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帝王时代(全)-19

  

第64章 双凤凰欺龙三
本日推荐歌曲——的《Super Star》
想到这里,木子禾不由的将跨部紧紧的在了周海媚的那个高耸的屁股上,木子禾的大鸡巴一贴到周海媚的屁股上,就感觉到了周海媚屁股上的弹性和柔软,还感觉到了周海媚做为一个少妇的风情和活力,木子禾不由的热血上涌,原本就坚硬的大鸡巴变得更加的坚硬了起来,顶在了周海媚的一个丰满而弹性的屁股上。
周海媚从来没的接触过这么大的男性的大鸡巴,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上顶上了一个硬硬的火热的东西,从那硬硬的东西上传来的阵阵的温热的感觉,让周海媚觉得全身都被烫得舒服了起来,一股原始的冲动从周海媚的体内升了起来,使得周海媚不由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木子禾的怀里。
木子禾觉得这种姿势,让自己的前身和周海媚的后背贴得是那么的紧密,让木子禾不由的一阵的心动,一双手也更加用劲的搂住了周海媚的细腰,将周海媚的身体向着自己的怀里挤压着,在木子禾的挑逗之下,周海媚本来是想要板开木子禾的手的手,也不由的轻轻的抓住了木子禾的手,在上面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周海媚的变化,让木子禾的心中一喜,一个屁股开始挺动了起来,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周海媚那屁股上顶了起来,木子禾这一顶,就感觉到了周海媚的屁股是那么的柔软而富有弹性,木子禾感觉到,自己的每向前顶一下,周海媚的屁股就会被自己顶得限进去一点,可是只要自己的屁股一抬,周海媚的屁股就会随着自己的反弹回来,让自己的大鸡巴始终都紧紧的贴在周海媚的屁股上,这种感觉,让木子禾的心中惊喜不已。
周海媚感觉到木子禾的下身在自己的屁股上不停的顶动着,身体没来由的在木子禾的大鸡巴的顶动之下,渐渐的热了起来,周海媚不由的也开始轻轻的晃动着屁股,开始用自己的丰满而肥大的屁股去感觉着木子禾的大鸡巴,一个头,也无力的软软的靠在了木子禾的肩膀之上。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的一个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从周海媚嘴里呼出来的一阵阵带着少妇的幽香的气息,冲入自己的鼻子中,让木子禾不由的有点陶醉了起来,木子禾感觉到,只要找到了周海媚的身体的敏感的地方,稍加挑逗,周海媚不但能将自己燃烧,而且,还能将挑逗她的那个人也燃烧起来,刚刚刘嘉铃被木子禾搞得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想到这里,木子禾的心中更有底了,正好看到周海媚的一个性感的嘴唇就在自己的面前,不由的将头微微一转,就印上了周海媚的嘴唇,周海媚不由的全身一紧,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周海媚的心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从木子禾的嘴里发出的一阵阵的男性的气息,让周海媚不由的紧紧的抓住了木子禾的手,鼻息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可是,周海媚毕竟现在是处在半强迫的状态的,只知道自己的嘴唇被木子禾吻得非常和舒服,让自己体内的冲动也渐渐的强烈了起来,但是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只是不停的摇动着头部,让自己的嘴唇在木子禾的嘴上摩擦了起来,木子禾看到周海媚那笨拙的样子,心中不由的一阵的好笑,但是同时,木子禾的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种怜爱之心。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因为找不到发泄自己体内冲动的方法而微微涨红的脸,不由的心中一动,一双搂住周海媚的腰的手,也不由的伸了开来,将手掌按在了周海媚的平坦的小腹之上,在上面轻轻的抚摸了起来,虽然隔着睡袍,但是木子禾还是感觉到了周海媚平坦的小腹上的光滑和细腻。
这种感觉,让木子禾不由的心中一荡,一双手开始感受起周海媚的娇躯的火热来,同时,木子禾也伸出了灵活的舌头,开始在周海媚的嘴唇上舔了起来,周海媚不由的呻吟了一声,一个身体越发的软了,若不是木子禾早有准备,将周海媚紧紧的顶在了墙上,只这一下,周海媚就要软到地上去了。
木子禾一边伸出舌头在周海媚的嘴唇上舔着,一边看着周海媚的脸上的表情,木子禾看到周海媚在自己的挑逗之下,一双美目中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泛起了一层雾水,木子禾看得心中一喜,舌头上微微一用劲,就撬开了周海媚原本紧闭的嘴唇,将舌头伸入了周海媚的嘴里。
周海媚只觉得嘴里一热,木子禾的一个灵活的舌头就伸入了自己的嘴里,在自己的嘴里挑逗了起来,周海媚不由的一阵的兴奋,不由的张开了嘴,迎合着木子禾,周海媚感觉到,丈夫以外的这个男人的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嘴里,感觉是那么的舒服,让自己的全身的肌肤都因为兴奋而绷了起来,同时,周海媚的身体内涌动的冲动,让周海媚主动的将舌头伸了出来,和木子禾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享受着木子禾的雄性的味道。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已经慢慢的变得主动了起来,心中再也忍不住,那苦苦压制的体内的情欲在这一刻也不由的暴发了出来,木子禾本来在周海媚的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的手,立刻摸上了周海媚的乳房,隔着睡袍抓住了周海媚的一双饱满而坚挺的乳房,一开始就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木子禾的粗暴,让周海媚感觉到一阵的痛疼,但是更多的,却是木子禾那温热的手掌上传来的热力和木子禾使劲的揉捏自己的乳房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周海媚自己重要的地方受到了木子禾的挑逗,使得这个久经人事的少妇的心中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即紧张又期待的复杂的心里,在这种心理的刺激下,周海媚的肉缝中,不由的又缓缓的渗出了淫水。
周海媚感觉到自己在木子禾的抚摸之下,身体已经是烫了起来,情欲也开始在自己的体内涌动着,可是初经人事的欲仙欲死的周海媚却不知从何处下手可以挑逗木子禾,带着木子禾一起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使得周海媚不由的心中急躁了起来,但却因为害怕木子禾的笑话,周海媚只好笨拙的在木子禾的怀里扭动着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安慰着木子禾。
看到周海媚笨拙的举动,木子禾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好笑,但是周海媚的那种初经人事的娇态,也更加的刺激了木子禾的性欲,让木子禾一边不停的在周海媚的乳房上不停的揉捏着,一边和周海媚热吻着,一边用自己的坚硬的大鸡巴,在周海媚的屁股上乱顶着。
周海媚的几处敏感地带都受到了木子禾的挑逗,使得周海媚的心中躁动不安了起来,人事很少的周海媚怎么受得了木子禾这个已经算得上是情场老手的挑逗,小骚屄中一阵一阵的淫水流出,很快的就将自己紧紧的包裹着两腿之间的内裤给打湿了。
在木子禾熟练的挑逗之下,周海媚的嘴里不由的发出了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呻吟声,一个身体,也不由的紧紧的贴在了墙上,从墙上传来的那冰冷的感觉,和从木子禾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的火热的感觉,在周海媚的心四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使得周海媚渐渐的有点情不自禁了起来。
周海媚感觉到自己在木子禾的挑逗之下,体内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但是很久没人事的她却又不知道怎么样去宣泄自己心中的快感,急得心中也不由的痒痒的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知放在哪里好,不由的夫意识的垂了下来,周海媚的小手一垂,无意间碰到了什么东西,让周海媚感觉到火热的心不由的稍稍的凉了一下,不由的抓住了那东西,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周海媚定下心来,才发现自己手中握着的是一根粗粗的,硬硬的东西,马上的,周海媚就感觉到了那东西的温热,周海媚知道,正是这根东西,刚刚将刘嘉铃干得欲仙欲死的,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的娇羞,但是从木子禾的大鸡巴上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的火热的温度,却刺激着周海媚,使得周海媚的一只手还是紧紧的握住了木子禾的大鸡巴,不舍得放开来。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那娇羞样子,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热,不由的开始挺动起了屁股,用自己的大鸡巴在周海媚的手上套动了起来。感觉到了木子禾的动作,周海媚不由的心中微微一热,不由的也随着木子禾的动作,在木子禾的大鸡巴上套动了起来,木子禾还是觉得周海媚的小手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暖,让自己的大鸡巴就像是限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这种感觉不停的刺激着木子禾,让木子禾的喉中不由的发出了阵阵的低吼。
周海媚感觉到木子禾渐渐的兴奋了起来,心中一动,知道自己掌握了木子禾的一个兴奋点,心中不由的一乐,更加的卖力的在木子禾的上套动了起来,木子禾哪里还忍耐得住,不由的将两只手从周海媚的乳房上拿了下来,一只手宣开了周海媚的睡袍的扭扣,伸入了周海媚的睡袍里面,而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周海媚的睡袍,一点一点的向上提着。
周海媚感觉到了木子禾的动作,全身更热了起来,但是内心的冲动,却让周海媚没有反抗,而是任由着木子禾在自己的身上行动着,同时,周海媚心中还隐隐的有一种期待,就是想让木子禾将自己扒得光光的,好让自己美妙的胴体暴露在木子禾的面前,让木子禾尽情的欣赏自己,然后再刺激木子禾的情欲,让木子禾更加卖力的在自己的身体上爱抚着,挑逗着,将自己送上快乐的颠峰。
在这种渴望和冲动之下,周海媚不由的更加剧烈的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那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胴体,在木子禾的身上磨擦了起来,那种感觉,使得周海媚的体内的那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内心,更加的活动了起来,使得周海媚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了更加妩媚和艳丽的神色,诱惑着木子禾的眼球。
木子禾可不知道周海媚现在在想什么,只知道周海媚对自己的举动不但没的反对,反而轻轻的晃动着身体,让自己在周海媚的身体上自由的活动着,木子禾看到周海媚没有反抗,胆子更加的大了起来,不由的开始将自己伸入周海媚的睡袍的手慢慢的滑动了起来,每到一处地方,都在周海媚的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了一片火热的印迹,让周海媚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而木子禾的手也终于来到了周海媚的乳房的边缘。感觉到自己的手马上就要进入到周海媚那一对正在睡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的乳房,木子禾不由的喘息了起来,更是不停的张开嘴,在周海媚的香舌上吮吸了起来,木子禾觉得,周海媚的香津是那么的香甜,那么的滋润,让自己不由的意乱情迷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木子禾的一只手,也开始在周海媚的那一对饱满而坚挺的乳房的边缘试探性的抚摸了起来。
周海媚只觉得自己的一对乳房,正在一步一步的被木子禾的大手侵占着,心中不由的一热,一个胸脯也高高的耸了起来,将自己本来就坚挺无比的乳房更加的向外突出了出来,用身体语言在向木子禾述说着自己内心的渴望,木子禾感觉到了周海媚炽热的内心,不由的伸出两个手指来,捏住了周海媚的乳房边缘的皮肤,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而木子禾的另一只正在提着周海媚的睡袍的手,也终于将周海媚的睡袍提到了腰部,然后,木子禾将自己的肚子顶在了周海媚的腰上,将周海媚的睡袍紧紧的夹在了自己和周海媚的身体之间,让周海媚的睡袍不至于掉下来,然后木子禾空出手来,伸到了周海媚那裸露在处的雪白的大腿上,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从周海媚的大腿上传来的一阵阵的温热的,光滑的,细腻的而且富有弹性的感觉,让木子禾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喘息声也更粗重了起来,而周海媚也觉得自己的一个雪白的大腿正被木子禾不停的抚摸着,从木子禾的大手上传来的热力,让周海媚也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鼻中也不由的发出了“喔!喔!”
的哼声。
木子禾一边在周海媚的大腿上抚摸着,一边渐渐的将手向上方移动,来到了周海媚的大腿的根部,周海媚感觉到了木子禾的大手的行动,从木子禾的手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热的男性的气息,使得此刻的周海媚不但心中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心中隐隐的兴奋了起来,期待着木子禾更加的热情的抚摸。
木子禾感觉着周海媚大腿上散发出来的热力,鼻息不由的渐渐的粗重了起来,一个身体更是死命的向着周海媚的身体挤压着,就像是要将周海媚的身体挤入墙里一样,木子禾觉得,自己只有这样做,才能缓解一些自己内心的冲动和渴望,而且,木子禾觉得,自己内心的渴望,变得越不越不能控制了起来。
木子禾不由的将正伸出周海媚的睡袍的手拿了出来,抓住了周海媚的手,另一只手也从周海媚的大腿根部拿了下,手忙脚乱的将周海媚的手向着自己的大鸡巴赛了进去,周海媚不由的心中感到一阵的害羞,将手微微一缩,但是木子禾正在欲火焚身之际,也顾不得周海媚的挣扎,不由的手上微微一用劲,就将周海媚的一只手贴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周海媚心中一阵好奇,不由的想看看木子禾的大鸡巴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由的伸出手来,零距离的抓住了木子禾的大鸡巴,更为真实的感觉起木子禾的的坚硬和火热来,而木子禾也更真实的感觉到了周海媚的手的温软和润滑,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将周海媚的手赛入了自己的下身后,又将两只手解放了出来,一只双从周海媚的睡袍里伸了进去,开始了他对周海媚的乳房的又一次探密之旅,而另一只手也同里的摸上了周海媚的大腿又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而刘嘉铃因为达到了两次高潮,不由的觉得体力透支,正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刘嘉铃闭着眼睛,正想好好的回味一下刚刚的激情,可是,刘嘉铃感觉到突然间房间里静了下来,只听到了一点点睡袍摩擦的声音和木子禾的喘息声以及周海媚的若有若无的呻吟之声。
这种空寂无声,却比那热闹的场面更吸引刘嘉铃,使得刘嘉铃心中痒痒的,脑中总是在想着木子禾在如何的对待着周海媚,越想,刘嘉铃心中越兴奋,到了最后,刘嘉铃只觉得自己的体内的那种想要窥视木子禾和周海媚的欲望渐渐的强烈了起来,因此,刘嘉铃也顾不得身体上的劳累,爬了起来,侧着身体看着木子禾和周海媚亲热。
可是因为木子禾的身体将周海媚抗日压在墙边上,从刘嘉铃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木子禾不停的挺动着的屁股和不停的在周海媚的身上游走的手,刘嘉铃不由的情急了起来,心中好奇心大起,想看看木子禾究竟会如何的对付周海媚,不由的又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了周海媚和木子禾的身边,观察起两人的动作起来。
周海媚正在感觉着木子禾的双手在自己的敏感的地带游走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体会着木子禾的大鸡巴上散发出来的温热和坚硬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突然间闻到一阵香风,不由的转睛望去,却发现自己的刘嘉铃正看着自己,看到刘嘉铃有眼睛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看着自己那正因为木子禾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而扭动起来的娇躯,周海媚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体内迅速的漫廷开来,刺激着周海媚的神经。
在这种异样的感觉的刺激下,周海媚不由的在木子禾的怀里挣扎了起来,想要挣脱木子禾的怀抱,不让刘嘉铃再看到这羞人的一幕。刘嘉铃看到了周海媚神情的变化,在自己出现后,周海媚俏脸上的本来很享受的神色突然间变成了害羞的神色,而且还在木子禾的怀里挣扎了起来,同样身为女人的刘嘉铃,知道周海媚此刻在想什么,不由的心中一动,想起了刚刚周海媚在自己的身体上活动将自己弄得欲仙欲死时的情景,想要报复一下周海媚的想法在心中不由的升了起来。
刘嘉铃伸出一只手来,从木子禾和周海媚那正紧紧的贴在一起的身体的中间挤了进去,来到了周海媚两腿之间,摸上了周海媚两腿之间的那处那高高的耸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刘嘉铃惊喜的发现,尽管隔着一层睡袍,但是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小骚屄,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仍然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热。
那种香艳的感觉,让刘嘉铃的身体也不由的为之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刘嘉铃的一只手就隔着睡袍,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小骚屄上抚摸了起来,木子禾感觉到了刘嘉铃的行动,不由的好奇心起,想看看这对美女倒底谁能把谁送上高潮,不由的将本来紧紧的贴着周海媚的身体的身体稍稍的向后退了退,给刘嘉铃让出了一点空间,好方便刘嘉铃的行动,刘嘉铃感觉到了木子禾的善解人意,不由的感激的对木子禾一笑,为了回报木子禾的善解人意,刘嘉铃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在周海媚的身上挑逗了起来。
周海媚感觉刘嘉铃的手摸上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香软的女性最柔软最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之上,并在那里抚摸了起来,不由的又羞又急,晃动着身体,想将自己刘嘉铃的那只正在挑逗着自己的手晃开,可是周海媚这么做,不但没有将刘嘉铃的手从自己的身体上晃开,反面像是用身体的各个敏感部位在给木子禾做着人体按摩一样。
木子禾的心中不由的一乐,一只伸到周海媚的睡袍里的手,也不再停留在周海媚的乳房的边缘,而是插入了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周海媚的一对坚挺而丰满的乳房的乳罩里边,深入到了周海媚的乳房中间,在那里把玩起周海媚的乳房来了,这一下,周海媚感觉到自己的乳房上木子禾的一只灵活的手正在不停的抚摸着,一张嘴也被木子禾贪婪的吮吸着,而自己的大腿也被木子禾的温热的大掌不停的抚摸着。
尤其是两腿之间,刘嘉铃的手也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那处迷人而芳香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上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的各个敏感的部位都受到了不同力度的挑逗,初经人事的周海媚怎么能受得了这种挑逗,周海媚只觉得全身的气力都在木子禾和刘嘉铃的抚摸之下,慢慢的消失着,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无穷无尽的欲望和冲动。
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周海媚不的开始疯狂的扭动起了身体,想要借此发泄一下心中的冲动,可是越是这样,周海媚就觉得自己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到了后来,周海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要暴炸了一样。看到周海媚那意乱情迷的样子,木子禾知道,现在就算是放了周海媚,周海媚自己也不会离开自己了。
于是,木子禾不由的松开了紧紧的搂住周海媚的身体的手,将两只手也从周海媚的身体上拿了出来,感觉到了木子禾的举动,周海媚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眼中却露出了微微失望的神色,木子禾看到了周海媚脸上的失落,不由的对着周海媚微微一笑,然后,拉着周海媚的手,将周海媚拉到了房间的中间。
周海媚不知道木子禾要干什么,不由的睁大着一双美目,不解的看着木子禾,木子禾拉着周海媚来到了房间的中间后,让周海媚站着,自己就蹲了下来,正好蹲在了周海媚的两腿之间,木子禾微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后,感觉到差不多了,就将周海媚的睡袍放了下来,而将自己的身体也盖在了睡袍之下。
刘嘉铃也因为周海媚的移动,不由的将伸到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的手拿了回来,眼神中也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当看到木子禾钻入了周海媚的两腿之间后,刘嘉铃的眼睛不由的一亮,不由的也站了起来移动到了周海媚的身边,开始看着周海媚,观察起周海媚的表情来。
也不知木子禾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到底干了些什么,只见周海媚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一双眼睛好像要滴出密来一样,一个身体也不由的轻轻的晃动了起来,而一双手也不由的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嘴唇也咬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荡人心魂的呻吟之声,那样子,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又像是在享受着无比的欢愉。
刘嘉铃仿佛看到了木子禾正用嘴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不停的乱拱着,将舌头在周海媚的小骚屄中不停的抽插着的情景,刘嘉铃想到这里,哪里还忍受得住,不由的上前几步,将周海媚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一张嘴,就向周海媚吻了过去。
到现在,周海媚只觉得自己的欲望将自己全身的肌肤撑得都要涨开了一样,哪里还顾得上害羞,不由的也一张嘴,咬住了刘嘉铃的舌头,一双手也搂住了刘嘉铃的那成熟性感而火热的身体,刘嘉铃热情的迎合着周海媚的行动,只看到两人的火热的胴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两对同样的丰满而挺翘的乳房,也挤在了一起,磨擦了起来,使得两人的乳房都在对方的挤压之下,慢慢的变幻着形状。
刘嘉铃伸出舌头,周海媚也伸出舌头,两人的香舌就在两人的嘴外交战了起来,只见周海媚不时的将自己的舌尖在刘嘉铃的舌尖上轻轻的舔上那么一下,然后,又迅速的躲了开去,则刘嘉铃的舌头,则整个的伸出了嘴外,在倒处的寻找着周海媚的香舌,两人的舌头,不时的贴在一起,互相的感受着对方的火热和激情,受到这种刺激,刘嘉铃也不由的开始呻吟了起来。
周海媚只觉得刘嘉铃的一对硕大的乳房,正在自己的乳房上,不停的挤压着按摩着,让自己的全身不由的轻飘飘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而刘嘉铃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小骚屄,也狠狠的顶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但是周海媚仍然感觉到了刘嘉铃两腿之间那高高耸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上阴毛的顺滑。从刘嘉铃的两腿之间的那高高耸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上传来的阵阵的温热的感觉,让周海媚也不由的开始挺动着屁股,用自己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在刘嘉铃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上摩擦了起来,两人的舌头一直在纠缠着,使得两人的嘴边都沾满了对方的口水,从刘嘉铃和周海媚的神情看起来,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淫荡。
周海媚一边享受着刘嘉铃在自己的娇嫩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体上挑逗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一边感觉着木子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活动着给自己带来的欲仙欲死的感觉,在这双重的刺激之下,周海媚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也不知是木子禾在周海媚的旗袍底下碰到了周海媚的什么地方,还是刘嘉铃的阴阜在周海媚的阴阜摩擦的快感太过强烈,周海媚不由的全身一挺,头向后仰,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刘嘉铃,嘴里大喊了一声:“我要死了。”
就全身颤抖了起来,肉缝中一阵的收缩,一大股阴精喷了出来。
反而是充满了期待,在这种期待中,周海媚不由的伸手搂住了木子禾的腰,在木子禾的背上抚摸了起来,一双眼睛也微微的闭了起来,周海媚春雪在用身体语言对木子禾说:“KKT,来吧,来进入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周海媚的样子,木子禾不由的心中爱惜,低着在周海媚的脸上吻了一下后,才将自己的大腿顶在了周海媚的两腿之间,将周海媚的两腿本来微微闭着的大腿微微的分了开来,然后,木子禾用手扶好了自己的大鸡巴,开始用自己的大鸡巴顶端在周海媚的小骚屄的边缘开始摩擦了起来。
木子禾知道,周海媚是第一次和自己办那事,自己如果太猛的话,肯定会吓着周海媚的,因此,木子禾尽管心中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却并没有急着进入周海媚的身体,而是开始和周海媚热吻了起来,周海媚不由的开始挺动着屁股,开始挑逗着木子禾,仿佛在暗示木子禾,怎么还不进入自己。
木子禾一看时机已到,趁着周海媚欲仙俗死之际,不由的腰身一用力,一个粗大的大鸡巴就齐根的插入了周海媚,周海媚只觉得自己的小骚屄中一阵的充实,那种欲仙欲死的快乐,让周海媚不由的呻吟了起来,一双手,不由的紧紧的抓住了木子禾的腰,连手指也几乎插入到木子禾的肉里。
同时,周海媚的身体也不由的躬了起来,脸上也出现了痛苦的神色。木子禾看到周海媚痛苦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微感歉然,知道是自己的大鸡巴太大了,周海媚的阴道还没有完全的适应自己的粗大,不由的强忍住了内心的冲动,而是扒在了周海媚的身上,将自己的粗大的大鸡巴留在了周海媚的小骚屄深处,静静的等待着周海媚缓过劲来,一只手,也不由的抓住了周海媚的一个丰满而坚挺的乳房,温柔的揉捏了起来。
木子禾一边揉捏着周海媚的双峰,一边观察着周海媚的表情,周海媚只觉得自己的小骚屄在一阵疼痛后,渐渐的,一种充实而火热的感觉取代了那撕裂般的疼痛,从心头升了起来,让周海媚不由的渐渐的感觉到了快乐,而木子禾那只正在自己的乳房上不停的温柔的揉捏着的手,也让周海媚的心情渐渐的放体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周海媚脸上的痛苦的神情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足和期待的神色。
看到这里,木子禾知道,周海媚已经适应了自己,不由的心中微微一喜,开始慢慢的抬起了屁股,将自己齐根没入周海媚小骚屄的大鸡巴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外拨着,木子禾一边拨着,一边紧张的看着周海媚,只要周海媚再有什么不对,木子禾就会马上停下行动。
周海媚感觉到,木子禾的正在一点一点的抽出自己的体内,一开始,还是有点疼痛,让周海媚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但是,马上,周海媚就体会到了木子禾那火热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骚屄的内壁上摩擦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脸上不由的出现了一种欢愉的神情。
看到这里,木子禾才放下心来,开始了对周海媚身体的抽插,周海媚感觉到,随着木子禾一点一点的向外抽着,自己的小骚屄中迅速的空虚了起来,就在木子禾快要离开自己的那一瞬间,周海媚不由的嘴里发出了一声不要的浪叫,一双手也更加的死死的搂住了木子禾的腰身,一个肥大的屁股也不由的向上挺动着。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那情急的样子,心中不由的暗暗好笑,木子禾本来就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完全的抽出来,只是想逗一逗周海媚而已,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木子禾不由的又是屁股一沉,一个大鸡巴又齐根刺入了周海媚的身体,周海媚不由的啊了一声,睁开眼来,狠狠的盯了木子禾一眼,可是眼中,却全是柔情蜜意。木子禾看到了周海媚那发自骨子里的风骚,哪里不还忍耐得住,不由的开始对周海媚进行着疯狂的抽插,尽情的享受起周海媚小骚屄的那种紧窄和温热湿滑起来。
刘嘉铃看到木子禾在周海媚的体内不停的抽插着,两人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啪啪声,木子禾的在周海媚的小骚屄中进出时发出的滋滋声,都让刘嘉铃听得如醉如痴,看到木子禾的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狠狠的顶着,每一下,都好像是顶在了刘嘉铃的心上,让刘嘉铃不由的也开始呻吟了起来。
刘嘉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爬到了木子禾和周海媚的身边,脱下了周海媚的旗袍,然后,用手支着头,开始观察起两人的大战来,刘嘉铃在看到了周海媚那正因为身体受到剧烈的冲撞而不停的晃动着的乳房后,再也忍不住的伸出手来,将周海媚的乳房抓在了手里,不停的玩弄了起来。木子禾看到刘嘉铃爬到了自己的身边,看到刘嘉铃的脸上情欲冲动的表情,不由的心中一喜,伸出手来,在刘嘉铃那正翘得高高的丰满的肥臀上拍了一记,然后,抓住了刘嘉铃的一边雪白的屁股,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周海媚感觉到自己的乳房不知被谁抓在了手里,不由的睁开眼来,却看到刘嘉铃正眼中露着痴迷的神色正在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周海媚不由的兴起,一边咬着牙迎合着木子禾对自己的身体的抽插,一边也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刘嘉铃的一边乳房,也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看到两人如此风骚的样子,木子禾不由的觉得一阵热力从下腹升了起来,让原本就已经非常粗大的大鸡巴,又在周海媚的小骚屄中涨大了少许,这一下,周海媚不由的浪叫了起来,一个身体也开始在木子禾的身下扭动了起来,一个屁股更是猛烈的向上抬着,脸上也出现了咬牙切齿的表情,显然,是木子禾那涨大的大鸡巴,让周海媚感觉到了更大的快乐。
周海媚只觉得,自己的小骚屄中,木子禾的大鸡巴每在里面进出一次,小骚屄的快感就多了一分,这种快感在体内越积越多,终于,周海媚嘴里大叫了一声,一双手又紧紧的搂住了木子禾,而一个屁股抬得高高的眼中也出现了迷乱的神色,木子禾知道,这是周海媚即将达到高潮的前兆。
木子禾不由的牙关一咬,开始了对周海媚身体的疯狂的最后的冲刺,终于,在周海媚小骚屄中的嫩肉一阵阵的收缩后,一大股阴精从周海媚的子宫里喷了出来,浇在了木子禾的的顶端,木子禾不由的也全身一颤抖,但是木子禾还是在这紧要的关头,连忙将心思转到了床边的一副画上,一个大鸡巴也连忙停止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的那条迷死人不偿命的肉缝中的抽插,才算是把自己内心强烈的想发泄的欲望给压了下去。
木子禾看到,周海媚在达到了高潮后,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连自己的刘嘉铃在自己的乳房上不停的揉捏着的手也懒得去理会了,木子禾又将头转向了刘嘉铃,看到刘嘉铃此刻,也已经是意乱情迷,不能自己了,一个雪白的屁股,正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着。
木子禾看得兴起,不由的一把将刘嘉铃抱了起来,刘嘉铃不由的惊叫了一声,但是看到木子禾那坚挺的,湿漉漉的大鸡巴时,刘嘉铃不由的眼前一亮,眼中也不由的露出了渴望的光芒,木子禾看到刘嘉铃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笑,和身躺了下去,微微的闭上了双眼,竟不看刘嘉铃一眼,刘嘉铃看到木子禾的样子,不由的眼中露出了哀怨的神色,可是,当刘嘉铃看到木子禾那正在跨间昂首挺胸的大鸡巴时,不由的看着木子禾的那里,再也收不回眼光来,眼中露出了痴迷的神色。
木子禾虽然微闭着双眼,但是却一直在观察着刘嘉铃的行动,在看到了刘嘉铃的神色后,不由的心中暗暗觉得好笑,为了挑逗刘嘉铃,木子禾不由的轻轻的抬动了一下屁股,让自己那高耸的大鸡巴开始晃动了起来,刘嘉铃看到这里,不由的觉得自己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在这种强烈的渴望的趋使之下,刘嘉铃身不由已的爬到了木子禾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来,在木子禾的大鸡巴上弹了一下。
木子禾忍住内心强烈的冲动,硬是一动不动,刘嘉铃看到木子禾没有反应,不由的胆子大了起来,伸出手来,抓住了木子禾的大鸡巴,又将头凑到了木子禾的跨下,伸出舌头,开始在木子禾的大鸡巴上舔了起来,一阵一阵的快感从木子禾的传入到木子禾的心中,让木子禾再也忍不住的就想爬起来将刘嘉铃压在身下,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欲望,但是没有想到,刘嘉铃却比木子禾抢先了一步,一个翻身,就骑到了木子禾的跨间。
刘嘉铃在骑到了木子禾的跨间后,将自己的屁股微微的抬起了一些,然后,刘嘉铃将手伸到了背后,抓住了木子禾的大鸡巴,在套动了几下,感觉到木子禾的硬度完全可以插入自己的身体后,就将木子禾的大鸡巴对准了自己的小骚屄,然后,刘嘉铃的屁股微微的向下一沉,就将木子禾的大鸡巴套入了自己的小骚屄中,刘嘉铃不由的啊了一声,开始慢慢的抬动着屁股,让木子禾的在自己的小骚屄中抽插了起来。
木子禾感觉到,刘嘉铃的肉缝是那么的温热而湿滑,让自己的在里面觉得无比的舒服,而且,刘嘉铃的小骚屄虽然没有周海媚的那么紧窄,但是刘嘉铃的小骚屄的深处,就好像是有一股吸力一样,在一阵一阵的吮吸着木子禾的大鸡巴,让木子禾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酥痒,但是看到刘嘉铃动起来了后,木子禾也乐得坐享其成,但是内心的冲动和渴望却使得木子禾不由的伸出双手,抓住了刘嘉铃的胸前的那一对硕大的乳房,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周海媚本来正闭着眼睛在那里休息,可是刘嘉铃的呻吟声和两人的在一起的撞击的声音落入到周海媚的耳里,让周海媚不由的又心痒难耐了起来,周海媚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不由的爬了起来,来到了木子禾的身体,看到木子禾正在那里享受着刘嘉铃的小骚屄,不由的恶作剧心起,爬到了木子禾的头上,一屁股坐在了木子禾的脸上。
然后,周海媚开始晃动着身体,让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最柔软最神密的地方,在木子禾的脸上摩擦了起来,木子禾下巴上那硬硬的胡子,扎在周海媚的两腿之间大腿根部的皮肤上,让周海媚觉得全身都酥痒无比,不由的又开始呻吟了起来,木子禾感觉到周海媚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不由的心中一乐,伸出舌头,就向周海媚那正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摩擦着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
三人就这样玩了起来,两人的呻吟声,木子禾的喘息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响了起来,组成了一篇淫荡的乐章,过了一会儿,木子禾实在是受不了了,不由的将周海媚和刘嘉铃推了开来,将两人并排的平躺着放在了一起,木子禾伏在她们二人中间,两腿分别插在她们的双腿之间,大腿处压着她们胯间的大包,双手各搂一人,一掌抚弄一人的乳房,木子禾欣赏着怀里的大小两个美人,周海媚娇羞无限,让人无比爱忴,她下身比上身长出许多,双峰挺拨未满,乳头如黄豆般。
而刘嘉铃又是另一番景色,奶大臀凸腰细,奶头如一粒花生般硬挺,刘嘉铃面庞媚中带妖,艳光四射,让人一碰不禁心跳加速,热血沸腾。木子禾同时抚摸着亲吻着二人,抚摸她们的乳房、小腹、直到大腿根部时,周海媚浑身颤抖,刘嘉铃享受似的娇吟阵阵。木子禾放开刘嘉铃抱住周海媚的腰,在她乳房上吻着,慢慢地木子禾往下,直到她胯间的阴阜,直吻得她浑身战粟。
然后,木子禾移到了周海媚的身后,两手扶着她的臀部,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鸡巴正好对准了她的小穴口,把龟头在她小阴唇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臀往后一拉,大鸡巴就「滋」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嫩穴,深深插了几下。只听得周海媚叫道:“啊……啊……小佬你……的……大鸡巴……干进了……姐姐……的……小穴心……了……喔……喔……嗯……嗯……姐姐……被……大鸡巴……干得……好舒服……唷……啊……小佬……姐姐……的……大鸡巴……亲……丈夫……快……快干……姐姐……的……小穴……吧……用……用力……的……干……把……把姐姐……干死吧……喔……喔……”
木子禾开始用力地插干着周海媚,而她的淫水也随着木子禾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刘嘉铃看着周海媚如此骚浪的情状,主动的依偎到了木子禾的身边,木子禾一把搂过刘嘉铃边吻着刘嘉铃边去搓揉她的大奶子,而下面却不停地在周海媚的小嫩穴中抽插着,周海媚时而转头看着木子禾插干她的小浪穴时而看木子禾搓弄刘嘉铃的手,感到万分刺激。
木子禾左抽右插,越干越起劲,大鸡巴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阴茎已被她紧凑的小穴阴壁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
这是木子禾的小腹撞击周海媚臀部,“噗滋!噗滋!噗滋!”
这是木子禾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嫩穴里干进抽出。一旁的刘嘉铃看着他们也浪得她忍不住淫水直流,一手伸到自己下身去扣揉着发浪的小穴,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肉缝,穴口一颗鲜艳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光洁白嫩肥美的大阴唇也不停地闭合着,泄出来的淫水弄得蜜穴口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
突然下面的周海媚尖叫着,并剧烈挣扎,上身直立起来,两手紧搂着木子禾的腰,她高潮又一次来临了……等周海媚高潮过后,木子禾便抽出了插在她小穴里的大鸡巴,扑向刘嘉铃的诱人的玉躯,将那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胴体压倒在床上,木子禾望着这具美妇丰满的肉体,肌肤雪里透红,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阴阜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周海媚还要动人心弦。
木子禾对她说道:“嘉铃!快……我要你……”
刘嘉铃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木子禾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鸡巴已顶住她发热的穴口,木子禾在她的大奶子揉弄了一番,直弄得李玉玲浪吟连连,淫水又流出了不少。木子禾的大龟头在她穴口的大阴唇上揉着,刘嘉铃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来……哟哟……”
木子禾把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沉,大鸡巴就顶进了小穴里三寸多长。刘嘉铃娇躯猛地一阵抽搐,只听得一声叫:「啊……」
木子禾的大鸡巴被刘嘉铃滑溜溜的蜜穴夹得酸麻爽快,大鸡巴在她穴里磨揉着阴道的嫩肉,木子禾轻挑慢插地弄着,刘嘉铃被木子禾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亲……小佬……大……鸡巴……亲丈夫……呀……呀……姐姐……的……小穴,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哟……喔……”
刘嘉铃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加上她躺在木子禾身下呢喃的呻吟声,激得木子禾更迈力地旋转着木子禾的屁股,李玉玲的小穴里地淫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刘嘉铃顾不得有周海媚在,大声浪叫起来:“呀……嗯……嗯……好……好舒服……亲……小佬……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亲丈夫……快用……大鸡巴……大力……干我……嘛……嗯……嗯……”
刘嘉铃越来越骚浪,插干起来也越是让木子禾感到爽快,于是木子禾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周海媚在一旁看着,木子禾又一把抱过她,下面用力干着她姨,上边抱着周海媚不住亲吻,不住抚摸她的稣胸。刘嘉铃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木子禾的大鸡巴整根插进刘嘉铃的小穴里,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
美得刘嘉铃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呀……喔……唷……亲……小佬……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小穴……美……美死了……哎唷……姐姐……真……要被……亲小佬……的……大鸡巴,奸……奸死……了……啊……啊……亲丈夫……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亲……丈夫,姐姐……要……要丢……丢了……好美呀……”
只见刘嘉铃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了床上,浸出密密香汗的娇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木子禾从李玉玲身上下来将周海媚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着她肥美的玉臀,大鸡巴瞄准了洞口,藉着她流得穴口满满的淫水帮助,一下子就整根插干到底。淫水潺潺外流,滋润着木子禾的大鸡巴,再加上阴茎还残留着她木子禾姨泄出来的淫水和阴精,插起她的小浪穴更觉奇美无比,同淫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周海媚浪哼着:“啊……喔……喔……小佬……姐姐……爱死……你……了……哼……美……美死了……插……插死……姐姐……吧……受不了……喔喔喔……喔……要……小佬……喔……喔……小佬,姐姐……爱死你……了!啊……喔……你是姐姐的……好老公……”
十多分钟后,周海媚又一次高潮来临……
当周海媚得了三次高潮以后,木子禾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放过她,专门来对付刘嘉铃,这时刘嘉铃也恢复了神智,见木子禾无比神勇地插干着周海媚,她的春情欲焰又被点燃了起来,她越来越发骚,木子禾让她跪在床上,大鸡巴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肉穴里。
“喔……喔……好爽……”
这是刘嘉铃迷人的浪哼声,木子禾伸出手搓弄刘嘉铃的大奶子,捏揉着她的大奶头,搓着她们奶子的嫩肉,一面抽插湿淋淋的肥蜜穴。“哎……哎哟……小佬,你插得……姐姐……好爽……小穴……趐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姐姐……了……啊……”
“啊……喔……喔……捣……捣烂了……亲小佬……的……大鸡巴,要……捣烂……姐姐……的……小穴了……干死……姐姐……”
“呀……嗯……哼……小佬……呀……姐姐的……大鸡巴……小佬,嗯……嗯……你要……插得……姐姐……死……了……小佬……你快……插死……姐姐了……喔……喔……大鸡巴……顶到……姐姐……的……花心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刘嘉铃与周海媚的叫床不一样,周海媚是一种温柔纯洁的声音,在哼,在吟,在享受,间或有几句情不自禁的话语,让人爱忴不已。而刘嘉铃刚是从呻吟到忘情地浪叫,淫声浪语一齐出来,让木子禾被刺激得更兴奋,使暴涨的大鸡巴一个劲地在她胯间戳去……
兴奋中,木子禾也叫起来:“嘉铃……我好爱你……姐姐……好姐姐,哦,我的好姐姐……姐姐……”
木子禾疯狂地插着刘嘉铃的蜜穴,直插得浪水横流,淫浆四溅,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也不知刘嘉铃高潮几度,突然木子禾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一大股精液狂射在刘嘉铃子宫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