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御女心经(全本)-3

  

第七章暂别(上)
安定书虽然伤势未好,但仍然坚持敬酒,对乐乐和若雪礼数十足,乐乐坐在若雪和洛珊之间,酒桌之上,冲散初时的不快,东方白因为同乐乐都是参加这次的考试,两人之间的话题颇多,有腥腥相惜之态。美中不足的是洛大公子,坐在若雪的对面,时不时的搭讪几句,回敬他的只有白眼,乐乐突地神秘一笑,起身对洛杰举怀道“难得大公子与我们一聚,在下敬你一杯!”
洛杰以为他要讨好自己,也喜道“请!”两人碰杯时,乐乐手中弹出一粒粉红色的小药丸,落入洛杰的酒中,入酒及化,他出手极快,又有酒杯挡着,连时刻关注他的若雪也没发现。
洛杰笑嘻嘻的喝完酒,感觉良好,没觉得不对劲,只是过了片刻,他突觉浑身燥热,欲火如山崩般的猛烈,快速而直接,跨间的软物从没像今天这么威风过,忍不住如此折磨,一拍桌子,面露淫邪之色,直勾勾的盯着若雪,眼睛似要喷出火来,口中咕咕吞着吐沫,活像一只癞蛤蟆.
洛河喝道,“大哥,你这是做甚?不要给我们洛家丢脸!”看样子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不好呀。
若雪也被他的眼睛激怒,正要发作,乐乐把她的小手紧握,贼兮兮的偷笑,她也明白是乐乐搞的鬼,乐乐对自己的新药满意极了,那红色药丸正是-极乐散,男女通用。啧啧,我真是天才呀接下会怎么着,嗯,我想想,一夜疯狂,一夜狂泄,哈哈,明天一早,准包他连手指也动不了估计不休息个十天八天,是没法动女人了。
若雪既明白是乐乐搞的鬼,她的玩兴也被勾起,居然妩媚的冲洛杰一笑,这一笑更让他两眼发红,突然发出“嗷”的一声,张开双臂就要扑向若雪。
洛河哪能让他如此胡闹,一掌把他拍出门去,这一掌用了柔字诀,虽然摔的很远,但不会伤着洛杰,这也是为他好,洛河可是明白若雪的厉害,她就是立马杀了洛杰,洛家也能力杀上天涯角,找魔门报仇。
摔在地上的洛杰,用发红的眼睛,恨恨的瞪了洛河一眼,然后狂叫一声,奔出内院,找他自己的妻妾泄火去了。
闹到如此,众人也没有刚才的兴致,安定书转道“洛河兄,刺杀珊妹真凶,可有眉目?”
洛河苦笑道“哪这么容易找,小妹他整天胡闹,光是最近得罪的人都数不过来,有青龙堂堂主的儿子,被她打断了胳膊,上个月杀了几个欢喜教的淫僧,铁剑门的少主经常被她欺负,前几天还把金家的独子给阉了,闹的人家要死要活的,其它的事情多不胜数!”
“二哥~你怎么这样说我!连那事都说出来!”她有些嗔怒的说道,还用眼神瞟了乐乐一眼,见他表情没什么变化,才略略放心。
乐乐明白,洛河故意说洛珊的一些陈年旧事,来说明她的本性刁蛮,不要被她表面的娇媚温柔所欺骗,说到底就是不同意你们来往,不过,我王乐乐不怕,啧啧,越是野性的丫头,我越是喜欢!
正在这时,下人来报“公子,王爷来了!”
下人还未退出门,就听一个沙哑却很威严的声音喝道“河儿,把你大哥怎么了,正在他院里发疯呢,虽然他不成气候,和你们不是一个娘生的,也不能乱来!”声音刚落,就见一个五十多岁,面色红润,一双虎目精光闪闪,花白的短须不怒而威。扫了一眼室内的人,略带惊呀的看了看若雪和乐乐。
“爹,二哥什么也没做呀,是大哥自己发疯,管我们什么事!”洛珊撒娇的说道。
“这两位是?”洛王爷看了看乐乐和若雪。
乐乐对洛王爷还是很敬佩的,忙拉着若雪前去行礼,道“晚辈王乐乐(钟若雪),参见洛王爷!”乐乐和若雪虽是庶民,却没有自称“草民”,因为他们的性子,不愿在权贵面前自贬人格。
洛王爷听完,略带赞赏的看着他们,特别是若雪,道“你就是冰雪魔女-钟若雪?”
“正是晚辈!”
“好好,果然名不虚传!谢谢你救了定书和珊儿一命,老夫在此谢过二位!”洛王爷笑道。
“洛王爷客气了,只是凑巧而已!”二人恭敬的回道。
这时洛王爷的护卫来到他跟旁边,底声说道“大公子只是中了春药,正在他房内泄火,身体并无大碍,药效过了就应该没事了!”
洛王爷脸色大好,道“没事就好,唉,不成器的东西!”又对他们说道“你们继续吧,我还有事,河儿,替我好好招待两位恩人!”
说完便带人离去,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不愧是武将出身,做事干脆利索。
洛河尴尬的笑笑,道“本想好好请两位一叙,哪曾想大哥跑来胡闹,坏了兴致,唉,来我敬各位一杯,算我陪罪,干!”
乐乐举杯,心道“哼嘛,兴致坏了我喜欢,今天来这里是给你妹面子,啧啧,给你也没得叙,有跟你说话的时间,还不如抱着我的若雪说说情话呢!”嘴里却大呼“干!二公子真是海量,我再敬你一杯,嗯,若雪”
若雪知道乐乐在胡闹,心里暗自好笑,也起身道“若雪也敬二公子一杯,请!”
再聊上片刻,乐乐和若雪也离开洛王府,两人并不急着回客栈,而是沿着长街,依偎着散步,突然城南爆出一朵腥红的烟火,在漆黑的夜空十分刺眼。若雪脸色大变,道“圣门的求救信号!乐郎,你先回客栈,我去看看!”说完不等乐乐回答,就飞身奔往信号处。
乐乐哪能让她一人冒险,虽然自身功力不行,用“花间舞步”自保应该没问题的。高呼一声“等等我!”紧跟着若雪急行。
乐乐赶到一处普通豪宅时,里面的打斗声不断的传来,飞身跃上三丈高的院墙,院中打斗双方衣服分明,四十几个青衣人对着二十多个黑衣人,黑衣人应该是魔教的吧,乐乐想到若雪喜欢穿黑衣,其它人也应该穿黑衣的,聪明?不过这次真的懵对了,不然他就无脸再见若雪了吧
若雪呢?她在屋顶。
飞雪飘舞,黑裙潇潇,雪花落在火焰上,“滋滋”容化,火焰在哪?在人的手上,两人四掌,四处火焰,游走在若雪四周,那两人很擅长合击之术,配合得十分完美,若雪功力大进,仍稳稳占上风,边打边道“两个老混蛋,前些天伏击我,如今又攻打圣门的分坛,难道想与我们圣门开战吗?”
一人狂笑道“圣门?哈哈,已经没有了,我们万里盟已经攻上天涯角了,魔门从此江湖除名!难道你还没有听说吗?你下山那天,就是攻打魔门之日,所以盟主才让我等去围杀你,没想到让你给跑了!”
另一人笑道“你这女娃的功力进步的很快,不如加入万里盟,我向盟主禀明,不追究你的身世如何?有你弃暗投明,其它魔教余众一定也会加入的,嘿嘿!”
“你胡说,凭你们万里盟几个小丑,怎是我爹爹的对手!我才不信”若雪急怒道。
愤怒之下,招式已有些混乱,两人嘿嘿一笑,火焰更盛,攻的更紧
乐乐早就跳到院中,捡起一把长剑,对着一个青衣人挥剑刺去。乐乐如今的功力已升入准一流的境界,只是境界虽高,但招式太差,连“乱花斩”也忘个七七八八了,使出的剑法,极不顺畅。
暗道“我,怎么忘记原来的剑法了,呀,我挡,我躲,我刺,原来是怎么打的呢,天,我居然忘了,哦,对了,是这样的,晕,使了一半,下半招忘了。”
第八章暂别(下)
(汗,好像有些暴露了,不知道算不算违规!)
只见场中,青,黑人群中,多出一个蓝衣少年,在场中东躲西跳,为本就混乱的打斗,添入新乱,不过他“花间舞步”甚是了得,如在花丛中飞舞的蜜蜂一般,“嗡嗡”乱钻,不过奇怪的是,被他无关紧要的一闹,形式居然大转,人数很少的黑衣人,居然搬回劣势,杀的青衣众人哭爹喊娘,有的已经大骂“蓝衣小子,别他娘的乱转,老子头晕,哇”还没说完,他已经吐开了,被黑衣人趁机在脖子上抹了一刀,他不吐了,因为他在忙着喷血。
又一个青人受不了,骂道“我们万里盟的人跟你没完,二狗哥,你头上很多星星呀!啊”他发现胸口上多把刀,刀上也是星星,他笑了,最后的念头是,星星怎么在刀上,难道是传说中的“星刀”?
这时还有十多个青衣人,艰苦的对着二十多个黑衣人,还要抗拒着蓝衣少年的捣乱身法,
“哇,我受不了啦!”又一个青衣人受不了折磨,错手把自己人,砍死一个,他内心痛苦中,挥手自杀了。
最后剩一个青衣人,在二十几人的包围下,脸色发青,冷冷对还在乱跳的乐乐问道“这位蓝衣大哥,请教大名?”
乐乐不管,继续跑“啊,跟谁说话呢?”
“你!”
“哦?刚才你问什么?我没听清!”乐乐继续跑。
青衣人脸色更青,连嘴唇也青了,颤声道“我刚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呀,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不说你的名字,我怎能说我的名字,快说你的名字吧!”乐乐跑的更加迅速,跳的更欢。
青衣人,连眼睛都青了,全身颤抖道“我叫张阿三,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大侠?”
“我叫王乐乐!”乐乐突然停了下来,擦擦额头上的汗,又道“原来没人了,累死了!”
那青人听他说完,终于忍不住摧残,狂叫一声,黑脸极度扭曲,口喷白沫而死。
(后经考查,原是走火入魔而死,不是偶恶搞,花间舞步本就让人眼花头昏,这是情理之中,呵呵,情理之中,反对无效!)
其它黑衣人,双睛放光,面露崇拜的对乐乐说道“王兄弟,真是高明,我圣门的兄弟佩服,原来架也可以这么打!我是这里的坛主,姓李名富贵!”
“呵呵,李富贵,哦李坛主,你们也不错,我只是临时忘招”忽听若雪尖声长啸,乐乐忙抬头观望。
若雪已克服当初被他们所伤的恐惧,在“雪舞纷飞”功法的全力发动下,硬拼了一撑,那人狂退十几步,连喷三口鲜血,唇色发青,脸色霜白,他本以为若雪怕自己的火焰掌,只用了八成内力,后面才是全力的杀招,哪曾想被她十足的掌劲击中,只觉得五脏六府都被冰冻住了,摔在房顶,晕死过去。
另一个见大势已去,抱起他,急飞而去,“魔门已灭,下次定把你们屠个干净!万里盟和你们没完”暴怒的声音,远远飘来。
这人真笨,你把人家魔门灭了,应该是人家和你万里盟没完才对。如今的社会,黑白颠倒!
若雪轻轻飘下,见见乐也在,心头一喜,却吐出一口鲜血,柔声道“乐郎!你也来了!”
乐乐忙把她抱住,关心的问道“若雪,我放心不下,哦,你受伤了?严重吗,快到屋内歇息!”
若雪见他很关心自己,心头悄喜,轻声道“只是轻伤,不碍事的。”微一转头,道“李坛主,有圣门的消息吗?”
李坛主神色一黯,恭敬的回道“小的今天才收到圣门的消息,说是被万里盟和刀谷的人围攻,刚准备赶回圣教,就被人偷袭了!幸好小姐及时赶到,不然我们几人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院子自有人收拾,乐乐扶着若雪,边走边说,来到客厅。
“刀谷和万里盟怎么走在一起了,万谷谷主关成风和爹的交情不错,再说他们也不知道天涯角在哪?”若雪叹道。
“听说攻打天涯角的,还有鬼狱门的高手,周长老也背叛了圣教!所以圣地才被人占领!”李坛主愤怒的说道。
“啊,周长老居然被叛了圣门,他在圣门中权力那么大,还这样亏我爹爹那么信任他,不知道爹和娘现在怎么样了?”若雪极不愤怒,却不知该向谁发作,只好问起她父母的消息,希望得到安慰吧。
乐乐握着她的小手,想安慰几句,但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魔门的事听他师父说的不多,他师父只关心哪个门派的美女多,所以告诉乐乐的事,全是与美女有关,若是说到禅宗,他师父只能给他讲,里面全是和尚,武功奇高,讨厌淫贼,你以后躲他们远远的,一群性功能有问题的男人。
“明天我要回天涯角,查探一下情况,不然心里不踏实!李坛主,明天陪我回去,这里也不安全!”若雪又道。
“是,小姐!属下已收拾好,明天即可上路!”李富贵起身答道。
“唉,我累了,乐郎我们去休息!”自有下人带路。
乐乐的御女心经果然厉害,这次交合专意为若雪疗伤,把阳物插进去之后,没有抽动,只是把御女真气缓缓度进若雪体内,真气过入她体内,在若雪有意识的引导下,慢慢修复受损的经脉,御女真气最初修练就是先天真气,疗伤的作用远远大于后天真气,等运功一周,她的内伤已经全好。
乐乐感到她内伤已好,便一改刚才的谨慎正经,坏笑着爬在若雪乳峰上,嘴已含住峰上的粉珠,若雪早被她的阳物顶的欲火难耐,又见乐乐如此挑逗,哪堪忍受,嘤咛一声,紧抱住乐乐的脖子,娇喘道“乐郎,好好爱我吧!嗯,乐郎”
乐乐把若雪玉腿狠狠分开,托着她肥美丰满的屁股,重重的刺入,若雪没有一往的娇羞,讨好的迎合着,每撞一下,她都如泣如诉的尖喊一声,真听得乐乐心花怒放,以更猛烈的势头,欲把若雪征服,口中笑道“好姐姐,快乐吗,以后我让你天天如此快活!”
“好舒服,乐郎,好想每天都跟你在一起,哦,啊,顶的太深了”若雪被他一阵快速猛烈的抽动,又变得呢喃不清,快感侵袭着她的每寸肌肤,直把雪白的玉肤,变得绯红。
“嗯,好哥哥,啊,不要停,要来了!哥哥!”若雪秀发狂舞,不忍高潮的冲击,狠狠抱住乐乐的头,把他按自己如雪的酥乳上,娇躯如蛇般扭动颤抖。
乐乐仍再在劲头上,刚想把若雪翻过来,再好好做上几次,却觉睡穴上,被她轻轻一按,就沉沉睡去了,目光中透出不解和苦笑。
若雪轻叹一声,不舍的从他怀中起身,轻语道“乐郎,我的好哥哥,我怕明天舍不得走,你后天还要应试,也不能把你带走,多多保重,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若不能赶回,你一定要记得我呀!乐郎,我爱你!”
她又留了一封书信,讲明原因,又轻轻亲了乐乐一下,一步三回头的走向门口,最后哀叹一声,才关门走出。
第九章慕容
乐乐醒来时,天已大亮,苦笑着看完若雪留下的书信,心中酸楚难言,自己是半个江湖人,对消息一点也不灵通,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若雪,心中暗暗发誓,要提高自己的功力,想起昨夜的打斗,不禁摇头,那熟悉的“乱花斩”居然忘掉了七成,剩下的招式乱七八糟,不成套路。
躺在床上,运功一周天,才穿衣下床,把若雪留下的信塞进怀里,才走到院中,院中的血迹已被涮掉,干净的青石板,就像从没沾过血一样。院内空空,一个人也没有。
他轻叹一声,飞过高墙,落到院外小街上,旁边正有个十二三岁的小乞丐,吓的“呀”的一声,乐乐看他虽穿的脏破,但黑溜溜的大眼睛十分精神,看他比较顺眼,便扔给他一锭银子,“拿去吃顿饱饭吧!”
小乞丐接过银子,十分高兴,连连道谢,乐乐的心情也跟着他好起来了,冲淡一些离愁,秋日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轻快的走出小街,人群顿时多了起来。
只是在他身后,有一道青色人影,悄悄的跟着他。
在风月客栈的外面围了一大群人,里面还有打斗声,乐乐苦笑,这风月客栈还真是热闹,每天都有打闹,挤进层层人群,看到一红衣妩媚女子,手持长鞭,和一俊俏的世家公子打在一起,那锦衣青年空手,一边打一边求饶道“洛珊,别闹了,我还急送帖子,晚了我爹爹会责骂我的,听到没有,再打我不客气了!”
“谁要你客气了,有本识好好跟我打一场,哼,上次说要送我一把好剑,至今没有下落,好不容易再见到你,哪能让你跑掉!”洛珊气呼呼的说道。
“喂,我打不过你行了吧,洛大小姐,你都缠了我半个时辰了!”他对洛珊深有忌讳,仍然没出全力,在洛珊如蛇的鞭影,时而躲闪,时而抵挡,连佩剑都没解下。
乐乐也不想管她胡闹,但他们正挡住客栈的门口,自己又想进去吃些东西,不得已站了出来,冲两人喊道“喂,两位,挡着道啦,我快饿死了,连门都进不了!哟,这不是珊妹吗,怎么这么喜欢打架?”
围观的群众正看的高兴,这个蓝衣小子居然让他们停下,实在不解风情,再说了,再洛城,谁敢对洛珊洛大小姐说人“字”呀。
不过让他们失望了,洛珊回头见个蓝衣少年正挂着懒懒的笑意,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己,惊的“呀”的一声,差点连鞭子都扔掉,立马停下来,把鞭子放到背后,慢慢走到乐乐跟前,温柔的说道“我等了你半天了,掌柜的说你昨晚没回来,我就在这儿等你了,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吧,我知道好多的洛城点心,让你偿偿”说完这话的时候,她手中的鞭子也不知被她藏到哪了。
那锦衣青年也傻了一般,哪见过洛珊如此女儿之态,呆了半晌,上前笑道“呀,洛珊妹子怎么不打了,咦,鞭子呢?还要请人吃饭,真是没听说过,今天的太阳没人西边出来吧
,啊?”
他带的来家丁们只是笑笑,不敢出腔,在洛城谁不知道洛大小姐的名字呀,连刘绩见她都像老鼠见猫一样,何况别人。
“鲜于拓,你个混不要乱说!你不是要去送贴子吗,还不快去!”洛珊怕他乱说,只得再用威胁。
铸造兵器的鲜于世家?乐乐微笑着,冲他打招呼,“这位兄台,珊妹给你添乱了,啧啧,这么大早的就跑到这里闹,将来呀咳咳!”
鲜于拓又是一怔,心想这人是谁,平时敢称“珊儿”,莫过于洛王爷,洛二公子,这小子是谁,长的真俊俏,珊儿在她面前居然如此乖巧,哈,不管是谁,
以后和他在一块,就不怕洛珊了,想到这里,忙上前笑道“哪里,珊妹子温柔可爱,哪会给我添乱!是我不小心先惹到了她,哈哈,那个剑的事情,我马上让家人给你送去,上次出去押货,忘记了,明天准给你送去!”扫了一眼洛珊,她对自己的这番话,颇为满意,又接着道“在下鲜于拓,这位兄台贵姓?”
“原来是鲜于世家的鲜于拓,在下王乐乐,只是一名书生!”乐乐笑道。
鲜于拓听到他是书生的时候,脸上显出略为可惜表情,但只是一闪而过,马上笑道“幸会幸会,哪天有空,一定来鲜于家找我,咱们再好好聊聊,我还要去送帖!”
说完他带着随从离开,看热闹的人群也一哄而散,有的还大叫可惜。
洛珊柔媚十足的跟着乐乐,走进客栈,找了张桌子,要了两份早点,乐乐边吃边问“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没带护卫吗?”
“本来不让他们来的,是二哥硬要他跟来的!”说着用眼光扫了旁边两个桌的人,那两桌大汉穿的寻常衣服,像是江湖中人。呵呵,便衣护卫!
洛珊只吃了一点,看来她早就吃过了,只是陪着乐乐而已。
她无聊的问道“乐乐,若雪姐呢?”
乐乐苦笑道“她,她有事离开了!过阵子才能回来吧!”
“那好呀,今天我带你去玩吧!”小丫头终于有机会和他共渡二人时光,有些得意忘形。
乐乐在此无其它熟人,对洛城又生疏,也欣然同意,由她陪玩。
洛珊拉着他,叽叽喳喳的径直走向北门,出了北门往东走上二里,就是情人河,路上游人多是来此赶考的书生文士,也有不少成双成对的情侣,相依相扶。
洛珊依偎在乐乐身旁,双臂紧紧抱着乐乐的胳膊,由于太过紧密,他的手臂不断的摩擦着洛珊柔软高挺的玉乳,弄的乐乐心头痒痒,说话也心不在焉的,若不是后面紧跟着七个护卫,他已经大动手足之快了。
天不作美,不多时便下起了细细秋雨,凉风瑟瑟,洛珊直把娇软的身子,往乐乐怀里贴,还好,不远处有个亭子,已有不少人在里面躲雨。
乐乐和洛珊进到凉亭,看到洛珊的男人,眼珠真勾勾的盯住她的胸脯,原来她只穿了一层绸纱,被雨淋湿后,饱涨的玉峰,若隐若现,特别是峰顶的小珍珠已明显的凸了出来,她毕竟是姑娘家,哪受得了如此热辣的目光,“嘤咛”一声,钻进乐乐怀里,丰满的玉乳紧紧贴在他的胸膛。
原来只是过路雨,下了片刻,就自停歇,由于这里是游玩区,路上铺有碎石,地略有雨水,但无泥泞,伴着雨后红叶,游人又在赞叹,空气清新,景色更佳。
不远处就是情人河,在亭子里就已看到,渔船在河流中划行,渔人忙的正紧,轻轻挽着洛珊,伫立在河边,河对面正是玉霞山,举目望去,峰腰尽是灰雾迷漫。
轻轻吟道: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残云归玉霞,疏雨过中条。
树色随关迥,河声入海遥。
洛城今已到,犹自梦渔樵。
(不好意思,这首诗偶改了,只是为了更加适合情节引出一个人而已,别太认真!)
低沉迷人的声音,意境优美的语句,怀中洛珊,双眼尽露爱慕神色。
旁边传来轻脆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有些怪,赞道“好诗,兄台文风不凡,意境更是深远,只是人世间的矛盾都是自己惹出的,如今兄台已到洛城,何不好好把握现实,忘却那些梦中的生活,或许忘却之后,能更早的得到呢!”
一个面白如玉,留着一抹小胡子的男子,站到了乐乐身边,那人比乐乐低半头,在男人中已是较低的体型,白衣飘飘,却尽显儒雅风流。
“哦?忘却了,怎能更快得到?”乐乐饶有兴趣盯着他,嘴角带着惯有的笑意。
那人怔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道“现实与梦想的矛盾,是人都有,有的人为了梦想,放弃了现实,结果梦想离他更远;有的人为了现实放弃了梦想,梦想已与他无缘。先把现实的凡事做好,再慢慢接近梦想,追求梦想,并完成梦想的,在世人中也不过寥寥数人,兄台难道还不明白吗?”
乐乐哈哈一笑,郎声道“我只是心有感触,发些牢骚而已,我的梦想很简单,放下现实,就能得到,但我却不愿放下,这就是兄台所说的矛盾吧!”
这一笑,尽扫刚才吟诗的消沉,俊美的神貌俯视长河,遥望天际,有种“吾想欲得,吾必得之”的豪气,蓝色衣衫在秋风中舞动,尽显风流洒脱。
小胡子看的有些呆了,乐乐这种形像已印在他的脑中,可能会伴随他一生吧!
洛珊已看得俏脸羞红,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白衣人又道“敢问兄台贵姓?也是来参加这次考试的吗?”
“我叫王乐乐,你呢?”乐乐已经笑开了,因为他知道,每个初次听到他名字的人,都会笑,索性自己先笑算了。
白衣人果然大笑,贝龄闪着银光,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用手握住嘴,好久才停止大笑,回道“兄台名字果然独特,在下复姓慕容,单名器!”
“慕容器?名字也够独特的,若是叫慕容琪会更好吧!”乐乐喃喃自语道。
那白衣人听到后却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乐乐,却见他在低头自语,才压下内心的惊乱。
洛珊其中的一个护卫突然过来,恭声说道“小姐,最近外面不太安全,老爷请你速速回府!”
“我爹不是去军营了吗?”洛珊不明的问道。
“这个?二公子也有事找你商量?”那护卫面色尴尬的说道。
乐乐明白,又是洛河在搞鬼,这人表面上还不错,就是太现实,太功利了!心中却暗下决心,一定把洛珊搞到手。
洛珊面带难色的看着乐乐,乐乐不忍让她为难,劝道“我们一起回去吧,或许真有急事呢!”又对慕容器说道“慕容兄,我先告辞了,有缘再见!”
慕容器看着远去的蓝色身影,喃喃道“有缘再见!”
第十章花劫
用过饭,天空仍是雾蒙蒙的,乐乐便呆在屋里,趁此好好修习内功,他练功的姿势很简单,就是平躺在床上,平时睡觉的时候真气在小周天经脉内自动运行,若是想更进一步加深功力,非在大周天运行不可,这时御女心经已默默运行,真气从下丹田缓缓运行到上丹田,平衡两处真气,再由两处丹田向四肢百骸慢慢流动,真气全身运行一遍,再回到两处丹田,上丹田处聚集的真气,再按原路退回下丹田,然后所有的真气都集中在跨间的阳物上,松软的阳物突地暴起,比交合时更大上几倍,那上面青筋暴起,由原来的暗黑色变成紫红色,随着真气退回下丹田,那东西又变成软绵绵状,就像刚才从没勃起过一样,至此才运功一个大周天。
他从练功中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经过上次真气的炼化,丹田和经脉中的空间空出许多,就是经常饿着肚子一样,这一次的运功使丹田空荡感更强,他心头迫切许要大量真气,他的真气多是从交合中得来,于是他需要女人,就是饿狼需要肉一样迫切。要是若雪还在多好,他不禁想到,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下楼到大厅随便吃一些饭菜,看到身上还有几百两银子,就朝醉心湖的方向走去,那种迫切的欲望在他心头燃烧,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就像刚开始练御女心经时情况一样。
暖香楼,上次他听琴时,那花舫就停在暖香楼旁,就是老马识途一样,不知不觉的已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觉得香风阵阵,乐乐六觉十分敏感,受不这强烈的气味,张口打个喷嚏,抬头间,已有中年老鸨扑了过来,虽是中年,姿色还算不错,至少不像他以前去过的妓馆,那种一说话满脸掉粉的八婆。
“哟,这位公子哥真是俊俏,奴家在此接客几十年,也未碰到像您这么好看的人儿!”老鸨笑容满面,一双手不老实的在乐乐身上凯油。
乐我苦笑,唉,在哪的老鸨都一样,哪一次去妓馆,没见到姑娘,先被老妈子级的人物占便宜,说道“找五位上好的姑娘!”按照他以前去妓馆的习惯,至少要五个姑娘才够他折腾一次。
老鸨听后,十分吃惊,不信的确认道“公子爷,你是说五个吗?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学过床头秘术的,一般的客人,一个都吃不消”
“难道有生意你不做吗?”乐乐邪邪一笑,手指带着一丝御女真气,在她酥乳上轻轻一抹,老鸨浑身一震,双腮俏红,舒服的差点喊叫出来,颤声喊道“小桃,挑五个漂亮姑娘陪这位公子爷!”
乐乐丢下瘫在椅子上发呆的老鸨,笑呵呵跟着小桃,带着五个略有姿色的姑娘,走进客房
半个时辰过去,乐乐看着昏睡在床上五个白嫩的人儿,苦笑着摇摇头,他已经明白若雪为什么那样容易泄身了,自己《御女心经》第五层的效果已被他找出来了--以前五个普通女人就行了,现在还不知道需要几个呢!
他叫醒其中的一个小绵羊,道“小月,再帮我叫几个姑娘进来,你们不行了!”
小月从满足的沉睡中醒来,羞喜道“公子还记得奴家的名字呀,你真厉害,奴家好久都不曾有如此幸福过!呀,她们都昏睡了,我这就去帮你叫几个姐妹进来!”她披上衣服就跑出去了。
一个时辰后,看着床上,地上十五个雪白的玉体,乐乐再次无奈的笑了,再去别的妓馆钱也不够了,众多姑娘中,唯一清醒的小月,柔声道“公子,外面没有姑娘了!你再要奴家一次吧!”说着她软绵绵的爬了过来,乐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抱起小月(删除,群里有。)只能爬在地毯上,无力的呻吲,柳腰急摆,似痛苦又像极度的快乐。
数百下后,期待以久的热精,如怒海狂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射入小月体内,她高亢的尖叫几声,乌发狂摆,羊脂般的皮肤镀了一层层红晕,微张的樱口,如泣如诉的轻喊着“王公子,公子!”
在出精的同时,他的灵识居然再次变的灵敏起来,笼照整座小楼,几乎能感受到小楼中每间房子里有几个人,那人的体型,年龄,在做什么。在楼的最高层,他感觉到有一个武功颇高的年青女子,她的武功只比若雪逊上一筹,和洛河的功力相近。有一个熟悉的人正要进门,那人的身高体型,武功那是鲜于拓。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他再次领略到天人合一的美妙情境,激动的亲吻着怀里的小月,小月这次居然没有昏倒,感受到乐乐的激动的热情,也热烈的回应着他的亲吻,香舌缠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公子,我来伺候你穿衣吧!”小月拖着疲倦的身子,帮他擦净身子后,早已穿上彩衣。
乐乐由她陪着,走到接客大厅,鲜于拓正在陪着老鸨说着什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老鸨见乐乐下楼,尖叫道“哎哟,这位公子爷,你可下来了,不然我这里可就要倒大霉啦,你看看,这里等了一大群客人,就是不信十多个姑娘都在陪你一人。呐,呐,你们这回可信了吧!”她对着正在喝闷酒的客人们喊道。
已不少客人已跑到楼上房间里查看,一脸震惊的跑了出来,啥话都没说,跑到别家妓楼去了。
鲜于拓已笑着喊道“王兄,你可真是厉害,明天就要应试了,还来青楼玩耍,搞的我们大家都没女人玩了,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这里的姑娘漂亮,看来我只能到别处了。”然后拉着到一边悄悄问道“兄弟,有什么秘诀吗?”
乐乐苦笑,这是练功需要,他倒是想有省些事,少搞几个女人,这一次意外发挥,不知道钱是否够用。正要说话,老鸨迎上来笑道“公子爷真是厉害,搞的姑娘们都下不了床,这钱?”
乐乐有些心虚的问道“多少?”
“唉,你是第一次光顾本楼,给你优惠,只收姑娘们的辛苦费,一千两吧!”
乐乐知道,一千两十五个姑娘,要的并不多,可他身上只有七百多两了,有些郁闷的说道“啊,贵倒是不贵,只是今天带的不足,明天补上如何?”唉,他当是在家乡的妓楼!
老鸨突然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满面春风,如今已结寒霜,淡淡道“没钱也来”突然她想到乐乐和鲜于公子认识,说不定也是哪个大世家的公子,只是凑巧没带够而已,又转道“你和鲜于公子很熟,可以先借用一下嘛!”
小月早已发现乐乐面带难色,照她观客的经验来看,定是缺了银两,这时已捧着一个锦盒过来,对乐乐道“王公子,这是奴家的一些积蓄,先借你急用吧!”
“啊!”这是三人同时发出的声音。乐乐羞愧,鲜于拓震惊,老鸨恚怒。
“喂,这,那个小月呀,我,我有钱,只是没带够而已,不能用你的钱”乐乐已多少年没红过脸了,今夜也红一次吧,不然已后可没机会了。
小月突然柔眸含泪,凄凄道“公子定是嫌奴家钱不干净,不然怎不借用奴家的钱?”她已打开锦盒,里面有厚厚的一叠银票,最下面还有不少珠宝
鲜于拓眼睛睁的更大,他不是不知道小月,她是暖心楼的红牌,平时待客甚是挑剔,就算接客也多是冷冰冰的,很少见她主动求欢,如今哭着要帮客人付钱,更不是他能理解的他更崇拜乐乐了!
乐乐无奈道“我,我有钱,不信你等着”
他把鲜于拓拉到一个角落,低声道“你刚才不是求什么秘诀吗,我告诉你,用这个,看!这是药的名字叫“一夜挺”,曾经在一个小城中,用一料这药丸大战三百多个姑娘而不倒,事后,那几天城里的姑娘根本不能接其它客人,因此这药又称为“花劫”,每七天用一次,绝不伤害身体,每粒一千两,要几粒?”这药的成本也是不少,还要用几种极少见的聚阳药草,一千两一粒,虽然宰他,但也说得过去。
鲜于拓听的神魂颠倒,居然有神奇的药物,普通的药物不过多撑半个时辰就是极品了,而且还极伤身体,用此药钱对他来说不在乎,但要是能征战花丛,特别若某位姑娘为他的“特技”痴迷,哭着喊着要给他钱花,那种满足感不是用钱能买得到的。
但商人的本性不改,多疑的问道,“真的管用吗?”
乐乐故意装作不高兴,淡淡道“凭你这句话,下次再买两千两一颗,你记住了!”
“好,我先买两粒!”
钱货两清,乐乐笑容满面的回到老鸨跟前,甩甩手中的两张银票,先对小月安慰道“你看,不是有钱吗?”
扔给老鸨一千两,又转身帮小月擦干泪,柔声道“小月月,别哭了,男人赚钱很容易的,呐,这张也给你!”
小月赌气的嗔道“你不要我的钱,我干嘛要你的钱!”
乐乐暗暗苦笑,我,我是嫖客呀,你,你是呀!我怎能要你的钱?但她是女人,还是个在哭在赌气的女人,得好好安慰呀。
乐乐柔声道“别再哭了,若是借了你的钱,我怎么好意思再来,不来呢,你说我忘恩负义,拿着你的钱跑了,来了呢,又怎么面对你呢!我过几天专门来找你,怎么样?”乐乐见安慰半天没有效果,不得不使出狠招。
小月听到后面那句话后,果然转喜,道“真的呀!那我不哭了,我也不要你的钱!再说,暖姨已经收过你的钱了!”
乐乐心中暗骂,这哪是逛妓楼呀,简直是在骗纯情美媚呀!见她执意不收,只好再声安慰几句,和鲜于拓离开暖心楼。
鲜于拓心中跃跃欲试,乐乐好心警告道“最好找个货源充足的地方,不然有你急的!”
鲜于拓连连点头,迫不急待的钻进一家妓楼。
人空后,老鸨悄悄对小月说“小丫头,终于动情了吗?要不我向宫主求情,求她”
谢谢暖姨关心,我还是呆在这吧,宫主不是那么好说话,若是惹怒了她,恐怕连王公子也会受到连累。
“唉,不过那小哥儿还真俊!”老鸨轻声叹道。
每个大城,都有风月帝国派遣的官员,只是官员空有其名,并无实权,只要不惹怒当地的实权诸侯,还可以做他们的官梦。
这次考试在洛城的府台衙门举行,乐乐去的时候,衙门口已人影重重,时辰已到,知府大人却在焦急的踱来踱去,似在等候某一个大人物,他身后数个派下来的监考官和阅卷官,更是一脸谨慎。
乐乐不禁想到,这些就是风月国的文官吗,我将来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吗?若是这样,不做也罢,唉,我那可怜的父亲,更加可怜的我!或许父亲想要是荣誉和权利吧,而不是像这委琐而胆上的文官吧?
已有些书生等不急了,喧闹声不断响起,这时知府的衙卫高声道“洛王爷驾到!”知府带其它众官,齐齐朝洛王爷拜去,高声喊道“我等参见洛王爷!”一脸的恭敬和小心!
同洛王爷一起的还有,洛河,洛杰,洛珊,安定书,他们几人也受不无愧似的,接受众官的礼数。乐乐更加肯定刚才的想法,权利,没错,父亲想要的是权利和荣耀,只有有权,便有无限荣誉。
洛王一到,书生门也安静起来,静静的看着位高权重,拥有良好声誉的洛王。洛王爷满意的看着从书生,朗声道“诸位久等啦,能看这么多有志于为国家效力的人才,我很欣慰,若有什么困难,若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到洛王府向我反应,我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就算这次不能考取好的名次,但只要有才华,可以到洛王府来见我,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差事!”
洛王声音中运用了内力,使在声的众书生能听个清清楚楚,使他们也为洛王爷的风采赞叹,听到不能被朝廷选中,还可以到洛王府效力时,书生们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用力的鼓起掌来。
洛王同身后的几人,满意的点头。
乐乐再次叹息,洛王爷名不虚传,短短几句话,就把人心拉过来了,还名正言顺的跟朝廷抢人,啧啧,真不错,若是朝中的文官混到像知府这种地步了,作洛王爷的家臣也没什么不可的。
洛王一群人走后,知府也大喘一口气,忙让考生们进入考场
共有两道题目。
一是:君何以治国?唉,又是这种滥调调的题目,乐乐轻叹下,把风月帝国列为必书目在脑中过了一遍,那些以君为贵,以贵为专,以专为权的语句调了出来,又加入如何把平民统治的更听话,更大的为贵族争取利益的一些方法,见意等等,他写的这些都是权贵们爱听的,虽然没有一些新意,但他文风不谷,笔墨漂亮,取个好名次也不是问题,而且他不愿下全力,也不愿强出头。
二是:以“春之江月”咏诗一首。略一思考,便写下“春江花月夜”几字为诗题。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略查一遍,觉得没有笔误,就交卷出门,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交卷的,还未出门主看到一个面熟的小胡子,正是慕容器,两人同时惊呀道“咦,是你!”然后摇头轻笑,颇有惊喜之意。
“既然你我如此有缘,去喝上一怀如何?”乐乐道。
“好,好呀,王兄带路!”慕容器没想到乐乐会邀他喝酒,略一迟疑,便点头答应。
两人并肩走往洛城最大的酒楼--忘忧楼。两人离的很近,乐乐敏锐的嗅觉,从他身上闻到一丝女人香,侧看他的耳后也是一片雪白的嫩肉,不像男子,乐乐心头疑惑,但并未深究。
忘忧楼二层,多为富商豪客所喜爱,能一览街景,又能饱偿美味佳酿。
找个靠窗的位子,上了一桌酒菜,二人开始海阔天空,大谈诗词,神游九天,评说八方,好不投机。几怀酒下肚,慕容器白脸微红,略带羞喜,乐乐不禁一呆,不会真是个娘们吧,脖子上无喉结唉,不过能找个言语投机的人聊天也是不错,暂时不去揭穿,别到时把人家吓跑。
旁边还有几个江湖豪客,几碗酒下肚,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一人道“兄弟,你听说没有,魔教被人灭了,真是大快人心,江湖上总算少了一个祸害!”
“谁把魔门给消灭的?”
“听说是万里盟和刀谷的人干的,不过后来,不知怎的,魔门的圣地天涯角,居然被鬼狱门占领了,真是奇怪!”
“鬼狱门?他们比魔教还凶残,这是什么世道呀,不过总是少了些邪门中人”
“唉,你不知道,其实鬼狱门的门主陆无日还是钟无涯和师弟呢,东边不亮西边亮,谁占领天涯角都是一个样!”
“嗬,兄弟,几天不见,说话都一套一套的啦,行呀你!”
“那当然,我的本领大着呢,昨天我去妓楼干的一个姑娘死去活来的,足足有半个时辰!啧啧,那叫声”
“刚夸你几句你尾巴翘就起来了,我告诉你,昨天夜里,我在的那妓楼来了个猛人,连要了一百多个姑娘,居然还没尽兴,又让老板从别家借来一百多个,啧啧,那才叫猛人”
“吹吧你”
乐乐听他们越说越不上调,就不再细听,喃喃自语道“横行武林几百年的魔教怎么说被人灭,就被人灭了呢,事先江湖上一点风声都没有,奇怪!”
“王兄不是武林人,怎可能听到风声呢!其实从万里盟和刀谷调集人马时,已有不少人听到风声,只是魔门素来独行独往,也没什么别的盟友帮助,本以为他们定攻不下天涯角,谁知魔门的周倘周长长背叛魔门,再加上鬼狱门的高手混在里面,在三方的合力攻击下,才占领天涯角,但万里盟和刀谷也是损失惨重。”慕容器喝的有些高,所以话也多了起来。
乐乐担心若雪,话也少了起来,心中暗道“她会不会出事呢,唉!也没告诉我到哪去找她”
慕容器见他有些心不在焉,关心的问道“王兄,是不是有心事,说出来也好与我共同分担!”
乐乐暗道“这可没法分担!难道要我,在一个女人面前,大谈=我在想念另一个女人,她如何如何的好,那结果有些悲惨!”
乐乐苦笑一下,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些旧事,略有感慨!”
“哦,是吗?”慕容器神色一黯,有些不高兴,他知道乐乐没说实话。
你连性别都在欺骗别人,别人只是不想说出内心的隐秘,哪轻哪重,女人哪!

发表评论