挑逗之下,你就不动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